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266章 不共戴天!
  樊海珏的确是想要让乍伦先下手为强。

  这个女人的第六感强大的超出想象,她知道苏锐一定会亲自来到谷麦的。

  龙和会最近确实是有点太高调了,樊海珏也看在眼里,她通过和苏锐的接触,知道对方是一个严于律己的家伙,用不好听点的话来说,就是极为的爱惜羽毛。

  他不允许太阳神殿有差名声出现。

  而龙和会最近一直在打着太阳神殿的旗号胡作非为着,苏锐正好在华夏,如果不顺便过来一趟“清理门户”的话,恐怕都不是苏锐的性格了!

  因此,樊海珏必须要利用好这次机会,好好的挑拨离间一回。

  金三角的产业全部都没了,这几乎相当于樊海珏这半辈子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这种损失,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会觉得心痛,一瞬间便从天堂跌落地狱,如果是心理素质不够强大的人,恐怕早就气得当场自杀了。

  樊海珏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的,甚至仍旧媚意逼人,但是她的心里面怎么可能不恨苏锐?怎么可能不恨太阳神殿?

  此时的乍伦已经完全沉醉在温柔乡里,马上都要被人当枪使了还不自知。

  不,确切的说,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枪。

  “美人儿,我来悄悄的告诉你。”最近几天,乍伦对樊海珏的称呼都是“美人儿”,似乎只有这三个字才能表达他对樊海珏的真正看法。

  樊海珏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过来。

  “我现在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乍伦说道。

  “哦?说来听听。”樊海珏扬了扬眉毛。

  “我已经暗中和一个西方黑暗世界的大佬接触过了,他决定把龙和会扶持成谷麦市乃至整个国家的第一帮派。”乍伦笑着说道,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面露出了得意的神色来。

  “黑暗世界的大佬?是谁?”樊海珏紧接着问道。

  她知道乍伦敢这么跟太阳神殿对着干,一定是有恃无恐的,肯定是得到了某个大人物的允诺,只是这人究竟是谁呢?难道是死亡神殿?

  樊海珏和死亡神殿是有关系的,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在最后关头用那带有强大杀伤力的液体逼退苏锐。

  当然,樊海珏是不仅抱住了死亡神殿的大腿,她和其他的大佬或多或少也有点联系,至于这联系是不是紧密,就只有他们之间才知道了。

  “这就让我卖个关子吧。”乍伦微笑着说道:“希望我到时候能够给你一个惊喜。”

  这货竟然没告诉樊海珏!

  后者竟然也有点意外!

  可惜樊海珏并不能撒娇般的摇着乍伦的胳膊,说着“告诉我嘛告诉我嘛”之类的话,那样就显得太过于刻意了。

  不过,樊海珏的脑子还极为强悍的,她又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阿波罗亲自来到这里的话,你又该怎么办?”

  “我已经不打算跟着他干了,自然不怕他会过来。”乍伦说道:“我又不是那种行事没脑子的人,你就放心好啦。”

  说着,他的大手在樊海珏的纤腰之处拍了拍,所传递而来的手感让他的心头又变得火热起来。

  “希望你能安全着陆吧。”樊海珏这句话是放在心中的,并没有说出来。

  她是亲身体验过阿波罗的可怕,在她的眼睛里面,自以为是的乍伦和苏锐相比,简直和弱鸡没什么两样,双方无论是武力还是智力,根本不是一个层级上的!

  “别管这些了,我们再来一次吧。”乍伦的欲望已经被撩拨起来了。

  “我可快被你折腾的受不了了。”樊海珏心事重重,显然并没有多少心情去那样做。

  “就一次而已。”

  乍伦把樊海珏压在身子下面,后者眸间的精芒闪了一下,可也并没有推辞。

  五分钟后,乍伦的手机响了起来。

  关键时刻,这电话可绝对不能接!

  乍伦压根没看是谁打来的,继续在樊海珏的身上耕耘。

  后者的第六感再次发挥了作用:“要不你还是接一下电话吧。”

  “不接,这种时候打电话来,实在是太不懂事了。”乍伦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喘着粗气说道就:“我明天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打电话的人。”

  可是,打电话的人非常有耐心,一遍两遍没人接,又接着打第三遍第四遍。

  “还是接一下吧。”樊海珏现在的脑海里面又浮现出了一个身影,那就是——苏锐!

  这个男人给她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如果不报复的话,樊海珏将无法安然度过这一生!

  毕生的心血,都被这个男人毁于一旦,樊海珏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她根本没信心也没勇气再重新开始!

  而这所有的失败,都是拜苏锐所赐!

  “是你来了吗?”樊海珏对脑海中的人影说道。

  此时此刻,她眼眸这种的媚意尽消,取而代之的则是前所未有的冷意!

  在樊海珏身上的乍伦冷不丁的看到了她的眼神,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你……你这是怎么了?”乍伦问道。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樊海珏!

  樊海珏知道自己失态了,于是她立刻开始发挥了演技,嘴里什么话都没讲,眼睛里面开始慢慢的蓄满了泪水。

  她的身上真真假假,连最简单的表情都可能是场戏。

  乍伦从来不知道樊海珏的演技会这么高,因此一见到对方流眼泪了,立刻有点慌了。

  “你怎么哭了呢?你怎么哭了呢?”乍伦说道,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哭就哭了?

  “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替我报仇,一定要报仇。”樊海珏哭着说道:“我一定不会放过苏锐的,一定不会放过太阳神殿的。”

  看着她发着狠的样子,乍伦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内心被深深的触动了。

  “快去接电话吧。”樊海珏说着,用手背抹了抹眼泪,然后挤出了一丝笑容:“抱歉,刚刚让你看到我失态的样子了。”

  这句话更加激起了乍伦心中的保护欲。

  他在樊海珏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下床拿起了手机。

  樊海珏看着他的背影,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锐利的精芒。

  根据她的预判,这一通电话可能是预示着危险来临了,也可能预示着机会上门了。

  不管怎么样,她和太阳神之间都有一场宿命的遭遇与对决,谁也别想躲得开。

  “什么,你们从那个特使的口中套出了太阳神殿的重要消息?”乍伦惊讶的说道。

  “是的,这个消息出乎我们的预料。”巴松忍着身上的疼痛,说道。

  还好,他的声音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发颤。

  “到底是什么消息,难道说太阳神阿波罗要来了?”乍伦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竟是本能的有点紧张。

  当年,他可是站在那个年轻男人的身后,亲眼看着对方从一无所有,到成为了谷麦地下世界无人敢惹的大佬,那能力和狠劲儿,真是无人能及。

  “和这个消息差不多,太阳神阿波罗近期就会来到谷麦,而且我们已经发现,这个特使根本不是什么太阳神殿高层的小情人,而是阿波罗的老相好!”巴松按照苏锐事先交代的说道,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破绽。

  “老相好?”乍伦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是老相好?既然是老相好,为什么阿波罗放心把她一个人放到谷麦?”

  在乍伦看来,如果夜莺真的是阿波罗的情人,那么这件事情就会有点棘手了,毕竟,这些天来,龙和会对夜莺的态度可不怎么样,这女人要是回去吹吹枕边风的话……希望到时候龙和会的新靠山能有万全的准备。

  不知何时,樊海珏已经站在了乍伦的身后,她已经听到了电话里面的声音。

  简单的思考了一下,樊海珏轻声说道:“阿波罗的这个情人叫什么名字?”

  “对了,她叫什么名字来着?”乍伦先前听过夜莺的名字,根本没引起他的重视。

  “她叫夜莺。”巴松的声音透着焦急之意:“老大,希望你能尽快赶来,我怕夜长梦多,这小娘们别起了疑心。”

  事实上巴松的这句话里面满是漏洞,什么夜长梦多?什么起疑心?这每句话都禁不起推敲!

  可是,现在的乍伦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他问清楚地点之后,便说道:“好的,你们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乍伦对樊海珏说道:“她叫夜莺。”

  樊海珏点了点头,眼前浮现出一个被黑色紧身衣所笼罩的身影。

  那个女人长的漂亮,功夫更漂亮。

  樊海珏当初可以把夜莺给耍的团团转,可是现在还能奏效吗?

  “要立刻把她控制起来。”樊海珏沉吟了一下,做出了个决定。

  “你认识她吗?”乍伦说道。

  樊海珏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两道冷芒:“不共戴天。”

  夜莺是苏锐的相好,樊海珏对苏锐的仇恨那么深,自然可以转嫁一部分到夜莺的身上,现在,夜莺孤身一人送上门来,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她曾经劫持过一次夜莺,用以要挟阿波罗,没想到阿波罗的眼光太过毒辣,一下子便识破了这其中的猫腻,压根就没有上当,反而借机戳穿了樊海珏。

  “夜莺,你逃不掉了。”樊海珏说着,眼睛里面释放出凛冽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