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的时间卡住了 > 第三十五章 三只狡猾的狐狸【第三更】

第三十五章 三只狡猾的狐狸【第三更】

  咦?

  这里有一个很可爱的黄色bug耶!

  正好,在未来岳父大人的脸上,看起来有点傻,唐灿甚至还有点想要笑。

  不过,这种时候,又怎么可以擅自用很搞笑的笑声,去打破这样的四目凝视呢?

  确认过眼神,唐灿认得陈永廉。

  虽然,他的记忆当中,也只是在订婚约的时候,见过这位知府大人一面。

  但是,陈永廉身上的那一股肃杀之气,还是让唐灿有种记忆犹新,浑身一震的触感。

  沉默……

  唐灿没有率先开口,玩味似的的眯着眼睛,朝着陈永廉的黄色bug看去,瞬间完成了对bug的解析。

  【用右手巴掌,对着该bug对象的脸颊进行狠狠的击打。当击打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节奏感时,即解锁该bug的能力。】

  “卧槽!这bug有点……有点秀啊!难不成说,我的未来岳父大人是个受虐狂?在他那两撇胡子皱眉严肃的外表之下,竟然隐藏着一颗无比渴望皮带与蜡烛鞭笞的狂热内心么?”

  瞬间,唐灿有点出戏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外表严肃冷冷酷的成熟大叔,一般的设定不都是有着一颗与众不同个性别致的内心么?

  可以!可以!

  这很强势啊!

  不由得,唐灿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手掌,微微抬了起来……

  嘴角咧出了一丝迷之微笑,唐灿脑海当中在模拟着这独特的节奏感,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哼!”

  谁知,此时的陈永廉却是一阵冷哼,然后清清嗓子,故意捏着一股岳丈大人的范儿,质问唐灿道:“如今已是宵禁,贤婿这么晚还带着府中家丁在金雀大道上,有违法令。”

  下马威!

  有点低级呀!

  拿宵禁来压自己?

  唐灿笑了笑,你个老不休好深的城府,明明是想要和我攀交情,反而先乱咬我一口?想要先从气势上压我一下,想得美。

  这不由得让唐灿联想起,他刚刚入职图书馆的时候,那些有城府的老员工们,也都一个个是这样的作派。

  甭管怎么回事,先挑你一点错训斥一番。打打你这个新人苗子的锐气,令人厌恶至极。

  于是乎,唐灿也不客气地拱手道:“晚生见过知府大人,不过知府大人方才之言差矣,乃有两处谬误。

  首先,晚生是奉城主大人之令,前往粮库运粮。《金陵城宵禁例法》第三十八例中有言,但凡奉本城城主或知府口令,行紧急公务之事,可不遵宵禁之法。”

  “恩?算你说的有道理,勉强算你过关。那第二处的谬误呢?我刚才说的话,就只说了这一件事,我就不信,你还能挑出两处错来?”

  对于唐灿这不慌不忙甚至还有些“超纲”的回答,知府陈永廉却是有些意外,这“大傻子”真的变聪明了?

  可是,陈永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说的话,哪里还有错?

  一个字一个字的又回想了一遍,他确认无误,话语当中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漏洞或者逻辑错误。

  然而……

  唐灿却一副觉得手很脏的样子,在旁边的车辕上擦了擦,又低头看看手掌心,然后才用一副很嫌弃的语气说道:“晚生乃是唐府家主唐荀之子唐灿,年方二十,还未曾娶亲。怎敢高攀知府大人,当不起‘贤婿’二字。”

  听到这话,陈永廉的心就微微一颤,眼睛更是眯着仔细的瞅了瞅唐灿两个呼吸的时间,才用鼻子哼了一口气,嘴角扬起一丝笑容,仿若很亲切的样子说道:“唐大公子与我府中大女儿陈思沐,定有姻亲婚约的,这金陵城内可是举城皆知的。”

  “婚约已废!不可作数也。”

  唐灿却是笑着摆摆手,饶有兴趣的看着陈永廉,因为在唐灿“死”后的第二天,陈永廉为了女儿的名节,直接在来唐府吊唁的时候便作废了婚约。

  “当时因唐大公子身死,婚约才作废。如今唐大公子死而复生,婚约自当继续生效。唐大公子与小女思沐郎才女貌,乃是绝配……本官也觉得,之前的那份婚约是可以取消,唐大公子一表人才,又岂能委屈入赘我陈府,新的婚约当小女嫁入唐府才对。”

  这一下,陈永廉算是真正感受到了唐灿的“不同”,这真的是过去那个说话都会流口水的大傻子么?

  他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想要先压一下唐灿的“锐气”,再和颜悦色与他交好,却没想到……唐灿这么不给面子,反而直接拿“废弃婚约”说事儿。

  不过这样一来,陈永廉反而又更放心了一点。

  说明这小子心里面是有怨气的,因为废婚而心生怨气,那么格局必然就大不到哪里去了,根本就没什么城府可言,哪怕真的有点小聪明,又能成什么大器呢?

  在他看来,唐灿若真的有城府,有做大事的谋略,在这里遇到自己就应该不露声色,正常交好才对,怎能将心底的怨恨如此浅显的就表露出来呢?

  应付这种世家子弟,陈永廉反倒觉得没什么难度,只要顺着他的意,给点甜头,随便恭维他几句就能解决。

  甚至,陈永廉也下了血本,直接将“入赘”的“丧权辱国”条约给划掉了,他觉得自己这样让步,定然可以很快修复两家的关系,让整个唐家都倒向自己这边。

  可是,唐灿接下来的话,却让陈永廉差点惊掉了下巴。

  “知府大人说笑了。我虽然大难不死,但……令千金怕是已经根本无法和我完婚了吧?”

  唐灿的话音刚落,便看到了陈永廉的脸色在一瞬间突变,旋即又变得更加阴沉了起来,他便知道,自己猜的果然没错。

  陈思沐绝对不在金陵城中,甚至已经远远地离开了金陵城。

  为什么唐灿会这么猜测呢?其实从看到陈永廉驾马迎面过来的时候,唐灿便推断出了一切。

  别看今日陈永廉不在金陵城中,但他既然是自愿被“调虎离山”,又岂会不留下一些耳目。

  想必,城中发生之事,都会在短时间之内形成密报飞鸽传书到他的面前。

  不论陈永廉出城是去做什么神秘之事,只要他知道自己是“仙君下凡”后,基于立场和利益需求,就必然会再度寻求拉拢唐家的办法,将这颗变得更加强大的棋子捡回来。

  所以,陈永廉本可以不那么赶路,在城外的驿站休息一晚,却非要大动干戈的连夜赶回金陵城。

  为的是什么?

  当然是陈永廉也算准了,唐家会趁热打铁,趁着胡城主这只铁公鸡反悔之前,迅速的连夜将十万斤粮食运出来。

  而从粮库到唐家,能走这么多大车最方面的只有金雀大道。

  所以,从城门回陈家府邸根本不需要经过金雀大道,但我们的这位陈知府却快马加鞭的直接开了城门就驾马冲来。

  目的其实再明显不过,趁此机会,和唐灿修复关系。

  而陈永廉非要今夜赶回来的原因,便是他更了解胡城主的为人,知道胡城主绝不会轻易的让唐灿搬走这十万斤粮食,必然会设计刁难。

  于是乎,在唐灿被刁难的时候,自己及时出现,为唐灿撑腰,站在道理这边帮助唐灿要到这些粮食。

  这便非常顺理成章的向唐家示好,也可以无比明确的把唐灿拉到自己这一方的阵线上。

  不过,让陈永廉万万想不到的是,唐灿竟然成功的将十万斤粮食都运出来了,非但如此,还把一万斤的龙牙米给运出来了,这一切都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难道胡炎之吃错药放弃治疗了么?

  不!事出反常必有妖。

  陈永廉第一眼看到这纯银谷仓的时候,略微咪咪眼睛,当看到那谷仓顶上的一些纹饰时,略一沉思,便彻底的明白胡炎之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也正是这时……

  被完全打乱计划的陈永廉,再一次回到了正轨,可他还没有开口说正事,只是习惯性的拿着长辈的范儿在口头上打压唐灿一下,就被唐灿怼得有些无所适从起来了。

  而且,陈永廉怎么也想不通,唐灿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的女儿陈思沐已经离开金陵城了呢?

  难不成,自己的亲卫当中,有唐家安排进来的人?

  不!绝不可能。

  即便有的话,今天出城之时,他也从未和这些亲卫说出城是做什么。

  一路上,也并没有任何人有通风报信的迹象啊!

  那……

  眼前这个长相妖孽,智力似乎更加妖孽一般的少年,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沉默!

  陈永廉脸上的神情接连变幻了好几次,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唐灿,想要将唐灿整个人给看透。

  “知府大人,你不用奇怪。令千金这一番远行,想必你也非常舍不得。但大好前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晚生与令千金有缘无分,你我也做不成翁婿,实属可惜,可惜啦!”

  唐灿装出一副惋惜的样子,但是余光却瞥着陈永廉抽动的嘴角,心里面顿时畅快极了。

  好你个老狐狸!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跟谁拿不到奥斯卡最佳演帝一样。

  唐灿是早就判断出,陈永廉必然会借晚上的契机来修好关系,所以在粮仓那完全是有恃无恐,根本不怕胡城主亲自杀过来。

  因为,他只要拖时间,等到眼前这位知府大人赶过来“雪中送炭”就行了。

  然而……

  唐灿也有点没想到的是,这位胡城主出的牌,有点刁钻,不按套路来了。

  他只好拉着这些粮食,按照原计划从金雀大道回去,甚至还故意放慢了一点速度,终于等到姗姗来迟的知府大人。

  只不过……

  陈永廉也让唐灿感到了一点意外,那便是陈家大小姐陈思沐竟然不在随行当中。

  他想要修好关系,尤其是恢复婚约,那就一定会第一时间带着陈思沐过来“美人计”的。

  陈思沐没跟着来,那唯一的可能必然是……无论如何都来不了。

  再细细观察一下,陈永廉的眼角有那么一丁点发红和泪痕,前后这么一联想,一副美好的夕阳下的父女送别画面,便在唐灿的脑海当中油然而生了。

  没办法,作为图书管理员的唐灿,网络小说看多了,最厉害的“异能”就是各种脑补了。

  推测到这里,唐灿就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陈思沐必然是被以比“嫁给唐灿”更好的“远大前程”为理由,送到了很远的地方去了。

  再用话术猛地一诈陈永廉,唐灿就基本上完全确定下来了。

  说起来,唐灿、胡城主和陈知府三人之间的计谋很复杂,其实很简单的概括便是……

  唐灿必须去胡城主粮库拉粮,明知会有阻碍,却料到陈知府肯定会赶回来修复关系,便凭借这一点前往。

  胡城主必然会阻挡,但却用了唐灿意料之外的方式刁难设计,似乎技高一筹,让唐灿也看不出他到底用了什么计策。

  所以,唐灿为了化解这个危机,便故意放慢了车队的速度,在金雀大道等着陈知府,却从种种迹象又判断出陈思沐的去向不明。

  而连夜赶来的陈知府,看到唐灿拉出了粮食,也被打乱了计划,却又很轻易的从纯银谷仓的异常上看出了端倪来。

  可他刚想按照原计划以此对唐灿示好的时候,唐灿却展现出远远超乎他意料的种种智谋,甚至还道出了陈思沐的去向。

  这其中……一环扣着一环,两个老狐狸都是老谋深算,可唐灿也不傻。

  他自己看不透胡城主的设计,便要向陈知府借力,当若是真低下姿态来,岂不是就正中陈知府的下凡,使得唐家欠下人情,不可避免的倒向陈知府一方。

  所以……

  唐灿的大脑也在快速应对这种种的变化时,巧妙的把握着态势的平衡,就故意这么吊着陈知府。

  他知道,这老狐狸肯定是看出什么来了,想要来装高人提点自己。

  必须在他主动提点出来之前,打断他的节奏,引入到自己的节奏当中……最后……逼着他自己被迫急得说出来。

  古语有云,治大国若烹小鲜。

  但凡事不都当如是么?

  看着陈永廉那脸上阴晴不定,又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唐灿知道他所要刻意营造的情势差不多了。

  于是……

  他便故意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对陈永廉说道:“知府大人!这夜深了,困得紧,若没有其他事的话,晚生就带着这些家奴回府了。”

  说罢,唐灿便一转身又坐在了大车之上,眼看着就要开口催促家丁和武师们回府,这便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陈永廉当即就驾马拦在了唐灿的大车前面,急切地开口道:“唐灿贤侄!其他的十万斤粮食你可以运回去,但这一万斤的龙牙米你万万不可运回府中,还是快快送回胡城主的粮仓吧?否则,不仅你自身要大祸临头,整个唐府都无法幸免……”

  ……

  【四千字大章!下一更,明天中午十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