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047章 大阴谋的味道!

最强狂兵 第2047章 大阴谋的味道!

  张不空的注意力有点分散,又要提防苏锐,还要对付朝着他跑过来的两个人,因此这货完全没有觉察到,竟然有人一直在如影随形的跟着他!

  当他用鹰鹫爪当即扯断两人的脖子之时,远处张不凡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身为一派宗师,张不凡自然认得这种恶毒的功夫!

  这是禁功!

  看到自己的弟弟已经如此轻车熟路的扯断别人的脖子,张不凡已经知道他在其中浸淫多久了!

  翠松山上下严禁修炼这种毒辣功夫,然而张不凡的弟弟却主动的犯了禁令,张不凡不禁感觉到自己的脸庞火辣辣的生疼!

  几乎是在枪声响起的同一瞬间,张不空便已经意识到了不妙,然而,他已经没有时间过多的思考了。  w?ww.

  他感到自己好像被一股狂猛的巨力给击中了,一条胳膊已经齐肩而断,在鲜血挥洒之中,张不空的身体也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打中了。”霍尔曼低低的说了一句,然而他却并没有多么的兴奋,毕竟只是打断了对方的一条胳膊而已,并不一定会致命。

  张不空在地上痛的连连打滚,就在此时,张不凡的右脚在地上猛然一顿,身形向前跃出!

  一百米的距离,对于张不凡那独特的轻身功法来说,不过是几大步的事情!

  可是,他才刚刚迈出步子,发现一个人比他更快!

  那就是苏锐!

  他的身形好似闪电!

  “夜莺!躲开!”苏锐喊了一嗓子!继续朝前狂奔!

  而此时,张不凡发现,他的速度已经提升至最快了,却仍旧没能追上苏锐!

  看来这小子在突破之后,实力又是突飞猛进了一大截!

  当然,从苏锐这极致的速度中,张不凡也能感受到他对自己徒弟的关心,这种关心并不虚假。

  张不空知道这种情况下他不能耽搁太久,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可是还没看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苏锐就已经一脚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胸口!

  张不空的身体倒飞而出,直到十几米开外,撞断了两棵大树,这才重重的摔在地上!

  苏锐这一下用的力气极大,张不空的胸骨都已经凹陷下去了!估计是粉碎性骨折!

  夜莺听了苏锐的话,在第一时间翻身,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起来,就见到苏锐一脚踹飞了张不空,然后一个毫不停顿的转身翻腾,一把拉住了夜莺的手臂,将之拉进了怀中!

  夜莺感受到自己被苏锐抱着,心中顿时涌现出了浓浓的安全感!

  尽管在以前,“安全感”这三个字被夜莺认为是她完全不需要的东西,但是现在看来,事情不并不是这个样子!夜莺也是女人,也需要有人来保护!

  她先前一直以为自己很镇静,可是现在,当她深切的感受到自己处于苏锐的怀抱之中的时候,那种从心底涌现出来的安全感,由内而外的遍布全身,让她感受到了一股无法言语的安定!

  在这一刻,夜莺的心里面涌现出来浓浓的不真实感!

  “没受什么伤吧?”苏锐扶着夜莺,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看了苏锐一眼,她想说的话,都在眼神之中了。

  而这个时候,张不凡的身形已经从他们的身边掠过,直冲张不空而去!

  看到夜莺被苏锐救了下来,张不凡不需要再为其担心了,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清理门户!

  在张不凡看来,之所以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完全是由于他的失职所导致,他必须要亲自弥补!

  对方已经不是他的亲弟弟,而是他最大的敌人!对方的所作所为,差点把整个翠松山给埋葬!

  张不空被踹翻在地,胸骨凹陷下去一大片,看来应该是没有断骨刺破心脏,否则的话他根本活不到现在了。

  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有没有觉得一丝丝的后悔。

  张不凡落在了他的身边,手掌高高的举起:“孽障,受死!”

  “哥!”张不空用尽全力喊了一声,他的嘴角溢出了鲜血。

  这个时候想着打感情牌了?谋取掌门之位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他是自己的亲哥哥呢?

  张不凡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紧接着便要拍下去了!

  只要这一掌下去,那么这张不空的脑袋就会变成烂西瓜!翠松山史上第一大恶人也就此伏诛了!

  看到张不凡的手掌,张不空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绝望。

  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说道:“我也是被人所胁迫的!如果不登上掌门之位,我也会死的!”

  “不要再狡辩了!”张不凡的手掌继续下压,无数的威压从手掌上释放而出!

  “我说的都是真的!”张不空拼尽全力说了几句话之后,嘴里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

  张不凡的手掌只是拍到了对方的脑袋旁边,便停住了。

  因为,张不空的双眼已经闭上了,从他嘴巴里面涌出来的鲜血也变黑了!

  黑血?

  这明显是中毒的征兆!

  张不凡看着弟弟,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谁给张不空下了毒?什么时候下的?

  他本能的转脸看向了苏锐和夜莺,很显然,他们并没有下毒的机会。

  此时,枪声还在持续不断的响起,不断的有黑衣人被击倒在地。

  张不凡并没有立刻出手,他转身回到了夜莺的身边,看着自己的弟子,他说道:“为师错信歹人。”

  这句话已经表达了他所有的态度。

  夜莺早就原谅了自己的师父,也早就意识到师父不会杀她。

  然而,苏锐却斜了斜眼睛:“就这认错的态度?不够诚恳也不够发自内心啊。”

  张不凡瞥了他一眼,继续对夜莺说道:“希望你能原谅为师,就算不能原谅,也没关系,是我的错误。”

  夜莺看着张不凡,她知道,以自己师父的骄傲性子,说出这种话来,已经是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哪有徒儿跟师父生气的道理。”夜莺柔和的笑了笑。

  随着张不空的身死,一切误会都解开了,双方终于冰释前嫌。

  夜莺很庆幸,也很欣慰,她终于不需要再继续背负那无尽的骂名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苏锐。

  如果没有这个男人的出现,她或许已经遭到了张不空的毒手了。

  夜莺转向了苏锐:“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不用谢。”苏锐摆了摆手:“小事而已。”

  要是以往,苏锐肯定会口花花的来一句——有什么好谢的,以身相许不就行了么?

  然而现在,他已经不敢再继续撩妹了。

  不过苏锐却没意识到,他的这种舍身相救的行为,比任何语言上的撩妹都更有杀伤力。

  夜莺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并不知道自己和苏锐的关系在今后将会走向何方,但是夜莺知道的是,从此之后,她的生命之中将会多出一个最靠谱的男性友人,在未来,当他的生命受到危险的时候,夜莺也将毫无保留的贡献自己的力量。

  她是个执拗的人,一旦做了什么决定,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因此,就在这一个简单的眼神之间,夜莺就把自己下半辈子的生命压在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上。

  这和情爱无关,在夜莺看来,这是义气。

  她觉得自己要为对方做点什么。

  张不凡的目光从这一对年轻男女的身上扫过,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此时的想法,就和之前在主峰大殿之中说出的那句话一样——孩子们都长大了。

  孩子长大了,有些事情就管不了了,也不用管了。

  张不凡摇了摇头。

  其实,说实话,他是要感谢苏锐的,毕竟如果没有苏锐的话,他不但要被从掌门之位上逼下来,而且整个翠松山都将落入歹人之手,这是张不凡所无法容忍的事情。

  可是,要让张不凡对苏锐说出“感谢”两个字来,简直是千难万难,毕竟在一个小时之前,张不凡还恨不得把苏锐一脚踹上天。

  苏锐很显然能够猜到张不凡的想法,他笑呵呵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老张啊,你就不要想着对我说谢谢了,反正你看我不顺眼我也看你不顺眼,就这么着了吧。”

  偌大的华夏江湖世界中,恐怕也就只有苏锐一个人敢喊张不凡为“老张”了。

  然而,张不凡并没有对苏锐的这个称呼表示出什么不满,他摇了摇头,对从远处奔来的核心弟子们说道:“把那歹人的尸身带回去。”

  就在这时候,苏锐看到了张不空,后者的脸已经全部变黑了。

  “这是中毒了吗?”苏锐眯了眯眼睛。

  “应该是中毒了。”张不凡说道,这毒确实中的太过蹊跷,虽然死者为大,但张不凡还是想要把尸体带回去详细的了解一下。

  苏锐在张不空的身上摸了摸,发现在他的衣服内衬里面有一个变成了碎片的小玻璃瓶。

  这个小瓶子应该是被苏锐刚刚一脚给踹碎的,红色的液体渗透到周围的衣服里面,和血液混在一起,让人很难发现。

  苏锐对这种小瓶子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他现在终于想通了,为什么先前张不空受了那么重的伤,然后没过多久就跟没受伤一样了!

  “该死的,死亡神殿!”苏锐的眼睛里面寒光大放!

  ——————

  ps:第二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