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079章 私奔?
  男人之间总是有着很强烈的争强好胜之心,凯斯帝林从小就是优秀无比的,他可不想输给任何人。

  可是,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他,对于家务事根本就干不熟练,而那些锄地翻地的事情,更是一窍不通。他若是去帮忙,肯定会搞砸的。

  所以,凯斯帝林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他还是明智的选择不插手了,堂堂黄金家族的继承人,只能跑到一边独自生闷气了。

  忙活了一整天,看看时间不早了,苏锐就告辞了,他还得去看望夜莺呢。

  凯斯帝林见到这家伙终于走了,不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压抑的一天终于结束了,真是不容易啊。

  于是,晚饭过后,凯斯帝林便把歌思琳给叫到了身边。

  “你是不是想立即去和阿波罗游山玩水?在这里一天都不想呆了?”凯斯帝林问道。

  没想到歌思琳却连连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不不不,哥哥,我只想和你在这里静心潜修。”

  看着此景,凯斯帝林忽然发现,妹妹在处事风格上和苏锐简直是越来越像了!

  真是简直了啊!这说话的语气都快一模一样了!

  要是这种状况持续下去的话,那么天知道高贵的黄金家族小公主会变成什么样子!

  想着这极有可能发生的情形,凯斯帝林不禁感觉到一阵阵的头大!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公子同志也是改变不了的,眼下,他只想让苏锐离自己越远越好,实在不想见到这个糟心的家伙了。

  “你去跟阿波罗旅游吧,注意安全。”凯斯帝林摆了摆手:“明天就可以动身。”

  没想到歌思琳却还是一副相当淡定的样子,她摇了摇头:“哥哥,我不去。”

  “不要再装了。”凯斯帝林没好气的站起身来:“明天就去。”

  这句话是命令了。

  歌思琳笑的异常灿烂:“哥哥,你这是要赶我走吗?”

  看着妹妹的笑容,凯斯帝林简直想吐血。

  他很想不明白,歌思琳和苏锐明明压根没见过几次,可为什么他们的气质竟然如此的相似了?

  捂着疼痛的脑仁,凯斯帝林郁闷的回柴房睡觉了。

  而歌思琳站在院子的门口,望着头顶上灿烂的星空,眼睛里面满是喜悦和期待。

  她最期盼的事情,在明天就能变成现实了!这简直和做梦一样!

  …………

  此时,苏锐回到了夜莺的房间,这姑娘还处于深度睡眠之中呢。

  他之所以回来,还是因为担心夜莺,要是这姑娘在熟睡过程中遭到了侵犯,那可就太蛋疼了。

  从进入酒店开始,服务人员看到了苏锐,就开始窃窃私语,甚至有的还如临大敌,这让苏锐十分无语。

  苏锐所不知道的是,这里的经理甚至都准备好了,准备多给苏锐更换几次房间——谁也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会弄塌几张床。

  苏锐简单的冲了个澡,便在夜莺的身边睡下了,后者对这一切都毫不知情。

  歌思琳第二天并没能出发,因为苏锐一直没回来——夜莺还没醒呢。

  终于,第三天早上,苏锐起床之后,来到浴室里面冲着澡,哼着小曲,不亦乐乎。

  结果夜莺风一般的冲进来。

  苏锐还以为对方睡着了呢,所以浴室门并没有反锁,发生了这种情况,吓的他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而夜莺都两天多没上卫生间了,憋的完全控制不住,等坐在马桶上才发现苏锐竟在旁边淋浴房里,而且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自己。

  夜莺的俏脸登时红透了!

  虽然双方还隔着一道玻璃门,门上还有着不少的水汽,但这场景实在是太尴尬了!

  “咳咳。”剧烈的咳嗽声响了起来。

  苏锐说道:“夜莺,你好了没,好了就抓紧出去。”

  夜莺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她简直想把头埋到地缝里:“没好。”

  …………

  整整一个上午,夜莺都没有和苏锐讲话。

  两人办好了退房手续,她的脸还红扑扑的。

  发生了这种事情,让她一个妹子家家的怎么见人?

  苏锐笑呵呵的说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咱们都是自己人,再说了,刚刚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夜莺仍旧红着脸不讲话,她的脸颊都开始烫手了。

  尼玛,这叫什么事儿啊!

  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现在更狗血的吗?

  等回到了翠松山地界,夜莺跟刘和跃告了个别,便要回到门派去。

  苏锐一把拉住她:“翠松山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回去干什么?”

  夜莺还不讲话,看来早晨那事对她刺激蛮大的——实在是太丢脸了,让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苏锐了。

  “我跟你讲,早晨那事情你真的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至少我都没当成一回事。”苏锐越解释越乱:“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听到,好不好?”

  夜莺才不会相信,先前这个家伙的眼睛瞪的滚圆滚圆的,现在还说自己没看到什么,他眼睛瞎了吗?

  夜莺仍旧不吭声,推开苏锐就要往山上走。

  “我知道了,我记得书上说,当女生喜欢男生的时候,她就会不敢和对方讲话,你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对不对?”苏锐指着夜莺,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

  此时此刻,夜莺很想把苏锐给砍了。

  “胡扯。”

  她红着脸说了一句,语气却并不怎么重,这不是斥责,更像是无力的申辩,为了反驳而反驳。

  说完,她便推开苏锐,跑上山了。

  “你未来究竟打算怎么办,想好了就告诉我一声啊。”苏锐把手扩成喇叭状,喊道:“要是没想好,也跟我说一声,我帮你想!”

  远远的,夜莺听到了这句话,她的身形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朝前奔跑着。

  “真是个有个性的妞。”

  苏锐摇了摇头,他其实能够猜出来,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张不凡从此以后会给夜莺规划一个新的人生方向。

  也许,老张同志是想要把夜莺朝着掌门的方向来培养了。

  毕竟张不凡的那几个亲传弟子都太过老实了,让他们专心修武还可以,可要是管理门派的话,那就是菜鸟中的菜鸟,到时候估计会被别人玩的渣都不剩的。

  受到了张不空的刺激,张不凡痛定思痛,他也下决心做出改变了。

  夜莺虽然也不是特别的适合,但是她跟在白秦川身边很久,耳濡目染了不少,绝对会比其他的师兄弟更加的胜任。

  不过这一切还是要以夜莺的意见为主。

  她还那么年轻,如果被限制在翠松山掌门之位上,那还怎么享受青春?那还怎么沐浴春光?

  苏锐虽然不愿意看到这一点,但是他愿意尊重夜莺的决定。

  后者肯定还要再在翠松山上呆一段时间,帮助门派进行重建。张不空的逆乱对这个老牌门派造成了巨大而深远的伤害,很多人需要清洗,很多位置都空缺了出来,建筑需要重修,人心需要聚拢,要做的工作还有太多太多。

  而小公主歌思琳则是早就已经雀跃的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和苏锐一同旅游了。

  凯斯帝林给了歌思琳半个月的时间,这么久的假期,对于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下的歌思琳而言,简直有点奢侈了。

  “我的公主,我们出发吧。”

  苏锐几乎没什么行李要带的,他帮助歌思琳提着箱子,两人一路朝着山脚下走去。

  看着身边的男人,小公主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浓浓的幸福感。

  这种感觉在以往是很难在歌思琳的心中出现的。

  “歌思琳,我得直说,我们要是想玩的开心的话,后面两位爷可不能这样跟着。”

  苏锐无奈的指了指身后一百米的位置,那儿有两个白袍人正缓缓前行,其中一人背着一把长弓,这装束和武器简直是要多抢眼就有多抢眼。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从指环王世界中走出来的呢。

  “好,我去跟他们说。”歌思琳知道,这是她哥哥安排的,想要劝说他们离开,根本不可能。

  她掉头回去,和这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然后便只见他们转身回去了。

  “他们不跟着了?”苏锐问道。

  “不,他们回去换衣服了。”歌思琳摇了摇头:“带着他们出去真费事,其实华夏的治安那么好,怎么可能有危险啊。”

  苏锐点了点头,深以为然的说道:“说真的,华夏的治安比西方真的要好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歌思琳的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要不,我们把他们两个给甩开吧?”

  “甩开?”听了这话,苏锐觉得不是不可行,带着这两个超级电灯泡,这趟旅程还怎么玩?

  “你同意吗?”歌思琳盯着苏锐的眼睛,她似乎很为自己的想法而兴奋:“不然我们还怎么私奔?”

  私奔?

  听了这两个字,苏锐浑身都僵硬了!这难道就是歌思琳对华夏语的理解?

  “我同意倒是同意,但怕你哥哥到时候把我给砍了。”苏锐无奈的说道。

  “哎呀,你不用在意他的想法,你现在对我们家族那么重要,我都已经把这里的事情全部告诉父亲和爷爷了,谁敢动你一根汗毛?”歌思琳说道。

  不过,她的这句话却让苏锐一愣:“什么,你都告诉你家人了?”

  “是啊。”歌思琳一把挽住了苏锐的胳膊,她似乎并没有想到,她的做法会给苏锐的地位带来怎样的提升。

  至少,这个在西方黑暗世界风声水起的年轻男人,将以另外一种姿态,出现在亚特兰蒂斯家族高层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