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858章 陪我一起去看她!

最强狂兵 第1858章 陪我一起去看她!

  苏意和苏锐站在酒店的露台上,哥俩的身高差不多,但是苏锐要略瘦一些,两个人的表情都挺轻松的,似乎并没有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这是一条转账的信息。

  五个亿,已经火速转到了他的账上。

  看起来,米连东已经认清楚了形势,他也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继续下去了,抓紧认错了事。

  “一趟天马会所,就让我赚了将近十个亿。”苏锐盯着短信,然后对苏意笑着说道:“要不要我给你一点提成啊?”

  提成?

  听了这话,苏意简直哭笑不得了。

  不过他却摆了摆手:“你这是想要给我弄一个贪污受贿的证据啊。”

  “那一张保险执照,有什么深意在里面吗?”苏锐问道。

  “会让你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面赚很多钱。”苏意笑着,眼睛里面望着天空。

  只是,这空气之中的雾霾渐渐的浓重了起来。

  “除了钱之外呢?”苏锐说道:“我能配合你做些什么吗?”

  “暂时不需要。”停顿了一下,苏意说道:“或许以后也不需要。”

  苏意的话听起来似乎有点云里雾里的,但是苏锐却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我愿意在接下来的事情里面助你一臂之力的。”苏锐说道。

  今天苏意帮了他很大的忙,苏锐并不愿意心安理得的接受这种帮助,他知道苏意接下来的压力究竟有多大,但是他却想不到该用什么办法来帮助苏意分摊一下压力。

  毕竟,苏锐对政治上的事情并不算擅长,浑身都是力气,却使不上多少。

  “认真说,真的不用你来帮忙。”苏意简单的说道,一句简单的话,却有着难言的自信。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让我参股米家的保险公司,就是为了恶心一下某些人吧?”苏锐笑呵呵的说道:“恶心别人,我最擅长。”

  他这倒不是自黑,而是认真的,毕竟老首长张玉干对他也是这个评价。

  他这里所说的“恶心”,也就是“掣肘”的意思。

  “其实我没想那么多,这些都是小招式,对于最终的结果并没有多少的影响。”苏意的话语里面体现出了一种浓浓的大气来。

  “那你是在说我小家子气了?”苏锐撇了撇嘴。

  “这可不是我说的,所有人都说你是铁公鸡。”苏意呵呵一笑。

  苏锐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指了指远处的阴沉天空,说道:“几年之后,你能让这里的空气有所改善吗?”

  他的这句话里面可有着太多的深意了。

  有些话不能明说,但是苏意都明白。

  得是什么样的位置,得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让这片天地的空气改善?

  “雾霾已经成为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苏意说道:“改革和发展之间的冲突不是不可以避免,想要化解矛盾,不是不可能,但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都快让人觉得无法呼吸了,在我两年前刚刚回来的时候,觉得首都的雾霾都透露着一种亲切的感觉,但是现在的想法却完全不一样了。”苏锐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里的雾霾,让我每一分钟都想要逃离。”

  苏意没有讲话。

  这个问题牵涉到太多的方面了,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所能够改变的。

  苏锐继续说道:“我就是问问你,几年之后,你能不能改变这一切。”

  苏意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给我十年时间,如果我能有这个机会的话。”

  十年!

  这所谓的十年时间,表现出了苏意对这件事情的慎重。

  苏锐知道,雾霾的治理牵涉到了太多的方面,无数的利益集团在其中纠缠着,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便用十年的时间来改善这一切,都是很难办到的。

  苏意是慎重的,但是这慎重之中,却展现出来一种开拓进取的精神。

  “我相信你能办到。”苏锐说道。

  “这个并不简单。”苏意摇了摇头:“其实,白老三也是非常不错的,如果我失败了,那么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你比他强。”苏锐说道。

  “你才见到我没几个小时,不要这么着急着下论断。”苏意呵呵一笑:“什么时候再回家一趟?到时候我也一起回去。”

  听了这话,苏锐想了一下:“要不,等我从北方回来,找个晚饭的时间再去。”

  “为什么要挑个晚饭的时间?”笑意在苏意的脸上荡漾开来:“难道是为了方便你翻墙进入吗?”

  翻墙?

  苏锐的表情瞬间便僵硬了。

  “你怎么知道这事情?”苏锐的声音很艰难。

  苏意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等你下次回家的时候,就挑个白天回去。”

  停顿了一下,苏意补充了一句:“从大门光明正大的走进去。”

  光明正大的从大门走进去?

  苏锐一听,立刻就怂了。

  “呃,这个再说,这个再说。”苏锐挠了挠后脑勺,一旦涉及到这种事情,这货哪里还有半点太阳神阿波罗的风范?

  苏意摇头笑了笑,再度换了个话题:“北方也有一点波澜,距离首都比较远,此去要小心一些。”

  这三句话,每一句都有着浓厚的深意!

  北方距离首都太远,以苏家的影响力,在那一片广袤的黑土地之上,或许并不能够有什么能够帮助到苏锐的地方,一切都还是要靠他自己。

  而且,在这种关头,必须要慎之又慎,极有可能有人会选择在北方针对苏锐!

  苏锐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我已经让张紫薇提前为这件事情做准备了。”

  “如果你能提前把北方的局势给稳定下来,那么也是一件好事。”苏意并没有说这件“好事”究竟能够给苏锐带来多大的益处,但是,那一片白山黑水毫无疑问是一片肥沃的土地,让所有人都心生向往。

  “我会试试看的,但是我不能保证。”苏锐说道。

  “很少有你能做不到的事情。”苏意给了苏锐一个极高的评价,然后说道:“万事小心,不要放过任何的端倪。”

  这句话初听起来很简单,但却是苏意的处世格言。

  “我记住了。”苏锐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由于时间不算太宽裕,因此苏意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着提点或者暗示苏锐的意思:“芮姨一家都是老实人,这些年里面,无论是父亲,抑或是我和大哥,都明里暗里的给过很多的帮助,不过他们也基本上都是拒绝的,你去的时候,能多帮一点就多帮一点。”

  苏锐点了点头,严格说起来的话,那可是自己的外婆家。

  听到苏意说他们这些年都在帮助母亲一家,苏锐的心里也舒服了很多。

  想了想,他说道:“你帮我提前打声招呼吧,我不想让他们觉得太过突兀。”

  苏意笑了起来:“我已经跟他们打过电话了。”

  “你真到位。”苏锐由衷的说了一声。

  “不光是我,我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大哥也已经提前跟他们通过气了。”苏意笑道。

  每个人都很关心苏锐,但是都没有告诉他。

  如果苏意此时不说,苏锐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这些细节。

  也许,还有更多的细节没有为他所知,苏家人在默默的为他铺着路,就等他走上去了。

  这份情,单单靠着一声“感谢”,真的太轻太轻。

  苏锐干笑了两声,每每遇到这种需要煽情的场面,他都觉得无比的尴尬。

  苏意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等你回来,我请你喝酒。”

  “好。”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到那个时候,我来请你喝好了。”

  “你酒量不行。”苏意笑着说了一句,拍了拍苏锐的肩膀,便转身离开了。

  “我酒量不行?”

  听了这话,苏锐看了看苏意的背影:“信不信我把你喝趴下?”

  “到时候看吧。”苏意头也不回的走下了露台。

  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浓重雾霾的空气,然后望向了北方。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那片广袤的土地了。

  …………

  第二天,苏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宁海机场。

  在机场的大厅里面,已经有一道倩影早早的等在那里了。

  林傲雪。

  她今天穿着一身长款红色羽绒服,把无限美妙的身材全部遮掩其中,不过饶是如此,却也仍旧很吸引目光。

  苏锐远远地看到了林傲雪,在这一刻,他仿佛有点恍惚。

  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同样也是宁海国际机场,这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面,他的人生居然发生了如此的变化,他和林傲雪之间的邂逅,也终于转化成了永远都无法分割开来的关系。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如果你不迈出第一步的话,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苏锐走过去,把林傲雪轻轻的拥进了怀中。

  “希望未来一切顺利。”搂着佳人,苏锐在心中说道。

  被苏锐这样揽在怀中,林傲雪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心情,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反手揽住了苏锐的腰。

  苏锐抬起头来,看了看上方的提示牌,然后在林傲雪的耳边轻声说道:“走吧,陪我一起,去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