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704章 新任务!
  就在苏锐和秦悦然共进晚餐的时候,徐静兮把白秦川给送到了小院门口:“秦川,这段时间,你多费心了。”

  “我们从小就认识,就不用这么客气了。”白秦川微微笑了笑。

  现在,他会经常来到川味居坐坐,似乎这地方能够让他感觉到颇为的宁静。

  而且,这里的女主人也很清秀,在这一方院子中,似乎无法察觉到时间的流逝,这一个下午倏忽便过去了。

  “嗯嗯,希望能早日有我父亲的消息。”徐静兮说道这里,那好看的眸子里面闪过了一丝黯然。

  “还是没有消息啊……叔叔这一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觉得你该回川城去看一看。”白秦川忽然说道。

  “我恐怕是回不去了。”一听到白秦川提到了“川城”,徐静兮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她的所有爱好都是放在厨房里面,根本不适合经历那些阴暗的争斗。

  “你真的可以回去看一看。”白秦川说道,“其实并没有太难的问题,虽然那些人总是对你这么冷嘲热讽的,可从表面上来看,他们毕竟是你的亲戚。”

  “亲戚……”咀嚼着这两个字,徐静兮忽然说道,“秦川,你的意思是……”

  “回去看一看吧,你父亲的东西,你要亲手拿回来的。”白秦川说道,“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帮你,但是,主要的力量还是得来自于你自己的身上,哪怕你父亲不在身边。”

  还有半句话,白秦川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哪怕你父亲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我想想吧。”徐静兮说道,她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强的决心。

  “嗯,你好好想想吧。”白秦川并没有太过劝说,“如果你回去,至少从表面上,你的那些叔叔们得对你保持足够的尊重。”

  徐静兮眼眸之中的光芒并不是那么的自信:“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停顿了一下,白秦川把原因说了出来:“因为,只要家族不分裂,那么厨王世家的金字招牌就永远不会倒。”

  “我明白了。”徐静兮深深的点了点头。

  …………

  苏锐送秦悦然来到了秦家门口,秦之章老爷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爷爷,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秦悦然不禁有点意外。

  秦之章微微一笑,说道:“听说苏锐回来了,我得看看咱们的小英雄啊。”

  小英雄?

  听了这三个字,苏锐的表情似乎带着一丝艰难。

  其实,以秦老爷子的年纪,说苏锐是“小英雄”,也就等于“年轻英雄”的意思,但是,落在苏锐的耳中,可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苏锐真的很想说一句——“我真的不小了”。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秦爷爷您过奖了。”苏锐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看似谦虚的说道:“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秦之章听到苏锐这么说,不禁心情大好。他真是越来越喜欢面前这个年轻人了。

  一腔热血,有能力,有信念,这样的人,即便没有苏家的照拂,即便是草根出身,也能够一步步的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传奇。

  和苏锐相比,秦老爷子觉得无论是欧阳星海,还是白秦川,简直都弱爆了。

  在部队里呆了一辈子的秦老爷子,自然对苏锐这个同是军队出身的后辈更有亲切感。

  “爷爷,你这也已经见到苏锐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秦悦然笑着说道。

  老爷子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呦,悦然丫头,你这是逐客令啊?”

  秦悦然轻轻的跺了跺脚:“爷爷,我这才刚见到苏锐没多久,我都还没能跟他好好地聊聊天呢,您来当什么电灯泡啊。”

  “哈哈。”秦之章笑了笑,“你啊你,我才不会和你抢苏小子,不过,今天晚上,苏锐还真得跟我过来一趟。”

  “什么情况?”苏锐和秦悦然不禁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啊,要请苏小子吃个饭。”秦之章呵呵笑道。

  “那我能去么?”秦悦然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她肯定去不了。

  “不能带你。”秦之章笑道,“你先回房睡觉,今儿啊,就别跟我抢苏锐了。”

  秦悦然撇了撇嘴,然后直接迈步走进了院子里面,同时对苏锐眨了眨眼。

  至于这眨眼的意思,秦老爷子不明白,但是苏锐却是一清二楚的,他不禁笑了笑,点了点头。

  “玉干来了,走,你跟我过去。”秦老爷子说话间,车子便已经开到了门口。

  这是私家车牌照,并不是军牌。

  苏锐没想到老首长也来了,和秦之章共同坐在后排,他的心里面也不是特别的有底:“秦爷爷,是不是又有新的任务要交代给我啊?”

  秦之章抿嘴微笑,不说话。

  “我这才刚从德弗兰西岛回来……都还没怎么调整过来呢……”苏锐一看秦之章的表情,就已经明白了一切了。

  “我得卖个关子,不能说。”秦之章说着,倒是接着补充了一句,“得罪人的事情不能让我来干,得让老张同志来。”

  “得,肯定没好事。”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他虽然嘴上抱怨两句,但是心中倒也真的没打算推脱,毕竟,他也算是肩扛将星了,虽然不是什么实权少将,但是这份荣誉却是少有人可以比拟的。

  国家有召唤,他自然义不容辞。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一间不算起眼的家常菜馆,看到车子停在门口,苏锐笑了笑,打趣道:“秦爷爷,你们今天这是打算忆苦思甜呢?”

  这家常菜馆是民房改造而来,水泥墙面看起来朴素到了简陋的程度,即便是苏锐,可能平时都不会走进这种饭店来。

  “这饭店是玉干选的,你要是不满意的话,就尽管去找他,呵呵。”秦之章笑了两声,迈步走进了小包间。

  张玉干就坐在包间里面,他的秘书李剑也在,还有另外一个看起来将近四十岁的中年男人。

  除了这几人之外,苏锐还看到了一个很相熟的面孔。

  “成书记,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您了。”苏锐笑呵呵的打招呼。

  东山省的一把手,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饭局当中呢?张玉干把成家路叫来,有什么布置吗?

  “坐下说吧。”成家路笑着摆了摆手。

  “你以后就不能喊成书记了。”张玉干对苏锐说道,“家路同志已经上调中央了。”

  “哦?”听了张玉干的话,苏锐挑了挑眉毛,说道:“那得好好的恭喜一下成书记了。”

  不过,他并没有多问。

  其实很多级别高的人上调中央,职位可能都不会对外公布,中间会涉及到很多敏感甚至是保密的环节。

  不过,张玉干却并没有对苏锐有任何的隐瞒,他说道:“以后要喊成局长了。”

  “成局长?”苏锐来兴趣了,“哪个局?”

  “国安。”张玉干说了个全名:“国家安全局。”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表情之中流露出了些许意外的神色,他不禁问道:“那罗局长呢?”

  苏锐所说的罗局长,自然就是罗云路了。

  在过往的那些年里面,罗云路几乎是相当于整个国安的定海神针了,也是苏锐的老领导。

  “老罗年纪不小了,他早就要退了,只是组织一直拦着他不让他走。”张玉干笑呵呵的说道,“组织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选,目前看来,再也没有比老成更合适的人了。”

  苏锐点了点头:“罗局长的年纪确实不小了,真的该好好的休养一下,这些年他在国安透支了太大的精力。”

  “老成的任命还没公布,你算是提前知道了。”张玉干说道。

  “希望以后配合愉快。”成家路把手伸了过来。

  苏锐和成家路握了握手,笑呵呵的说道:“成局长,您不会接下来就有任务要布置给我吗?”

  成家路笑着说道:“我还没走马上任呢,今天我是跟着玉干兄蹭饭的。”

  “你刚刚立功回来,怎么可能立刻就把任务布置给你?”张玉干说道,“那样也太不人道了吧?”

  苏锐笑了起来:“老首长,您不人道的次数还少吗?”

  秦之章也跟着笑了起来,老爷子真是越看苏锐越喜欢。

  他说道:“玉干把你找来,肯定是有任务交代给你的,苏小子,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

  苏锐无奈的说道:“我已经意识到了,这都是首长的套路,都是套路。”

  张玉干点了点头:“我肯定不会在你回来之后就把任务交给你,但是,还真的有任务,只是并不算着急。”

  苏锐一摊手:“我就知道会这样。”

  要是真的不着急,您老人家完全可以等着急的时候再告诉我啊?现在告诉我,难道不知道我是个心里装不住事情的人吗?

  张玉干说道:“那边……不太稳定,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了。”

  “一年前您就因为这事情找我,现在看来,那边的局势已经让您很头疼了?”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眸里面闪现出了一抹精芒。

  “还有缓冲期。”张玉干凝眸说道,“我们要利用缓冲期来做做文章,把事情试着往前推动一下。”

  “首长,您的意思是,要让矛盾变得更激烈?”苏锐眯了眯眼睛。

  “不错。”张玉干点了点头。

  “需要多长时间?”

  “大概一个月以上,两个月以下。”张玉干说道。

  “我明白了。”苏锐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看来,最终还是躲不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