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879章 我去灭他满门!

最强狂兵 第1879章 我去灭他满门!

  冷魅然虽然能够极为强烈的激起别人的征服**,平时看起来也充满着媚意,不过事实上她其实是个直脾气,典型的冷家人的性格,而那种媚意,或许并不是她想要拥有的。

  偏偏长出了这种身材,冷魅然也觉得无可奈何。

  如果那些不知道她历史的人,会把她当成一个可以轻易捏扁的软柿子,可是,如果真的开始下手捏扁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他们招惹的是一头母豹子!

  而且是一头智计多端的母豹子!

  在直脾气之中,也蕴含着狡猾的味道!

  “不要冲动。”冷光锋对墨先生示意了一下,两人便来到了隔壁的房间。

  “怎么回事?详细说给我来听听。”冷光锋说道。

  “我们寻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墨先生想到了那龙脉之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估计,整个北方大地之上,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地方了。”

  听了这话,冷光锋那一直淡定的眼神之中开始露出了一抹灼热之意!

  他期待这块风水宝地已经期待太久太久了!

  或许年龄越大越迷信的缘故,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能掌控北方地下世界的冷光锋,已经开始从自身以外的地方来寻找原因了。

  因此,在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他似乎都已经把儿子的伤势给抛诸脑后了!

  在能够给子孙后代都提供气运的风水宝地面前,儿子所受的那点伤似乎并没有那么的重要!

  “这一块地方,真的如此珍贵吗?”冷光锋说道,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在北方“征战”了这么多年,冷光锋很少会有这么不淡定的时候!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先生说道:“那是……极为罕见的……龙脉之地。”

  “龙脉!”听到了这两个字,冷光锋的眼睛里面露出了狂喜之色!

  这是他最想要追求的东西!没想到就这么来到了他的身边!

  “我和冷少,就是在那片地方,和别人发生了冲突。”

  墨先生想起了苏锐那宛若雷神下凡一般的身手,再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详细的说明。

  他没有任何的偏颇,全部都是如实道来。

  冷光锋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儿子究竟是个怎样的火爆脾气,和别人发生冲突并不意外,几乎就是家常便饭。

  但是这一次,让冷光锋觉得意外的是,那个年轻男人究竟是何种身份,竟然能够让完颜正雍都保持很客气的态度?

  还有,从墨先生的描述来看,先锋会的那些精兵强将,竟然不是此人的一合之将,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冷光锋不是傻子,既然对方能够拥有这种风水宝地,说明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如果贸然前去的话,只会有危险。

  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冷光锋对“风水宝地”的渴求了!更何况,这还是风水宝地之中的龙脉之地!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冷光锋说道:“这件事情看来不应该派冷极扬去的,如果要好好谈的话,只要付出些许代价,未尝没有拿下这块地的可能。”

  看来,冷光锋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儿子的问题了,可问题是,就算他好好谈,又能够谈出来个什么结果呢?在苏锐面前,他根本不可能得偿所愿的!

  “由于那个年轻人极有可能和远威帮相熟,所以现在事情变得有点复杂了起来。”墨先生犹豫着说道:“如果因此而和远威帮开战的话……”

  冷光锋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两道锐利的精芒来:“和远威帮开战也不是什么问题,那块风水宝地,我势在必得!”

  “可是,冷会长,现在还不是时候。”墨先生如实说道。

  “现在当然不是时候,但是,不会等太久的。”冷光锋的眼睛里面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而墨先生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冷光锋会如此自信,他和远威帮战了那么多年,却一直没能完成对完颜家族的压制,怎么现在又开始拥有自信了呢?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把这片风水宝地给搞到手不可!”冷光锋的眼中带着狠辣光芒:“远威帮,完颜正雍,你们的气数已经尽了!现在,是我先锋会的时代!”

  看着冷光锋的狠劲儿,墨先生不由得感觉到了一阵心悸。

  他想从这个漩涡之中抽身出来,于是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冷会长,我最近可能要先告辞一下,因为要去西南一趟,那边有人请我去……”

  “推了吧。”冷光锋竟然拉住了墨先生的胳膊:“墨先生,我们也是多年的好朋友了,这次发现风水宝地,你要记头功,这样,你最近就留在先锋会,我会让你看着,我们是怎么成为北方之王的!”

  冷光锋的话里话外,仍旧充满了浓浓的自信!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墨先生确实也没法离开了,他摇了摇头,还是想劝对方谨慎一些,他觉得冷光锋还是把这件事情想得简单了。

  毕竟,没见过那个年轻人,根本想象不到他会给人带来怎样的恐惧!

  “冷会长,我想,你还是需要警惕一下那个年轻人。”莫先生说道。

  “墨先生,请你尽管放心。”冷光锋眯了眯眼睛,一抹寒芒从他的眼睛里面释放了出来:“这件事情我会调查个清清楚楚的,能够让完颜正雍都保持尊敬的年轻人,身份地位定然不一般。”

  说完这句话,冷光锋才似乎刚刚注意到墨先生脸上的伤痕,关切的说了一句:“墨先生,你的脸这是怎么了?难道说……”

  墨先生无奈的说道:“都是那个年轻人打的,他的身手确实太强了。”

  他心想,这么长的时间都过去了,冷光锋之前没可能看不到自己脸上的伤势的,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这个家伙在故意无视。

  先前,这冷会长很显然也把冷极扬被打的事情归咎于墨先生的身上了。此时心情好转,才开始“关切”的询问伤势,就连墨先生都觉得冷光锋此时的样子有点假惺惺的了。

  他在心底叹了口气,并没有多做解释,而是暗暗的留了个神。

  是爱是恨,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伴君如伴虎。

  就在冷光锋和墨先生交谈的时候,前者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一看到号码,冷光锋的眼睛里面立刻露出了明显的尊敬意味,然后连忙接通了电话。

  他的这种反应,让墨先生觉得极为意外!以冷光锋在北方的身份和地位,还有谁能够让他露出这种神态来?

  “肖先生,您好。”冷光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好的好的,原来您已经下了飞机了,好,我已经安排好了酒店。”

  “对对对,我现在这边出了一点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现在就赶过去。”

  “您放心,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前期已经探讨的非常详尽了,一些关键性的细节,我们见面再说吧。”

  冷光锋不断的回答着电话那边的问话,很明显,从这问话之中就能够看出来,双方的地位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平等。

  能够让冷光锋摆出这种低姿态的人,恐怕整个北方都找不出一个来吧?

  这样看来,电话那端的人物应该就是从外地来的了!

  而外地的话……是首都,还是宁海?抑或是其他地方的大人物?

  在墨先生的心里面,一瞬间闪过很多很多种可能,但是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那一条年轻的过江龙。

  这条龙为什么会来到北方?他凭什么能够让完颜正雍都执贵客之礼?

  联想着给冷光锋打电话的人,墨先生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妙。

  难道说,北方那混乱的地下世界已经被别的地域的大佬给盯上了,准备来分一杯羹吗?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这八个字几乎是墨先生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找一个理由离开了,否则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事情呢,他虽然名气不小,但是势单力孤的,排名前二的两大帮派交战,稍稍不留神,卷起的风暴就会把他给撕得粉碎!

  正当墨先生准备再找个理由来推脱的时候,冷光锋已经一把拉起了他的手,说道:“墨先生,随我去迎接贵客!”

  “什么贵客?”墨先生本能的问了一句。

  然而冷光锋却先是卖起了关子:“这个我先不说,等见到了之后,我想,你会感觉到惊喜的。”

  这一下,让墨先生那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他也想知道,冷光锋的底气究竟是来源于何处。

  来到冷极扬的病房,冷光锋对子女们说道:“你们都不要冲动,养伤才是第一要务,我现在去庆阳市,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可以轻举妄动。”

  说着,他便转身走了出去。

  冷极扬看着父亲的背影,眼睛里面露出了阴狠的光芒来。

  “父亲难道就没有一丁点替我报仇的打算吗?”冷极扬的声音非常低沉。

  “父亲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二哥冷傲扬说道。

  “还有什么比极扬的伤势更重要的?”冷魅然的声音带着清冷的意味,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弟弟的伤势,然后说道:“把你受伤的地址告诉我,我去灭了他满门!”

  ——————

  ps:今天是二十九了,明天就是除夕了。

  今天也是小睦姑姑的生日,很感恩遇到她,生日快乐。

  年关将至,不知道还有多少朋友们还在回家的路上,到家的没到家的都举个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