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000章 何谓混账?
  “看到了吗?你们今天要是不同意我的话,让我的脸往哪儿搁?”

  罗松松瞪着安保负责人,伸出一只手来,在自己的脸上拍的啪啪作响:“你们要是敢让我丢脸,那就是让我姐姐丢脸!你们懂不懂这可能造成的后果?”

  安保负责人和大堂经理都还算是比较有底线的,他们忍着漫天飞舞的唾沫星子,劝阻道:“罗松松先生,露姐严格声明过,这会所里面不可能有那种服务的,你这样说,不是让我们左右为难吗?”

  “呵呵,你们知道我姐姐是什么样的人,她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罗松松嘲讽的说道:“待会儿就要看看,我姐姐是向着我这个亲弟弟,还是向着你这个外人!”

  安保负责人和大堂经理听了这话,却没有半点退让,他们还在劝说着:“不行的,罗松松先生,这件事情我们真的做不了主,要不我们给几位介绍个地方,你们过去消费,钱全部由我们来出,你们看看可以吗?”

  这句话这已经算是非常的到位了。『天籁小说Ww『W.⒉

  然而,罗松松之所以争执到了现在,根本不是消费不消费的问题了,而是面子问题!

  今天晚上,他拍着胸脯保证要带几个狐朋狗友好好的爽一把,没想到来到这里就被打脸了,这口气罗松松怎么可能咽得下去呢?

  那几个狐朋狗友同样不依不饶的喊道:“这怎么行呢?我们要是去别的场子消费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罗少的面子往哪儿放啊?”

  另外一人也叫道:“就是啊,而且哥几个就看中了你们露露会所的漂亮妞儿,别的场子都没有你们的妞漂亮,难道罗少爷的面子还不如个妞重要?”

  一群人继续不怕事大的火上浇油。

  “我再问你一遍,老子要跟那几个姑娘睡觉,到底行不行?”罗松松一把揪住了安保负责人的衣领。

  “真的不行,真的不行,罗先生,您就算是拿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可能干出违背原则的事情啊。”安保负责人明显是非常的为难。

  然而,听了这话,罗松松的怒火彻底的燃烧了起来,他愤怒的甩出了一巴掌!

  啪!

  安保负责人被抽的一个趔趄!

  要是论起身手来,那罗松松显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对方是老板的弟弟,安保负责人也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今天不答应,老子就打死你!看你还嘴硬!”

  罗松松狠狠一脚踹在了安保负责人的肚子上面,这一下直接把对方给踹在了地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会所都快无法正常营业了。

  罗松松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看着此人,罗松松满脸喜色,不过这货看起来也应该是演技派的,喜色也只是一闪而过,瞬间就变成了愤怒。

  他指着安保负责人,吼道:“姐,我在你这里受欺负了!”

  受欺负了?

  这货还学会倒打一耙了!

  听了这话,苏锐差点没笑出来。

  这位大哥,明明是你在这里想要睡姑娘,没能实现愿望,就说别人欺负你?你丫的有受迫害妄想症吧?

  罗松松本想让他姐姐给撑腰,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迎面便挨了一巴掌!

  啪!这耳光的响亮程度,绝对是之前罗松松打出的两倍以上!

  可见罗露露今天是动了真火了!

  本来她就已经非常的愤怒了,可是刚刚听了那些对话,罗露露心里面的愤怒根本就压制不住,彻底的喷出来了!

  这个弟弟实在是太垃圾太不是东西了,他这样闹,难道就从来没有为姐姐考虑过吗?

  罗露露气的不行,又是一巴掌打出去,打的罗松松嘴角流出了鲜血!

  “姐,你竟然打我!”

  捂着脸,后退两步,罗松松很狼狈,看他的表情,颇有种恼羞成怒的味道。

  “我不打你,你就要上天了!”罗露露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这个弟弟实在是太不成器了,不学无术也就算了,在这里砸她的场子,算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再脑残的人,也干不出来这种事情啊!

  “这是你的会所,也是我的会所,我作为半个主人,特么的想要睡这里的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行吗?”罗松松再度吼道。

  你的就是我的!

  苏锐并没有立即出手,他倒是可以把罗松松揍一顿,可这毕竟是罗露露的家事,苏锐也不能管太宽了。

  不过,这个罗松松倒还真的挺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的,直接把姐姐的产业变成了他自己的,这话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很过分了。

  摇了摇头,苏锐就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着这个罗松松。

  “没想到这姐姐竟然那么有味道啊!”

  “哎呀,是啊,和这姐姐一比,其余的姑娘们根本就没法看啊!”

  “要是能和罗松松的姐姐睡一觉,啧啧……那滋味儿,简直不敢想!”

  “话说,你们谁去问问,问问罗姐姐愿不愿意陪我们?这种成熟御姐我可是有太久的时间没有体验过了,都快忘记是什么味道的了!”

  罗松松的那群狐朋狗友开始讨论起来了,然而这些人的声音并不低,说话的内容也清楚的飘进了罗露露的耳朵之中。

  后者更加气的不行,这些无耻的话语,简直不堪入耳!

  而这些都是弟弟的所谓好朋友!

  这特么的是什么朋友!

  苏锐的表情也阴沉了下来。

  “都给我闭嘴!”罗露露指着那些人,吼道。

  不过,这吼声完全没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让那些地痞流氓们觉得更有意思了。

  这几个人笑道:“哎呦,这么泼辣的御姐,我更喜欢了。”

  “罗少,你看你姐姐对我们很有敌意,我们不过就是说了几句夸奖她的话而已嘛。”那几个人继续说道,明显是油盐不进。

  罗松松已经彻底的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抹了一把嘴角流出来的鲜血,恨恨的瞪着自己的姐姐:“姐,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们?”

  罗露露差点没被气晕过去:“那你这些狐朋狗友们是怎么说我的,你听到了吗?”

  罗松松冷笑:“随便议论几句而已,又不会掉块肉!”

  罗露露气的浑身颤抖,指着自己的弟弟,说道:“你以后不要来了,我再也不要见到你!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弟弟!”

  基本上,绝大部分的弟弟都是会在外人面前维护姐姐的,可看这罗松松的样子,估计就算那群狐朋狗友们把罗露露拉走卖了,这货也还是会兴高采烈的数钱呢。

  这个弟弟真是太失败了,别人这么侮辱他的姐姐,他居然还能向着他们说话。

  “动不动就要断绝关系,我怕了你了?”

  罗松松明显是喝多了,继续吼道:“老子在这都混了那么久,不就是想睡个姑娘吗?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上来就是啪啪两耳光,我他妈的容易吗?”

  罗露露盯着自己的弟弟,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姐姐我好不容易打拼到现在,可这个会所却有可能因为你今天晚上的闹事而被毁掉!”

  “你说你不容易?别搞笑了!”罗松松吼道:“你他妈的两条腿只要一张,就能有无数的钱进来,你告诉我你不容易?对,陪男人睡觉确实挺累的!”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

  罗露露的眼泪立刻就涌出来了。

  这个女强人现在显得十分脆弱。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能够说出这种禽兽不如的话来!

  这个时候,苏锐站到了罗露露的身后,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忍不了了。

  本来还指望着罗露露能把家里的事解决好,可现在看来,这个弟弟简直狼心狗肺,猪狗不如!

  姐姐辛辛苦苦的打拼了那么久,没点感恩之心就罢了,还偏偏说出那么伤人的话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苏锐知道,罗露露的姿色确实是上等的,可她也一定是个洁身自爱的女人,否则的话,她这些年里面为什么不去牢牢抱紧苏无限的大腿?偏偏还要苦心经营自己的势力?当个被金屋藏娇的金丝雀岂不是更舒服?

  可是,这一切努力,到了她弟弟的嘴巴里面,就变成了两腿一张就能唾手可得的东西了。

  事已至此,罗露露如何能够不伤心?她终于算是彻底的看透这个弟弟了!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到头来换来的是彻底心死!

  “怎么着,你还委屈了?我说错了吗?”罗松松指着姐姐的脸,面目狰狞的吼道:“你一个女人,要不是背后有男人撑着,能有这么一大片会所?说出去鬼才信!”

  看到姐姐伤心流泪,罗松松不仅没有出言安慰,反而火上浇油的继续嘲讽。

  这些年,罗露露就算是喂几条狗,也不会像罗松松这样反咬一口!

  心安理得的花着姐姐的钱,回过头来再对姐姐大加嘲讽,这还算是个人吗?

  苏锐这时候也是彻底的忍不住了,他在罗露露的身旁说了一句:“露姐,现在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吧。”

  在意识到了罗露露和苏无限之间的关系之后,苏锐已经从心里认为对方是自己的嫂子了。

  现在罗露露已经完全没有了解决事情的状态,那么苏锐很乐意站出来——他一贯擅长的就是教训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