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533章 离去的痕迹!

最强狂兵 第2533章 离去的痕迹!

  苏锐发现,这座岛上充满着浓浓的迷雾,有太多的事情都没有答案。

  他走到阳台上,往下面看了看。

  这里是二楼,跳下去,就会来到花园里,而下面是一片草地。

  如果是超级高手来到此地,从二楼跳下,完全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身的力量,尽量不在草地上留下痕迹的。

  但是,如果这个超级高手还抓着一个人的话……

  呵呵,就算是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的。

  苏锐没有再多想,直接从阳台上翻了下去。

  人在空中的时候,他的力量就已经流转全身,尽量控制自己轻盈的落地。

  是的,他确实是很轻很稳的落地了,甚至草地都没有传来多少震动。

  这时候,苏锐轻轻的抬起了自己的脚。

  他发现,自己的脚下有几棵草叶子被踩折了。

  苏锐已经很完美的控制了身形,但还是无法完全抵消重力所带来的冲击,草茎还是不可避免的断了。

  他这还是轻轻的跃下,苏锐满世界的见识过不少高手,他自认为,自己这种力量已经是妙到毫巅了,如果更进一步的话,那可能就只有司徒远空这种级别的才行了。

  所以,他绝对不认为,这个岛上出现了司徒远空这种级别的高手,否则大家都不要打了,齐齐自杀算了。

  没有发现痕迹,只能说明他们检查的不够仔细,除非这个高手从未出现过。

  苏锐轻轻的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着周围的情况。

  果然,这时候的他发现,在前方一米处,有草茎断开了。

  这明显是受外力压迫才产生的情况!

  线索出现了!

  不过,这草茎的确是断的不太明显,而且面积不大,很显然,根据苏锐的判断,这个家伙对力量的控制绝对和他是在同一水平上的,甚至是只高不低!

  是个高手!

  苏锐的表情开始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他眯着眼睛往前小心的挪着,果然,在前方两米的地方,他又发现了类似的情况!

  这是什么?

  这就是脚印!

  虽然并不是整只脚面积下的草茎全部断裂,但是,此人在落地之后,应该是脚尖着地,第一步跨出了两米,随后第二步再度跨出了……三米!

  因为,苏锐已经看到了,就在三米之外,有一处痕迹已经非常的清晰了!

  当然,这也只是对于他而言的清晰,因为路线图已经出来了,所以寻找起来就比较简单了,而维多利亚所带来的那些手下,自然不会有他那么的仔细,几根断裂的草茎并不能够引起他们的重视,甚至……他们对这种重要的线索,连多看一眼都做不到。

  苏锐缓缓的朝前走着,这时候,他已经找到了十几个脚印了。

  是的,只要来过的,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苏锐还真的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最笨拙的方法,找到那个高手的离开方向,然后把军师营救出来!

  哪怕,哪怕付出再多的时间,苏锐也在所不惜!

  维多利亚也已经从阳台上跳下来了,看着专心致志的苏锐,她并没有出声打扰,眼底则是涌现出了一抹佩服的神色来。

  苏锐这份心理素质,还真的远非普通人能够比拟,虽然他先前在得知军师失踪之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但是现在却已经能够沉静下来,开始认真地分析案情中的线索了,这一点真的难能可贵。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脚步忽然间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维多利亚问道,她看到了苏锐紧锁的眉头。

  苏锐没有答话,而是指了指前方的草地。

  在那里,几根草茎似乎有点变色,不再是纯净的绿色了,而是微微发黑。

  不,确切的说,不是发黑,而是暗红。

  暗红色?

  维多利亚的心中一紧。

  “这是……血迹!”她说道!

  “没错,就是血迹。”苏锐眯了眯眼睛:“我想,这应该是军师的血吧。”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锐的语气之中已经饱含着无尽的杀意了!

  这种杀意是无差别的释放出来的,即便是强如维多利亚,也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军师就是苏锐的逆鳞!这一刻,维多利亚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苏锐的心情已经明显变得不平静了起来!

  她相信,如果再多发现几处血痕的话,苏锐的怒火恐怕会再次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来!

  “不一定是军师的血,也可能是那个把他劫走之人的。”维多利亚安慰着说道。

  不过这句安慰明显有些苍白,实在是没什么太强的说服力。

  毕竟那人是全盛状态,而军师则是身患重病,疼的连站立都困难,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神秘高手的对手呢?

  苏锐倒也没有反驳,而是点了点头:“希望是吧。”

  又往前走了十几米,他们找到了第二处血痕。

  这一次,这血迹的范围就明显一些了,至少不止是几根草茎了,而是一块硬币这么大的范围。

  这更像是军师吐了一口血沫。

  苏锐摇了摇头,看了维多利亚一眼:“亲爱的白金,你的那些手下看起来可不怎么用心,我想,如果他们能够再仔细一些的话,应该是能够找到这个痕迹的。”

  维多利亚点了点头:“也许是因为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走廊和大门了,并没有想到敌人会从这个方向离开。”

  “希望你的解释也是他们所想的。”苏锐摇了摇头,继续往前找着。

  维多利亚看了看地上的血痕,又看了看苏锐的背影,说道:“吹毛求疵,不过是借机发火罢了。”

  每次,苏锐在喊维多利亚为“白金”的时候,都是最认真的时候,并不会有一丁点开玩笑的意思。

  因此,这样的语气弄的维多利亚有点微微的不爽,因为她真的认为自己的手下尽力了。

  虽然,那些手下也是她从朋友那里雇佣而来的。

  苏锐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语影响到了维多利亚的心境,于是转过脸来,说道:“维多利亚,我真的认为你的那些手下有些敷衍,他们的负责人是谁,你能不能去提醒他一下?”

  “好的,好的。”维多利亚举起了双手:“那就听你的,我去狠狠的训他们一顿,好吗?”

  “去吧。”苏锐说道。

  他是真的认为,这种血迹完全可以寻找出来的,为什么只顾着在大门和走廊的方向寻找痕迹?这些人也都是专业的雇佣兵,他们如果没意识到那神秘高手是从二楼阳台上跳下来的,那么这水平也太弱了些!

  所以,基于这一点,苏锐觉得越发不满意了。也幸亏这是维多利亚找来的雇佣兵,如果是发生在太阳神殿战士们的身上,恐怕苏锐就要大发雷霆了!因为,这种行为从某种意义上就代表着,他们不在意军师的死活!

  身在太阳神殿内部,谁能不在意军师?

  所以,苏锐才特地让维多利亚去提醒一下她带来的那些人,如果这些人总是抱着敷衍的态度的话,那么军师永远都不可能找到!

  维多利亚的心里是稍稍的有点不爽的,但是她也知道,苏锐说的并没有什么错,那一口血沫子的痕迹,只要是太阳神殿的战士,是一定能够看出来的,如果能够早两个小时发现,那么会不会早点找到军师呢?

  可是没有!

  所以,维多利亚对那群所谓的手下也是有点窝火的。

  她穿过草地,来到了别墅的院子里面,看着那些还在仔细寻找着痕迹的雇佣兵们,不禁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些家伙,真是够坏事的,早知道自己就不该这么的信任他们。

  “布朗基,你有什么发现吗?”维多利亚冷冷的问道。

  一个身穿迷彩服的黑人转过脸来,他摘掉了头上的贝雷帽,揉了揉脑袋,无奈的说道:“尊敬的维多利亚小姐,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是一无所获。”

  这个家伙的身材极为高大,看起来得有两米左右,他身上的肌肉也非常发达,把穿在别人身上很宽松的迷彩服都给撑的紧紧的,就像是人形铁塔一般。

  他看起来身高臂长,力量无穷,这样的人如果参加肉搏战,那几乎可以等同于战场绞肉机了。

  不过,这个名叫布朗基的家伙却显得很憨厚,并没有长着一副凶悍的模样,这和他那极为强壮的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给人带来了一种违和感。

  “我相信你们也没有任何的结果。”维多利亚冷笑着说道,她的话语中有着一丝很明显的嘲讽味道。

  布朗基就是这群佣兵的负责人,他的大老板和维多利亚的关系特别好,甚至算得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因此他才被派来执行这次任务。

  听到大小姐这么说,布朗基那憨厚的脸上显得有点愕然和懵逼:“尊敬的维多利亚小姐,这是怎么回事?您为什么这么说?”

  “嘿,大块头,你跟我上来。”

  维多利亚再度嘲讽的说了一句,然后带着这个大个子朝楼上的主卧走去。

  这个时候,苏锐还在草地上寻找着痕迹,对于他来说,军师的血迹,让他的心再度狠狠的揪起来。

  这个战友是他最在意的人之一,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可是这个时候,苏锐再次站定了脚步,因为,草地已经到头了!

  紧接着就是公路了!

  ——————

  PS:感谢裂阉涛涛、烈焰小JJ、烈焰大保健、烈焰最帅最屌、烈焰红唇end、烈焰没丁丁3、烈焰快三秒、那一夜我和贺涛、老烈焰嫖黑狼被姑姑抓、老烈焰雄起、老烈焰是平胸、黑烈焰的名都被占了、烈焰没得JJ、烈焰隔壁家的、烈焰的大鲶鱼、烈焰凹进去、专找烈焰学贱捧场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