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不朽剑神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别紧张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别紧张

  随着林弈的话音落下,角斗场上,又开始充斥着的浓郁的血腥和肃杀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没有人知道这个来自诸天联盟的段清寒究竟拥有什么手段,但所有人都知道,此人一定可以威胁到林弈。

  此战的凶险,绝不会弱于方才那场旷世之战!

  就在此时,林弈突然笑了。

  林弈的笑容很是和煦,与角斗场散发出的气息格格不入,甚至带着一丝丝狡黠。

  “既然你来挑战我,总要有些彩头,你们诸天联盟实力雄厚、财大气粗,想必奇珍异宝也是数不胜数。”林弈斜眼望着观战席上的那位黑暗大主宰。

  令旭淡淡的问道:“你想要什么彩头。”

  “简单。”

  林弈笑道:“还魂花,凝魄草,赤血圣参这三样东西,便可以作为此战的彩头。”

  话音一落,令旭的神色一滞,嘴角抽动,脸色像是生吞了一头苍蝇般难看。

  “小子,你敢耍我?”令旭的声音冰冷刺骨,带着一股纯粹冷冽的杀意。

  这三样灵草,是多宝胖子两人手中那古籍记载的‘起死回生术’所必备之物,早已绝迹多年。

  八百年来,林弈虽然蛰伏在彼岸星,深居简出,很少露面,但却一直没有放弃收集这三样旷世灵草的消息。

  甚至林弈曾恳请花界三大域主出面,去帮忙打听此事。

  只不过,这么久以来,一直毫无收获。

  林弈一直没有放弃过救活神荼。

  除了因为神荼是三界中人,林弈更想让韩磊真正的‘活’过来。

  五爪神龙精血,兽王精血,林弈已经拿到手,混沌天鹏的精血也有着落,唯有这三种旷世灵草一直都是毫无头绪。

  林弈接下段清寒的挑战,也存了个心思,就是想从诸天联盟的手里敲出点东西,哪怕是一种灵草也是极好的。

  林弈的目光掠过观战席上的一众主宰,察言观色,心中便已经有了个大概的判断。

  这三种旷世灵草,恐怕真是难寻到了极点,在场的众多主宰都是一脸错愕,没想到林弈竟然提出这么个要求。

  韩骨阴恻恻的说道:“林弈,你若是畏战就明说,何必找这种借口徒增笑柄!”

  林弈双手一摊,似笑非笑的说道:“是你们把我抬到这第一界王的位置,如今随便跳出个阿猫阿狗挑战我,我就要应战,这第一界王也实在太廉价了。”

  “界王境悍不畏死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若是都来挑战我,我倒不介意随手捏死几个。但是,我这个人怕麻烦。”

  林弈的话外之意很明显,想挑战我可以,但要有足够的筹码!

  在林弈的口中,段清寒这个诸天联盟的底牌,最后的杀招,就如同悍不畏死的阿猫阿狗一般。

  还是随手就能捏死那种……

  这番话连消带打,不但表明了林弈的态度,还把段清寒贬得一文不值。

  段清寒虽然紧闭着双眼,但却将林弈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所以他的脸色很难看,甚至一度有睁眼的趋势。

  睫毛轻轻扇动,神情有些狰狞,可见其内心的愤怒!

  只是这一个细微的动作,便让林弈心中那种危机感更加明显、剧烈!

  “此人的双眼有问题。”林弈不动声色,心中暗道一声。

  此时此刻,虽然段清寒脚下踩着绝命笔,在与林弈耍着心机手段,但恐怕他还没意识到,林弈的反击也已经开始了。

  林弈在拖延时间。

  这就是林弈最好的反击!

  时间拖得越久,林弈的体力便会多恢复一分,段清寒取胜的希望也就会越渺茫。

  令旭摇头道:“你说得这三种旷世灵药早已绝种多年,恐怕诸天万界中,没有人能一下拿出来这三样。”

  林弈的眉毛挑了挑。

  “一下拿不出三种灵药,也就是说,诸天联盟能拿出一样或是两样?”林弈反问道。

  令旭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联盟中确实有凝魄草,但不在老夫身上,这等旷世灵草,没有人会随身携带。”

  “那没关系。”

  林弈又笑道:“我可以等。”

  令旭的双眼陡然眯了起来,寒声道:“小子,你是想拖延时间!”

  这句话,让不少人霍然惊醒。

  段清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双手微微握拳。

  如果等林弈真正恢复了体力,诸天万界的界王,将无人是其对手!

  他段清寒也不行!

  就在此时,殇古的声音响起:“林弈,若是有一种灵草,你可敢应战?”

  林弈咂咂嘴,故作为难的说道:“一种的话,勉强也可以。”

  “好!我古界现在就有赤血圣参,你尽可放手一战,若是你赢了,我自会将赤血圣参双手奉上!”殇古大声说道。

  林弈突然转开话题,反问道:“你跟诸天联盟什么关系,不惜替他们送出赤血圣参这等稀世珍宝?”

  殇古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慌乱,瞬间又消失不见,虽心中大惊,但还算镇定,没有露出太多破绽。

  殇古能察觉得到,就在林弈这句话说出之后,有无数道带着质疑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林弈只是一句话,便让在场众人的注意全部转移到了殇古的身上。

  “此子该死!”

  殇古心中怒骂一声,嘴里却大声道:“你别左顾而言他,敢不敢应战!”

  “呵呵……”

  林弈笑道:“应战没问题,但你得将赤血圣参先交到我手里。”

  不等殇古说话,林弈又道:“别怪我多心,对你的手段和信誉,在下实在不敢恭维。”

  “交给你可以,但我怕你没命拿!”

  “放心,我命大得很。”

  两人态度坚决,对峙起来都是半步不让!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因为一方是主宰,而另一方还只是一个界王。

  “殇古,速去将那赤血圣参取来,不能让此子继续拖延下去。”令旭的声音在殇古的脑海中响起。

  殇古恨得咬牙切齿,一语不发,突然腾空而起,大步流星的冲向远处。

  “这手段高啊,三言两语之间,把主宰都折腾走了。”剑疯子毫无顾忌的哈哈大笑。

  仍在半空中疾驰的殇古听到这句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角斗场上,林弈看着身体隐隐颤抖、已经濒临崩溃边缘的段清寒,轻声安抚道:“别紧张,一会儿你就死了,很快,很快……”

  满座愕然。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