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203章 坑坑相连!
  那个送冰箱的“搬运工”带着帽子和口罩,想要通过路口监控找起来,简直犹如大海捞针,此人完全可以在进入一个商场之后换身衣服再度出现,瞒过各个街口的摄像头并不难。

  因此,根据苏锐的估计,应该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可没想到竟然如此的迅速、

  “确切的说,是摸到了他的行踪。”龚罗峰的眼睛里面带着意味深长的神情:“我猜,你很想知道他住在哪里。”

  …………

  这个龚罗峰绝对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他虽然被苏锐接二连三的行为给气的不轻,但是却一点也没有乱,反而仍旧很镇静,步步为营。

  当龚罗峰抛出这个问题之后,让苏锐一时间有点拿不准对方到底准备出什么招了。

  因为,在苏锐看来,想要寻找到送“冰箱”的人,无疑是相当*捞针的,如果犯罪嫌疑人有经验的话,那么完全可以找个地方躲藏一辈子,终生都无法被警察所找到。

  苏锐曾经换位思考过,如果他是幕后主使者的话,一定会让这个“送货工”永远的消失,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然而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大有蹊跷。

  对方不仅留下了痕迹,而且还如此的明显。

  而这做的就明显有些刻意的成分在其中了。

  一旦刻意的那么露骨,事情就不太好办了。

  苏锐是不相信这调查组会栽赃陷害他的,毕竟,想要伪造出能够没有破绽的假证据,比朝着正确方向破案要困难多了。

  既然那么迅速的破案,要么是巧合,要么是能力,要么是——如果那嫌疑人故意留下破绽的话,这案子是不是就变得简单一点了?

  “我比谁都想知道答案。”苏锐凝视着龚罗峰的眼神,说道。

  “你听过紫荆大厦吗?”龚罗峰笑了笑。

  紫荆大厦!

  苏锐当然听说过!

  他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凝重之色!

  对于这个地方,苏锐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在几个小时之前,他还呆在那里!

  而这个大厦,正是夏清的居所!

  这个消息真是不可谓不重磅了!

  苏锐相信,这并不是龚罗峰的布局,但幕后之人一开始就把目标对准了他!

  先前,苏锐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他不怕真相,但是他担心幕后之人会利用一些所谓的证据,一步一步把事件的结果引到苏锐的身上!

  这种情况可绝对不是苏锐愿意看到的。

  然而,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正在逐渐浮出水面,而且还在朝着最坏的方向慢慢转变着!

  龚罗峰翻开手中的文件,说道:“这个嫌疑人曾经租住在紫荆大厦的三十二楼,我们顺着监控找到了他的位置,但在三天之前,已经人去楼空了,房东说此人在这里已经租住了半年,现在是彻底的退租了。”

  租住了半年?

  听了这话,苏锐的眼睛骤然间眯了起来。

  如果说房东的话都是真的,那么说明对方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妄图陷害苏锐了!

  在这种线索的指引之下,苏锐所面临的情况有可能更加的艰难!

  因为,敌人可能已经准备编织一张大网,就等着苏锐进入网中了!

  “此人即便住在紫荆大厦,也不能说明他和我有任何的关系。”苏锐说道。

  “紫荆大厦是夏清的住所,而据我所知,你在几个小时前曾去过那里。”龚罗峰目光冷冷。

  “没错,但是,这两件事情并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这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敌人在故意迷惑警方视线,把线索往我的身上来引。”苏锐冷冷的说道。

  苏锐的语调不卑不亢,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乱,因为那个幕后黑手在接下来一定还有更加疯狂更加阴险的手段在等着他。

  “可是,我们同样查了紫荆大厦的监控,发现夏清和对方相熟,在对方租住的这段时间里面,双方还打过招呼。”龚罗峰说道。

  苏锐听了这话,心头再度往下面沉了一分!

  夏清竟然认识这个人?

  苏锐是绝对不可能相信夏清会做出买-凶杀人的手段的,她和贺天涯之间也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冲突,而这个姑娘对苏锐爱的深沉,更不可能陷害他!

  可是,那个该死的幕后黑手,竟然偏偏把事情引向了夏清的方向!甚至还做的这么绝!

  一旁的潘卫虽然没讲话,但是他看向苏锐的眼神很阴狠,在这阴狠之中,还带着嘲讽之意。

  他在来到这里之前,就认定苏锐是幕后真凶,因此也想好好的看看对方的笑话。

  “这可能是个巧合。”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说道:“你们可以就此事来问问夏清,所谓的相熟,也有可能是邻居之间在打招呼,这很正常。”

  “问问夏清?”龚罗峰说道:“我们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了。”

  苏锐的目光瞬间变得很冷:“夏清被你们带来了?”

  “只是配合调查而已。”龚罗峰说道。

  苏锐是不想让自己的身边人因他而遭受任何的无妄之灾,但是那个“送货工”住在紫荆大厦,又和夏清相识,这明显是有更深的阴谋的!

  现在看来,对方已经盯上夏清很久了,真不知道这其中还有没有别的证据,会把她给卷入进来。

  事已至此,苏锐对那个幕后之人充满了警惕心,这又是一个樊海珏一样的人物。

  每每遇到这种事情,苏锐都会强行逼着自己镇静下来,然后进行绝地反击,可是现在看来,或许夏清已经在不经意之间踩中了对方的圈套了!

  “你们不能伤害夏清,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苏锐知道,那些从来没有被审讯过的人,一旦经历了一次,可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精神伤害,这比身体受创要更加的严重。

  “我不是那种胡来的人。”龚罗峰沉声说道。

  事实上,他一开始采取强势手段想要震住苏锐和宁海市局,但是发现这条路行不通之后,战略立刻进行了转变。

  他的确不是那种胡来的人。

  “我估计你们从夏清的口中问不出什么来。”苏锐沉声说道。

  “那可说不好。”潘卫这时候插了一句嘴。

  可苏锐压根就没看他一眼。

  “这件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要更加的有意思。”苏锐看着龚罗峰,靠在了椅背上:“我现在已经非常期待了,期待那个该死的幕后黑手还能整出什么样的幺蛾子来。”

  “那就等结果好了。”龚罗峰看了看手表,他也不太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调查组成员打开门,对龚罗峰示意了一下,后者便出来了。

  两人在走廊里小声的聊了几分钟,然后才推门进来。

  “从你脸上的失望神色中,我能够猜到,你并没有从夏清的口中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对吗?”苏锐说道。

  “你说的没错,夏清和他确实只是邻居之间的点头之交。”龚罗峰说道。

  或许,这真的就是个巧合?

  那人只是巧合的租住在了紫荆大厦,巧合的和夏清见面点头打招呼?

  除此之外,龚罗峰真的找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了。

  “呵呵,依我看,这个夏清要好好的审,仔细的审,我可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巧合。”潘卫又插嘴了:“不过是掩饰而已,我坚信这一点。”

  苏锐眯着眼睛看了看他,一言不发。

  他已经深深的记住了这个人,还有这张脸。

  “怎么着,难道你还觉得我说的没道理吗?”潘卫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自以为占据了足够的主动权:“我见过很多人,他们一开始都是不招供的,可到了后来,还不是一个个的主动开口了?”

  他这话无疑就是在直接表明——夏清就是嫌疑人。

  苏锐看着他,仍旧没多说什么。

  侮辱他在乎的人,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忍。苏锐现在没吭声,并不代表他把此事忍下来了,接下来,这个潘卫一定会很惨。

  “我有一个要求。”苏锐忽然说道。

  “什么要求,你尽管说。”龚罗峰沉声说道。

  “非常简单,我希望你们能够保护好夏清的人身安全。”苏锐说道:“既然对方有了往她身上栽赃的心思,那么我并不敢确定,对方会不会对夏清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

  “你这个要求我们管不了。”潘卫又接话道:“但只要夏清一直呆在审讯室里,她就肯定不会有事。”

  “我没问你。”苏锐说道。

  潘卫碰了一鼻子灰,而龚罗峰则是说道:“我答应你的要求,夏清会得到保护。”

  “好,谢谢你。”苏锐淡淡的说道,但是他的心头却有一丝担忧。

  这次是夏清,那下次又会是谁呢?

  “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告知你。”龚罗峰翻了翻资料,说道。

  “有话尽管说。”苏锐知道,对面这个男人又要出招了。

  这种心里没底的感觉真的不怎么舒服。

  “虽然没有从夏清的口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但是我们有了一个更加重大的发现。”龚罗峰说道。

  “什么发现?”苏锐再度感觉到了一阵不妙。

  “很简单。”龚罗峰说道:“我们通过追踪送货工的行踪,查到了这笔钱的来历。”

  查到了一千万的来历!

  苏锐的眼睛里面骤然腾出了两团浓烈的精芒:“这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