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732章 不速之客!
  军师离开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苏锐虽然好奇军师的真正身份,但是他也不想深究,毕竟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苏锐也顶多是开两句玩笑而已。

  让苏锐有点意外的是,维多利亚竟然和军师一起离开了。

  难道说这两人之间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苏锐摇了摇头,转脸望向了海面。

  他真的希望,希望有一天某个身影能够从这海面上出现,重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田秉毅已经被他专门安排车送往了北方,临走前重伤的老爷子几乎对苏锐感恩戴德,对他说了一句话——你是整个远威帮的大恩人,也是整个华夏的恩人。

  这个帽子太大,苏锐自然是不可能承受的,他答应了田秉毅,等伤好了之后,一定去北方做客。

  这是个没有期限的约定,而苏锐总是像个陀螺一样团团转,许多事情都忙的抽不开身,唯一能够歇息的时候,就是他养伤的时候。

  “苏先生,医院我已经安排好了。”陈冬此时看向苏锐的目光已经越发的敬畏,他说道:“请您先去休息吧。”

  在这样的年纪,能够和几位国家重量级大佬谈笑风生,让陈冬本能的越发谨慎小心了。

  苏锐看穿了他内心的拘谨,笑着摆了摆手:“我们是朋友,不用这样。”

  不过,话虽然这样讲,但是陈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对他像朋友一样的。

  这里的所有事宜都交给了双子星来负责,苏锐乐的当个甩手掌柜,去了陈冬安排的医院院住下了,他现在的伤势还不太适合继续奔波,他决定卧床治疗几天之后,再去宁海或者首都。

  纯子的伤势虽然稳定下来了,但是还需要做一些修复性的手术,因此一下了船,便立刻用飞机转去了首都军区总院——这都是张玉干的亲自安排。

  苏锐在这里住了两天之后,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就这样俏生生的站在病房门口,吸引了很多来来往往的目光。

  柯凝。

  她的上半身穿着一身米黄色的大衣,下半身则是一条黑色紧身打底-裤,修长而充满弹性的双腿被勾勒的无比清晰,脚上穿着一双小皮靴,看起来简单而大方。

  “你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我昨天晚上才知道。”

  柯凝走进来,看着苏锐,眼中本能的绽放出了亲切感,但是看着苏锐身穿病号服,还挂着吊针,她的眼睛里面顿时流露出浓浓的担心。

  “听说你受伤了,情况怎么样?”这消息还是陈冬告诉她的。

  昨天晚上得知了之后,柯凝便一大早开车赶过来了,她的卡里有一千两百万,但是并没有挥霍,拿出十万块钱买了一辆大众高尔夫,这两百公里的路程对于她这个多年没开车的新手来说,已经算是比较艰难了。

  看着柯凝眼睛里面的担忧,苏锐笑了笑:“我已经没事了,你的家里最近还好吗?”

  上一次苏锐陪着柯凝回家,那可是折腾出了不少的动静,把柯凝的大哥给折腾离婚了,把村支书也给折腾进去了。

  “挺好的,我拿出两百万给家里做生意,现在我哥哥自己弄了个小施工队,包一些工地上的散活,日子过得比以前好多了。”柯凝温柔的说着。

  她的眼睛里面全然都是化不开的柔情,当然,也带着淡淡的羞涩。

  上一次,柯凝勇敢的跟苏锐表白了,虽然她当时想着是不要错过机会、不要错过对的人,但是发了那条短信之后,她就有些后悔了。

  她生怕因此导致了苏锐和自己的疏远,生怕好不容易才找回的感情随着这条短信而烟消云散——如果一个处理不好的话,两个人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因此,在进门之前,柯凝还是挺忐忑的,她不知道接下来究竟该和苏锐以什么样的状态来相处。

  可是,当见到苏锐的那一刻,她的所有担心都不见了。

  一切都变得自然而然,完全无需任何的刻意。

  “我现在暂时也是什么都不做,每天陪陪家人。”柯凝叹了口气:“这些年都没尽到一个当女儿的责任。”

  “是啊,好好陪陪亲人。”望着柯凝那即便不施粉黛也仍旧精致的面容,苏锐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问道:“你回去了之后,是不是有很多人来给你介绍对象的?”

  听了这话,柯凝的俏脸微红,她把头发拢到了脑后,露出了鬓角的发丝和雪白的侧脸。

  在苏锐的心里面,这绝对是女性最有吸引力的一个小动作。

  “我的年龄大了,放在农村,我这年龄都生两个孩子了,哪有会人给我介绍对象。”柯凝说道。

  不过,她说谎了。

  其实这些天来,给她介绍对象的人都快要把家里的门槛给踏平了。

  可是,在和苏锐接触了之后,那些同村的青年们又怎么可能入的了柯凝的眼?所有的男人和苏锐相比,都会是黯然失色的。

  苏锐想撑着坐起身来:“陪我出去走走吧,整天在这里憋着,简直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好。”柯凝自然而然的上去搀住了苏锐的胳膊。

  走在医院的院子里面,苏锐望着身边的佳人,不禁感慨着说道:“这半辈子,似乎也只有受伤的时候才能歇歇。”

  柯凝听了这话,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无法言说的心疼,她本能的把苏锐的胳膊挽的更紧了。

  “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柯凝问道。

  “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苏锐苦笑了一下,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柯凝,我的生活里有太多的血雨腥风了,不告诉你,是保护你。”

  “保护我。”柯凝默念了一下。

  “我的敌人太多,所以一些和我相识相熟的人,都有可能被绑成人质,他们的生命安全也会遭受到严重的威胁。”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想到了谷若柳。

  “而且,和我关系好的人,很多结果都不太好。”苏锐说道:“我一个朋友,这次失踪在了大海上,到现在都没有她的消息。”

  听了苏锐所说的这些生生死死的话,或许很多姑娘都会退缩,但是柯凝却没有一点退缩之意,她反而望着苏锐的眼睛,说道:“我什么都不怕,我希望我能帮你多分担一些。”

  苏锐拍了拍她的手:“柯凝,其实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靠近我的那些姑娘,最后都有可能受到很大的伤害,付出很大的牺牲。”

  “我不怕这些。”柯凝的眼神非常坚定。

  “我可能不会结婚,我可能欠很多情……我可能……”苏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我不能给任何一个人一个确定的未来,我怕伤害别人,怕辜负别人,可是这样一来,好像会伤害更多的人,这真是一种矛盾而操蛋的感觉。。”

  苏锐终于说出他的心声了。

  不想伤害更多的人,所以不做选择,一直拖着,可是这样,对于别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伤害呢?

  柯凝很聪明,她已经从苏锐的话语之中猜测出一些东西来了。

  “可是,我不怕。”柯凝仍旧坚定的说道。

  看着眼前姑娘坚定的模样儿,苏锐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柯凝,维多利亚接下来在沂州有个规模不小的投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帮我,在这一片地方,我得有个信得过的人。”苏锐说道。

  其实,他和维多利亚已经开始布局东山省的地下世界了,以柯凝的性格,肯定不适合那条路的,但是一些表面上的产业,苏锐真的需要一个代言人。

  无论是形象,还是能力,柯凝都再适合不过了。

  “我愿意。”柯凝很认真的盯着苏锐的眼睛:“我愿意进入你的世界,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苏锐的心中有些些许的感动,可是,他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确定,又怎么可能给柯凝一个确定的答案呢?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走着,然后发现,一辆丰田皇冠停在了苏锐的面前。

  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看起来有五六十岁,但是头发已经全部白了,身体也微微躬着。

  看着此人,苏锐微微一笑,似乎并不感觉到有任何的意外。

  “苏锐先生,你好。”这位老人说道。

  两个身穿西装的年轻男人就站在他的身边,他们身强力壮,表情之中充满了冷厉。

  而这个时候,从另外一辆车上,又走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的眼睛如铜铃,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岩田大使,以往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你。”苏锐微微一笑,伸出手和对方握了握。

  这位,就是东洋驻华夏大使馆的岩田北英大使!

  东洋大使亲自来了,而且是以这么一种私下里的方式!

  柯凝知道对方地位显赫,但是却不知道对方对苏锐是不是有敌意,因此并没有退开,仍旧挽着苏锐的胳膊,充满着警惕。

  “这位是我们的大使馆武官,菅直一平先生。”岩田北英微笑着介绍道。

  “你就是苏锐?”这武官明显对苏锐没有什么好印象,鼻孔里哼了一声,就算是打了招呼了。

  苏锐也只是淡淡的撇撇对方一眼,然后毫不客气的说道:“听说,你们武官都是公开的间谍?”

  听了这话,菅直一平的表情顿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