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729章 致命的糊涂!

最强狂兵 第2729章 致命的糊涂!

  徐兴龙已经知道了,当苏锐愿意陪着徐静兮一起回来的时候,这一对年轻男女就已经站在了同一阵线上了。

  这让徐兴龙有点着急。

  平心而论,他是真的后悔,后悔为什么先接触到苏锐的不是女儿徐幻兮,而是侄女徐静兮。

  苏锐是什么人物?

  曾经的兵王,如今苏家的大少爷,苏老爷子最疼的小儿子,这一系列的身份累加在一起,足以把所有人给吓死!

  徐家虽然也不错,但是和苏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双方还差了好几个量级!

  在这种情况下,徐兴龙见到了苏锐,怎么可能不去想着抱对方的大腿?

  所以,他如果要是继续把徐家带上和徐静兮的意图相悖的路线,那么说不定苏锐会强烈反对。

  这样一来,他前期的所有工作就都白费了。

  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如果苏锐之意要这样做的话,那该怎么办?

  苏锐看着徐兴龙的眼睛,笑了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徐兴龙脑门上的汗水一下子就滴了下来。

  徐静兮把徐兴龙那战战兢兢的样子收进眼中,她隐约的明白了什么。

  “什么都瞒不过苏少。”徐兴龙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只是,我觉得,找到我大哥的下落,比把徐家变成跨国集团更重要一些。”

  苏锐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而徐静兮的表情则是显得有点意外。

  在她一直以来的印象中,二叔绝对是那种功利到极点的人,父亲的失踪,正好让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打造和发展徐家。

  “这是我的心里话。”徐兴龙深深地叹了一声,“静兮,你虽然不愿意相信我,但是,为了寻找大哥,我这两年来的付出,你也是看在眼里的。”

  “我这两年都在首都……所以,我都不知道……”徐静兮说道。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还直视着徐兴龙。

  很显然,这其中有着非常明显的决心,只不过话语显得并不算坚定。

  “堂姐,我老爸他真的做了很多工作。”徐幻兮开口说道,“只是,这些工作你可能都不了解。”

  “嗯,对于那些我不知道的,我确实不了解,我只了解那些我知道的事情。”徐静兮的语气淡淡。

  苏锐一下就看出来,徐静兮显然想到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往事。

  “姐姐,虽然咱们之间以前有过许多的不愉快,但是从现在开始,咱们齐心协力,不就行了吗?这个徐家还是咱们的徐家,还和之前一样,不是吗?”看到姐姐似乎有点不太能说得通,徐幻兮有点着急。

  听着妹妹这么说,徐静兮忽然想起来在来到这里之前,白秦川曾对她所说的话——只要徐家不分裂,表面上看起来团结,那么徐家的金字招牌将永远有价值。

  一想到白秦川的告诫,徐静兮的后腰就忍不住的涌出了一股凉意。

  此时二叔和堂妹的反应,完全在白秦川的预料之内!

  难道说,他们就是为了维护住徐家的厨王牌匾,维护住徐家的价值,才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吗?

  毕竟,如果他们要释放善意的话,完全可以提早很多这样做,根本不用等到现在的!

  苏锐这时候没有插嘴,他知道得把思考的空间和做决定的权力留给徐静兮。

  “一家人?”徐静兮看向了徐幻兮:“可是,你昨天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我听得清清楚楚,一个字都没有忘记。”

  听了这话,徐幻兮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

  “姐,昨天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徐幻兮哭丧着脸说道,“你原谅我,好不好?”

  徐兴龙听了女儿的话,两道眉毛立刻竖了起来,话语之中带上了一丝怒意:“你昨天对静兮说什么了?”

  “爸,我错了,我向姐姐道歉,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徐幻兮说道。

  她的表情看起来充满了沮丧。

  的确,昨天她所说的那句话着实是有点太过火了,让苏锐当时都差点没控制住脾气。

  “静兮。”徐兴龙说道,“可能别人对我有很多误会,认为我和大哥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你知道吗?他是我的亲大哥,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徐静兮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了头,看着仍旧有些激动的二叔,说道:“二叔,只要我父亲能回来,我一定相信你。”

  说到这里,她的脸色黯然了一分:“可是,他一直都没有回来,不是吗?”

  在这时候,苏锐能够感受到在徐静兮心里面的悲伤。

  徐兴龙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苏锐摇了摇头。

  显然示意他不要再讲了。

  过往的那些矛盾与争执都是真的,那些言辞激烈的场景都还徘徊在徐静兮的脑海之中,越是想要忘记,就越是记得清楚。

  而且昨天徐幻兮还往徐静兮的胸口插了把刀子,有些言语,比刀疤存在的时间要更久。

  徐静兮怎么可能说原谅就原谅?

  “我先进去静一静。”徐静兮说道。

  她现在的情绪很不平静。

  苏锐能够看出来,现在的徐静兮已经处于情绪波动极其剧烈的阶段,必须要一个人呆一呆了。

  “你先去卧室吧。”苏锐拍了拍徐静兮的胳膊。

  后者点了点头,便进去了,只不过,在进卧室之前,她并没有看二叔和堂妹一眼。

  “这……”徐兴龙看到侄女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你还想说什么,可以对我说。”苏锐淡淡的说道。

  其实,他们正在客厅,徐静兮在卧室,以正常音量讲话,徐静兮都是能够听得到的。

  站在苏锐的立场上,他是绝对不希望看到徐家分裂的。

  而且,根据昨天晚上和徐兴龙的接触,苏锐觉得,自己之前的计划有必要进行一些改变了。

  他要把水到渠成,变成——引蛇出洞。

  …………

  “坐下说吧。”苏锐对徐兴龙父子说道。

  站在苏锐的角度,这件事情是可以有个缓冲的余地的,尤其是遭遇了昨天夜里的枪击之后。

  “在我大哥失踪的这三年里面,我虽然也在推行徐家的产业扩张工作,但是,在寻找我大哥的事情上,我可是从来没有半点含糊的。”徐兴龙说道,“可是,无论我怎么做,无论我做多少,在一些人的眼睛里面,我可能就是假惺惺的做戏罢了。”

  苏锐看着他,并没有讲话。

  徐幻兮接着补充道:“是的,锐哥,那些卷宗你其实都已经看过了,我父亲在这其中究竟做了多少工作,都体现的清清楚楚,如果大伯失踪的事情真的是他的干的话,那么他何必如此主动的配合调查?难道他就那么自信不会被警方识破吗?”

  苏锐点了点头:“这些我都知道。”

  其实,这句话是说给房间里的徐静兮听的。

  而苏锐早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判断。

  这天下没有绝对完美的伪造证据链,只要做了,那么就不可能没有任何的破绽,徐兴龙倘若心里面没有鬼的话,不可能做出这么多主动配合的工作,苏锐甚至已经看到,徐兴龙还抽出大量的时间前往全国各地的警局,让他们也帮着调查,同时撒出了很多钱,雇了很多人,全国各地的明察暗访着,就是想要找到大哥的下落。

  然而,他的这一番努力并没有换回任何的结果,那么多钱也基本打了水漂。

  不过,无论徐兴龙做出多少事情,他在一些人的眼睛里面,也永远都是惺惺作态的假慈悲。

  徐兴龙的手段也确实很强势,在这三年的时间里面,强力整合徐家资源与产业,不断往前推动着,不得不说,徐兴龙非常有着经商的头脑,只不过有些急功近利了些。

  他的急功近利,和徐兴民的性格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因此这哥俩的纷争一直就没停过,经常在家族会议上闹的不欢而散。

  在外人看来,这矛盾似乎不可调和,越来越激烈。

  可是,也只有徐兴龙知道,他和大哥之间其实没什么的,争执归争执,但绝对不至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我之所以那么坚持,是因为我太了解我大哥了。”徐兴龙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从小就很照顾我们,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所以,你认为他一定会让步,对吗?”苏锐摇了摇头。

  “是的。”徐兴龙说道,“我不会为了这件事情让徐家分裂的,毕竟,徐家如果分裂了,那么厨王的牌匾也就不值钱了。”

  “嗯,道理你都明白,可是,你和徐兴民是徐家的两大顶梁柱,你们两个争执这么多年,让其他人怎么想?他们会不得不站队的。”苏锐眯了眯眼睛,“徐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分裂,但是,实际上也已经没了多少亲情了。”

  闻言,徐兴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恍然之色,随后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都怪我!”徐兴龙的眼中满是悔意。

  徐家兄弟表面上不分家,实际上家族的人心已经散了。

  “就像是这次我和静兮回来,这老宅里的亲戚没几个敢热情的跟我们聊天的,甚至我今天早晨起床之后,这些人都已经忙不迭的躲了出去,好像我们跟瘟神一般。”

  苏锐的唇角勾起,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冷笑:“徐兴龙啊徐兴龙,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而这份糊涂,却简直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