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790章 设卡检查!
  白忘川没死!

  这对于苏锐来说,可是个极大的利好消息!

  只要白忘川不死,那么一切就都还有回旋的余地,苏锐也就多了一个制衡白家的保证!

  “走,我们去医院看看。??.ranen`”

  苏锐对刘松伟说道,而安小忆也带着摄像记者紧紧跟着。

  到了医院,苏锐看到白忘川并没有呆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而是在津山市总院最好的病房……看来,白家已经有人特意关照过了。

  此时的白忘川仍旧处于麻醉的状态之中,还没有醒过来。

  嘴唇苍白,面无血色,肩膀上缠着绷带,至于肋部的伤口……从苏锐的位置还看不到。

  而在病床旁边,还站着一个人,那就是白忘川的……哥哥。

  白秦川也来到了现场!

  看到白秦川在这里,苏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然后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示意了一下。

  白秦川也点了点头。

  他把分寸拿捏的很好,这种时候苏锐是以白家之敌的身份现身的,双方自然不可能太过亲近。

  苏锐走到病床前,查看着白忘川的情况,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声。

  “天有不测风云。”苏锐说道。

  他这句话听起来极有深意,相信站在对面的白秦川也能咂摸出来这句话的味道。

  可是,白秦川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看了苏锐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其实,白忘川受伤的事情是捂也捂不住的,白家很多人都得知了消息,但是白秦川已经在天亮之后的第一时间给所有亲属打了电话,交代他们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老爷子。

  以老爷子那护犊子的性格,看到最疼爱的二孙子被人打成了这个惨样,还不得气的疯掉?

  老爷子一定会动用白家的所有资源,拼了老命的来追捕凶手的!

  而这无疑是白秦川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

  因为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了的,就会留下痕迹,白秦川并不确定自己的那两名得力手下有没有逃脱追捕!

  当然,在这一点上面,白家的其他人并没有怀疑到白秦川的头上,还以为这是苏锐或者秦家打黑-枪呢。

  他们并不知道,如果苏锐把白忘川给弄死了,那么他即将从白家手里获得的利益将会大幅度的缩水!

  那些白家的亲属们和白秦川取得了一致,那就是死死的瞒住老太爷,不让他知道这件事情,不能让老人家因为孙子的事情而悲伤。

  当然,这是官面上的说法,实际上这些亲属也都是有私心的——如果白老爷子不顾一切的为白忘川报仇的话,那么白家未来的损失该会多么的惊人?

  整个家族的资源损失的多了,那么能够分到这些亲属们手中的利益可就少了。

  从这个角度上面来讲的话,除了白老大的父母之外,白家的上上下下竟是没有一人想为白忘川而报仇的,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要来瞒住老爷子。

  白秦川早就料到了这一点。

  一个家族的人心,复杂的就像是一个世界。

  由此可见,白忘川在白家内部混的究竟有多么的失败!伤成了这个样子,居然没有一人想为他而出头!

  至于他的父母,一贯是性子偏软,也没有什么野心,基本上已经远离了家族事务,否则白秦川也不可能在如此的年纪就几乎成为了主事人。

  一个白天柱倒是能够罩住白忘川,可是,如果白天柱某一天撒手西去的话,那么白家还有谁愿意去帮助白忘川擦屁股?

  恐怕一个都没有吧!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苏锐看向了白秦川。

  自始至终,白秦川都非常淡然,脸上没有出现丝毫的情绪波动,甚至眼睛里面也是一片平静。

  苏锐知道他是在刻意掩藏情绪,他也能看出来,白秦川的演技确实可以。

  既然想演戏,那就演吧。苏锐现在还不想揭穿。

  “你是什么时候得知的消息?”苏锐说道。

  一句话,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白秦川的眸光一凝,他看着苏锐的眼睛,非常自然的回答道:“睡觉前得到的消息,当时忘川给我打了个电话,然后我便让人来接他,没想到在接到他之前,竟然出现了这种事情。”

  说着,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无奈,摇了摇头,看起来兴致非常不高。

  白秦川给了一个非常聪明的答案,这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任何的纰漏。

  他承认了白忘川曾经给他打了电话,也承认自己派人来接白忘川,但是最终的结果……这是他所不能掌控的。

  责任被推卸的一干二净。

  如果苏锐不是知道白忘川只给白秦川打过电话的话,说不定还就信了他的话呢!

  此时白秦川的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刻意,让人完全不会怀疑!

  不过,苏锐是个善于观察微表情的人,人在说谎的时候,表情和动作或许都会出现一点点的不自然,就譬如山本恭子,她在心中微微紧张的时候,两根手指一定会捏在一起。

  苏锐很想看看白秦川此时会有什么反应。

  不过,从对方的脸上,苏锐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白家大少爷的心理素质非常强悍。

  当苏锐想要看一看白秦川的手部动作的时候,却发现白秦川早就已经把双手给背到了后面,让苏锐完全看不清。

  说是故意遮掩也能说得通,但是白秦川却是肯定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他完全可以把这解释为无意识的动作。

  苏锐知道,眼前的白秦川如果彻底将他的雄心与野心展现出来的话,将会成为他的劲敌。

  可是眼下,白秦川似乎还并不能这样做,因为白家的“拖累”会让他感觉到掣肘。

  他和苏锐是不一样的,苏锐的太阳神殿是处于华夏的体制之外,是完全听命于苏锐一人的,在战斗的时候,会对苏锐形成极大的助力。

  可是白家呢?

  以现在的情况,如果双方真的开始决战,白秦川并不能利用上多少白家的力量,而白家的那些所谓亲属们,似乎也并不愿意倾尽全力来帮助他们的大少爷。

  这些人反而极有可能会拖白秦川的后腿。

  这就是白秦川和苏锐之间的最大差距。

  苏锐思索了一下,于是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这次事情很突然,临近年关,上上下下都非常重视,所以,这次案件我也参与了进来,帮助津山市局来捉拿凶手,目前基本锁定枪击者的位置了。”

  白秦川在听到“基本锁定枪击者的位置”这句话之后,眼睛里面并没有一丁点的波动出现,他说道:“我知道津山市局已经下令要求二十四小时之内破案,我很感谢他们,也希望能够尽快的将凶手捉拿归案。”

  说着,他对苏锐伸出了右手:“锐哥,多谢你了。”

  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

  苏锐和他简单的握了一下手,发现白秦川的手心微凉。

  他看似不经意的说道:“房间里面的暖气很足,你的手怎么还这么凉?”

  “我从小就是寒性体质。”白秦川说道。

  他的声音淡淡,听起来似乎没有的一丁点的慌乱。

  苏锐轻轻的“嗯”了一声,再度看了看瘦削到了极点的白忘川,说道:“你会不会怀疑是我把他变成这个模样的。”

  “当然没有。”白秦川摇了摇头,目光仍旧平静:“我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此时白忘川的双目紧闭,麻药的劲儿还没过去,显然,对于他现在的状况来说,醒着永远比睡着要更加痛苦。

  “要不,我们俩出去聊聊。”苏锐说道。

  白秦川看了苏锐一眼,苦笑道:“要摊牌了吗?”

  双方的一场拉锯战已经进行了接近两个月,现在,随着白忘川的重伤而归,这一切应该到了尾声了。

  白秦川知道,眼下就是自己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时候了。

  “不。”苏锐摆了摆手,直截了当的说道:“可能你所说的摊牌,和我所说的摊牌,并不是同一个意思。”

  “我们出去聊。”白秦川点了点头。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跳速度已然快了好几分。

  …………

  就在这个时候,在从惠丰镇通往新店镇的一条公路上面,一辆白色的瑞纳正在缓缓的减速着。

  “怎么了?”后排坐着的口罩男说道。

  这正是那辆对白忘川进行射击的车子!

  “前面有设卡检查。”司机说道。

  他把头上的鸭舌帽给压低了一些,继续减速。

  由于这个时候有很多车子都在同时减速,因此这司机的行为并没有引起警方的注意。

  “是在查什么?”口罩男问道。

  “不知道。”司机警惕着看着:“也许是在违规物品,也许是在查我们。”

  “那就让他们查好了。”口罩男非常放松的往座椅里面一躺:“车牌换了,颜色换了,咱们俩从头到尾都没露脸,还能怀疑到咱们头上不成?”

  “对了,还有这个。”

  说话间,这口罩男放下了车窗,把手中的一个黑色塑料袋随手扔到了路边的小河里面。

  在那黑色袋子里面,包着的是一把枪。

  扑通的落水声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口罩男看来,这把枪都不在了,那么警察在他们的身上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能够解释的通的。

  “你看起来有点紧张。”口罩男对司机说道。

  “不是有点紧张,是非常紧张。”司机说道:“我只是个车手而已。”

  说话间,两个警察已经远远的看到了这辆瑞纳,绕开了排队的车,径直朝着这边走过来!

  ——————

  ps:我想说,大家实在是太给力了,我的心情有点激荡,好久都没平复下来。

  刚刚过去的双倍月票战,我们烈焰军团爆发出了强大到想象不到的能量,一下子就锁定第一的位置了!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大家一个又一个的名字,都是闪亮的!

  我要平复一会儿,然后继续码字,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