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118章 进退两难!
  “卿卿我我?”阿婷听了这话,在心中冷笑……这家伙还真是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啊。

  “樊上校和将军不是那种关系。”阿婷又说道。

  “呵呵,鬼才相信。”苏锐嘲讽的回了一句。

  “我们将军和樊上校都洁身自好,你不要把每个人想的跟你一样。”阿婷说道。

  “看来你们将军极有可能是个同性恋。”苏锐摊了摊手。

  阿婷忽然掏出枪来:“苏老板,不要以为你是这里的客人,就可以随便的诋毁将军大人,再乱说的话,你可不一定能够走出这基地!”

  苏锐立刻举起了双手:“哎呀,哎呀,我好害怕啊,你这个样子,让人怎么能有心情愉快的吃宵夜啊。”

  “知道就好,一会儿对樊上校最好也尊重一点,嘴巴里面别总是蹦出一些不干不净的词来!”阿婷早就看过苏锐不爽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教训对方一下。

  “看来你的身手也不错,要不让你和我的保镖好好的较量较量?”苏锐举着双手,但脸上却全无惧色,反而充满了调戏的意味。

  “和你的保镖比试床上功夫吗?那我可一定不是她的对手。”阿婷冷冷的看了苏锐一眼,嘲讽的说道。

  “她毫无床上功夫可言,但我必须得承认,这恰恰是她最与众不同的一点。”苏锐看着阿婷,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打击语气:“她比你这种注孤生的女汉子可强太多了。”

  “你……”

  要不是想着这是一位大金主,阿婷真想对苏锐扣动扳机,把这个家伙的嘴巴给打个稀巴烂。

  很快,苏锐便来到了樊海珏的房间当中,他在客厅里绕了两圈,笑了笑:“樊上校不会在卧室里面等我吧?”

  说着,这货就要主动打开卧室的门。

  可就在这时候,一道女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苏老板,稍等我一会儿,我正在洗澡。”

  “洗澡?”苏锐搓了搓手:“嘿,没想到樊上校比我想象中还要有情调,没错,讲卫生是件好事,那什么,你洗完之后,我也来洗个澡啊。”

  “我说过了,请对樊上校尊重一些,不许调戏她。”阿婷的眼睛里面满是警告,举了举枪。

  苏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并没理会阿婷,而是对着卧室里面喊道:“樊上校,您慢点洗,没关系,我不着急,洗的越干净越好啊。”

  “真是放肆。”阿婷小声的说了一句。

  “呵呵。”苏锐对其报以两声冷笑。

  在茶几上,已经摆了几盘精致的小菜和点心,还有一瓶红酒。

  看起来还挺有情调的,能够在金三角整出这些东西来,也确实不容易。

  苏锐虽然摆出了一副猪哥相,但是他的心中仍旧充满了警惕,这樊上校可不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想必,她之所以喊自己来吃宵夜,还是试探的成分更多一些。

  “千万不能说错话。”苏锐想着。

  那个浑身上下都极具诱惑的女人,忽然让苏锐有了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过了十分钟,卧室的门打开了。

  一股香气迎面扑来。

  这和白天的香水味道已经完全不同了,这不是那种浓烈而馥郁的芬芳,而是充满了一股挑逗般的情趣感,能够刺激人体某一方面的敏感神经。

  苏锐微微一笑,翘起二郎腿,反而不再是一副又饥又渴的样子了。

  “看来,今天晚上看不到军装的制-服诱惑了。”苏锐说道。

  果然,一个身穿黑色睡裙的身影已经从卧室里走出来了。

  苏锐的眼睛登时就亮起来了。

  今天晚上的樊海珏一改白天的军装风,反而穿了一件居家的修身睡裙!

  由于她本身的身材,穿这件黑色睡裙让她的诱惑力更加的突出了。

  雪白的脖颈之下,苏锐看到了深深的沟壑,这简直让人无法把眼睛给挪开。

  “真是人间极品尤物。”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樊上校,你穿着这身衣服走出来,是想让我犯错啊。”

  而一旁的阿婷也没想到,自己的上司竟然会穿成这样,甚至她在此之前还洗了个澡,头发到现在是潮湿的披在后背上——这其中的暗示意味实在是太明显了。

  “阿婷,你先出去,在门口守着,我不叫你你就不要进来。”樊海珏说道。

  “上校……”阿婷有些犹豫。

  “我的命令你都不听了吗?”樊海珏指了指外面:“快点出去,你还担心苏老板会对我不利吗?”

  “就是,我们可都是以诚相待的,樊上校早就看到我的诚意了。”苏锐翘着二郎腿,得意的瞥了一眼阿婷。

  后者被苏锐那得意的眼神给气个半死,但还是强忍着怒气走出去了。

  苏锐敲着二郎腿,目光从樊海珏的脸上扫到了她的脚上。

  这女人的睡裙也只是到了膝弯处而已,而她肩膀上两条细细的带子,好像一挑就断。

  “樊上校,我虽然非常喜欢你的美貌,可是你穿成这样,是不是摆了一场鸿门宴呢?”苏锐坐在沙发上,连站都没站起来。

  “苏老板竟是如此警惕,很出乎我的预料啊。”樊海珏走到了苏锐身边,挨着他坐下来:“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苏锐微笑着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樊上校今天晚上的态度和白天截然不同,我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停顿了一下,苏锐把声音放的很轻:“而且,这里距离昝老大的院子那么近,万一被他发现了,我恐怕得被乱枪打死吧?”

  “苏老板,我们将军不在。”樊海珏继续说道,她主动打开了红酒,给苏锐倒了一杯。

  “那昝老大什么时候回来呢?”苏锐看似不经意的问出了这句话,他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无法被别人察觉的精光。

  “这个我可就不太清楚了。”樊海珏说起话来也是滴水不漏,苏锐很难从其话语中套出任何的信息。

  从这一点来说,苏锐和这樊海珏真的能打个平手。

  而且,苏锐并不知道这客厅里面有没有摄像头,万一昝步青透过摄像头,在另外一端监控着这里,他又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一点,就让苏锐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可是,既然已经深入进了敌人的腹地,就必须要见招拆招了。

  此时樊海珏的反应确实有点不太正常,按理说她真的没有任何必要来穿成这一身诱惑苏锐的,后者怎么可能不怀疑?

  “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将军真的不在家,他出去接待贵客了。”樊海珏和苏锐碰了碰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

  “接待贵客?”苏锐吹了吹额前的头发:“什么贵客值得昝老大亲自接待?”

  很显然,苏锐已经猜到了相关的答案了。

  死亡神殿。

  除了来自这个势力的人,还真没谁能够让深居简出的昝步青亲自赶过去接人!

  看来,苏锐这趟真的是来对了!

  听着苏锐话语之中似乎有不满的意思,樊海珏笑着说道:“苏老板,你也不要有任何的不满,将军他也没有任何轻视你的意思,他本身就是那样的性格,如果不是必须要他出面的情况,他一般都不会出来的,就算是罗达也都没见过他。”

  “反正说来说去,还是我不够重量级呗。”苏锐喝了一大口酒。

  可是,他的心中却已经起了波澜。

  如果真像樊海珏所说的,连罗达都没有见过昝步青的话,那后者的谨慎程度简直就让人发指了!

  “昝老大要不要这么小心啊?是不是谨慎过火了?”苏锐嘲讽的说道:“难道说昝老大在和樊上校你上床的时候,都得戴着面具?”

  “我和将军真的没那种关系,你应该相信才是。”樊海珏并没有因为苏锐的话而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她摇了摇头,“将军他洁身自好,对老婆特别好,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他的情妇,但实际上真不是,他没碰过我。”

  “你的话我可以相信吗?”苏锐说道。

  “我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面来骗你吗?”樊海珏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

  苏锐把面前的一杯酒一口气给喝掉了,然后左手看似很随意的搭在了樊海珏的后背上。

  樊海珏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紧绷的意思,她似乎早就料定苏锐会这么做。

  “既然昝老大这么暴殄天物的话……”苏锐伸出另外一只手,勾住了樊海珏的下巴,说道:“不知道樊上校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女人啊?”

  苏锐知道自己并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樊海珏也不至于会给他挖坑,可是,苏锐还是没想明白,对方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来诱惑他呢?

  难道说要试探一下他的定力吗?

  樊海珏对苏锐的表现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抗拒,她笑着说道:“苏老板,你应该知道,我有很多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苏锐仍旧勾住对方的下巴:“这一切都好说,樊上校,我想你也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

  “你想要了我。”樊海珏说道,她的声音非常的动人。

  “不错,任何一个男人都想吃了你。”苏锐挑起了她的下巴:“可是,我身上有什么值得你投资的东西吗?除了我强壮的身体和持久的时间之外。”

  樊海珏直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头一次见到别人用这种方式夸赞自己的。”

  苏锐忽然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局面,惹火的美女就在身旁,可他现在却进退两难。

  吃掉,或者不吃掉,可能都是一条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