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384章 以血还血!
  如果不是亲身体会的话,马内斯绝对无法想象,竟然有人可以在极大力量的基础上再度加力一倍!

  马内斯在发出痛苦嚎叫的时候,终于真正的领略到了,什么叫做天神的力量!

  不,这已经不是力量了,而是威压!

  马内斯感觉到,苏锐捏碎他的拳头,简直和捏开花生壳没什么两样!

  随后,苏锐猛然一脚撩起,重重的踢在了马内斯的两条腿中间!

  后者再度惨叫了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

  马内斯疼的浑身颤抖!他知道,在苏锐的这一脚之下,自己的某个位置直接就被踹爆了!这辈子压根就别想当个男人了!

  “你……你是故意的……”

  马内斯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货已经意识到,苏锐明明可以一枪打爆自己的脑袋,就像是打死希维尔那样,可是,这位太阳神偏偏没有这么做!

  他是在虐待自己!直到把自己给虐死!

  “很疼,是不是?”苏锐眯了眯眼睛:“可是,林子和秦远途死之前,他们也很疼!比你还要疼!”

  说着,苏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军刀,然后指着天台的扶手:“站到上面去。”

  站上去!

  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马内斯知道,自己一旦站上去,那么苏锐接下来说的话,肯定是——跳下去!

  可是,现在,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如果不站上去的话,我就直接割断你的喉咙。”苏锐声音平淡的说道。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越是用这种平静的骇人的语调来说话,那么就说明他心中的愤怒已经积累到了很高的程度,达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军师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什么都没有说。

  他知道,现在必须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苏锐,让他来控场,否则的话,那始终压抑在苏锐内心深处的愤怒将无法得到完全的发泄!

  马内斯夹着双腿,慢慢的朝着天台的栏杆处爬去。

  他的心里很憋屈,可那又能怎样?在绝对强势的实力面前,他只有被碾压的份儿!

  无非是早死一会儿和晚死一会儿的区别罢了!

  马内斯的心中满是绝望,慢慢的爬到了天台栏杆旁,然后骑在了上面。

  这栏杆是用砖头砌成的,有十几公分宽,足够成年人在上面站稳。

  “我是让你站上去,不是骑在上面。”苏锐冷冷的说道。

  这里虽然只是五楼,但是由于层高较高,所以大概抵得上普通楼房的十层左右。

  从这样的高度往下面看,还是很吓人的。

  马内斯觉得自己的腿已经完全的没力气了。

  “站……上……去。”苏锐眯着眼睛说道。

  马内斯战战兢兢的扶着栏杆,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冷风吹过,让此时此刻的他无比清醒。

  可是,往五楼下面一看,他又觉得一阵阵的眩晕!

  马内斯的两条腿已经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这种滋味儿实在是太难受了!

  就像是古代即将被执行死刑的犯人,最痛苦的,永远不是铡刀斩断脖子的时候,而是屠刀悬在头顶将砍未砍之时!

  这种时候,他们宁愿死掉!

  而现在,马内斯就好像是个死刑犯!

  他知道,苏锐是在故意让他感受这种效果!就是在故意的折磨他!

  可就算是看穿了苏锐的意图,马内斯也不能抗争,横竖都是一死,要么自己跳下去,要么被苏锐丢下去,他没得选!

  走到了马内斯的身后,苏锐冷冷的说道:“你应该感谢我,没有让你站在锐然一生酒店的顶层,那可是三十二层的高度。”

  马内斯真的站不稳了,哆嗦个不停,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要身体稍稍的偏一些,就会掉下去的!

  “阿波罗……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马内斯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勇气大骂。

  “临死之前的感受还不错吧?”苏锐嘲讽的说道。

  马内斯想要跳回去,可是苏锐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那产生的推力让马内斯感觉到了惊恐无比!

  “你要是敢跳回来,那么我就让你被子弹撕成碎片。”苏锐冷冷说道。

  马内斯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他现在巴不得自己眼睛一闭就跳下去,一了百了!

  可是,他做不到!他压根就没有自杀的胆量!

  “对付那些罪大恶极之人,我通常都不会让他们顺顺利利的死去,那样真是太便宜这些混蛋了。”苏锐说道。

  “阿波罗,你要是个男人,就特么的给我个痛快吧!”马内斯大吼道:“折磨人算是什么本事!”

  “那好吧,我就给你个痛快。”苏锐呵呵一笑:“那你主动跳下去好了。”

  你自己跳下去!

  听了这话,马内斯的情绪几乎要崩溃了!

  自杀需要多大的勇气?

  正常人根本就做不到!马内斯并不是山本恭子那种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他只不过是色厉内荏的草包罢了!

  苏锐看着马内斯两股战战的样子,说道:“跳下去吧,一了百了。”

  马内斯还是不敢。

  他站在栏杆的扶手上,犹豫了足足两分钟。

  这两分钟的每一次呼吸都是粗重无比的,每一次心跳都是剧烈到极点的。

  马内斯知道,自己这辈子,即将宣告结束了!

  可他还是不敢跳,就像是无数人在蹦极之时,即便牢固的绳索已经捆在了脚踝上,他们仍旧不敢跳下去一样。

  更何况,马内斯现在并不是蹦极,而是……自由落体!

  “那我还是来帮你一把好了。”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举起了手中的军刀,扎进了马内斯的肾脏!

  一捅,一拔,鲜血喷涌而出!

  马内斯的肾脏被捅穿,痛的浑身颤抖!

  就在苏锐拔出军刀的那一刻,他的双腿一弯,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控制不住的朝着栏杆下面摔去!

  “啊!”

  人在空中,他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大吼!

  而苏锐,恰恰就是要让他体验这种绝望!

  “血债……血偿。”苏锐冷冷说道。

  砰!

  一声闷响过后,马内斯的叫声戛然而止!

  他趴在地上,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着,一摊鲜血迅速的从身子底下蔓延开来!

  苏锐把滴血的军刀随手扔了下去,没想到这锋利军刀跨过了二十几米的距离,竟是笔直的插进了马内斯的后背!

  从这个视角看,军刀应该是插在了心脏位置!

  马内斯那不断抽搐的身体猛然一僵,随后再也不动了!

  苏锐这并不是随手一扔,军刀的精准度简直可怕!

  “呼!”

  苏锐双手扶着栏杆,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不喜欢折磨人,可是,一想起秦远途等人的惨状,一想起那被烧的面目全非的悦然一生酒店,苏锐的心情就差到了极点!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参与者,他要替秦家报仇!

  军师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苏锐的肩膀。

  “别太难受了。”军师说道。

  那本来毫无情感波动的电子合成音,此时似乎带上了一丝关切的味道。

  “我是不是有点变态?”苏锐看着那趴在街道上的尸体:“从生理上和心理上,我都在折磨他。”

  军师的答案很简单,也很有说服力:“对于那些该死的人,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怜悯,你的所有怜悯,都会让多一些人受害。”

  听了军师的话,苏锐深深的点了点头。

  “这次动静不小,神王宫殿那边应该有反应了吧?”苏锐问道。

  “就像是你说的,何必管他们。”军师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

  “好一个谁也拦不住!”

  苏锐说着,摇了摇头:“走吧,我们下去看看。”

  整个酒吧内一片狼藉,偶有痛苦的喊叫声,但是那些胡乱的追打场面已经消失不见了。

  现在,太阳神殿的成员们已经把马内斯的手下基本清理完毕了。

  那些乌合之众,根本不是这些精英战士的对手,在整个过程中,甚至没有一名太阳神殿成员负伤!

  “有没有误伤?”苏锐还问了一句。

  “没有任何误伤。”黄梓曜回答道:“按大哥你的吩咐,我们对敌人一个不留,那些舞女统统放过。”

  “好,接下来,还有更硬的仗要打。”苏锐眯起眼睛,说道。

  …………

  走出去之后,苏锐来到了马内斯的尸体前面。

  “把他给翻过来。”苏锐说道。

  这个佣兵头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或许,和地面接触的那一瞬间,他才是获得了真正的解脱吧!

  苏锐这三四天的时间里面,不知道设想了多少次复仇的场面,可是,当他此时看着马内斯这罪魁祸首的尸体,竟是没有半点轻松,更谈不上复仇之后的喜悦,相反,他的心里面仍旧有股沉重感觉挥之不去!

  “军师,把手机给我。”

  苏锐拿过了马内斯的手机,对着后者的尸体,拍了张照——高清大图!

  “好了,让他们开始尝尝临死前的煎熬究竟是种怎样的滋味儿吧。”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按下了发送键。

  …………

  “来,喝酒,喝酒!”拉贝森的秘书说道,他正在搂着两个漂亮女人,坐在包厢的沙发之上,一双大手正很不老实的在两人的身上游走着。

  而这个时候,他的主子拉贝森也同样是抱着两个模特身材的女人,正把头埋在她们的身上,似乎已经是醉醺醺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秘书的手机响了。

  他晕乎乎的掏出手机:“原来是马内斯那个家伙的信息。”

  ——————

  PS:感谢……咳咳……感谢烈焰真秒男o(唉)、烈焰没丁丁3(都到3了啊)、有一天和烈焰(去做什么了我们)、烈焰切丁丁(切你的)、挽歌_、烈焰他哥(弟弟你好)、東方炎Z、用户816、情绪控6777、_青崖有白鹿_、烈焰零秒(怎么做到的零)、kxc841028、红尘觅渡、好名都被狗艹、江湖你海哥、猎艳七次狼(打死)、初夏的细雨、烈焰小牙签(你是牙签)、我爱傅锡蓝、小姐妳好騷(我去)、、昭烨、书友48294856、书友43497993、烈焰3秒钟(太少了)、看書要對口味、阿波罗1987、飘渺一赤子、吾乃耗子、ng、weiguang121、万大少、张朝轶、甜甜天天、小龙不明白、忍让妙勿忘我的月票和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