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560章 这个男人就挺合适!

最强狂兵 第2560章 这个男人就挺合适!

  在看了这卡门监狱旧址一眼之后,苏锐便收回了思绪,问向于飞鱼:“于哥,你后来回国之后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这就是苏锐最为期待的点了。

  全军都在学习于飞鱼的“先烈事迹”,甚至有的地方还给他立了雕像,现在于飞鱼若是回去了,那怎么办?

  烈士雕像要拆掉吗?

  陵园里的碑是不是要找个地方给偷偷埋了?

  最关键的是,几十万的战士都知道于飞鱼已经牺牲了,现在再回来,这怎么解释?

  “我回来之后,首长们自然都是很高兴的,其实,他们虽然之前以为我死了,造成了误会,可这在他们的眼中并不算什么失误,只要澄清一下就没什么了。”于飞鱼笑着打趣了一句:“都是打过不少仗的人,脸皮厚着呢。”

  苏锐哑然失笑,全军之中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敢这样打趣首长们的人了,不过苏锐却是知道,于飞鱼回归的消息最终还是被隐藏了起来,即便知道很多机密的苏锐,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超级重磅消息。

  看出了苏锐的疑惑,于飞鱼解释道:“这还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毕竟连烈士陵园都进了,少将都追认了,这种时候,再活过来,似乎有点尴尬。”

  尴尬?苏锐听了之后,摸了摸鼻子,露出了苦笑的表情来。

  “是挺尴尬的。”苏锐笑道,不过,他却相信,于飞鱼之所以愿意把自己回归的消息给隐藏下来,肯定还是有着别的原因的。

  “我的身体现在差成了这个样子,很多事情都不能做了,所以,我还是安安心心的休养,让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好了。”于飞鱼说道。

  他笑了笑,表情之中带着些许无奈。

  从无所不能的超级兵王,变成了这么虚弱的样子,任谁都无法承受这样的巨大落差,就算是于飞鱼,心中也不可能太好受。

  不过,苏锐却知道,于飞鱼即便身体已经差到了这种地步,却仍旧愿意冒着危险来到这德弗兰西岛上救他,这就是莫大的恩情了。

  是的,在苏锐看来,这就是恩,是恩就得报。

  苏锐并没有询问于飞鱼和宙斯是怎么认识的,在他看来,这个强大的超级兵王若是不认识宙斯,可能还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转脸看向山洞,心中的担忧之意又再度升了起来。

  “暂时不需要担心,艾肯斯博士一定会尽力的。”看到苏锐的神情,于飞鱼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微笑的劝说道,“我曾经和他打过几次照面,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于飞鱼的话就像是给苏锐吃了一颗定心丸,他很认真的看着于飞鱼,说道:“于哥,谢谢你了。”

  “好了,接下来这边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了,我先走了。”于飞鱼拍了拍苏锐的肩膀,“你等在此地便好。”

  “嗯,好。”苏锐用力的点了点头。

  宙斯也走了过来,他看着苏锐,说道:“军师还真是能够给我们带来惊喜。”

  苏锐笑了起来,他的脸上带着一抹骄傲的神色:“她很漂亮,不是吗?”

  宙斯挑了挑眉毛:“是很漂亮,但是比丹妮尔还是要略微逊色一些。”

  苏锐笑着,给了宙斯的胸口一拳:“这次谢了,回到欧洲我请你喝酒。”

  “说话算数。”宙斯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宰死你这个铁公鸡。”

  苏锐此时简直是无比大方:“随意宰,只要你开心,钱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宙斯听的浑身一阵恶寒,这话简直肉麻无比,他没好气的看了苏锐一眼,便和于飞鱼一起离开了。

  不过,走到了半路,于飞鱼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斯玛特说道:“老家伙,你也一起来吧。”

  原来,他还在担心斯玛特留在这里会对苏锐不利。

  “呵呵,好。”斯玛特笑了笑,便跟上了,他连半点犹豫都没有。

  苏锐等到于飞鱼走后才反应了过来,他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这实验室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真的和死亡神殿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吗?

  于飞鱼肯定是知道这一切的,否则的话,他根本不可能找到这里来。苏锐如果想知道确切答案的话,只能下次见面再询问对方了。

  现场,除了横七竖八的尸体之外,就只剩下纯子了。

  “多亏了你。”苏锐拍了拍纯子的肩膀。

  这一路走来,纯子也是相当不容易,她还是那身充满了活力的打扮,和这充满了血腥气味的雨林有点格格不入。

  她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丝丝缕缕的粘在脸上,苏锐掏出纸巾,主动给她擦了擦汗水。

  汗水并没有影响纯子的气质,反而让她显得有种别具风格的动人。

  “这个动作可是有点暧昧了。”纯子笑眯眯的说道。

  她现在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知道一昧的担心军师并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先调整心情,让自己先开心起来。

  “这算什么暧昧。”苏锐的眼睛不经意的瞟向了纯子的胸前:“咱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好像还被什么东西给砸晕过。”

  纯子简直羞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捶了苏锐一下:“我那个时候也是在演戏,再说了,我也没有这样砸过别的男人啊。”

  苏锐笑了笑:“算了,勉强相信你。”

  纯子气结:“什么勉强相信,我本来就没有这样砸过别的男人呢。”

  一说到“砸”这个词,纯子便是俏脸通红,不过,在害羞的同时,她竟是也隐隐的有种骄傲的感觉。

  确实,能够拥有这种身材,的确很是值得骄傲了。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纯子说道:“不知道她最近过的怎么样。”

  “谁?”

  “山本纱织。”纯子默默的说道,忽然间有点惆怅。

  虽然她之前和山本纱织的接触是有着其他的目的在,但是,两人像是闺蜜一样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彼此之间已经有了极深的感情了。

  听了这个名字,苏锐的心底也略微有些不是滋味儿,毕竟,他当初为了打入山本组的内部,以成功的登上星华号,还利用了山本纱织,甚至算是欺骗了她。

  而且,在那个时候,山本纱织这个傻姑娘还对苏锐产生了那么一点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愫。

  苏锐觉得,山本纱织应该感受到了“背叛”的滋味儿吧。

  “其实,她算是无辜的。”纯子想了想才说道。

  “嗯,确实是这样。”苏锐轻叹了一声。

  也不知道这辈子他和山本纱织之间还有没有再相见的可能,也许,就算是见了,山本纱织对苏锐的情感可能也只剩下了“恨”吧。

  纯子问道:“你有没有想着去解释?”

  苏锐反问道:“你呢?”

  “我有想过,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吧。”纯子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苏锐点了点头:“我和你一样。”

  纯子把头靠在苏锐的肩膀上:“这一路走来,还是挺累的。”

  这种累,是心累,也是因为精神的压力时时刻刻萦绕在心头,得不到任何的释放。

  “要是能够回到小时候就好了。”纯子补充着说道。

  这也是很多人的想法。

  若是回到了童年,就不会看到这世界上这么多的险恶与血腥了。

  “现在想来,人从小到大,都是有烦恼的。”苏锐却否定了纯子的说法:“现在之所以觉得童年无忧无虑,是因为站在这个时间点上,会觉得那个时候所经历的困难都不值一提,但是当时的我们可能并不是这么想的,那时候反而盼望着快快长大呢。所以,你所想要回去的童年,也只是片段或者某个特定的情景而已,如果就只是时间点的区别的话,那么活在当下和回到童年并不会有太多的不同。”

  “我明白你的意思。”纯子看了看不远处的满地尸体:“就算是一种念想吧。”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纯子的后背:“放心,一切会好起来的。”

  其实,在普通人的眼中,他们的生活已经非常好了,可是,或许他们经历了苏锐的生活之后,就会觉得,原本普普通通的过日子,也是一种难言的幸福。

  苏锐和纯子在山洞外面等待着,足足十几个小时过去了,天黑天又亮,还是没有军师的消息传来。

  他和纯子靠在山洞前,闭着眼睛,由于十分担心,他们都没能睡着。

  到了第二天的傍晚,苏锐也不再坐等了,他干脆起身,在山林里打了两只野鸡,借着用山林间的小溪,简单的拔毛清洗之后,生火烤了起来。

  至于实验室里肯定有食物,但是苏锐并没有想着去碰一下。

  透过篝火,纯子看着苏锐认真烤鸡的样子,心中不禁涌出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复杂情绪。

  认真做事的男人很迷人,认真做饭的男人也是一样的。

  看着苏锐那被火光映红了的面庞,纯子在这一刻似乎有点恍惚。

  她忽然觉得,如果在这深山老林里建个房子一直住下去,可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这样的长住,得有个人在身边陪伴着才行。

  纯子又抬起头,看向了苏锐。

  这个男人就挺合适的,不是吗?

  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纯子又摇了摇头,努力把这种飘渺的想法给驱逐出脑海。

  “来,烤好了,吃吧。”苏锐撕下了一个鸡大腿,递给纯子。

  后者的思绪被打断,接过了苏锐的鸡腿,咬了一口,然后连忙拍着嘴唇,说道:“好烫啊。”

  苏锐看着纯子,笑着问道:“你在走神想什么呢?”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