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762章 平生只败一场!

最强狂兵 第2762章 平生只败一场!

  “晓依,去把门关上。”露天心说道。

  晓依走到院子门口,关上了门,而且,她关门的声音很重,几乎是故意摔给胡天福听的。

  她平日里的性格也很平和,只是刚刚胡天福所说的话惹得师父不高兴了,她这小小弟子便要以自己的方式替师父出口气。

  胡天福走出了十几米,听到了这重重的关门声音,面色立刻变得更加阴沉。

  “真是给脸不要脸!”胡天福身边的跟班骂道。

  胡天福面色阴沉,重重的哼了一声之后,什么话都没说,加快脚步离开。

  此时,苏锐站在露天心的小院子里面,看着胡天福离开的背影,眉头轻轻皱着:“我不太喜欢这个人。”

  “他的眼睛里面,藏着太多的欲望了。”露天心说道。

  不过,说完这句话,她转脸看了苏锐一眼,又说道:“他不像你,你的目光很纯粹。”

  这老太太真是怎么看苏锐都觉得顺眼。

  后者摇头苦笑了一下,只能说道:“谢谢前辈赏识。”

  “不,这不是赏识,这是实话。”露天心淡淡的说道,“像胡天福这样的人,短时间内或许能够站到不错的高度上,可是,也就仅此而已了,而你的未来,则是无限大的。”

  老太太活了这么多年,历经沧桑,已经是看透人世间了。

  而苏锐都快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晓依露出了些许担忧的神色来:“师父,你说,胡天福长老会不会力阻我们下山?”

  露天心冷笑了两声,慢吞吞的说道:“力阻?他能力阻的了吗?”

  “估计他现在已经去见掌门了呢。”晓依说道。

  “不用理会。”露天心似乎是根本没有把胡天福放在心上。

  她若是想走的话,整个峨眉上上下下也根本没有一人能够阻拦地住!

  和苏锐又闲聊了几分钟,露天心估计此时胡天福应该就在和掌门商量此事,于是站起身来,说道:“你们且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见一见掌门师侄。”

  是的,堂堂的峨眉山掌门,也不过是露天心的师侄而已,这辈分真是太高了。

  露天心长老的行事真的很迅速,不过半个小时,就已经回来了。

  “师父,掌门他怎么说?”

  “收拾东西,明日随我下山。”露天心的声音初听起来有些淡,不过,看着端茶倒水伺候自己十余年的徒弟,眼睛里面还是流露出了一丝别样的情绪来,“晓依,下山之后,你便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吧。”

  晓依虽然已经二十几岁了,但是却仍旧很难承受这种离别,况且,此次一别,也许这辈子都不能再见面了。

  她的大眼睛里面流露出了茫然无助的神色。

  是啊,师父让她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晓依这十几年都在峨眉山峰顶度过,每天见惯了云海、山石与青松,她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晓依的眼眶之中很快便蓄满了泪水,她低低的抽泣着,但是,露天心也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恭喜前辈。”苏锐拱了拱手:“祝前辈此去无忧。”

  露天心看了看苏锐和徐静兮:“你们是两个好孩子,如果以后感情上修成正果,我老太婆说不定要来讨杯喜酒喝。”

  听了这话,徐静兮的俏脸通红,而苏锐则是干咳了两声。

  露天心忽然说道:“依我看,你们这男女朋友,其实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这语气之中似乎有着一丝怅惘,也带着些许难言的感伤。

  似乎露天心想起了一些往事。

  “这……”苏锐和徐静兮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有点意外,怎么又被看出来了呢?

  他们自认为扮演的并没有什么纰漏,这老太太的眼睛也太毒了吧?

  徐静兮知道,自己和苏锐假扮男女朋友的关系,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识破了,因此,心里面有些无法形容的黯然——难道……难道他们两人就这么貌合神离吗?

  一旁的晓依已经停止了抽泣,瞪大了眼睛,说道:“怎么回事?静兮,你和苏锐不是男女朋友吗?”

  苏锐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问道:“前辈,这个问题……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他知道,这个时候再假装下去,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

  然而露天心却微笑着说道:“你是个有担当的小伙子,可是,我这两次谈论你们婚事的时候,你都以咳嗽来遮掩,静兮也是俏脸通红不讲话,以你的性格,如果真的和静兮这丫头恋爱了,怎么会不许她一个未来呢?”

  苏锐哭笑不得:“原来前辈这样判断出来的。”

  是的,露天心从始至终都看苏锐很顺眼,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判断出来,苏锐和徐静兮并不是男女朋友——这个小伙子那么好,是那个家伙的传人,怎么可能是个忘恩负义之徒呢?

  所以,究其原因,除非这两个人压根就没有谈恋爱!

  到底是把岁月给活通透了,露天心这眼光可够毒辣的。

  苏锐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自己又能许谁以未来?

  徐静兮听到露天心这么说之后,明亮的眸子之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不过,在看了看身边的男人之后,这一丝哀伤很快便已经消失不见了,那眼神又逐渐的明亮了起来。

  是啊,苏锐已经帮了自己这么多忙了,自己还奢求什么呢?能够遇到他,本身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了。

  这并不怪徐静兮的情感来的突然,实在是苏锐这几天的强势出手给徐大小姐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了。

  这是在徐静兮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苏锐来了,在这种时候,总是最容易走进内心深处的。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自己处理,我也管不了。”露天心说着,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来,“我连我自己的事情都还没弄清楚呢。”

  “不过,相见即是有缘,更何况,你也算是那个老不死的传人了。”露天心说道。

  这让苏锐感觉到有点意外,因为明眼人都能够听出来露天心这话语之中的另外一层意思。

  晓依犹豫了一下,说道:“师父,您这是要……”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些许震撼的神色来。

  “晓依,去我的房间,枕头下面有个本子。”露天心说道。

  “哦,好的。”晓依深深的看了看苏锐,然后在师父看不到的角度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苏挠了挠头,苦笑了一下,手心里面竟然已经开始沁出汗水了。

  过了一会儿,晓依双手捧着一个被蓝布包裹着的书本走了出来。

  “给苏锐吧,他用得着。”露天心说道。

  苏锐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他不禁一脸郑重的说道:“前辈,这……这太贵重了,晚辈何德何能……”

  “别自谦,这不是你自谦的时候。”

  晓依捧着这本子,递给苏锐,说道:“打开看看吧,这是师父一直带在身边的东西,非常珍贵。”

  停顿了一下,她又说道:“价值连城。”

  苏锐接过这个本子,只觉得重逾万斤。

  露天心说道:“打开看看吧。”

  苏锐翻开了之后,发现这本子的封面上用毛笔写了四个大字。

  《天心刀法》!

  苏锐看着这个名字,眼睛里面立刻便涌出了震撼!

  顾名思义,天心刀法,肯定是露天心所创!这个本子,定然凝聚了她毕生的心血!

  苏锐并没有继续翻开本子,而是很认真的说道:“前辈,这么珍贵的东西,理应继续留在峨眉。”

  没想到,露天心却挑了挑眉毛:“这是我的,不是峨眉的,我想给谁就给谁,峨眉可还管不着。”

  这句话里面流露出浓浓的个性和霸气。

  晓依说道:“师父早年以刀法闻名江湖,近二十年一刀未出,把毕生的心血全部写成了这本书,这是不传之秘,你来了,师父就传给了你。”

  说着,晓依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丝羡慕之情,她虽然长在峨眉,但是武功一般,也只是强身健体的水平,对于这传说中的《天心刀法》,更是碰都不能碰一下的。

  其实,由于近些年来露天心一直呆在峨眉山的主峰顶端不离开,所以江湖上关于她的传说也渐渐的少了很多,但若是回到当年的话,提起她这一人一刀,则是无人敢轻视的,她当年可几乎是横扫大半个江湖世界!

  露天心望着这一本凝聚了无数心血的刀法,说道:“我平生只败过一场,击败我的人,名叫司徒远空。”

  苏锐闻言,身体轻轻一震。

  原来两人认识的过程竟然是这样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打服吗?

  因为被打败了,所以生出了一些复杂的情感?

  即便现在露天心已经是白发如雪,可也仍旧能够看出来,她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

  而司徒远空也同样是很帅很帅,这两人都是天纵之才,要是不擦出一些火花来,反而是怪事了。

  苏锐的心中闪过了诸多的猜测。

  不过,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的这些八卦想法对两位前辈有所不敬,于是便把心神给收回来了。

  露天心说道:“这刀法有很多人想要,但是他们就算是照着练了,也别想发挥出百分之五十的作用,如果不是今天遇见你,可能这刀法就没有传承了。”

  苏锐的眸光狠狠一凝:“原来如此……”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