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653章 最后的决战!

最强狂兵 第1653章 最后的决战!

  山本恭子率领着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到了这一层的船舱走廊。

  走廊里有服务生见到这个场面,脚都软了,手上的餐盘都要端不住了。

  山本恭子目视前方,走的稳稳当当,高跟鞋在地面上的敲击保持着非常稳定的频率,整个队伍跟着她,显得杀气腾腾。

  然而,十秒钟之后,山本恭子便放慢了脚步。

  苏锐居住的房间已经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她那平静的心境也被打乱了。===『名侦探柯南http://www.manshuge.com/msg72/』===。

  那个人影又从她的脑海之中升了起来。

  只要这扇门打开的话,那么就将是血雨腥风了,双方将会彻底的撕破脸,再也没有半点挽回的余地了。

  对于山本恭子而言,这绝对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恭子,你在迟疑什么?”这个时候,那名上忍问道。

  他单手拎着一把长刀,脸上满是冷厉的光芒。

  山本恭子面无表情,重又加快了脚步。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的脚步,什么都不能阻挡!

  此时已经是剑拔弩张,绝对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又过了十秒钟,她已经来到了苏锐的房门前。

  身后的两名上忍已经握住了刀柄,而身穿忍者服的疾风组成员,也齐齐的把长刀拔了出来,走廊里面一片寒光闪耀!

  至于后面的特别行动组,也全部都是子弹上膛,严阵以待!

  箭在弦上,只等山本恭子发号施令了!

  山本恭子手掌竖起来,示意了一下,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作叩门状。

  就要见面了。

  下次见面,你死我活。

  这真正意义上的下一次见面,已经近在眼前了。

  “不要活口。”山本恭子轻声的说道。

  这不知道是在命令别人,还是在说服她自己。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走廊里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那两名上忍已经举起了刀。

  只要门一打开,那么他们就会把最凌厉的刀光劈进房间里面,那毫无防备的敌人,将绝对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

  山本恭子闭上了眼睛,举了几秒钟的手终于放了下去,而后敲了敲门。

  天知道她做出这种敲门的动作,究竟花费了多少体力!

  等了几秒钟,没有人开门!

  山本恭子于是又敲了敲。

  还是没有人来打开门!

  她没有再接着敲,而是贴在门上面听了听。

  “恭子,强闯。”一名上忍说道。

  山本恭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好。”

  说着,她便退向了一边,四名疾风组成员立刻从队伍之中走出来,保护在她的四周。

  没有人知道,就连山本恭子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此时此刻,她的呼吸也几乎要停滞了!

  这是她生命中最紧张的时刻!没有之一!

  这种紧张的来源究竟是什么,山本恭子也说不清楚!

  是因为要见到苏锐了吗?

  是因为要和苏锐拼个你死我活了吗?

  是因为只要打开这扇门,就能让山本组从此高枕无忧了吗?

  山本恭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一缕寒芒释放出来,照亮了昏暗的走廊!走廊里的手下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寒风!

  她知道,苏锐和久洋纯子就在房间里面,在来到这里之前,她还专门让人在监控上面校对了!

  今天,这里有那么多人,他们插翅也难飞!

  山本恭子点了点头,那一名上忍便站了出来,狠狠一拳砸在了门锁的位置!

  他这一拳实在是太猛,门锁位置直接被生生砸穿!

  大门被他一脚踹开,紧接着,一道凌厉的刀芒便劈了进去!

  他们都知道,房间里面同样是两个堪比上忍的存在,久洋纯子虽然稍弱一些,但其真正战力也仍旧不可忽视!

  凌厉的刀光斩过,房间里面一个矮桌瞬间便被劈成了两段,房间里面已经是木屑纷飞了!

  两个上忍率先冲进了房间里面,一片耀眼的刀芒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

  这片刀芒过后,几乎所有的家具都给斩成了好几半!

  至于那两张床上的被褥,也同样被劈开,里面的棉絮纷纷扬扬!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人存活!

  几刀过后,两名上忍收刀而立。

  山本恭子在外面看着,冷冷的表情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她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已经捏在了一起。

  这是她情绪波动的时候才会有的表现,也只有苏锐才知道!

  “没人。”一名上忍说道。

  山本恭子听了,眉毛挑了挑,然后便踩着高跟鞋,迈步走进了房间之中。

  房间里没有人,浴室里也一样,空空如也!

  而浴室里面,还是热气升腾,就连镜子上都布满了水汽。

  很显然,刚刚应该还有人在这里洗澡!

  “人去哪了?”山本恭子冷冷的问道。

  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监控人员曾表示,久洋纯子和苏锐进入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可是现在是怎么了?怎么房间里就连一个人都没有呢!

  人到底去哪里了?

  这房间的窗户很小,根本不可能有人从这里出去,唯一的出口就是正门!

  山本恭子沿着房间走了一圈,赫然看到了扔在地上的两条浴巾!

  两条浴巾?

  一人一条?

  她顿时语调寒冷的说道:“全船搜索阿波罗!所有战斗人员全部到位!通知所有人,这就是最后的决战!”

  最后的决战!

  听了山本恭子的话,疾风组和特别行动组立刻动起来了!

  说完之后,山本恭子一伸手,一名黑衣保镖会意,立刻把手里的对讲机递给了她。

  “阿波罗就在船上,现在,看你们的了。”她说道。

  “呵呵。”对讲机那端传来了一声冷笑。

  山本恭子闻言,把对讲机随手扔给了身边的保镖,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而此时,全船的警报声已经骤然拉起来了!

  这意味着全船戒严!

  任何宾客不得离开自己的房间!

  …………

  而在一间非常昏暗的舱房之中,一个男人也把对讲机给扔到了一边,然后拍了拍放在一旁的那两把明晃晃的兵器。

  这兵器弯弯曲曲,看起来就像是两条蛇一样……如果苏锐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认得出来,这是某人的标志性武器——蛇形刃!

  “阿波罗,你曾经施加在身上的耻辱,我会千倍万倍的还给你。”

  说着,他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灯。

  在镜子面前,他穿上了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礼服,头发油光发亮,梳的一丝不苟,看起来就像是要去参加舞会一样。

  然而,紧接着,他却从桌子上拿过了一支口红,仔细的给自己的嘴唇涂抹着。

  烈焰红唇。

  很认真的画好了嘴唇之后,他便拿起了那两把蛇形刃,对着镜子,照了又照,看起来非常自恋。

  然而,他的目光之中并没有自我欣赏,而是一片冰冷!

  …………

  而在另外一个比较大的舱房里面,有二三十个男人正躺着或坐着,皆是在看着房间最前方的大屏幕。

  里面正放映着一部新上映的动作电影。

  在看电影的同时,这些男人也不安分,左拥右抱着,因为他们的身边还坐着许多女伴,基本上是一比二的比例。

  而这些男人,应该就是山本恭子之前请上船来的那一批人了。

  一个黑人壮汉一边上下其手着,一边不屑的说道:“山本组这是在搞什么,一会儿让我们出来,一会儿又让我们回去的,开什么国际玩笑。”

  “太阳神殿也是神神叨叨的,真不知道这两边什么时候能打起来。”另外一个壮汉说道,说话间,他还亲了旁边的姑娘一口。

  这姑娘的神情明显有些萎靡,但还是强作笑颜的迎合着对方,毕竟这些姑娘都是东方人,这两天时间里,她们的小身板可算是被这群黑人壮汉给折磨惨了。

  在这个大型包厢的角落里面,还有着一个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强壮的黑人,他穿着一套-紧身战斗服,这两天来,他从来都没有碰那些姑娘们一下,哪怕是那些女人主动的投怀送抱,也不能激起他的半点兴趣,显然此人是这群人中的异类。

  此时,他的目光微凝,望着前方的投影屏幕,眼神之中带着难以捉摸的味道。

  而在他的手边,放着一个长长的圆筒,这圆筒一直套在布套之中,自从上船之后就没有打开过。

  “克里斯坦,我认识你那么久,就从来没见过你碰女人。”这个时候,一个白人大汉揽着一个身穿比基尼的东洋姑娘走了过来,然后把这姑娘往那个叫克里斯坦的黑人怀里猛然一推。

  那姑娘也是娇嗔一声,欲迎还拒。

  然而克里斯坦却伸出了一只手,把那女人给挡住了。

  于是,那个白人更加郁闷了:“我说你不碰女人也就罢了,连男人也不碰,你的取向到底是什么样的?”

  “拉伯瑞,闭上你的嘴巴。”这个克里斯坦终于讲话了,声音又低沉又沙哑,让人听起来十分难受。

  “好的,我闭上嘴巴,谁让你比我厉害呢。”这个白人拉伯瑞说着,瞥了瞥嘴,然后低声在克里斯坦耳边说道:“我可听说,这次除了咱们这批人之外,战神阿瑞斯也来了呢。”

  “战神阿瑞斯来了?”这个克斯里坦那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流露出来一丝动容之色。

  “我终于看到你的脸上有表情了。”拉伯瑞得意的说道。

  “阿瑞斯既然来了,那么战神殿的高手们应该也来了。”克里斯坦低声说道。

  “只是,阿瑞斯不是已经被太阳神阿波罗给重伤了吗?”他疑惑的补充了一句。

  “受伤了也是可以复原的。”拉伯瑞说道。

  “可是阿瑞斯当时受的可不是一般的伤势,腹部重伤,双臂几乎尽废。”克里斯坦说道。

  拉伯瑞撇了撇嘴:“得了吧你,说的就跟你亲眼看到的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全船戒严的铃声响了起来!

  ——————

  PS:第一更送上,今天就两更了。

  因为……我特么的早晨撞到头了。

  撞的很重。

  我的身高是196,撞头对我来说真的经常发生,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

  具体原因是,早晨我在洗脸的时候,小睦姑姑戳了我一下,我于是拍了她一下,然后她要打我的脸。

  我擦,我怎么可能被打到,我会躲开啊!

  然后我猛地往后面撤了一步,然后猛地一扭头,然后特么的一声巨响。

  毫不夸张,真的是一声巨响。

  我晕的在地上坐了好几分钟没起来。

  小睦姑姑当时说:“哎呀,好可怜,撞到头了,疼不疼啊?”

  “我都快疼死了好不好。”

  “真可怜真可怜,那我先喂小烈焰喝奶粉去了。”

  然后……她出去了!

  每次我问小睦姑姑,说我和小烈焰谁更重要啊,小睦姑姑都说,当然是你了。

  你看,行动才是真实的,我再也不信了好不好啊。

  几分钟后,我的半边脸半边头和半边脖子都还是麻的!

  连眼镜都戴不上去,因为镜腿会碰到撞的地方。

  没多久,头后边就鼓出了一个大包,碰都不能碰。

  我现在是什么状态呢?

  就是整个脑袋都疼,毫不夸张的说,一眨眼一皱鼻子都疼!因为这样会牵扯到头皮……

  我整整一上午坐在电脑前,什么都写不出来,整个脑子都是沉沉的,八成是轻微脑震荡了。

  如果我今天说错了什么话,不要打我,因为我今天脑子不好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