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287章 昨日重现!
  苏锐要让太阳神殿所有人都离开,这样其余不安分的敌人才有可能冒出头来。m.。

  毕竟,倘若太阳神殿的典礼阵容一直停留在东南亚的话,那么敌人贸然进攻,简直和送死没什么分别。

  军师思量再三,还是同意了苏锐的做法。

  苏锐笑了起来:“你拗不过我的,对了,把夜莺也带走,让她去见识见识西方黑暗世界。”

  “你一个人能应付的过来吗?”军师说道:“万一再遇到类似于今天的埋伏又该怎么办?”

  “我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可绝对不算少啊,每一次都是安全脱身。”苏锐的笑容越发的“浪荡”了。

  这货就是这样,一想到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觉得非常刺激。

  “那好吧,找个高调的机会,我带着十二神卫和双子星离开,你自己多小心一些。”军师只能同意苏锐的做法。

  …………

  打了这一仗,苏锐虽然精神头还不错,但肌肉已经感到很疲惫了,回到了酒店已经是凌晨四点钟,苏锐和夜莺就干脆直接从早晨睡到了下午。

  “你要走了么?”

  等苏锐醒来,忽然发现夜莺坐在床边,正看着他呢,目光之中似乎带着一丝幽怨的味道。

  当然,这种幽怨气质也只是苏锐感觉出来的,从表面上看,夜莺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不是我要走了,是你要走了。”苏锐笑笑,撑起了身子,靠在床头上。

  夜莺也没说什么留恋的话,直接说道:“那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呢?”

  “这个我也不确定。”苏锐说道:“你先去熟悉一下西方黑暗世界,未来你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在那边度过。”

  “好。”夜莺点了点头,默然起身。

  苏锐看了看她,然后摇头苦笑。

  “最好早点来看我,万一我看上了你们西方黑暗世界的哪个帅哥,你可能就没机会了。”夜莺说完,便开门出去了。

  苏锐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中,想着夜莺刚刚的状态,笑了好一会儿。

  到了晚饭时间,苏锐拉着夜莺出去吃了顿特色海鲜,然后便带着她七拐八拐的,走了不少的路。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夜莺被苏锐拉着在小巷子里面直转悠,觉得很纳闷儿。

  “去一个带给我第一桶金的地方。”苏锐笑了起来。

  谷麦市的黑夜,可谓是东南亚地下世界的缩影,见识了这里之后,就大概知道东南亚区域的地下世界是什么样子了。

  “第一桶金?”听了这话,夜莺的眼光顿时亮了起来,一直兴致缺缺的她现在也重新有精神头儿了。

  “没错。”

  苏锐走在这些潮湿的小巷子里面,眼中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其实我刚到谷麦的时候,简直和流亡没什么两样,没人知道我是谁,也没人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甚至会有人把我当成乞丐。”

  “你当时身上也没钱吗?”

  苏锐摊了摊手:“勉强算是身无分文吧。”

  夜莺听了,默然的点了点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的想法,总之觉得喉咙有点堵得慌。

  苏锐能够一步步的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他背后所付出的巨大努力,远远超出了别人的想象。

  一个努力的男人,是最容易打动女人的。

  毫无疑问,夜莺现在便是如此了。

  “你怎么了?”

  看到夜莺忽然不说话了,苏锐纳闷的问道。

  夜莺觉得鼻子酸酸的,于是吸了一下气,才说道:“我觉得你还真是挺不容易的。”

  “那是当然了,一直都挺不容易的。”苏锐倒也没谦虚:“不过都经历过一遍之后,才发现这一切其实并没有什么。”

  其实,只有扛过来了,才会扭过头,说一句——这些都是云淡风轻。

  穿过了好几条小巷子,苏锐终于带着夜莺来到了入口处,楼梯是一直向下的,应该是连接着地下室。

  “好几年没来了,这地方竟也是一点儿都没变。”苏锐笑着,便拉着夜莺走进去了。

  一入楼梯口,感觉静悄悄的,连个廊灯都没有,甚至还有污水顺着楼梯一直流下去,让人感觉到十分的难受。

  夜莺本能的拉住了苏锐的手。

  即便她身手高强,但是在这种时刻,还是会表现出一个妹子的本能来。

  “习惯了就好,毕竟想要赚点灰色收入,总得找个见不得光的地方。”苏锐拉着夜莺,楼道里漆黑漆黑的,他竟然也没有打开手机照明。

  “小心,下面还有一级台阶。”苏锐说着,似乎这楼梯的级数还被他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之中呢。

  “你对这里的印象这么深刻啊。”夜莺说道,她那柔软的纤手被苏锐的大手握着,似乎很有安全感。

  “那是当然的了。”苏锐笑着说道:“你要是连续来上好几个月,可能闭着眼睛都能摸到地方了。”

  夜莺轻叹了一声。

  从这漆黑楼道的样子就能感觉出来,当时的苏锐是多么的不容易。

  这很容易激起一个女人的恻隐之心和保护欲。

  夜莺心想,如果自己能够强大到足以保护这个男人的话,又该有多好?

  这是母爱泛滥的感觉了。

  苏锐拉着夜莺往楼下走了好几层,终于看到了灯光。

  一扇厚重的大铁门就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

  “这里据说以前曾经是个军方的秘密据点,后来被废弃了。”

  苏锐抓住了锈迹斑斑的大铁门,用力一拉,发出了嘎吱的响声。

  这扇门很有年代感,应该已经存在了好几十年,到现在还能勉强使用。

  当这扇门被拉开的时候,鼎沸的人声混合着难闻的气味就从里面传出来了。

  这扇门的隔音能力竟如此之强。

  苏锐拍了拍夜莺的后背:“第一次来可能有点不太习惯,适应了就好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夜莺问道:“难道是地下擂台?”

  “没错,就是地下擂台。”苏锐拉着夜莺走进来,门口并没有任何人把守,苏锐不禁说道:“看来这警惕性也是一点都没提高。”

  苏锐拉着夜莺走进来,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

  毕竟,这个时间点儿正值比赛进行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擂台之上。

  这片空间看起来有个几百平方,中间摆着一个擂台,除了擂台周边一些少量的座位之外,其余人都是站着的。

  夜莺粗略的扫了一眼,便发现此地百分之八十都是男性,至于剩下百分之二十的女人,估计得有一大部分都是从事特殊职业的小姐。

  毕竟在谷麦,某些行为是合法的,世界各地的人都会来到这里寻找快感,这些地下世界的人们自然也是一样。

  不过这些男人明显都不是好相与的,基本上要么穿着背心,要么赤着上身,露出了纹身与肌肉,看起来确实很凶悍。

  如果夜莺一个人来到这里的话,说不准就会被当成小绵羊给吃掉呢。

  “这擂台的规模可不算大啊。”

  夜莺在苏锐的耳边小声说道。

  “确实不算大,但是这却是整个谷麦市年份最久的地下擂台了。”苏锐说道:“以前谷麦的地下世界还没成型的时候,很多混混都会来到这里看人打拳,后来,那些小混混,有不少人混出了名堂,已经成为了一方大佬,有钱有势,但是却仍旧还会经常来到此地看打拳。”

  停顿了一下,苏锐自嘲的笑了笑:“或许,这就是一种情怀吧。”

  “也包括乍伦?我怎么看他也不像是常来这里的样子。”夜莺说道。

  “不包括他,他是个没情怀的人。”苏锐说道。

  “看不出来你也会经常把情怀放在嘴边。”夜莺轻轻撇了撇嘴,她看了苏锐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她的手仍旧被苏锐握在手中呢。

  夜莺发现苏锐并没有任何放开的意思,知道这家伙肯定已经把心思转移到了别处,因此也没有提起——马上就要分别,夜莺巴不得能和苏锐多亲密接触一会儿呢。

  这是属于女儿家的小心思,这种小情绪就像是夏夜那微凉的风,吹散心头的燥郁,让整个人都清爽了起来。

  “我一直是个有情怀的人。”苏锐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知道今天会不会遇到那些谷麦地下世界的大佬。”夜莺忽然说道:“如果遇到了的话,你还能认出来他们吗?”

  “能不能认出来已经不重要了。”苏锐微笑着说道:“就当是来闲逛一下好了。”

  夜莺明白苏锐的意思。

  在谷麦市,地下世界之中大大小小的势力可能都已经被西方的一些大佬给渗透甚至是控制了,就连一直挂着太阳神殿名字的龙和会都能够做出背地里捅苏锐一刀的行为来,苏锐可不相信其他的地下组织能够置身事外。

  “你看擂台上的两个人,谁会赢?”夜莺说道。

  在擂台上面,正有两人对战,其中一人又黑又瘦,个子也小小的,很难想象这样的身材竟然会出现在擂台之上。

  而另外一人则是个大高个,看起来足有两米的身高,体重也得有两百多斤,是个白人,一走起路来就像是个移动的肌肉城堡。

  “显然那个小个子的会赢。”苏锐扫了两眼,便说道。

  夜莺还没来及问出为什么,便听到旁边的人冲着苏锐喊了一声:“你再敢胡乱放屁,我撕烂你的嘴!”

  ——————

  PS:推荐一本都市书,老牌大神浪漫烟灰的,纵横就可以看,字数已经很肥啦。认真讲,烟灰大神的所有书我都看过,特别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