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678章 我是你的监护人!

最强狂兵 第2678章 我是你的监护人!

  一进入酒吧,那扑面而来的热烈气氛,便让苏锐摇了摇头。

  他很少会有机会适应这类似的气氛,这种喧闹并不属于他。

  宇都巾夜倒是干脆,直接要了几瓶洋酒,依次排开,在桌子上倒是显得颇为壮观。

  苏锐摇了摇头:“你这样,不怕我告诉你妈妈?”

  “这就是传说中的请家长吗?呵呵,大人总是喜欢用这种方式来威胁人,不过,我并不在乎。”

  宇都巾夜抬头看了苏锐一眼,挑衅一般的说道:“服务员,请把这些酒全打开。”

  苏锐摇了摇头:“别这样,在华夏,我是你的监护人。”

  “监护人?”说不上为什么,在听到苏锐这样说之后,宇都巾夜竟然笑了起来。

  她的长相绝大部分都遗传自宇都晴子,本来就是红颜祸水级别的相貌,此时展颜一笑,竟然也是有种春风扑面的撩人感觉。

  不过,这也只是相对于其他的男人而言,苏锐可是见惯了美女,在他看来,宇都巾夜的这种美还差了不少意思,或许,等到这个姑娘十年之后的时候,才真正的有可能达到祸国殃民的级别吧!

  “你妈妈把你委托给我,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宇都巾夜的笑容之后,苏锐的心里面有点莫名的恼火:“别笑了。”

  可是,宇都巾夜还在笑,就像是听到了多么可笑的笑话一样。

  “你俩用身体进行互相委托的吗?”宇都巾夜收起了笑声,嘲讽地说道。

  苏锐有点尴尬:“那次是个意外。”

  “要不,你也跟我意外一次?”宇都巾夜的眼睛里面带着挑衅的意味。

  “成年人的事情,你不要管太多。”苏锐轻轻地咳嗽了两声,补充着说道,“这是你所不能理解的世界。”

  “呵呵。”宇都巾夜直接拿起一瓶酒,对着瓶口就喝了两大口。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太对?”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我就是想喝酒,有问题吗?”宇都巾夜把酒瓶重重地往桌子上一顿,“你要是男人,就跟我一起喝。”

  没想到,苏锐干脆利落的怂了下去,他往沙发背上一靠:“不好意思,我不是个男人,我是个娘炮。”

  对于苏锐的这种态度,宇都巾夜也是彻底的无语了,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举起酒瓶,又是咕嘟咕嘟几大口喝下去。

  “嗨,美女,我们来陪你喝。”两个男青年不请自来。

  他们已经盯着宇都巾夜很久了,毕竟,在这样的夜场之中,能够像宇都巾夜这样不施粉黛却仍旧能有清丽脱俗之感的姑娘,几乎是找不到的。

  宇都巾夜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挑衅一般的看着苏锐:“你真的不喝?”

  苏锐仍旧拒绝:“你喝吧,我得保持清醒好送你回宿舍。”

  “宿舍?”宇都巾夜轻蔑的笑了笑,而后说道:“你真不是男人,难道不应该把我灌醉了带到酒店去吗?”

  一听到宇都巾夜说出这么“开放”的话来,那两个凑过来的男青年已经是非常激动了,搓着手,甚至已经联想到接下来他们把宇都巾夜扛到酒店的情形了。

  和这么漂亮脱俗的姑娘共度一夜,想想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兴奋!

  “你还未成年。”苏锐丝毫不为所动,他是真的没有把宇都巾夜当成一个成年人,至于把对方带到酒店……苏锐更是想都没想过这件事情。

  “我已经快十九岁了。”宇都巾夜仍旧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苏锐。

  “十九岁……”苏锐并没有再继续鄙视对方,而是忽然有点感慨。

  十九岁的时候,真的挺好的,那是一个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年纪,可以幻想,可以放肆,不像现在,责任多了,担子重了,随便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得考虑到会引发什么后果,现在想想,还是自由自在的年纪最好。

  那两个男青年一听到宇都巾夜只有十九岁,顿时便兽血沸腾了,他们也不愿意再等下去了,往杯子里倒满了酒,说道:“美女,我们喝一个吧。”

  宇都巾夜看着他们两个往杯子里面倒酒的样子,满脸的鄙视:“呵呵,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用瓶子喝!”

  苏锐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宇都巾夜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野性未消的小野猫,很难被驯服。

  当然,苏锐也压根没想着去“驯服”宇都巾夜,毕竟这个姑娘有着和同龄人截然不同的成长环境,那些经历……如果放在普通孩子的身上,恐怕早就让他们的心性发生彻彻底底的变化了。

  苏锐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看着宇都巾夜喝酒,而这个小妮子喝起酒来竟真是有一种拼命的架势在其中,很快便干掉了一大瓶。

  这一瓶酒,都足够放倒一个成年男子的了,宇都巾夜看起来却只是出于微醺的状态,她的俏脸微红,眼神也只是微微地有点迷离。

  而那两个男青年则是有点醉醺醺的了,手也开始不老实了,一个搭在了宇都巾夜的大腿上,一个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滚!”

  宇都巾夜没好气的推了这两个男青年一把,他们猝不及防,直接被推到了沙发下面。

  “姑娘,有个性啊。”这两个男青年倒是越挫越勇,不以为意,互相使了个眼色,继续爬到沙发上,陪着宇都巾夜喝酒。

  宇都巾夜又喝掉了两瓶,终于晕的靠在了沙发上。

  而那两个男青年,则是已经接近不省人事了,嘴里在不断的说着胡话,基本上就失去意识了。

  这俩人泡妞不成,反而被灌倒,也是亏大发了。

  “跟我回去。”苏锐说着,就站起身来,准备拉宇都巾夜。

  后者摆了摆手:“不,我还能喝。”

  “你喝什么喝,跟我回学校。”苏锐说道。

  宇都巾夜睁开朦胧的醉眼,微笑的望着苏锐:“好,你要是答应陪我喝一瓶,我就跟你一起回学校。”

  “你不能再喝了。”苏锐说道。

  “我说话算话,你喝一瓶,我就走。”宇都巾夜直接把酒瓶送到苏锐的面前,“我都喝了三瓶了。”

  说着,她主动拿起一瓶酒,咕嘟咕嘟的又仰头灌了两大口。

  苏锐见状,不禁摇了摇头,然后坐在沙发上,开始对着瓶子喝起来。

  他担心自己会醉,于是并没有喝太快,倒是宇都巾夜可能是真的喝多了,毫不避嫌的坐在苏锐的大腿上, 一只手搂着苏锐的脖子,一只手抓着酒瓶。

  苏锐知道自己不适合和宇都巾夜太过亲近,他双手揽住了后者的纤腰,想要将她给拉到沙发上,没想到后者的胳膊却把苏锐的脖子给搂的越发紧了。

  “我偏不下去。”宇都巾夜在苏锐的耳边说道,“你喝完这瓶酒,你要怎样,我就怎样。”

  你要怎样,我就怎样,这句话真是充满了撩人的感觉呢。

  “好吧。”苏锐根本不为所动,摇了摇头,然后一口气把酒喝光了。

  看着他这样,宇都巾夜竟然也一口气把酒喝完,随后把酒瓶随手扔在沙发上,直接软绵绵的倒在了苏锐的怀中。

  “我要去卫生间。”宇都巾夜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里面已经满是醉意了。

  “随意,你想去就去呗。”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不让你喝你偏喝,一喝就喝多,我看你怎么办。

  喝了满满四大瓶洋酒,宇都巾夜能忍到现在才去卫生间,也着实是不容易了。

  可是没想到,这宇都巾夜是真的喝多了,身子发软,这才刚刚站起身来,迈出一步,就再度歪倒在了苏锐的身上。

  苏锐也是正常男人,宇都巾夜既漂亮,身材又好,宇都巾夜的这个动作,弄得苏锐心头微微一热。

  可苏锐真的对她没有什么太强的感觉,立刻控制住了心神,见到她已经是这样的状态了,不禁无奈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好吧,我扶你去卫生间。”

  然而,宇都巾夜竟然还催促了一句:“快点,我不行了。”

  这句话要是被别的男人听到,恐怕早就兽血沸腾,直接扑上去了。

  可是,苏锐虽然被那瓶酒弄的有点微醺,但也没有借此机会偷吃对方豆腐的想法——他本身就不是这样的人呢。

  宇都巾夜看起来真是喝多了,走路都困难了。苏锐一只手拉着她的胳膊,一只手揽住她的腰,然而后者愣是不迈步子,几乎是被苏锐拖着在地砖上滑行。

  苏锐也是无奈了,干脆直接一个公主抱,宇都巾夜眯着眼睛,眉开眼笑。

  不过,由于后者今天穿的是短裙,苏锐在把宇都巾夜抱起来的时候,还特地重点压住了对方的裙子,避免不该露出的风景被别人看到。

  “你可真贴心啊。”宇都巾夜伏在苏锐的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好男人一个,怪不得宇都晴子会看上你。”

  “我都说了,对你妈妈尊重一点。”苏锐想到了那个曾经红极亚洲的女人,摇了摇头,叹道:“她是真的不容易。”

  “我也不容易。”宇都巾夜顺口就接了一句。

  苏锐压根就没想搭理她。

  没想到,来到了卫生间门口,苏锐发现,竟有几个男人扶着女人一起进去,而且格子间里面发出了没有丝毫压抑的愉快喊声。

  苏锐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这里太乱,下次不许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