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3382章 大逆转!
  在场的都是长辈,欧阳星海自安然也不需要再有任何的隐瞒,他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据我所知,大概是涉及到了内奸问题,秦家姐弟两个一直在追查这件事情,而且已经触摸到了真相,这可能也是冰原对秦家姐弟动手的主要原因。”

  欧阳健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什么内奸问题?哪来的内奸?”

  欧阳星海便又把烈焰大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这一下,欧阳健是真的气到了!

  他活了一辈子,自然知道,在这种事情上面是一定不能做文章的!他也恨苏锐,也恨苏家,可是,怎么可以在背后往那些战士们的身上捅刀子?

  这是无法容忍的!

  欧阳健也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倘若这件事情属实的话,那么二孙子的这种行为是绝对不可原谅的!简直是自己主动往火坑里面跳!

  欧阳健真的要气晕过去了。

  “爷爷,除了这件事情之外,还有一件事。”欧阳星海停顿了一下,又把欧阳冰原为难林冬婉的事情说出来了。

  此言一出,欧阳健还没说什么呢,许燕清就冷冷一哼:“这样对待大嫂,简直是人渣所为!”

  束力铭呵呵冷笑了两声,在一旁煽风点火:“欧阳健,你也是老糊涂了,选的这个继承人有很严重的道德问题啊。”

  欧阳星海并没有把话说死:“虽然冬婉那边的事情已经是确定了的,但是内奸的事情并不能盖棺定论,还是得问问冰原才行。”

  束力铭看了看欧阳星海,又对欧阳健说道:“你这个大孙子,才是真正的宅心仁厚。”

  欧阳健阴沉着脸,不讲话。

  而这时候,欧阳冰原的车子已经停在了院门口,他看了看在一旁浇花的欧阳中石,并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进入了客厅。

  而客厅里面的那十几个亲戚看到了他之后,目光皆是有点复杂。

  “我准备好了。”欧阳冰原冷笑道,“欧阳星海人在哪里?”

  他根本不知道之前欧阳星海在这里捶门大喊,也不知道三楼的天台发生了怎样的对话。

  “他在三楼呢。”欧阳礼泉说道,“你爷爷和几个老友也在三楼。”

  “好。”欧阳冰原站在客厅中央,扫了周围的亲戚们一圈,随后说道:“你们要跟我一起上去吗?错过这场戏,可就难得再见到下一场了。”

  他已经提前和这群人通过气了,此时这位欧阳家二少爷的隐隐有一种领导者的气势,掌控全场,自信无比。

  “走吧,去看看。”欧阳兰率先站了起来。

  其余几人犹豫了一下,也跟着站起身来,倒是欧阳礼泉反应的比较快,这个家伙的眼珠转了转,眼睛里面透出精明的神情:“我肚子忽然有点不太舒服,先去一下卫生间,待会儿去找你们。”

  而欧阳莲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机:“你们先上去,我手头有点事情,先打个电话。”

  这两人之所以会这样做,都是因为想到了之前欧阳星海在卧室里面捶门喊出的那几句话。

  现在,

  欧阳星海已经上了三楼十几分钟了,想必会先发制人、把这些事情全部都告诉老爷子了吧。

  欧阳礼泉和欧阳莲都是人精,他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一层关系,所以也都分别想出了个看起来很蹩脚的理由来暂时的搪塞一下,毕竟,在结果不甚明确的时候,在老爷子面前贸然站队真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呢。

  欧阳冰原也不傻,他看穿了这两人的犹豫,呵呵冷笑一声,转身便朝着楼上走去。

  一行人跟在他的后面。

  这群目光短浅的家伙,都想着扳倒欧阳星海,却没想到欧阳星海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

  而且,似乎也只是顺手而为之,就让欧阳冰原面临的局面非常棘手。

  此时,三楼天台,完全是另外一种局面了。

  欧阳冰原对欧阳健喊了一声“爷爷”,随后目光淡淡的在爷爷的那些老友的身上扫了一圈,完全没有任何开口打招呼的意思。

  张玉宁仍旧是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而束力铭也仍旧是面带微笑,不过没有谁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在冷笑,至于许燕清,则是看了欧阳冰原一眼,便直接转过身去,面朝着山间景色,懒得理会这种纷争。

  “你来的正好。”欧阳健说道,他的面色仍旧铁青无比,语气之中也显得非常冰冷,并没有包含多少感情。

  欧阳冰原的心咯噔了一下,不过,他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爷爷,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欧阳冰原说道。

  他的眼睛里面还是只有老爷子一个人,连自己的父亲都爱答不理的,更何况爷爷那些所谓的老朋友?

  这一点,他和欧阳星海的表现,便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什么事情,你先说吧。”欧阳星海这时候竟然主动开口了。

  他似乎放弃了先发制人的机会。

  欧阳冰原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眼底带着嘲讽之意:“爷爷,关于欧阳星海把一些公司从欧阳家族旗下集团进行剥离的情况,我掌握了一些证据,我觉得,这种行为是非常恶劣的,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会把整个欧阳家族推向深渊的。”

  欧阳健老爷子听了之后,沉默不语。

  欧阳星海垂手而立,目光平静地望着欧阳冰原,无悲无喜。

  后者以为自己的大哥会激动,会愤怒,会反击,但是现在看来,类似的情况好像都没有出现。

  欧阳星海越是平静,欧阳冰原的感觉就越是不好。

  这时候,束力铭慢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这就是恶人先告状了?这么一大帮子人,气势汹汹的上来,这是兴师问罪?”

  他端着茶杯,慢慢悠悠的喝着茶,而张玉宁则是在扇着扇子,面带微笑看热闹。

  “我有些不明白,何谓恶人先告状?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欧阳冰原负手而立,面朝着束力铭,身上流露出一股犀利的味道来。

  束力铭呵呵一笑:“欧阳健啊欧阳健,你真是有个好孙子,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尊敬长辈。”

  欧阳冰原倒也是毫不示弱地反击道

  :“如果你值得尊敬的话。”

  束力铭搓了搓手,站了起来,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可是眼睛里面却没有半点笑意,而且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小子,如果你不是欧阳健的孙子,就冲你刚刚的那句话,我就能把你给变成残废。”

  这语气虽然很淡,但是说出的内容却让人感觉到寒冷无比!

  欧阳冰原的脸色变了变。

  “冰原,你说说,内奸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健忽然开口了。

  欧阳冰原的神情不变,看起来仍旧很淡定:“爷爷,我不太明白,你所说的是什么内奸?”

  “关于华夏派往非洲的那一支特种部队,我想你不会不明白的。”欧阳健看着自己的二孙子,目光之中自带一股清晰的压力:“说说看吧。”

  欧阳冰原挤出了一抹极为难看的笑容来:“爷爷,我真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所说的……我真的不明白。”

  欧阳星海这时候开口了:“那我不妨提示你一下,就是苏锐带领的烈焰大队,现在,你能想起来了吗?”

  欧阳冰原的面色似乎白了一点点,但是脸上那难看的笑容却还在:“欧阳星海,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往我的身上泼脏水吗?”

  “是不是脏水,你自己清楚。”欧阳星海的声音淡淡。

  “我是真的不明白你们所说的内奸之事,我有什么本事能够调查烈焰大队的东西?”欧阳冰原冷冷说道,“更何况,我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当证据摆在你眼前的时候,你才会承认吧。”欧阳星海摇了摇头,“冰原,你不要在丧心病狂的路上越走越远了,既然烈焰大队的事情你不承认,那么不妨先告诉我,冬婉那边是怎么回事?”

  欧阳冰原的面色变得再度苍白了一分:“我没有把她怎么样。”

  林冬婉的事情,确实是他的败笔!欧阳冰原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大哥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得知此事!

  自己派去看守林冬婉的那些人都是吃白饭的废物吗?

  “没有把她怎么样?”欧阳星海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面部也带上了清晰的愤怒之意:“冬婉是我的女朋友,是你未来的大嫂,你知道你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吗?”

  说到这里,欧阳星海的身体已经气得颤抖了起来:“还好冬婉现在安全了,如果她在你的手上有个三长两短,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以往真的很少见到欧阳星海说出这么狠的话,他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欧阳健冷冷的看了看欧阳冰原,怒喝一声:“混账东西!”

  那些跟着欧阳冰原一起上楼来的十几个亲戚都懵逼了,他们本以为会看到欧阳星海被打落谷底的情景,但是结果却完全反过来了!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怎么会发生这样的大逆转?欧阳星海眼看着已经完完全全的失了势,怎么又能重新掌握主动权?这简直让人难以理解!

  就在这个时候,远空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许多栖息的鸟儿都被吓到,扑扑楞楞的飞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