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853章 一个接一个!

最强狂兵 第1853章 一个接一个!

  要么道歉,要么灭族!

  这么嚣张的话语,很符合李阳黑帮老大的气质!

  不过,当着黄伯容这位市委书记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似乎很是有些不太合适。

  但是李阳可不在乎这些!

  黄伯容同样是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时而微微皱眉沉思,似乎周围发生的一切和他并没有半点关系。

  看到他的表情和状态,其余人都知道自己该持什么态度了。

  他们把目光从黄伯容的脸上收回来,继而看向了米连东所在的方向。

  看着对方的惨状,这些大老板们的眉头都控制不住的狠狠跳了跳!

  一个堂堂的大老板,就这么被踩着脑门抬不起头来了?

  这简直就是堪比胯下之辱了!

  李阳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嚣张会伤害到对方的自尊,他生怕还不够伤害对方呢!只要苏锐不叫停,那么他就怎么狠怎么来!至于这种事情所能产生的后果……苏锐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还想跟我继续横下去吗?不过是要个道歉而已,有那么难吗?”李阳冷冷说道。

  见此情景,在场那些人的心里面都不禁有点唏嘘,他们都认为,米连东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实在是不太聪明。

  如果一开始就认错了,后面岂不是不需要承受这种殴打和心理的屈辱了?

  可是,这打也被打了,屈辱也受着了,如果再来道歉的话,是不是太吃亏了?

  此时米连东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往脑门上面狂涌,他现在恨不得把李阳给活生生的撕碎掉!

  那只踩在自己头上的脚,还在不断的用力,让米连东的脸都快要在地上挤变形了!

  他现在甚至无法抬起头,无法给李阳投去一个怨毒的眼神!

  这样的屈辱,他只能硬生生的忍受着!

  而这个时候,米亚光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爸,你快点低头道歉吧,低头道歉就没事了啊!按照他们的说法,咱们道了歉,既不用赔钱,他们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了!”米亚光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太过骇人,米少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阵仗,两股战战,心中恐慌到了极点。

  米连东听了这话,趴在地上怒吼道:“给我闭嘴,你个混账!”

  米亚光完全不能理解他父亲为何要这样强硬,于是说道:“爸!你别再执迷不悟了行不行!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么浅显的道理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吗?”

  得,小的开始教育起老的来了!

  米连东简直快要被自己的儿子给气死了。

  他这个当爹的都被人踩在地上狠狠的羞辱了,结果这儿子却还在劝自己投降!

  如此分不清局势、不懂得帮亲的儿子,要他有何用?

  坑爹货!

  败家子!

  米连东在心里面把儿子狠狠的骂了好几声!

  会议室里的那些人都开始看笑话了。

  他们觉得,米家父子实在是太极品太奇葩了!他们要是有米亚光这样的儿子,恐怕在其出生的时候,就直接扔马桶里面溺死了!

  有这样的儿子在坑爹,米连东就算干出天大的家业,又有何用呢?谁来继承?

  说自己的老爹不识时务、执迷不悟?

  根据在场这些人的想法,估计在这次事件之后,这米家父子之间的关系起码得断裂一大半。

  “爸,你知不知道现在到底在发生着什么?咱们的势力在南湖省,不在首都!人家分分钟就能要了我们的命啊!”

  米亚光继续喊着,他是见过苏锐的身手,知道对方一旦发起威来究竟有多么的可怕,伸出两根手指头就能把他们父子给齐齐的捏死!

  可是,他老爹偏偏不信他的话!继续闷头往死胡同里面钻!他如何能不着急?

  “爸,道个歉,道个歉就行了啊!”米亚光继续喊道,他的声音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哀求的味道!

  他知道,如果父亲再这样下去,苏锐将会带给他们父子、不,将会带给米氏家族永远的绝望!

  “不,你说错了。”

  在久久的沉默之后,苏锐终于发声了!

  他微微一笑,这个时候,他终于转过了身体。

  走到了米连东的面前,苏锐说道:“如果说之前我还需要你的道歉的话,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了。”

  不需要道歉了!

  听了这话,米亚光顿时更加恐慌了!

  苏锐仍旧双手插着口袋,嘲讽的对趴在地上的米连东说道:“我给过你机会,然而你却不要这机会,那么好,我的好心既然已经被当成了驴肝肺,那么你就要为了你之前做过的事情而付出代价了。”

  苏锐微微的眯了眯眼睛,说道:“把他给我拎起来,找个安静的房间,不要再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苏锐要动真格的了!

  在场的那几个人都情不自禁的为此而捏了一把汗!天知道这米连东接下来将会遭受怎样的对待!

  即便是在这会议室里面,苏锐一方都敢光明正大的打人,那么要是到了私密空间里……这米连东肯定惨定了!

  于是,米连东便被李阳的两个强壮手下给拎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米连东本想对苏锐释放出一个充满了怨愤的眼神,可是,当他看清楚站在眼前淡定微笑的年轻人之后,心中的怒火竟然完全喷不出来了。

  对方明明那么年轻,却带给他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看穿了米连东的想法,苏锐微微一笑,说道:“过江龙终究是过江龙,不过就你这样子,距离龙这个级别还差了太远太远,顶多算是一条只得其形的蛇而已。”

  这句嘲讽的话语,从这年轻的“地痞流氓”嘴里说出来,比之前李阳的那只脚还要让米连东感觉到屈辱!

  他本不该承受这份屈辱的!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的门打开了,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

  为首的看起来有五十多岁,步履从容,不过头发却有些稀疏,极少的头发却油光发亮,造型固定,看起来绝对是经过仔细打理的。

  “怎么回事?都站在门口干什么呢?”他朗声问道,嘴角还带着笑意。

  不过,此人很快便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了米连东。

  此时,李阳的两个手下已经把米连东的胳膊给放开了,可是,由于刚刚被李阳踩踏,米连东的脸被坚硬的地砖硌的很红,看起来就像是被打过了一样。

  而他的衣服上面,也有着一些很明显的灰尘与褶皱,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之前他的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连东,这是怎么了?”那个男人一脸惊讶。

  “何主任。”米连东打了个招呼,被此人看到了自己如此窘迫的样子,他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知道的人越来越多,那么他的面子也就越丢越多了!

  而这个时候,黄伯容也终于再度站起身来,朝门口走来。

  “何主任,您怎么来了?”黄伯容显得有点微微的意外。

  很显然,这个“何主任”,并不是他电话中说的那位要迟些赶来的领导。

  “伯容,这是怎么回事?谁把连东变成了这个样子?”

  黄伯容的表情微微一滞。

  很显然,这是一个让他比较难回答的问题。

  “是我。”苏锐直接就回答了。

  这个何主任转脸看向苏锐,目光变的冷了一分:“怎么回事?你又是谁?”

  看来他和米连东的关系应该是比较熟稔的,一开始就旗帜鲜明的表明了立场。

  这个何主任的官阶应该不小,否则不会让黄伯容都有点忌惮。

  “是这样的。”黄伯容斟酌了一下用词,还是说道:“米总有一点债务纠纷。”

  “债务纠纷?”

  听着这话,何主任嘲讽的冷冷一笑:“千万别告诉我,连东欠这个小伙子的债没还。”

  “何主任,您慧眼独具,确实如此,米老板是欠我的钱,而且欠的还不少呢。”苏锐微微一笑,只是笑容之中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

  很显然,他对于这个一上来就表明立场的“大领导”没有任何的好感。

  “欠你多少钱?需要用得上这样的手段?”何主任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不过,苏锐还没来得及说话,这个何主任就转脸看向了米亚光的方向。

  “亚光,你这是怎么了?”何主任惊讶之极的问道。

  他从来没见过米亚光如此落魄和仓皇的样子!

  “何叔叔!”米亚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道:“何叔叔,救我啊。”

  这小子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此时觉察到有人给他撑腰了,立刻风向一变,开始卖惨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何主任转而对苏锐怒目而视:“还真是要无法无天了吗?信不信我现在让人把你给抓起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苏锐冷笑了两声:“难道说,那些欠钱的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不去偿还,可讨债的就要被抓吗?”

  “少废话!”何主任说着,便要开始打电话:“论坛马上要开,现在有那么多的的事情要办,你先等等再说!”

  他已经看出来了,苏锐可绝对不是个善茬,带着几个人也都是气势汹汹,何主任这是在帮米连东争取时间呢。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旗帜鲜明的帮助米连东,其中原因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晓了。

  可是,苏锐怕过谁?

  “我不想等我的时间也很宝贵。”苏锐眯了眯眼睛。

  “不想等,也得给我等!不然就去看守所里给我等!”何主任低吼道。

  这个时候,楼梯的转角忽然响起来一道听起来很淡然的声音:“何主任,火气不要这么大,有些事情还是要先调查清楚原因才行的。”

  听到这声音之后,何主任的表情骤然僵硬在了脸上!

  “苏……苏主任,您怎么来了?”

  ——————

  PS:第九更送上!苏主任是谁?

  烈焰现在去写第十更,快的话估计会在十一点半能写完,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