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389章 丹妮尔夏普的建议!

最强狂兵 第2389章 丹妮尔夏普的建议!

  丹妮尔夏普这话一出口,就连军师都开始无奈的摇头了。

  这丹妮尔夏普的表现也实在是……太容易暴露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了。

  苏锐看穿了丹妮尔夏普的“色厉内荏”,摇了摇头:“那你想怎么样?把我抓起来?”

  听着苏锐的话,军师又摇了摇头,他对这一男一女已经彻底的无语了。

  “抓你?”丹妮尔夏普看着苏锐那样子,真是要咬牙切齿了。

  “你说你穿这身军装明明挺帅的,为什么偏偏就不能说人话?”

  丹妮尔夏普气得不行,猛然抽出了腰间的紫色软剑,遥遥的指向了苏锐。

  可她还是没有意识到,刚刚所说的那句“明明挺帅的”,让人听起来很是有些怪异。

  “今天,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走!”丹妮尔夏普说道:“如果让你走了,执法队的威严何在?我神王宫殿的威严何在?”

  苏锐嘲讽的冷笑了两声:“你还知道你是神王宫殿的啊?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冥王殿的。”

  当初,宙斯让女儿跟在冥王哈帝斯身边历练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正是那一段时间,苏锐和丹妮尔夏普结下了不少梁子。

  丹妮尔夏普没有再和苏锐争论,她猛然一个拧身,从防暴车的顶端翻身而下,紫色软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妖异的弧线,然后来到了苏锐的喉咙间!

  快之又快!

  苏锐脖子处的肌肤已经感受到了对方软剑的冰凉剑锋!

  丹妮尔夏普冷冷说道:“为什么不躲?”

  苏锐说道:“废话,有什么好躲的?你还真能杀了我?”

  “你……”丹妮尔夏普觉得自己的鼻梁骨都要被气的塌掉了!

  “跟我走,不然真的杀了你!”丹妮尔夏普说道。

  苏锐摊了摊手:“好吧,希望不要太久,我的时间很宝贵。”

  他同意了!

  不过,这同意的方式却让丹妮尔夏普无限不爽!这压根就不是低头认怂!

  你的时间很宝贵?我的时间就不宝贵了吗?

  “跟我走!”丹妮尔夏普低吼道。

  苏锐转向了军师:“这里就都交给你了。”

  后者咳嗽了两声,什么都没说。

  于是,丹妮尔夏普便把紫色软剑架在苏锐的脖子上,“逼着”他上了防暴车。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如果苏锐想要反抗,丹妮尔夏普应该是拦不住他的。

  而且,单论战斗力,神王宫殿的执法队可比不过太阳神殿的精锐战斗力量。

  但是,在特洛夫兰等人的视角看来,那就是——阿波罗对丹妮尔夏普服软了!

  苏锐上了车,防暴车便轰隆隆的开走了。

  特洛夫兰觉得有必要乘胜追击了,否则执法队的威严何在?。

  太阳神殿的老大都已经被大小姐抓走了,自己也绝对不能放过这些“残党”!

  捂着疼痛之极的下巴,特洛夫兰囫囵不清的低声吼道:“给我把这些太阳神殿的人全部带走!一个都不能放过!谁敢反抗,就地格杀!”

  就地格杀!

  不得不说,这货还真的够狠的!苏锐先前的表现让他的脸面丢尽了,此时自然是想要趁着苏锐不在好找回场子!

  可是,当他这句话刚刚喊出来的时候,军师便转过了身!

  看着那青面獠牙面具,特洛夫兰的心里面莫名的开始了慌乱!

  “阿波罗说过的话,我来帮他实现好了。”

  说着,军师的身形一展,就像是夜色下的黑鹰,直接飞掠到了特洛夫兰的身边!

  后者的脑子被苏锐撞成了脑震荡,此时还很晕呢,面对军师这眨眼即到的攻势,根本就没法躲避!

  砰!

  军师的脚狠狠的踢在了特洛夫兰的鼻梁骨上!

  后者清楚的听到了鼻梁骨断裂所发出的咔嚓之声!

  随后,鲜血从他的鼻腔之中喷涌而出!

  特洛夫兰眼前一黑,他晕倒前最后的记忆,便是依稀看到自己的身体被踢的倒着飞出了十几米,摔在了一辆防暴车上!

  这车子的防弹玻璃实在是太结实了,被撞得这么猛,也没有出现一丝裂痕!

  特洛夫兰的身体撞在了玻璃上,然后弹回了引擎盖,随后滚落在地!

  执法队的成员们纷纷上前把他扶起来。

  这还是军师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的话,一脚就把特洛夫兰的脑袋给踢爆了!

  “太阳神殿,可不是你这种阿猫阿狗能肆意妄为的。”

  军师淡淡的丢下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了。

  不过,就在他转身之前,还淡淡的往斜后方看了一眼。

  他看的方向,正是一把机关枪所在的位置。

  那个架着机枪的人看到军师的动作,竟是慌乱的一把将手松开了!

  军师冷哼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多说,带领太阳神殿的成员上车离去。

  执法队员们在原地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一个个的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一仗,虽然太阳神殿的阿波罗被丹妮尔夏普给带走了,可执法队的每个成员都不认为自己获得了胜利。

  面对强大的太阳神殿,他们都觉得很憋屈!完全被压制!

  …………

  坐在轰隆隆的防暴车里面,苏锐无奈的说道:“大小姐,我算是给足你面子了,有什么话快点说吧。”

  这偌大的车厢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丹妮尔夏普还是没好气的,把紫色软剑在苏锐身旁的座位上重重的抽了一下,然后说道:“你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还说给足我面子了?”

  “我是在报仇。”苏锐说道,他的声音还是很平静。

  没办法,和神王宫殿的执法队冲突起来了,苏锐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得过了丹妮尔夏普这一关。

  那个队长特洛夫兰,不过是条乱吠的斗狗而已,打了也就打了,可是,苏锐不能和丹妮尔夏普硬碰硬。

  “报仇不是理由!”丹妮尔夏普说道:“以你的脑子,难道不能把这些人给诱骗出黑暗之城,然后再动手吗?”

  “我等不及。”苏锐眯了眯眼睛:“我让他们血债血偿。”

  听到苏锐的语气如此坚定,丹妮尔夏普并没有针锋相对,她的语气也不像先前那么的激烈了:“可是,你以为这样就能破坏神王宫殿定下的规则吗?”

  “这不算什么规则。”苏锐看了丹妮尔夏普一眼,在对方即将再度开始不爽的时候,终于说了一句:“今天……谢了。”

  听了这话,丹妮尔夏普那已经挑起来的眉毛重又平复了下去。

  “算你还有点良心。”她哼了一声,说道。

  本来心里种种的不爽,却因为苏锐这一句话而烟消云散了。

  苏锐并没有笑,他现在大仇未报,也没有任何调戏妹子的想法。

  其实,从丹妮尔夏普说错话的时候,苏锐就已经看出来,这个妹子今天绝对不是来找茬的。

  或许,她是来给自己解围的。

  “我知道你回来了。”丹妮尔夏普说道:“但我不知道你一回来就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对付几个小小的佣兵,你完全可以用一些无声无息的手段,这样,我们面子上也不至于下不来台。”

  这一番话也确实算得上是语重心长了。

  以丹妮尔夏普的强势性格,很少会对别人做出这样的让步,更不会如此“苦口婆心”的劝说。

  今天晚上,她压根就是来帮助苏锐的。

  “你们那个执法队长,和神王宫殿不是一路的。”苏锐说道。

  他这可没有多少挑拨离间的味道,说的全是事实。

  “他不是一直忠心耿耿的么?”丹妮尔夏普说道:“能力很强,长得也很帅,以后前途无量。”

  苏锐看着她的漂亮眼睛,说道:“如果说在今天之前,你这样认为或许也没什么问题,不过现在看来,你是在跟我演戏了。”

  丹妮尔夏普顿时笑了起来。

  这一笑,整个车厢的温度好似都提高了好几分,似乎来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

  苏锐挑了挑眉毛:“不装了?”

  “其实,神王宫殿也不是铁板一块的。”丹妮尔夏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所有的势力都一样,里面都会有一些小的派系,放眼整个黑暗世界,也只有你的太阳神殿算是个例外吧。”

  “神王宫殿内部有派系有斗争,你老爹也管不了?”苏锐又问道。

  “不是管不了,是他不想管。”丹妮尔夏普说道:“在他看来,这些事情并不会对他的事业造成任何影响,他不屑,更不在乎。”

  怪不得,今天晚上丹妮尔夏普见到特洛夫兰被苏锐打的那么惨,却几乎视而不见,完全没有半点关切的意思——双方压根就不是一路的。

  或者说,特洛夫兰把丹妮尔夏普当成了大小姐,而后者却一直都未信任过他。

  “好一个不在乎。”苏锐眯着眼睛说道:“难道说,他对特洛夫兰这种挑起太阳神殿和神王宫殿间隙的做法也不在乎吗?”

  停顿了一下,苏锐眯起了眼睛:“三人成虎啊。”

  “我父亲知道你是什么人。”丹妮尔夏普说道:“他一直很相信你。”

  这本来不怎么和谐的父女关系,现在看来已经修复的很好了。

  “相信我,却对我不怎么友好。”苏锐呵呵一笑。

  “此话怎讲?”丹妮尔夏普说道。

  “星华号上,我和山本组大战,他偏偏要派葛伦萨那个老头子来阻挠我。”苏锐摊了摊手,说道:“否则,山本太一郎早就落在我的手中了,怎么可能让他顺顺利利的逃回东洋?”

  苏锐嘴上这样说,但是,山本太一郎现在还在国安的手中,从他的口中撬出来许多堪称国家机密的重要信息。

  丹妮尔夏普看着苏锐不满的样子,掩嘴一笑。

  “怎么,看我不爽你很高兴?”苏锐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丹妮尔夏普没有接这话茬,而是盯着苏锐的眼睛,很认真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想动马尔默家族,但是我建议你,不要碰他们。”

  苏锐闻言,眼睛里面登时寒光大盛!

  ——————

  PS:第三更送上!

  因为烈焰首发站在纵横,平时的月票名单都是纵横的,其他站的我看不到,今天偶然发现,我们在掌阅上的男生月票榜也处在前三位,感谢一直默默投票的你们,你们都是我的超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