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231章 称兄道弟!
  看到白克清一口就叫出了苏锐的名字,那两个保安都愣住了,而准备发飙赶人的罗成元也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种情况,一时间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是好。

  “三叔,您好。”苏锐说道:“我是苏锐。”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笑容似乎是不卑不亢。

  罗成元的心里面已经开始嘀咕了,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却从来没见过这种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能够在白主任面前表现的如此淡然!

  这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气质!

  在罗成元的心中,又有了诸多的猜测。

  白克清走到了苏锐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笑呵呵的说道:“最近太忙,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来见见你,要不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咱们……哥俩喝点?”

  咱们哥俩?

  听到这句话,罗成元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之中!

  哥俩?

  这个词代表着什么意思,想必任何一个华夏人都明白!

  这是——称兄道弟!

  是啊,就是如此!

  在罗成元看来,能够让白主任说出这种话的,整个华夏恐怕也不超过十个人!

  而这十人之中,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竟然能够独占一席!这简直不可思议!

  两个保安也看的完全呆住了,他们来到这幢大楼工作已经好几年了,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地位极高的大领导,竟然会对一个年轻后辈如此的亲切!

  一时间,两人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

  苏锐笑了起来。

  因为在白克清说“哥俩”之前,口型有个明显的停顿。

  精通唇语的苏锐自然能够看出来,白克清本来想说的是“咱们爷俩”。

  可是,苏锐是苏老太爷的儿子,和白克清是同辈份的!“爷俩”这两个字也就行不通了,若是白克清真的这样讲,那么就会有托大之嫌!

  因此,哥俩这个词是非常合适的,可这样看来,是苏锐明显占了白克清便宜了。

  “好。”苏锐笑着答应道。

  白克清发话了:“成元,找个吃小龙虾的地儿,给我和苏锐订个桌子。”

  小龙虾?

  听了这话,罗大秘书简直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领导这是怎么了,竟然破天荒的要去吃小龙虾?

  那个东西会不会洗不干净?会不会有寄生虫?那玩意儿对身体能好吗?

  不说别人,至少罗成元自己是不会吃那些东西的,而且,一想到首都某条著名的美食街,一到夏天全部是拥挤的等着排队吃小龙虾的人们,罗成元就觉得有点吃不下去。

  小龙虾这东西也是够悲催的,本来原名克氏原螯虾的小龙虾,从美洲进入华夏,原以为没有任何天敌,大肆繁衍,结果却被什么都吃的华夏人给硬生生的把入侵物种吃成了濒危物种!必须靠人工养殖才能避免绝迹的风险!

  而现在,连白家三叔这种大佬都惦记上了小龙虾!

  罗成元说道:“您想吃小龙虾的话,咱们食堂师傅也能做,要不我现在打电话给他?”

  白克清摆了摆手:“胡闹,都几点了,食堂早下班了,你现在打电话过去合适吗?”

  罗成元平时也不会去美食街的小饭馆儿吃小龙虾,此时有点犯难了,可是领导的要求他也必须要达成,于是对身后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几个,要不给白主任定个位置?”

  老大出的这个难题也太难了,难的罗成元根本无法解答。

  可是,要是那些大学生或者白领们得知了罗成元的难处,估计会笑出声来的。

  他们对小龙虾这种能够带给人无限愉悦的食物可是太轻车熟路了。

  喝着啤酒流着汗,吃着龙虾吹着牛,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苏锐先笑了起来:“三叔,您要和我去吃小龙虾,这可让我诚惶诚恐啊。”

  “你也别喊我三叔了,你这辈分,喊我三叔不合适。”白克清当着几个属下的面,说出了让他们绝倒的一句话:“喊三哥就行。”

  三哥?

  苏锐的表情有点艰难。

  毕竟,他一直是以年轻人在自居,也从来没有利用过自己的“辈分”去刻意的缩短和其他人之间的距离。

  “我要不还是喊三叔吧……”苏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那可不行,辈分不能乱。”白克清拒绝了苏锐的提议。

  后者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想到,他和白克清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开场。

  罗成元那边忙活了半天,终于回来汇报了:“白主任,就在美食街那边,我给您订好了位置,不过,可能要等半个小时的号。”

  白克清看了看表:“没事儿,这个点儿过去,时间正好。”

  罗成元非常郁闷。

  竟然让大领导等位置,他的工作实在太不到位了。

  他先前在往饭店打电话的时候,本想自报家门,用特权来压压人,没想到人家开饭店的根本不吃这一套,反正美食街的生意好爆了,多一桌少一桌根本无所谓,爱来不来,想来吃就乖乖排队等号去。

  白克清和苏锐走在前面,罗成元本想让司机开车送过去,结果白克清说道:“我和苏锐哥俩打车去,你们就别跟着了,至于先前的会议,形成会议纪要,今天晚上整理出来,我明天再看。”

  “好。”

  罗成元非常纠结的答应了下来,然后目送大领导和苏锐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下。

  …………

  已经九点钟了,美食街仍旧是人头攒动,这还没入夏呢,小龙虾就已经如此的火爆了,真是难以置信。

  白克清和苏锐所打的车在美食街街口就已经堵的进不来了,两人便干脆下来步行。

  这一路上,白克清和苏锐并没有说什么特别有价值的话,两个人不过是闲聊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很亲密的关系呢。

  而从白克清的身上,苏锐也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友好的氛围。

  这种情况其实是苏锐乐于见到的,他并不想让自己变得太阴险,也不想让这个世界上充满阴谋诡计,更不想把所有人都当成是坏人。

  至少,白克清此时的态度,和苏锐以往的认知并没有什么区别。

  穿过了拥挤的人群,终于来到了饭店中。

  白克清翻了翻菜单,说道:“我来点吧,你有没有忌口的?”

  苏锐摇了摇头,白克清也不客气,直接要了一百只小龙虾和一箱啤酒。

  “啤酒全部打开。”白克清说道。

  苏锐笑了起来:“三……三哥,这么多啤酒,咱们能喝掉吗?”

  他喊起“三哥”来,还是很不顺口的。

  “年轻的时候,我一人就能喝掉一箱。”白克清笑呵呵的说道。

  “好,我今天也试试自己酒量的极限在哪里。”苏锐笑了笑。

  小龙虾很快便上来了,满满两大餐盘,看起来极为壮观。

  白克清戴上了一次性手套,和苏锐碰了碰杯子:“来,干了。”

  苏锐一仰脖子,喝光了,白克清也同样如此。

  后者竟是主动拿起啤酒瓶,把苏锐的杯子倒满了。

  “三哥,我来倒吧。”苏锐很明显有点不自在。

  “不用客气,说实话,我实在是太忙了,你要是不来,我回去还得开个视频会议,而且,我早该请你吃顿饭的,结果一直拖到了现在。”白克清笑了笑:“来吧,今天就当放松一下。”

  说着,他捏起一只小龙虾,开始剥壳了。

  苏锐觉得白克清有点不按套路出牌,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开始跟着吃起了龙虾来。

  过了一会儿,苏锐也不想再等了,于是在吃掉了快二十只龙虾之后,说道:“三叔,这次天涯的事情,我感觉到很抱歉。”

  “我知道这次的事情不是你干的。”白克清一边吃着龙虾,一边说道:“你不用感到抱歉,说实话,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当爹的肯定不好受,但是,我不会胡乱的把矛头对准任何人。”

  听了这句话,苏锐感觉到心里舒服了许多。

  如果白家三叔真是那种冲动的不讲理的人,那么这事情会变得让人非常头疼,白家也会更难对付了。

  “你放心,年轻人的事情,交给年轻人去解决。”白克清说道:“我不会插手你们的事情。”

  这句话几乎相当于让苏锐没有了后顾之忧,当然,也给白家年轻一辈的做法找足了理由。

  苏锐苦笑道:“三哥,最近我和白家有点不愉快……”

  “这个我都知道。”

  白克清似乎根本不当成一回事,笑呵呵的,一边剥着龙虾,一边说道:“怎么,你难道以为我会责备你吗?”

  苏锐觉得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当然,毕竟换位思考的话……”苏锐说道。

  “两码事,两码事。”白克清看着苏锐,目光之中没有任何的杂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天涯姓贺,而不姓白吗?”

  “为什么?”苏锐又问道。

  他认为这是一种对贺天涯的保护,毕竟很多大人物的子女都不是跟随自己的姓氏。

  可是,现在在白克清这儿,这种改姓的行为貌似还有别的说法。

  “我的爱人姓贺,我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让天涯一直搅合在首都的风云之中。”白克清说出了一句让苏锐都感觉到震惊的话,“毕竟,天涯是我的儿子,我不想让他继承白家,他就永远别想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