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688章 山上庄
  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女走了出来,她端着两杯水,递给了苏锐和苏炽烟,眼睛里面有着些许怯生生的感觉。

  毕竟这小山村是极少有外人来的,苏锐他们翻山越岭,也是在极为巧合的情况下才误打误撞地来到了这里。

  “大叔,咱们这是哪里啊?”苏锐一边喝着水,一边问道。

  “咱们这是山上庄。”这大叔笑道:“因为村子一直在山上,就几十年前就被人喊成了山上庄,就这么一直叫下来了。”

  “山上庄。”苏锐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看了看周围的大山:“倒也形象啊。”

  如果不是走错了路,苏锐还真的不知道,在距离首都这么近的位置竟然还有着让人感觉到这么舒服的山间乡村。

  炊烟袅袅,鸟鸣阵阵,甚至天空都比首都城区蓝了许多。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啊?”这大叔问道。

  “我们是从首都来的,走了整整一夜,十来个小时,迷了路,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里。”苏锐笑道。

  通过交谈,苏锐得知,这个大叔姓赵,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山上庄里面,大儿子大女儿已经出去打工了,这小女儿婷婷才念高中,平日里在镇子上的学校念书,今天正好周末回家。

  这山上庄是确实是属于燕北省的地界了,虽然距离首都非常近,但是由于交通不便,这里便成为了发达城市所遗忘的角落,从这里到达首都的边缘,不过只要两个小时的车程,但是却好像是两个世界。

  这里没有车水马龙,却有着山清水秀,似乎这些山河的气质和首都都不一样。

  苏锐和苏炽烟都觉得很奇妙。

  “你们还没吃早饭吧?”赵大叔笑呵呵的说道,“就在咱家吃一点。”

  大叔非常热情,苏锐和苏炽烟也就笑着答应了下来。

  连着喝了好几杯水,他们也感觉到自己恢复了不少元气。

  或许是类似于“人逢喜事精神爽”,苏炽烟整整一夜没睡,竟然也不怎么困。

  大婶已经做好了饭,最简单的腌菜白粥和馒头,苏锐不挑食,而苏炽烟竟是也觉得无比香甜。

  对于她来说,这种体验本来就是非常难得的。

  婷婷有些拘束,几乎不怎么说话,苏炽烟主动问道:“婷婷,以后想考哪一所大学?”

  “我想考首都的学校。”婷婷说道。

  这里距离首都并不算远,但是她从出生到现在,都还从未去过那个城市呢,关于那座超级大城市的一切,婷婷都只是在书本里看到的。

  “唉,别多想了,首都的学校那么难考,考不上也没事,出去跟你哥哥姐姐一起打工去好了。”赵大叔说道。

  婷婷的眼睛里面闪现出了一抹倔强:“我一定能考上的。”

  其实,她现在只是高一,距离高考还有两年的时间,可据赵大叔说,小妮子学习非常好,从初中开始,常年都是全学年第一名,不过,镇子上的中学教学质量和大城市里的会有很大差距,可能一年都只能考上一两个本科,想要考上首都的好大学,婷婷从现在开始就得努力才行。

  “以后我让人送几本参考书给你。”苏锐微笑着说道,他真的很喜欢这种上进的孩子。

  在山村里,很多人都还意识不到读书的重要性,觉得一辈子打工也没什么问题,但是能够用知识来武装自己,总会不知不觉的就给人生带来很多不一样的改变。

  “谢谢哥哥。”婷婷说道。

  “乱喊什么呢?喊叔叔。”老赵笑呵呵的说道。

  他虽然嘴上说着让女儿毕业就打工,但是每次提到小姑娘学习好的时候,都还是一脸的骄傲。

  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在眼神之中化都化不开。

  苏锐笑了起来:“喊什么都行,婷婷喊我哥哥,说明我长得还很年轻啊。”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

  苏锐指了指附近的零落的几个民居,说道:“赵大叔,怎么我觉得这几栋房子都不像是有人住的?是不是村里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说到这里,老赵叹了一口气:“唉,是啊,毕竟这就只是个小山村罢了,一共也才一百多户人,人人都想往外面走,很多老乡亲出去打工了,就再也不回来了……连过年也都不回来了。”

  苏锐点了点头,毕竟在这山里生活,实在是有着太多太多的不便,他也能够理解这些村民们的做法,不过,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很多古老的村落注定会面临“消亡”的局面,这一点也说不清是好是坏。

  只是,从赵大叔的语气里面,也明显有着一些感伤的意味在其中。

  “对了,大叔,如果我们要是回首都的话,该怎么回去呢?”苏锐问道。

  “你们得走一个小时,然后去等去镇里的公交,再从镇里去县城,那里有发往首都的班车。”赵大叔说道。

  “这么复杂?”苏锐一听这话,表情不禁有点艰难。

  “其实还要更复杂一些。”

  婷婷说道:“你们想去镇里的话,每天只有一班公交车,是早晨六点钟的,错过了就得等到明天,而且,到了镇里还得转车去县城,县城也得隔两天才有一班车是发往首都的。”

  “什么?”就连苏炽烟也有点意外了。

  说实话,他们很少有这种所谓的深入乡村的机会,他们认为此地虽然在大山之中,但是距离首都非常近,可是,这里的交通闭塞程度,还是超出了苏锐和苏炽烟的想象。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不禁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走回去好了。”

  此言一出,苏炽烟内心深处的期待感再一次的升起来了。

  她正不想回去呢,其实,这山村就算是再闭塞也是没关系的,至少苏锐在旁边,只要这么简单的陪伴,就能够让苏炽烟感觉受到内心的愉悦与温暖。

  “嗯,我觉得也可以。”苏炽烟眉开眼笑的说道:“可以休息一天,然后我们明天再回去。”

  苏锐点了点头:“给家里发个短信说一声吧。”

  苏炽烟立刻掏出手机,可是在打字的时候,她却犹豫了一下:“只是,我们说迷路了,他们能相信吗?”

  这一对儿年轻男女本来就有一些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关系,而且,以苏锐的方向感,几乎不可能迷路,除非故意的。

  而且迷路还带迷路一整夜的?手机又不是没有信号,非得等到十几个小时之后才联系家里?

  都不过是欲盖弥彰罢了!

  苏锐听了,立刻反应了过来,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其实吧,你发不发这条信息都没什么关系的,毕竟我们昨天晚上就没回去,家里也没问啊。”

  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都是聪明人,看破不说破。

  “原来如此。”苏炽烟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机收起来,笑道:“这样正好。”

  这个时候,婷婷忽然说了一句:“哥哥姐姐,你们是情侣吗?”

  这一句问话顿时让现场的气氛陷入了沉默。

  苏炽烟的俏脸登时就红了起来,苏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过了十几秒钟,苏炽烟回答道:“不是,他是我弟弟。”

  这是个非常巧妙的答案,苏锐直接没好气的说道:“你确定你说的是事实?”

  “没错,你年龄就比我小。”苏炽烟得意地眨了眨眼睛。

  苏锐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那又怎样,说明你比我老得快。”

  听到这两人的拌嘴,不明所以的老赵一家人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都很热心,在吃完早饭之后,便主动给两人收拾出了一间房,虽然是山村,但是房间也干净利落,并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的简陋感觉。

  “难道是要我们睡一张床吗?”苏炽烟问道。

  苏锐看了看,摇了摇头:“很显然,人家就把我们当成两口子了,而且,他们家似乎也没有别的空房间了。”

  “两口子?”听到苏锐这么说,苏炽烟的俏脸顿时就红了起来,不过,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她的心里面已经有了隐隐的期待。

  她又有点惋惜。

  毕竟,明天早晨,他们可能就又要重新出发了,这一天的相处时间实在是太过短暂了,如果把这山村里的相处时光延长到一个月,哪怕是一年,相信苏炽烟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的。

  然而,苏炽烟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只是,从此以后,这个小山村对苏炽烟来说,就会有另外一重更加重要的意义在其中了。

  这是属于苏炽烟和苏锐两个人的回忆,这是她的私家珍藏。

  还是那句话——山海不可平。

  其实,赵大叔家里的条件还算是挺好的,儿子女儿都在外面打工,每个月都会寄钱回来,生活完全无忧。

  今天苏锐和苏炽烟来到家里,赵大叔还杀了一只鸡,然后架上大铁锅,用早晨才劈的柴火烧了起来。

  苏锐也没客气,在一旁搓了搓手,笑道:“这可是正宗的柴火炖公鸡啊,炽烟,你有口福了。”

  “谢谢赵大叔。”苏炽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从锅盖缝隙处飘出来的气息,俏脸之上涌现出了一抹陶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