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230章 白家三叔!
  ("readerfs").classname="rfs_"+rsetdef()[3]

  苏锐狠狠的坑了一把苏无限,然后带着苏炽烟扬长而去。

  虽然他并没有看到苏无限和罗露露究竟在温泉池中干了些什么,但是用脚趾头也能猜个**不离十。

  “苏无限这个老**。”车子已经开出老远了,苏锐却还在幸灾乐祸着:“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功能性的障碍。”

  “流氓遇到了流氓。”苏炽烟红着脸,给今天发生的事情下了一个结论。

  给夏清和叶冰蓝打了个电话,苏锐便登上了宁海前往首都的高铁。

  对于苏锐来说,这是一场他从来没想过的“战斗”。

  在以往,苏锐从来没想过要直面白家三叔,但是现在看来,却不得不面对了。

  他从来不想把这个政绩出色的男人当成敌人。

  苏锐的呼吸很平稳,他表面上看起来很轻松,可是苏炽烟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苏锐的心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

  “你要知道,白家三叔在你这个年纪,可能远没有你出色呢。”苏炽烟安慰着说道。

  苏锐摇头笑了笑:“他永远比我厉害,毕竟比我多活了快三十年,这人生阅历是没有任何捷径可以缩短的。”

  苏炽烟点了点头,转而又说道:“可是,你永远都比他更具锋芒。”

  “希望如此。”苏锐望着窗外不断掠过的光影:“但是,谁又能准确判断未来的事情呢?”

  “我们不会输的。”苏炽烟很认真的说道。

  “我也坚信这一点。”苏锐拿出了手机,调出了一张照片。

  而照片上的人,正是白秦川。

  “白秦川啊白秦川,我怎么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呢?”苏锐自言自语。

  叶冰蓝那边还在继续追查着,而苏锐已经走出了首都高铁站,一路前往白家三叔的办公室。

  他没有让任何人预约,甚至没有让苏炽烟跟着。

  如果苏家打个电话过来,那么白家三叔肯定会和苏锐约见的,可是苏锐拒绝了。

  “祝你好运。”苏炽烟看着苏锐的背影,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

  走到了某处大型办公楼前,苏锐被保安拦了下来。

  “站住,干什么去的?”保安问道。

  苏锐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找白克清主任。”

  那两个保安立刻就警惕起来了:“你是什么人?来找白主任有什么事?”

  “我是他的……”苏锐犹豫了一下:“我是他的晚辈,也是他儿子的朋友。”

  苏锐也不想承认自己是贺天涯的朋友,他当然可以用攀岩的绝技爬上这幢楼,也可以用功夫硬闯过两个保安的防守,可是他不想这样。

  只是,说自己是贺天涯的朋友,苏锐就有点违心了,捏着鼻子说谎的感觉真不好啊。。

  “你没有预约,不能随便见他。”保安还是很谨慎的说道:“如果你认识白主任的话,可以给他打个电话。”

  “我直接去他办公室就行。”苏锐并没有白克清的号码,虽然他想找到这个号码并不难。

  “你真的不能随便进。”保安说道。

  现在他们都开始怀疑苏锐了。

  如果真是白主任的熟人的话,来见他为什么不能打个电话呢?

  “两位大哥,你们帮我给白主任打个电话,行不行?”苏锐说道。

  “那好吧。”

  保安觉得苏锐也不像是坏人,但还是有着一丝警惕,于是给白克清的大秘书罗成元打了个电话。

  罗成元听了之后,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白主任还有个重要的会议,你让这位客人在保安室等着吧。”

  这是正常的处理流程,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罗成元根本没把苏锐当成一回事。

  “你在这里等白主任散会吧。”保安说道。

  苏锐点了点头:“谢谢两位大哥。”

  于是乎,他便开始耐心的坐在保安室里面等着了。

  其实,现在两名保安对苏锐也是比较轻视的,显然罗成元并没有打算见苏锐,否则的话,一定会把他给请到会客室去,而不是坐在保安室中等待,这根本就不是待客之道。

  两个小时过去了,保安们都觉得有点纳闷,因为苏锐一直坐在原地,动也不动,甚至都没有无聊的看手机。

  他始终盯着墙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对苏锐来说,也是一场极为艰难的大考。

  他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

  而罗成元秘书让他在这里等待,其实也是帮了苏锐一把。

  就像他之前所说的那样,就算是白克清在苏锐这个年纪没有他强大,但是,对方那三十年的人生阅历可是绝对无法通过捷径来进行超越的,和这样的人物打交道,简直步步惊心。

  当然,苏锐并没有把白家三叔当成坏人,他本身也不愿意做出这样的假设。

  从白克清以往的行事方式来看,他从来都不是个不择手段的人。

  四个小时过去了。

  已经快要到下班时间了,罗成元还是没有打电话来。

  而这两个保安觉得十分纳闷,他们越发觉得苏锐有点不正常。

  使了个眼色,两个保安便走出去了。

  “这人是不是不正常?”

  “我感觉他有问题。”另一名保安指了指太阳穴,“正常人谁会一言不发的等那么久?不会是个难缠的老上访户吧?”

  “我觉得也有可能。”

  “要不,咱们再给罗秘书打个电话?”

  两个保安犹豫了一下,开始打电话了。

  “罗秘书,那人还在保安室里等着呢。”

  罗成元皱了皱眉头:“哪个人?”

  听到了这话,两个保安都露出了苦笑,很显然,罗大秘书已经把苏锐给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就是先前那个要见白主任的人。”保安说道。

  罗成元想了半分钟,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于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用管他,八成是个骗子。”

  这些年来,罗成元可见过太多想要攀附关系的人了。

  “可是……”

  这两个保安正想把苏锐在保安室中那“锲而不舍”的表现全部形容一遍的时候,罗成元已经挂断了电话。

  两名保安无奈的看了坐在房间里的苏锐一眼,然后走进去,说道:“你还是回去吧,你今天是不可能见到白主任了。”

  “我等他。”苏锐说道,话语平淡而坚定。

  叹了口气,保安看了看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白主任下班之后,除了必要的会议之外,是不会接待客人的。”

  “没事,我可以等他下楼。”苏锐说道。

  “那随便你吧。”两个保安听到苏锐这么说,不仅没有无奈,反而更加的警惕起来。

  苏锐这么坚持,明显很不正常!

  可是,这个男人的情绪却出人意料的平静,如果他真是想上访或是来找麻烦的话,断不可能是这种状态的。

  “不管怎么样,先盯着他再说。”两名保安对了个眼神。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几个人才从楼梯走下来。

  看着出现在楼梯口的几个人,苏锐立刻站了起来。

  白克清的办公室在八楼,但是他每天上下楼都是爬楼梯,这在他的同级别官员中几乎是见不到的。

  看到苏锐准备出门,两名保安立刻拦住了他:“你不能出去!”

  他们都害怕苏锐冲撞了白克清。

  白克清满头黑发,看起来不过五十多岁的样子,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穿着白衬衫和黑裤子,个头中等,身形匀称,也没有佩戴眼镜,那长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让人看上一眼便能确定,此人一定不普通。

  或许,这就是白克清的特殊之处吧。

  “我要出去。”苏锐说道。

  两名保安还是硬拦着。

  可是苏锐却轻轻的一推,两人便控制不住的倒向了两侧的墙壁。

  他们的力量和苏锐根本就是天差地别,苏锐想走,没人能挡得住。

  看到苏锐走出门,两名保安的脑袋都快炸了,连忙喊道:“你不能出去,你不能出去!”

  此时,白克清一行人正好走到了保安室的门口,大秘书罗成元的眉头登时就深深的皱起来了:“吵什么吵,成何体统?”

  “罗秘书,他要见白主任,我们正拦着他。”

  “是啊,此人有点可疑。”

  罗成元看着这情形,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我觉得也得让办公室好好的整顿一下保安了,你们的工作是怎么做的?竟然能让陌生人冲到白主任的面前?万一是不法分子怎么办?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这连珠炮一般的发问,简直让两个保安都抬不起头来了。

  “我不是不法分子。”苏锐淡淡的说道。

  “你是不是不法分子,你说了不算!强行留在这里几个小时,我很怀疑你的动机!”罗成元盯着苏锐:“如果你再在这里呆下去,我们就要联系警方了!”

  事关领导人身安全,罗成元很强势也很谨慎,这个秘书一步步的爬上来,也是很有头脑的。

  联系警方?

  苏锐看了罗成元一眼,目光在他的身上只停留了一秒钟,然后看着白克清,说道:“白主任。”

  “快点控制住他!”罗成元再度对保安喊道。

  可是这一次,白克清却阻止了他。

  “你是苏锐?”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白克清的声音平静,甚至似乎还透着一丝激赏的味道。

  ——————

  ps:昨天本来想三更的,然后带小烈焰去医院了,小家伙生病了,哭闹一整晚,看着很焦心,今天争取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