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2785章 你不信我拆了峨眉吗?

最强狂兵 第2785章 你不信我拆了峨眉吗?

  其实,苏锐是有着自己的底气的。

  而他这样的表现,落在杨重楼的眼中,就更有点吃不准了。

  “精神损失费,一定要让我满意。”苏锐微笑着开口,毫无疑问,他这一次要把峨眉给吃的死死的了。

  山上的这些人恐怕还不知道他们的山门已经被拆了呢。

  当然,峨眉并不是占山为王的土匪,不会搞很多人手来守山,否则的话,纯子并不会那么轻松的得手。

  胡天福愤怒的说了一句:“你还真以为我峨眉今天让你上山是请你吃饭的?你以为你真的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他早已经暗中做出了安排。

  峨眉这种传承数百年的超级大派,所积累的底蕴自然十分恐怖,胡天福早就让精锐弟子组成了一支犀利的队伍,在山林间待命,倘若苏锐胆敢嚣张的话,就要他好看!

  当然,他暗中安排这些事情的时候,掌门杨重楼是并不知情的,当然,他可能也是表面上不知情,就算是知道了,也是默许的结果。

  苏锐抚掌大笑,满脸都是嘲讽:“杨掌门啊杨掌门,你听听,你这部下不是在拆你的台吗?”

  杨重楼的面色有点阴沉。

  而胡长老听了“你这部下”这几个字,心中的怒火似乎也更加的旺盛了。

  老子是长老,不是掌门的部下!

  “你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设下宴席邀请我,可现在呢?胡长老这些话,无疑就表明,就算今天真的有宴席可以吃,那也是一场鸿门宴!”

  山顶上有数百人,山间还有上千人,苏锐却独自一人,他面对这样的阵势,真的是没有一丁点的发怵。

  光是这一份气场,就已经让杨重楼等人收起任何的轻视之心了。

  杨重楼此时已经不在乎有没有被自己说出的话打脸了,他沉声说道:“苏锐小友,难道你今天真的不愿意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吗?”

  “不愿意?谁说我不愿意了?”苏锐眉开眼笑地说道:“我先前不是都已经把条件给开出来了吗?只要你们能在精神损失费上面让我满意,那么我完全可以既往不咎的。”

  说来说去,还是说到了钱的上面,雁过拔毛的个性可绝对不能改啊!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补充着说道:“当然了,我想,以峨眉的能量,是断然不会在乎这一点钱的吧?”

  杨重楼脸上的肌肉都有点颤抖……这是被气的。

  他真的很想说一句——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此时此刻,杨重楼终于意识到,苏锐是个真正的谈判高手!他从一开始,就死咬着“精神损失费”这一点不放,这看起来是在谈钱,但是却相当于死死摁着峨眉的死穴!

  什么是死穴?

  那是峨眉的尊严与荣耀,那是这个近千年的超级大派的所有脸面!

  在峨眉看来,他们和苏锐的地位是完全不平等的,能够让对方上山,都是他们给了苏锐天大的面子了,怎么可能还要付出精神损失费?

  而且,这笔钱一旦给了,那么就证明峨眉向苏锐低头了!

  这头……是万万不能低的,这膝盖……也是万万不能弯的!

  所以,这也是峨眉这种超级大派所面临的问题,即便在最不该端着架子的时候,他们也得端着,而不像某些小门派的掌门,说跪就跪,跪的非常自然,舔的非常舒服。

  更何况,魏公言长老还被苏锐殴打成了那个样子,全江湖都看到了!

  在这种情况下,峨眉又怎么可能选择低头呢?这是他们的逆鳞了!

  可是,苏锐偏偏要挑着他们的逆鳞,甚至极有可能要把这鳞片给拔下来!

  “你觉得这样合适吗?”杨重楼问道。

  苏锐并没有立刻答话,因为他的眼睛一瞟,看到了一个人。

  在三十米开外,一处凉亭之中,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老人正坐在里面,他留着平头,头发已经全白。

  而在他的身边,还站着十几个人,个个眼熟,甚至……苏锐曾经还把这其中的某几个人揍趴下过。

  此人,正是张不凡!

  他是昨天来到峨眉山的,十几个弟子也都在。

  以他的性格,很少会和江湖上的其他门派扯上关系,因此,翠松山虽然是南方大派,但是在受到攻击的时候,也是孤立无援。

  苏锐不知道张不凡这一次为什么会来到峨眉山,难道是想要一改往日的做法?在江湖上多找几个盟友?

  张不凡这时候也远远的看到了苏锐,他放下了茶杯。

  从某些立场上面来说,张不凡今天要表达的态度其实很简单——他不可能不站在苏锐一方的。

  不过,由于这目前还是峨眉的内部事务,所以张不凡也不好直接走上前去。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抱着和张不凡一样的心情的,也有某些人蠢蠢欲动的想要表现一下自己。

  譬如,钟阳山的掌门,葛立江。

  他先前是带领着钟阳山的百来号人站在峰顶一角的,可是,自从苏锐露面之后,葛立江已经带着他的门人往前挪了许多步了,现在的位置要在张不凡之前了……真是按捺不住自己啊。

  苏锐把目光收了回来,淡淡一笑:“杨掌门,如果你觉得不合适的话,那我便下山去了,当然,你可能也永远见不到魏公言长老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补充着说道:“还有,你以后也不要再打无尘刀和天心刀法的主意了。”

  话已经说得如此明白了。

  杨重楼的面色阴沉,胡天福的表情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哦……不行,这样不行。”苏锐一拍脑门,“我刚刚好像忘记了,我说过了什么话来着?”

  说过了什么话?

  杨重楼在权谋方面也是相当强悍的,不然不可能从众多的师兄弟中脱颖而出,成为峨眉的掌门人,可饶是以他那丰富的人生阅历,也根本猜不到,苏锐接下来的一步要怎么走!

  这个家伙真是太诡谲太狡黠太难对付了!

  所以,既然如此的话,还不如就顺水推舟的把皮球丢给苏锐好了。

  不过,苏锐既然这么一问,就连杨重楼也本能的陷入了沉思……苏锐先前到底说过什么来着?

  苏锐微微一笑,环视了四周,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对他虎视眈眈,他浑不在意,笑道:“我想要最终确认一下,杨掌门,你峨眉派是不是不愿意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不但不会赔钱,而且,你也要把魏公言长老无条件的交出来。”杨重楼说道。

  他在话语里面没有再给苏锐半点缓和的余地。

  毕竟,他是峨眉的掌门人,他得端着才行。苏锐顶多算是后辈中的后辈,有什么资格能够和他谈条件?有什么资格能够和他平起平坐?

  对于杨重楼而言,做出这种表态并没有什么难度。

  但难的是,他摸不着苏锐接下来会有什么招式,说不定就随手挖出个大坑来等着他往里面跳了!

  “哦,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一不小心想起之前我到底说过什么话了。”苏锐微笑着说道,“我好像说过,你们要是不赔钱,我就拆了峨眉?是不是这样?”

  “呵呵。”对此,掌门杨重楼报以一声冷笑:“后生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这里是峨眉,是他们的地盘,周围有着上千人,整个门派的弟子加起来更是要大几千人,在这种情况下,苏锐这单枪匹马的还能把峨眉给拆了?这可能吗?

  杨重楼认为苏锐是在说大话,在场的绝大多数人也都这么想。

  可是,这么多人里面,也只有不远处的张不凡开始哀悼峨眉了。

  他对苏锐可实在是太了解了,也知道,如果这小子想要阴人的话,那么基本上没有谁能够躲得开,当初若不是翠松山和苏锐有一些复杂的渊源,那么这个家伙极有可能在气头上把翠松山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

  这小子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恐怕,峨眉今天要凉!

  苏锐微微一笑:“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先拆了你的山门吧。”

  “你敢!”胡天福往前跨了一步,浑身的气势暴涨!

  他本来就身手极高,加上久居上位,所形成的气势之中带着强悍的压迫力,正常人在接触到这种无形压迫力的时候,恐怕会面色发白,呼吸压抑,连喘气都困难。

  “哦,我好像忘记了,依着现在的时间……”苏锐看了看表,“你们位于山脚的那个山门,现在八成已经被拆掉了。”

  已经被拆掉了?

  这不可能!

  杨重楼的眼睛死死的看着苏锐,似乎想要从对方的目光之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这年头,说大话都是可以如此不负责任的吗?峨眉的第一道山门就在山脚,你不妨去拆给我看看?”

  话虽如此,可所有人都知道,一个门派,若是连山门都被拆了,那就相当于别人骑在你的身上抽耳光了!这个门派的脸面也都不要了!

  更何况这是峨眉!

  那位于山脚下的第一道山门,早就已经成为了峨眉的象征,那石柱和石碑带着沧桑而厚重的历史感,怎么可能说推倒就推倒?

  到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苏锐是在说大话。

  “我说过,不赔钱,就拆了峨眉,你当我说话是放屁?”

  苏锐冷笑着说道,他这话语听起来虽然粗俗,但是却偏偏带着一种目空一切的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