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690章 钟阳山弟子!

最强狂兵 第2690章 钟阳山弟子!

  对于苏锐而言,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着些许的诡异。

  在以往,江湖人士就算是出现在首都附近,也不可能如此的大张旗鼓,看那个领头者的身手,确实还算是挺强的。

  能够在三十来岁的年纪就达到这样的速度,说明此人也是他所在门派之中的天才。

  听到对方要拿自己来出气,苏锐嘲讽的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有些规矩就得我来教教你们了。”

  有些人常年呆在门派之中,对世俗间的事情完全不了解,有些心性不纯者,一旦下了山,极有可能会引发极大的乱子。

  “苏锐,小心一点。”苏炽烟说道。

  苏锐扭头叮嘱了一句:“把赵大叔一家带进房里面,暂时让他们别出来。”

  没想到,那领头者却喊道:“卢星,马明,你们两个去制住这个男人,我要让他好好的尝一尝顶撞我的代价!”

  这男人自负的说出这句话后,又看向了一旁的苏炽烟,他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邪气的光芒。

  紧接着,这货又补充了一句:“这样的女子,实在是太美了,可惜沾染了一些世俗之气,如果带回山门,好好调教,说不定也能洗去一身尘埃。”

  苏锐这会儿简直不想动手了,他就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装逼家伙,竟然敢对苏炽烟说出这样的话来,他难道不知道,如果他真的把苏炽烟给劫回门派的话,会给他的门派带来什么问题吗?

  灭顶之灾!

  这时候,从队伍里面站出了两个年轻人,他们皆是手持长剑,估计就是那领头者口中的“卢星”和“马明”了。

  不过,他们两个身上也都有伤,衣服明显是被刀剑之类的利器划开了好几道大口子,脸上沾染了不少灰尘,看起来确实是狼狈不堪了。

  “谨遵二师兄令!”

  说完,他们手腕一抖,挽了个剑花,便朝着苏锐齐齐冲了过来!

  然而,此时忽然传来了一声呼喊:

  “不可以!”

  这喊声是来自于二十米开外的另外一幢无人民房!

  这时候,借着月光,苏锐和苏炽烟才看清楚,在民房旁边,有着两个人影!

  “王恒彬,你要抓的人是我,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这喊声之中饱含着愤怒的意味!

  这个二师兄听了之后,转过脸去:“呵呵,盛又天,你终于亮相了,带着小师妹东躲西藏的日子,也快结束了。”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瞬间变冷:“回山门受罚吧!作为此等大逆不道的弟子,有你好受的!”

  “王恒彬,你这个卑鄙小人,如果不是你苦心积虑的想要得到师妹,甚至栽赃陷害我,我怎么可能被逼到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青年扶着身边的姑娘,朝着此地一步步的走来,借着月光,苏锐看清楚了,这个名叫盛又天的青年看起来受了伤,一条胳膊垂下来,一条胳膊则是扶着身边的姑娘。

  那姑娘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她的一侧胳膊也被鲜血染红了,不过两人的目光却都十分坚毅,面对着十几个人,他们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盛又天的脸上满是愤怒,他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奉师父之命,将你这大逆不道的逆徒捉拿归山,追了你将近一个月,从川中追到了这里,真是让我体验到了什么叫做颠沛流离啊,哈哈。”说到这里,这个名叫王恒彬的二师兄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王恒彬!大师兄被你害的面壁思过三年,我也被你害的不得不带着师妹远走高飞,你简直是狼子野心!”盛又天怒道,说着,他连续的咳嗽了好几声,脸色也涨红了几分,看起来似乎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这个王恒彬哈哈大笑:“呵呵,我的好师弟,我怎么会害你们呢?你和师妹可是我们钟阳山现在最具天分的弟子了,我害谁也不可能害你们啊!”

  “钟阳山?”

  听了这三个字,苏锐眉头狠狠一皱!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李悠然和李雪真师徒两个,可不也是来自钟阳山吗?

  她们本来能够好好在川中过一辈子,可是却被歹人逼下了山,不得不颠沛流离,不谙世事的她们,直到遇到了苏锐,才勉强安定了下来。

  因此,一听到“钟阳山”这三个字,苏锐瞬间就计上心来!

  而且,他虽然只是初次见到这盛又天和王恒彬,但是谁好谁坏,几乎从眼神之中就能够分辨出来!

  从这盛又天和师妹两人的坚毅神情之中,苏锐就已经可以轻易的得到答案了!

  “师弟,而且你不要怪我,如果不是你给师妹下药,想要将其私自占有,师父也不可能如此的大发雷霆的。”王恒彬冷冷的嘲讽道:“而且,师妹,你也太是非不分了,我明明是在救你,可你竟然宁愿相信这个对你图谋不轨的人,也不相信我,我真是太伤心了。”

  这个家伙说着,还撩了一下自己的马尾辫,只是,那满是油光的辫子看起来实在是没有一丁点的美感,反而只能让人反胃。

  那小师妹也很清秀,眼睛大大的,身材曲线流畅,看起来流露出青春的气息,配合上门派中的古风衣服,更是别有一番味道,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仍旧没有半点软弱与退缩,盯着王恒彬,说道:“二师兄,你扪心自问,这是事实吗?”

  而盛又天则是快要被气炸了肺,他剧烈的咳嗽了好几声,然后指着王恒彬,说道:“混蛋,真正妄图占有师妹的人是你,我撞破了你的歹毒计划,你便设计要陷害我!甚至此时还要带着十几个师兄弟一起来抓我!你还是个人吗?”

  停顿了一下,这盛又天又说道:“不,他们已经不是我的师兄弟了,而是你的走狗!”

  看着此景,王恒彬微微一笑:“这种时候还想着血口喷人?来人啊,给我拿下!带回钟阳山!”

  苏锐在一旁一直眯着眼睛观察着局势,并没有立刻出手,一个个想法接二连三地从他的脑海里面冒出来。

  苏锐知道,这盛又天看起来受伤不轻,显然已经不是那十几个人的对手了,一旦真正动起手来,说不定这个王恒彬会借机直接将盛又天斩杀,然后找个理由光明正大的占有小师妹。

  越是这样,苏锐就越是得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你这狼心狗肺的混账东西!”盛又天松开了师妹,他的那只手上,也拎着一把剑:“王恒彬,尽管放马过来,我和师妹宁愿死,也不会屈从于你的!”

  “真是有骨气啊!”王恒彬往旁边让了两步,而后说道:“卢星,马明,既然对方这么有骨气,那么就成全他们吧,我钟阳山现在要清理门户了。”

  清理门户?

  这种话是绝对不该由一个二师兄说出口的,或许掌门才有说这话的资格,但是,此时王恒彬就这么顺其自然的讲了出来,其他人也没有任何的反对。

  很显然,这些所谓的师兄弟,都已经对王恒彬死心塌地了,他们铁板一块,即便谁都能看出来盛又天是冤枉的,但是,他们却也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反而继续助纣为虐。

  其实,苏锐对这盛又天非常有好感,他从这个青年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些许影子。

  是的,盛又天极有担当,在王恒彬准备对苏锐动手的时候,他完全可以继续隐藏下去,钟阳山的弟子们很难发现,但是,他偏偏还是勇敢的站出来了!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暴露,可能就意味着被捉或者死亡,可是,为了不伤及无辜,他还是遵从了内心的选择。

  这样的青年,值得苏锐竖起个大拇指的。

  所以,这一次,苏锐不会袖手旁观。

  “这里不是川中,也不是江湖,我想,你们如果想动手的话,该问问我。”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

  “不知死活的玩意儿,放你一马,你还嘚瑟起来了?”王恒彬的面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说道:“给脸不要脸!”

  他大骂了这一句之后,低吼道:“给我动手!”

  于是,在卢星和马明的带领之下,钟阳山的十几个人开始缓缓的朝着盛又天和小师妹逼去了,他们也很慎重,没有立刻动手,毕竟盛又天是门派中百年一见的天才弟子,如果硬上的话,极有可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在这追击的过程中,已经有好几人被盛又天给打伤了,如果因此而付出了性命,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然而,这些弟子们却并不知道,盛又天其实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否则,以他的剑法,若是死命相拼的话,这些师兄弟得有一大半都得留在这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王恒彬再度感受到了强烈的劲风袭来!这一次的劲风,比上一次要更加的狂猛!

  他觉察到不妙,刚想施展绝世步法躲开,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似乎被一种无法形容的杀气给锁定了!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