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683章 我真的不挑!

最强狂兵 第2683章 我真的不挑!

  苏炽烟终于开口了:“你们是不知道,我爸和苏锐之间,发生了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真的……很……不可言说。”

  苏天清挑了挑眉毛:“炽烟,这都是自己家人,有什么不可言说的?”

  苏意也微笑了起来:“你越是这样,我们还越是好奇了呢。”

  苏炽烟看向苏锐,试探着问了一句:“这个……我能说吗?”

  “不能说。”苏锐和苏无限竟然异口同声地说道。

  “说。”老爷子也感兴趣了,对苏炽烟吩咐道:“炽烟,我让你说你就说,他们要敢找你的麻烦,我就找他们的麻烦。”

  不得不说,老爷子一开口,还真是有用,苏炽烟直接就微笑着说道:“这件事情啊,还是有一丁点的巧合成分,你们听我慢慢说。”

  其实,以这妮子的倾诉欲望,就算是老爷子什么也不说,她也一样会把老爸和苏锐之间那不可告人的事情说出来的。

  “不过,这件事情好像有点少儿不宜,大家确定要听吗?”正在众人正仔细聆听的时候,苏炽烟却忽然打住了话头,询问道。

  少儿不宜?

  一听这话,在座几人的兴趣就更加浓厚了!

  苏天清即便身居高位,也改变不了女人的八卦天性,她对苏炽烟说道:“少儿不宜,这里哪里有少儿?快说,他们俩到底干什么了?”

  苏无限使劲的咳嗽了两声,瞪了女儿一眼,而后说道:“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也没脸呆下去了,一旦苏炽烟把事情的经过讲出来的话,他哪里还有脸在这里继续吃饭呢?

  “坐下。”苏老爷子开口了。

  “爸,这件事情……”苏无限还没说完呢,他的话语就已经被老爷子给打断了。

  “坐下,吃完饭之前,谁都不能提前离开。”苏老爷子说道。

  别看苏无限现在是个谁都不敢得罪他的人,但是,任何人在老爷子面前,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苏无限这个亲儿子自然也不能例外。

  所以,听到老爷子这么说之后,苏无限便悻悻然的坐了下来。

  苏意见此,抿嘴微笑,对接下来的事情,他可是抱有极大的期待。

  他太了解自己大哥的性子了,苏意此时即便穷尽想象力,也猜不出到底有什么事情能够让苏无限表现的如此灰头土脸!

  苏炽烟咳嗽了两声,故意避开老爹那杀人一般的目光,说道:“我今天睡醒午觉,路过爸爸的卧室,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苏锐正睡在我爸的床上,他们正在……”

  说到这里,苏炽烟说不下去了,她一想到那劲爆无比的情景,就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啊?”苏天清快要急死了:“难道是在那个?”

  她同时伸出了两根大拇指,弯了弯,这是个“亲嘴”的手势。

  苏炽烟笑的那叫一个俏脸通红,一边笑着,一边点了点头。

  “我的天哪!”苏天清眼睛里面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着:“这种事情你们都能干的出来?你们还是人吗?”

  苏天清的目光在苏锐和苏无限这哥俩的脸上来回看着,后两者一直低着头,简直想要找个地缝来钻进去了!

  能够把苏无限给逼到这种窘境,也是着实不容易了。

  苏无限重重的咳嗽了两声,他只能很尴尬的为自己来辩解:“事情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

  “不是我们想的那个样子,又会是哪个样子?”苏天清继续把火力对准苏无限:“苏无限啊苏无限,苏锐是你的亲弟弟,你竟然还能下的去手?”

  不愧是偏心的苏天清,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还能继续替苏锐说话,真是要把苏无限的鼻子都给气歪了。

  可是,对于苏无限来说,现在的他真是有口难辩,这特么的真是应了那句歇后语,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我当时是被动的。”苏无限又替自己辩解了一句。

  可是,这时候的他不辩解还好,一解释,相当于又把自己给往火坑里推了!

  “被动?”看着他一本正经甚至是堪称严肃的解释模样,苏天清简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本身的个性就是偏张扬一些,笑起来更是肆无忌惮,弄得苏无限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了。

  “苏无限啊苏无限,你竟然喜欢被动,我简直要怀疑我的耳朵坏掉了,我记得也只有苏锐才喜欢被动啊!”苏天清继续大开嘲讽技能。

  然而,这句话又弄的苏锐一脸黑线,他底气不足地低声说道:“姐,我是那样的人吗?”

  苏天清笑着看了苏锐一眼:“你是不是被动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苏无限还真的很主动,这可是罗露露亲口告诉我的。”

  苏天清笑的浑身颤抖,然而,一听说“罗露露”三个字,苏无限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她还告诉你什么了?”

  罗露露生性豪爽,并不是那种大家闺秀的气质,因此苏无限毫不怀疑她会把两人之间的床笫之事告诉苏天清。

  “这是我们女人间的悄悄话,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你。”苏天清笑道。

  然而这个时候,苏锐又想起自己在宁海的那间温泉会所里撞破的苏无限和罗露露之间所发生的少儿不宜的情形,也跟着开始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贱。

  “天清。”老爷子出言提醒了。

  苏天清笑的太过火了,而且话题越来越离谱,老爷子不得不出言把话题给拉回来,同时也得控制一下尺度。

  “炽烟,你继续讲,继续讲。”苏天清强行收住笑容,但还是上气不接下气呢。

  “其实,真的不是我爸主动的。”苏炽烟说道。

  这句话一出,苏无限点了点头:“听到了吗?事情确实如此。”

  说完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很挫,这种时候,竟然自己还能配合着女儿一起解释,真是简直没法看了——他巴不得快点洗清自己,却已经忘了苏炽烟本来就是要跟着大伙一起笑话他的。

  “呦呵,苏无限,没看出来啊,你竟然也有被动的时候。”苏天清这句话差点没把苏无限给憋死,“看来,下次我得让罗露露换个方法对待你,让她也主动主动。”

  听了这话,苏无限重重地咳嗽了两声,然后对妹妹说道:“别瞎说。”

  他知道,以妹妹的“驾龄”,若是要飙起车来,真是谁都拦不住啊。

  “天清。”老爷子也跟着出声了,他必须得亲自出面刹刹车,这是苏家的家宴有史以来“尺度”最大的一次了。

  老爷子现在就像是个古代的大官一样,得时不时地拍一拍惊堂木,才能保持现场的肃静。

  然而,看着这情况,和肃静二字是绝对不可能沾边的了。

  苏炽烟继续说道:“我爸虽然不是主动的,但是,他也没反抗……”

  此言一出,苏无限那刚刚阴转多云的脸,再一次地黑下来了!

  他刚刚还以为女儿是要帮着他说话呢,可转眼就把他推到了更深更大的坑里!

  此时的苏无限觉得自己先前还真是想多了,他盯着女儿,说道:“炽烟,你觉得你这样合适吗?”

  苏炽烟此时根本不怕自己的老爹,她笑着迎着对方的目光,说道:“爸,你担心什么,我只是在阐述事实,再说了,你当时又没吃亏……”

  没吃亏?

  老子被踹了一脚,睡得好好的,硬生生的被踹下床,这特么的还叫没吃亏?

  还不待苏无限讲话呢,一贯拉偏架的苏天清就立刻说道:“他苏无限人老珠黄的,当然没吃亏了,苏锐这小鲜肉才吃亏呢!”

  苏锐听到老姐把他比喻成小鲜肉,真是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不得劲儿,人家怎么是小鲜肉的?人家一直以硬汉自居好不好!

  苏无限被妹妹连续怼了好几次,他也终于意识到了,这里压根就没有他的发言权,说得越多错的越多,乖乖闭嘴比什么都强。

  “炽烟,接着说。”苏天清又说道。

  “反正,我进去的时候,苏锐正对着我爸上下其手,而且,他甚至还亲上了。”苏炽烟说道。

  苏无限狠狠的皱了皱眉头,他想着自己脸上沾了苏锐的不少口水,就感觉到了无比的恶心!

  这个可恶的家伙,究竟是多不要脸,才能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来!

  老爷子使劲的咳嗽了两声,他的表情也渐渐的变得严肃了起来。

  老人家万万没想到,在自己的两个出色儿子之间,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这简直是打乱了纲理伦常!这是在苏家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老爷子一不爽,整个餐厅的温度便立刻下降了好几度!在场的众人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

  一看到老爷子表现出了这种状态,苏天清立刻止住笑容,然后说道:“爸,这件事情肯定不是你想得那样,你呀,太保守太传统了。”

  苏炽烟也赶紧说道:“爷爷,其实,苏锐和我爸都是熟睡过程中才发生的事情,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梦游?”苏天清看了看苏锐,“我的好弟弟,你到底是憋了多久了,怎么至于梦游了呢?再说了,梦游你也不能挑苏无限啊,好歹得换个漂亮点的……

  得,女司机又开始开车了。

  听到是苏锐在睡梦之中所做出来的动作,苏老爷子也松了一口气,否则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

  不过,苏炽烟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在场的人几乎直接吐血了。

  “我觉得,苏锐可能是个……是个什么都不挑的人。”

  除了苏锐之外,另外三人全部看向了苏无限。

  只见后者面色已经又开始阴沉了。

  而苏锐本来盯着桌面,而后便挑衅一般的看着苏无限,慢慢悠悠地补了一刀:“对啊,我真的不挑,烂梨也解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