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209章 一个好人
  龚罗峰挂掉了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随后把烟头随意的扔在了地上,狠狠的蹍灭。

  每当压力大的时候,他都会做出这种狠狠蹍烟头的动作,不蹍上个十几秒绝对不罢休。

  当看到烟头已经扁扁的躺在地上的时候,龚罗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觉得肩膀上的担子似乎也轻了一些。

  “哥几个,今天再熬熬,争取明天把案子给了结了。”龚罗峰说道。

  他这也是在给自己的手下打鸡血,至于明天能不能结案,龚罗峰可完全没有底。

  又联想到先前苏锐一脚把潘卫给踹翻在地的情景,他的心头不禁突突一跳。

  这种情景可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苏锐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的无边无际,强大到了让人无法战胜的地步。

  “他比传言更可怕。”龚罗峰给苏锐下了个评语。

  虽然龚罗峰还没有见到苏锐真正发威的时刻,但是通过今夜的短暂接触,他已经感受到了苏锐压抑在体内的澎湃能量,这是引而不发的,这是深邃入骨的,但是,这种能量一旦爆发出来,龚罗峰真的不相信自己能从宁海全身而退。

  …………

  而此时,在审讯室中,则是一幅龚罗峰做梦也想不到的场面。

  苏锐正坐在椅子上面,和两个特警聊着天儿。

  这两个特警也已经不再端着枪了,而是保持着放松的姿势,也不知道这三个男人先前到底聊了些什么,竟然此时如此友好。

  “兄弟,刚刚有点对不住了,我擅做主张揍了那个家伙,不过对方就算是反咬一口的话,应该也没证据。”苏锐笑了笑:“到时候你们的领导要是询问起来,就尽管把责任往我的身上推好了。”

  这一番话说的是光明磊落,极大的赢得了两名特警的好感。

  “没事儿,我早就想动手了,可是……估计动手就得受处分。”一名特警说道,他也友好的笑了笑。

  “其实这正是我们想做的,我也想狠狠的揍那个家伙一顿。”另外一名特警也持同样的观点:“其实,有些人总是仗着自己有点关系,就能够横着走了,可他们却不知道,别人根本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苏锐笑了笑:“就是,没素质。”

  或许,这就是应了那句话——有了共同的敌人,就能成为朋友?

  谁说背地里说人坏话一定是妹子干的事情?至少此时审讯室里面三个大男人已经用说潘卫坏话的方式形成了新的友谊。

  当然,这种友谊的建立还有个前提,那就是——罗飞良的话。

  若是放在以往,这两个特警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犯罪嫌疑人”建立这种友好关系的,这简直是犯了大忌,妥妥要被处分的。

  然而,苏锐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了,狠狠的把他们两个给震住了。

  国家一级战斗英雄。

  那个称号是多么的沉甸甸,是多少人向往可一辈子都得不到的最顶级勋章!

  这时候,一名特警犹豫了一下,还是欲言又止的问道:“我有一个问题……”

  “尽管问好了。”苏锐笑了笑。

  “这边的罗局长说,你曾经是国家一级战斗英雄,这是真的吗?”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苏锐并没有否认:“不过,国家一级战斗英雄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得被铐着双手坐在审讯室里面吗?”

  听了这话,两名特警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是啊,即便曾是国家一级战斗英雄,此时不也是即将遭遇牢狱之灾吗?

  这两名特警也都能够通过形势判断出来,这一次苏锐所遭受的麻烦绝对不小,想要全身而退,几乎不可能。

  “这次的事情是你干的吗?”一名特警直接问道。

  俩人既然已经违反了纪律,那就不妨违反的彻底一点好了。

  “不是我。”苏锐摇头笑了笑:“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不会把这件案子做成这个样子。”

  “那会做成哪个样子?”这名特警紧接着问道。

  “很简单,我不会让任何人找到我的蛛丝马迹。”苏锐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可是,这个调查组在短短三四个小时的时间里面就挖掘出这么多线索来,你们觉得正常吗?”

  “你的意思是……”一名特警说道:“难道说是这调查组在背后捏造证据陷害你吗?”

  “调查组捏造证据?这倒不会。”苏锐笑了笑:“这应该是有人刻意的制造假象,把调查的重点往我的身上引。”

  “刻意的?”

  “不错,其实现在这案子的指向性已经非常的明确了,那就是……”苏锐停顿了一下,补充的说道:“这证据就是幕后主使者伪造的,谁能破了他的伪造,谁就能够让这案子彻底的结束了。”

  “我觉得难度很大,那些人明显是在非常刻意的针对你。”一名特警说道。

  “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可这世界上总是有很多人,想要主动的挡住眼睛,避免自己看到不愿意看到的东西。”苏锐说道。

  两名特警皆是叹了口气。

  “很抱歉,职责所在,我们也不能帮你解开手铐。”这名特警说道:“甚至完全不能帮你争取任何的权利。”

  “没关系的。”苏锐的脸上带着微笑,这两名特警其实都是朴实的汉子,说起话来也没什么拐弯抹角的,和这种人打交道真的很舒服。

  苏锐宁愿自己一辈子都是面对着这种朴实的人,也不想再回到那尔虞我诈坑坑相连的环境里面去。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另一名特警问道。

  其实,眼睛就是心灵的窗户,这句话一点不虚,从苏锐的眼睛之中,他们就能够判断出来,这个男人绝对没有说谎。

  “我能做的只有一个字,等。”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声:“否则的话,又会给这些人落以把柄。”

  “我们能做的不多,但是,如果那些人想给你上手段的话,我们会想办法阻拦的。”

  两个特警对视了一眼,说出了一句传出去能引起轩然大波的话。

  的确如此,两名特警现在的位置是苏锐的对立面,是警察和犯罪嫌疑人的关系,可是,在这种对立的情况下,两人竟然还可以帮苏锐想办法,已经是极为的难能可贵了。

  “他们不敢对我上手段的。”苏锐的嘴角露出笑容来,“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不想活了!

  这句话透出了浓浓的霸气味道!

  两名特警都能够感受到苏锐身上那种舍我其谁的霸道气质,此时此刻,他们不禁都有一种错觉——虽然现在的苏锐戴着手铐,但是这手铐根本就没法困住他!只要他想出来,完全可以随时恢复自由!

  只是,他在等待着一个时机。

  两名特警并不知道,苏锐口中的那个时机什么时候会到来。

  苏锐看穿了他们心中的疑惑与担忧,不禁笑了起来,然后说出了一句和苏无限一模一样的话!

  “既然已经到了不得不动手的地步,那么就得把敌人彻底的给打服了,否则没有任何的意义。”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要打的他们五体投地,不服不行!”

  两名特警虽然听懂苏锐在说些什么,但是他们真的感觉到了,在苏锐的深身上,竟是有种豪气干云的感觉!

  这小而狭窄的审讯室,似乎也不那么压抑了!

  “希望你能成功翻盘。”一名特警随扈被苏锐身上的气质所感染了,说道:“我能做的并不多,但会尽力的。”

  “我也是。”另外一名特警也表态了:“真的不希望伤害一个好人。”

  “一个好人。”

  苏锐听了之后,沉默了十几秒钟,才露出了微笑:“说实话,这四个字,是我最喜欢的评价,没有之一。”

  是的,就是——一个好人。

  这辈子苏锐做了很多事,打了很多人,也有很多很多妄图置之于死地的仇家,可是,苏锐真的幻想过,如果他死了之后,别人每每说起他的时候,会用一句话来形容——哦,你说的是苏锐啊,他可真是个好人。

  当和他接触不深的两名特警竟然说出这种话来的时候,苏锐的心中不禁有着浓浓的感慨,以及很多很多的欣慰。

  从开始到现在,他的付出都没有白费,他的所作所为,也正在被更多的人所理解。

  …………

  调查组已经买来了早饭,这群临时抽调来的所谓“精英”,倒也真的没有一丁点“娇生惯养”的意思,两大手提袋的大包子,每人最少三个,竟是直接蹲在宁海市局的院子里面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直升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了。

  此时的天色已经亮起来,龚罗峰抬起头来,透过清晨的阳光,已经能够看到远空那个逐渐接近的小黑点了。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竟然会有直升机过来?”

  龚罗峰来自于警务系统,自然是知道宁海方面的直升机城市管理条例的,在这样的位置,属于绝对的直升机禁飞区域,因为一旦出什么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即便是早晨,路上的行人还不多,也不能公然使用直升机吧?

  除非,除非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

  一想到这一点,龚罗峰的眉头便狠狠的皱了起来!

  ——————

  PS:感谢HE严涛、烈焰打-飞机(这都被你发现了)、yansi1234、魔术师2014、失足青年131、书友19849016、烈焰浙JB38CM(我擦,我还以为是车牌!)、闲庭信步之二、书友、绝傲丶鬼爷、烈焰大坏蛋(大好人)、风靡蜜蜂、日子还有继续、macyin、吕小布ipad、老烈焰老油条(小鲜肉)、道路两旁镜头、书友21215155、澜泠世界001、也许都是过去、书友42943586、或许_该放开、最爱金骏眉、书友35838483、臭脾气狮子座、巴库@百度、乌努尔、三年的邂逅、飘渺一赤子、wqfsndg、沃国微尘、最帅的鱼叔、监制、难320、烟火滔滔(每次都觉得这名字好)、难ngavin、老烈焰雄起(雄起雄起!)、Rachel226、人之初10000、书友11362945、书友nxl8858、腐烂的大白菜、铲屎君一只耳、书友37049784、烈焰喜欢流云(别乱说,不然姑姑打死我啊)、wqfsndg、小黑抹茶、即墨妖晓、edisonliu、洒脱的小青年、书友47301549、东方之猪09的月票和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