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125章 哪有这么多的巧合!

最强狂兵 第2125章 哪有这么多的巧合!

  这一个小时之内,苏锐靠在床头打着盹,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烦躁。

  夜莺的心里面微微有点紧张,然而现在除了等待之外,她也只有把苏锐先前给她设计好的路线在脑海中预演一遍又一遍。

  樊海珏回到了她的房间,这时候木塔上校走进来了:“樊上校,您找我。”

  在樊海珏的面前,这军事方面的二号人物木塔上校却更像是个下级。

  “我的心里总有一些不安,说不清为什么。”樊海珏说道。

  “樊上校,您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周边的防御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木塔上校说出了四个字:“固若金汤。”

  “罗达什么时候能过来?”樊海珏又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罗达晚上会来到这里。”木塔上校说道:“这一次魔影大人选择下榻在我们的基地之中,罗达可能会因此而不爽。”

  “他有什么好不爽的?要不是他进展缓慢的话,我们的联军早就把周边的几个中型势力给吃掉了。”樊海珏冷冷的哼道,她似乎非常的不满。

  “是的,如果不是罗达一方拖后腿的话,咱们的损失也会小很多。”木塔上校说道:“死亡神殿方面对罗达的拖拖拉拉非常不满意,樊上校,您不用过多担心,只要他们的不满积累到一定程度的话,那么这个罗达就死定了,到那时候,咱们就是金三角的第一势力!”

  樊海珏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先出去吧。”

  明明两人的军衔都是上校,可双方的地位看起来并不平等。

  木塔走出去了,可是紧接着,樊海珏的房门便再度被敲响了。

  一看,敲门的是苏锐!

  不知为何,当樊海珏再度看到苏锐的时候,她的脑子里面变涌现出了魔影和苏锐对视的那一刹那,虽然魔影后来说他并不认识苏锐,樊海珏也是十分的相信,但是女人的直觉都是非常强悍的,她觉得魔影和苏锐之间似乎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再加上魔影又问了问苏锐要在这里过几天,这似乎更加的不正常了。

  在这种情况下,樊海珏更加愿意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你怎么来了?”樊海珏有点意外。

  “嘿,你的两个卫兵一见到我,就自动放行了。”苏锐一把抓住了樊海珏的手,笑道:“想你了,就来了呗。”

  樊海珏不禁觉得有点意外:“我的卫兵没有盘问你吗?”

  “当然没有啊,咱们两个的关系他们可全都很清楚。”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怎么可能呢?”樊海珏还是不相信,苏锐竟然都能自由出入自己的居所了,那几个卫兵难道都是瞎子吗?

  他们当然不是瞎子!

  昨天苏锐晚上抱着樊海珏在房门口晃荡了这么久,自然都被那几个卫兵看到了!

  很显然,他们都认为苏锐是樊上校的老相好!此次前来肯定是为了幽会!

  因此,这几个家伙在见到了苏锐之后,都露出了暧昧的神情!

  大家都是男人,自然都想尝一尝樊海珏这极品御姐的味道,苏锐能够一亲芳泽,自然让这些卫兵很羡慕。

  甚至,还有一个卫兵对苏锐私下里说道:“苏老板,在和樊上校睡觉之后,能不能把体验跟我们分享一下?”

  对于这个要求,苏锐爽快的答应了。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卫兵又怎么可能会阻拦苏锐呢?

  “你的卫兵还以为我是你男人呢。”苏锐微微一笑,那笑容深处有种不可捉摸的味道。

  听了这话,樊海珏不禁有点无奈。

  “苏老板,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毕竟有贵客在,我们晚上再相约,你看怎么样?”樊海珏勉强的笑了笑,捏了捏苏锐的手。

  也许是由于一大早便见到了藏獒的尸体,导致她现在心里面不太舒服,这种感觉类似于惴惴不安,好像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苏锐紧接着便说出了这句话,让樊海珏的心里面一惊。

  “什么意思?”樊海珏想不通,难道苏锐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

  “我担心夜长梦多。”苏锐很认真的说道,这句话让樊海珏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她不禁问道:“什么夜长梦多?”

  苏锐一把将其抱了起来:“万一晚上约会的时候枪声再响起来该怎么办?我可不希望咱们两个的好事再被打断啊!”

  原来苏锐说的竟然是这个事情!

  这让樊海珏觉得非常无语!

  可是,面对苏锐强有力的胳膊,她根本无从挣脱!

  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

  “晚上应该不会有枪声响起了,木塔上校已经把周边的防守给做的固若金汤了。”樊海珏无奈的说道。

  可是她却没意识到,自己无意间透露出了一个极为重大的讯息!

  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我可不相信,木塔上校要是真能这样的话,昨天晚上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我真的有事情。”樊海珏想要推开苏锐的手,在苏锐的嘴巴上亲了一口:“等到晚上,晚上我一定会好好的伺候你,你觉得如何?”

  伺候?

  这个充满了暧昧的词语从一个极品御姐的口中说出来,真是要多诱惑就有多诱惑。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你伺候我。”苏锐似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了,直接把樊海珏给扔在了床上,然后直接撕开了对方的军装衬衫!

  由于苏锐表面上的身份还是华夏的大老板呢,因此樊海珏并不能公然反抗,当然,她的心底也没有太多的排斥,毕竟苏锐年富力强的,她也不算吃亏。

  樊海珏骨子里面压根就不是一个保守的女人。

  可是,貌似满脑子都是那种事情的苏锐,完全就是在试探她。

  苏锐知道,先前樊海珏完全就是在借助魔影的到来试探苏锐,现在该反过来了!

  “嘿嘿,我真的觉得很刺激啊。”苏锐并没有继续撕扯对方的衣服,而是趴在樊海珏的身上,很得意的说道:“你们的昝老大就在后院里面呆着呢,我却要在一墙之隔的位置把他的女人给睡了,这真是要多刺激就有多刺激!”

  樊海珏的笑容之中带着一股非常明显的媚意:“我要真是将军的女人,那你现在肯定已经被抓走了。”

  “是吗?”苏锐微微一笑,然后准备开始解开樊海珏的军装套裙了。

  经过了对方的回答,现在苏锐已经非常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了!

  他知道,用不了两分钟,就一定会有人再来打断他们的!

  果然,苏锐才刚刚暴力的破坏掉樊海珏的裙子,外面立刻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这和苏锐的判断非常一致!

  可是,苏锐所表现出来的却只有愤怒,当即对着门口吼道:“别特么的敲门了,再敲门也没用,今天老子非得把樊上校给解决了!”

  “等下!”樊海珏撑起身子,问道:“是谁在外面?”

  木塔上校的声音急匆匆的传来:“樊上校,不好了,有重大军情!”

  他离开还没多久呢,这竟然又回来了。

  樊海珏还没来及回答,苏锐便说道:“重大军情个屁!你们将军就在后面的院子里面,有重大军情你们去找他汇报,别找樊上校!偏偏要坏了我的好事!”

  又是绵里藏针的一句话,可是却无比的应景!

  无论是樊海珏,抑或是木塔,都听不出这话语里面有任何的毛病!

  苏锐说的没错,樊海珏只是个渠道的总负责人罢了,和军事上没有半点的牵连,你特么有重大军情找她汇报做什么?

  “可能真有很严重的事情。”樊海珏无奈的捧着苏锐的脸:“我们等晚上吧,现在看来确实不太合适。”

  “真特么的扫兴。”苏锐没好气的放开了樊海珏,坐在了床边。

  后者穿上了衬衫,然而却发现扣子全部被苏锐给扯烂了,不得已,只能换了一件,同时还转过脸,看似很嗔怪的看了苏锐一眼。

  然而,这眼神之中所表达的意思就只有嗔怪吗?

  樊海珏以为苏锐不明白,可是后者早已看穿一切。

  在和樊海珏对视了之后,苏锐转过脸来,看似不经意的看了看这女人的床。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枕头的旁边位置。

  “呵呵。”苏锐在心中发出了冷笑。

  接连两次,每次都是那么的巧合,真当苏锐是傻子吗?

  看来这次来到樊海珏的闺房,收获很大!

  等到樊海珏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木塔正气喘吁吁的说道:“樊上校,不好了,罗达打电话来,说他队伍遭到伏击了!”

  “什么?罗达遭到伏击?”樊海珏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苏锐站起身来,走到了樊海珏的后方,看着木塔,目光之中很不善。

  他在心中冷笑道:“装,装,我让你再装。”

  在苏锐看来,这个中型规模的基地里面,特么的个个都是演技派!每个人的演技都不属于他自己!

  木塔来不及管苏锐到底是什么样的神情:“樊上校,罗达打电话来的时候,说他已经死了一百多手下了!”

  苏锐直接回喷了一句:“特么的纯属放屁,金三角这地方谁敢动罗达一根汗毛?恐怕就算是昝老大和罗达干起来,恐怕结果也会是两败俱伤吧!”

  ——————

  PS: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