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085章 男闺蜜
  看到电话被挂断之前还传来了一阵电流声,苏锐捧腹大笑,生了这种事情,想必凯斯帝林已经快要气死了吧,可怜的手机成为了出气筒。天籁小说

  对于这个个子比他高、长得比他帅、身手还比他强的家伙,苏锐是有着天然的敌意的,更何况,二者从一开始就种种的不对付。

  虽然由于翠松山和刘和跃的影响,两人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就算是联系再多,该不和谐还是不和谐,而且由于歌思琳的缘故,这一切的矛盾只有激化的趋势,很难缓和下来。

  “怎么笑的那么开心?”歌思琳问道。

  在苏锐的面前,她很放松,很随意的擦着头,一点不在乎自己现在的举动有多么的撩人。

  “你哥哥打来电话,问我你的行踪。”苏锐笑着说道:“我之前已经把语音消息设置成了自动回复,可你哥哥非得问个仔细不可。”

  歌思琳毫不介意,慧黠的一笑:“哼,就不告诉他。”

  苏锐摇头笑道:“可关键是,你哥哥从电话里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你的话语里面有着一点歧义,所以这让他更加的抓狂。”

  歌思琳这才想到自己先前对苏锐所说的“洗澡睡觉”之类的话,她的俏脸之上顿时腾起了两朵红晕——这种话在旁人听起来,确实是容易引起很多歧义的。

  可小公主并不在乎哥哥的误会,她再度傲娇的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他怎么想和我无关,我和你之间是清清白白的,是问心无愧的。”

  真的清清白白吗?真的问心无愧吗?

  恐怕歌思琳这话都没法说服她自己吧?

  果真,说完之后,歌思琳便想起了之前和苏锐在瓢泼大雨之中所生的那一幕幕,于是脸颊上的温度再度上升,身子骨儿似乎都有点软了。

  苏锐显然也想到了同样的画面,他是个正常男人,在这样的夜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方又是如此完美的绝世美女,苏锐的心里面不可能没有想法的。

  如果他现在要把歌思琳吃掉的话,对方想必不会有什么反抗的行为,半推半就也就从了苏锐,可苏小受还是再度挥了他的小受本色,立刻钻进浴室里面,冲了个冷水澡,给自己好好的降了降火。

  当然,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小受”的表现,他会认为这是源自于“责任心”。

  歌思琳很主动的邀请苏锐一起睡大床,小公主一旦和苏锐独处,就像是换了一个人,非常放得开。

  在歌思琳的心中,对她和苏锐之间关系的定位就是——有着暧昧关系的异性好朋友。

  这算是什么?

  闺蜜么?

  还是男闺蜜!

  不得不说,苏小受同志确实是很有当男闺蜜的潜质。

  然而,苏小受同志还是很有勇气的拒绝了歌思琳——表面上看起来是他正直无比坐怀不乱,可事实上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定力实在是不太自信。

  万一,一个不小心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梦,在情迷意乱之中和歌思琳生了什么不该生的事情,那又该怎么收场?他和歌思琳乃至整个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关系又将走向何方?

  当然,苏锐也没去睡沙,而是在床铺边上打了个地铺。

  歌思琳趴在床边上,跟苏锐聊了两个小时的天,到了眼皮子实在抬不起来的时候,这才意犹未尽的睡去。

  躺在地上,微微仰起脸来,从苏锐的视角,正好能够看到歌思琳的领口,那里有一抹惊心动魄的雪白。

  摇了摇头,努力把那些旖旎的想法甩出脑海,苏锐这才勉强睡着。

  …………

  在歌思琳和苏锐正在睡觉的时候,凯斯帝林已经站在山林之间许久了。

  清风不断的从他的身上吹过,这让凯斯帝林觉得好受了不少,内心深处那种强烈的焦躁抑郁的感觉也消散了很多。

  然而,他稍稍一走神,苏锐和歌思琳的样子便从脑海之中冒了出来,这让他的心中再度腾起了一股火焰。

  无论是做事,还是对待亲人,凯斯帝林都喜欢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可现在歌思琳越来越失去控制了,天知道这样展下去,亚特兰蒂斯的小公主会变成什么样子!

  要是歌思琳真的和苏锐谈起了恋爱,那他这个当哥哥的还不得天天咬牙切齿的?

  就在这个时候,凯斯帝林的脑海里面忽然响起了张不凡的话来。

  “孩子们都长大了,就不要管太多了。”

  可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让凯斯帝林接受歌思琳和苏锐如此的亲密,他还是很难办到的。

  想了想,他决定要阻止这一切。

  凯斯帝林一伸手,从松林间的黑影中忽然射出了一个黑衣人。

  如果不是他动了这么一下的话,恐怕旁人根本无法现,这树影重重之下,竟然会有一个大活人!

  “手机。”凯斯帝林说道。

  他先前的那部手机已经快要被拧成麻花了,彻底的不能用了。

  黑衣人双手奉上了一个全新的手机,凯斯帝林接了过来,没有搜索任何的号码,便在键盘上连续的按下了十一个数字。

  “我知道你在翠松山,过来找我。”电话接通之后,凯斯帝林冷冷的说道。

  清晰的电子合成音传了过来:“凯斯帝林,你的性子可越来越让人讨厌了。”

  没错,凯斯帝林这个电话所打给的就是军师!

  月色之下,凯斯帝林听了军师的话,侧脸上的肌肉狠狠的颤动了一下。

  “我并不认为我的性格有什么问题。”凯斯帝林冷冷的说道:“我不需要讨好任何人,那是低等动物的行为。”

  军师笑了起来,然后说道:“那你直接说吧,打电话来是想要做什么的?我认为我们两人之间是完全可以开门见山的。”

  “你过来见我。”凯斯帝林说道。

  “我很不喜欢你语气里面那一种近乎于命令的味道。”军师说道。

  凯斯帝林很无奈:“让阿波罗离歌思琳远一点。”

  “是吗?”军师笑的更开心了:“凯斯帝林,我想,你这句话的顺序应该反过来才对。”

  凯斯帝林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反过来?军师,你是什么意思?”

  “你不应该让苏锐远离歌思琳,而是应该让歌思琳远离苏锐,不是么?”军师笑的很开心:“难道你现在还不觉得,无论离的多远,歌思琳的心思都在苏锐的身上么?”

  让歌思琳远离苏锐?

  貌似事实真是这样。

  而这样的事实,也让凯斯帝林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的确,军师说的没错。解铃还须系铃人,苏锐那边完全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在歌思琳身上。

  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人若是想不吸毒,就不能再去接触毒品,现在,对于歌思琳来说,苏锐就是她的毒品。

  或许歌思琳自己也没意识到,她自己一直处于缓慢的中毒之中,这中毒会越来越深,越来越让她无法自拔。

  至于这中毒的过程短暂或漫长,只有一个因素才能决定,那就是——歌思琳和苏锐接触次数的多少。

  两人每多接触一次,那么歌思琳对苏锐的依恋也就会更加深一分。

  “我觉得我很难做到。”凯斯帝林沉默了很久,才说道,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

  军师笑了起来:“亲爱的凯斯帝林,为什么我从你的语气里面感受到了失落?你竟然会有挫败感?真是难以置信。”

  “你的眼睛仍旧像少年时期一样,具有无与伦比的洞穿力。”凯斯帝林说道:“我不想去控制歌思琳,但是我要你知道,军师,如果阿波罗敢让歌思琳越陷越深的话,那么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太阳神殿将会岌岌可危!”

  凯斯帝林在说这话的时候,那堪称漂亮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危险的光芒!

  “凯斯帝林,你不要冲动!”军师此时正站在山顶上,透过茫茫的夜空,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凯斯帝林那让人心悸的目光!

  “帝林,你清楚的知道苏锐对你、对整个亚特兰蒂斯的重要意义!你也知道,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苏耀国老人将会怎样的震怒!到时候别说是亚特兰蒂斯,就算是整个西方黑暗世界,可能都无法承受这种怒火!这些都是利害关系,你好好想想!”

  军师此言一出,凯斯帝林眼中那浓郁的危险光芒似乎变得暗淡了一分!

  那个老人是何等的恐怖,他是不知道的,因为他只能看到表面,而这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就足以让很多人战战兢兢噤若寒蝉了。

  “现在你应该知道,苏锐和太阳神殿到底是怎样的地位!你千万不能因为一个歌思琳,就把亚特兰蒂斯和太阳神殿已经渐渐拉近的关系给撕裂!这样对你也是巨大的伤害!”

  军师沉声说道:“帝林,有些事情你比我要清楚,最近西方黑暗世界暗流涌动,死亡神殿咄咄逼人,他们的迅崛起和四处出击,已经极大的伤害了亚特兰蒂斯的未来!”

  “我知道这些,你也用不着来帮我分析。”凯斯帝林的声音仍旧很低沉。

  “可是,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东西!你掌握的情报永远也不可能比得上比埃尔霍夫!”军师的声音有种振聋聩的感觉:“在翠松山,我和比埃尔霍夫详谈了很久,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们究竟谈了些什么吗?”

  “我没兴趣知道。”凯斯帝林十分冷淡的说道,说完,他就要把电话给挂掉。

  “我保证,你现在挂了电话,你会后悔的!”军师的语言之中也带上了威胁之意:“如果你愿意搭上亚特兰蒂斯的所有未来,那么你就挂了电话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