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720章 再见,恭子
  “混蛋,你知道你们在做些什么吗?”山本优生看到扶梯在缓缓的收缩,眼睛都布满了血丝,大喊道!

  他想要去起身去把按钮给按回去,然而山本华康却死死的抱住了他,恶狠狠的说道:“哥哥,绝对不行,这里所有人都不想让那个女人过来!”

  所有人!

  在这种情况下,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

  山本优生的心里面涌起了一股浓重的无力感!

  “大小姐,您快上去吧!”这个时候,一名下属焦急的说道。

  伸缩通道的速度并不快,此时与船舷拉开了半米的距离,只要迈一步就能过去。

  山本恭子却摇了摇头。

  她拒绝了。

  望着距自己越来越远的扶梯,她的眼底带着一抹怆然。

  众叛亲离!

  …………

  山本恭子已经想到了自己有可能会众叛亲离,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她的心里面还是非常的不舒服。

  伸缩扶梯越来越远,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然而,就算她上去了,又能怎样?

  被自己的亲兄弟的子弹给打死?

  还是面临他们的审问,被折磨死?

  其实,当她被解除权力的那一刻,登不登上这扶梯,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现实真是最直接的讽刺。

  山本恭子给这些所谓的亲属安排了撤退的船,并亲自指挥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而这些亲属上船之后,竟是堵死了她的撤离之路,甚至不惜向她开枪。

  虽然那些子弹并没有打中她,但是枪声响起了,就足以说明对方的态度了。

  此时此刻山本恭子所体验的,是彻骨的寒冷!

  “这群该死的混蛋!”

  一名下属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栏杆之上,他在替山本恭子打抱不平。

  山本恭子摇了摇头。

  要撤退,真的该所有人一起撤退,哪怕不带上她,也不要在星华号上面留下一个山本组成员。

  可是,山本华康那群人却果断的放弃了他们。

  “恭子!”山本优生趴在栏杆上面的,大声的呼喊着。

  即便曾经对小妹妹有很多的不满,但是他也不会置手足于不顾的。

  此时,云霄号已经拔锚起航了,距离星华号也越来越远。

  山本恭子看着哥哥大声呼喊的模样,再度摇了摇头。

  邵飞虎站在山本恭子的身后,并没有多说什么,眼神之中透着一抹复杂。

  他跟在山本恭子的身边几个月,越是熟悉她,越是知道她的不容易。

  一个女人,在这种环境里面,你不狠辣,别人就会对你狠辣。

  还是那句话,都是立场问题,环境造就人。

  维多利亚捂着自己肩头的伤口,望着那个站在船舷边上的女人,摇了摇头:“谁活着都不容易,要是我这么众叛亲离,还不如死了算了。”

  有很多人羡慕山本恭子的位置,可是,当他们真正的坐在这个位子上,才会发现,山本恭子究竟要面对多少压力,究竟会面临多少危险。

  云霄号在渐渐的驶离,在风雨之中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那些山本组成员们都垂头丧气,看到他们被主动放弃了,一个个心里面都不好受,完全丧失了斗志。

  山本恭子闭上了眼睛,微微的仰起脸,任由瓢泼一样的大雨浇在脸上。

  时至今日,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她失去力量了。

  这种力量是精神层面的,哪怕再多的食物也是无法将之补充回来的。

  众叛亲离,对她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似乎将这个山本组的美女蛇从内到外全部掏空了一般!

  苏锐仍旧站在那里,他望着山本恭子的背影,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一丝不忍之色。

  他能够感觉到山本恭子的心疼。

  奋斗了那么久,想要成就山本组的千秋伟业,可是,那个她寄予了所有希望的组织,和那些所谓的家人,最终抛弃了她。

  当然,这和山本恭子平日里的一些行事作风是有着很大关系的,但是,此时此刻,她除了生命,已经失去了一切。

  苏锐缓缓的迈动步子,往前走着,这艘星华号已经死了太多太多的人,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鲜血。

  这一仗,真的该结束了。

  而那些所谓的名流们,此刻绝大部分都还躲在房间里面战战兢兢呢,他们在祈祷着结果,然而,这些人却不知道,山本组的“当权者”们已经彻彻底底的放弃了他们。

  看着苏锐缓缓走来,那些山本组成员们一个个都如临大敌,纷纷的端起枪来。

  “降者不杀。”苏锐说道。

  事实上,在船上的山本组成员加起来还有几十个,要是拼死一搏的话,还是可以给苏锐造成不小的麻烦的,但是,云霄号离开了,看到他们自己被主家放弃,这些人都已经完全没有了斗志了。

  “大小姐。”邵飞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山本恭子说道。

  此时的风雨已经张狂到了极点,张开嘴说话,都能被灌进半口水。

  “你们,投降吧。”山本恭子仍旧闭着眼睛,背对着苏锐。

  邵飞虎点了点头,其实,他这个时候已经随时可以将山本恭子控制住了,但是,这个女人此时实在是太过可怜,如果让她知道,一直信任的邵飞虎其实是华夏的卧底,那么对于已经心如死灰的她而言,不吝于另外一番打击。

  所以仔细的想了一下,邵飞虎并没有选择动手。

  “别打了。”邵飞虎叹了一声,对周围的山本组成员说道。

  他这句话说的其实非常有技巧。

  他并没有说“投降吧”,或者是“都放下枪,举起手来”之类的话,而是用了另外一种更能够为人所接受的语气,让这些已经失败了的山本组成员们不至于那么的难受。

  听了邵飞虎的话,山本组的那些人虽说并没有立即放下枪,倒是一个个垂下了枪口。

  没有人想死。

  苏锐和邵飞虎对视了一眼,继续往前走着。

  山本恭子背对着他,任由暴雨浇在脸上,她很少会哭,现在也不知道在她脸上流淌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都让开。”苏锐对挡在面前的山本组成员说道。

  这些成员们犹豫了一番,还是没有让,邵飞虎问向山本恭子:“大小姐……”

  山本恭子抬起手,往后面轻轻的摆了一下。

  “都让开吧。”邵飞虎叹了口气。

  这种时候,站在苏锐的立场上,胜利者又怎么会有胜利者的喜悦呢?

  “能转过来吗?”苏锐说道。

  他此时在距离山本恭子两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没有再向前。

  或许,他也知道,自己再向前并不合适。

  山本恭子没有回应。

  邵飞虎做了个手势,示意旁边的山本组成员都再退开一些。

  周显威和双子星已经走了过来,把这些人都给推到了角落里。

  甲板上已经清出了很大一片地方,这是属于苏锐和山本恭子的私人空间,狂风骤雨之中,无论他们说什么,远处的人们都是听不到的。

  苏锐对邵飞虎示意了一下,邵飞虎也远远的走开。

  “恭子。”苏锐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他相信,山本恭子一定可以听得到。

  “你赢了,恭喜。”山本恭子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之中透着一丝无力。

  “可是我并没有喜悦,而且,你的父亲已经离开了。”苏锐的声音有些低沉,这句话好像是在劝慰。

  说实话,他是有些担心山本恭子的状态的,他也不知道,如果山本恭子向太阳神殿投降,他又该如何是好?

  山本恭子终于睁开了眼睛,她望着下方的汹涌波涛,摇了摇头。

  “恭子,你转过来。”苏锐再一次的说道。

  山本恭子转过来了。

  苏锐看到了她的面容,也看到了她的目光。

  任风再狂雨再烈,也没法打碎苏锐的眼神。

  四目相对,彼此间的目光熟悉而又陌生。

  从两人第一次相见开始,一直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幕幕,都在苏锐的眼前回放着,也在山本恭子的脑海里面回放着。

  “恭子……”

  苏锐欲言又止,往前面跨了一步。

  “你别过来。”山本恭子举手示意了一下,然后退了一步。

  她已经靠着甲板边缘了。

  苏锐听了,停下了脚步,他的眸间闪现出一丝不忍。

  “恭子,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苏锐说道。

  重新开始?怎么开始?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锐也完全没有答案。

  他知道,山本恭子真的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重新开始?这不可能。”山本恭子那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这冷笑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不知道是在嘲讽苏锐,还是在嘲讽着自己。

  “你恨我吗?”苏锐又问道。

  山本恭子看着苏锐,面容带上了一丝凄美的绝望,说道:“我不恨你,我只恨我自己。”

  此时此刻,她已经看的十分透彻了。

  虽然苏锐是这一切的推动者,可是,如果没有苏锐的话,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他是她的宿命,但是却不是她的结局。

  有些命中注定的遭遇,却不会有完美的结果。

  漫天风雨,世界很凄凉。

  山本恭子有点冷。

  苏锐伸出了手,跨前了一步:“恭子,跟我走吧。”

  只要山本恭子也往前跨一步,也伸出手,就能够握住苏锐。

  从此,只要她忘掉过去的风雨,就可以拥有无限的阳光

  可是,她没有。

  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山本恭子读懂了他眼中的希冀。

  然后,她毅然决然的转过身,一步跨出了栏杆,跳下了星华号,跳进了无边的怒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