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极品全能学生 > 第1058章 又是夏家的人

第1058章 又是夏家的人

  浩浩荡荡十多个人直接走向了夏天。

  为首的那个人,就是在图书管里摔倒的男子,他带来的这几个人都不像是学校里的学生,而且他一张嘴就是要夏天去校外。

  这里是京大。

  无论什么人都不敢在这里将事情弄大。

  否则绝对会出现新闻,一旦出新闻的话,那无论是你是什么人,你都跑不了。

  “你有病吧,没看到我在吃饭吗?”夏天抬头看向那个男子说道。

  “你还敢跟我这么狂,一会我就费了你,你不是说我孬种吗?现在我让你跟我去校外,不去的话,你就是孬种。”那个男子还记得夏天是怎么侮辱他的。

  “呵呵!”夏天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不过他也没有打算跟这些人出去的意思,虽然他不怕这些人,但是如果他们叫自己出去,自己就出去,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看到夏天坐在那里就是不肯走,那个男子就更加的生气了,他已经做好了收拾夏天的准备,如果夏天不出去的话,那他岂不是白准备了。

  而且刚才他丢了那么大的面子,他如果不好好的收拾收拾夏天的话,这口气怎么出?

  所以他必须将夏天弄出去。

  此时京大校花姐姐可还在啊,他必须把面子争回来。

  “小子,认怂了?真没种啊,刚才你不是很牛吗?怎么现在就怕了?”那个男子用话语去刺激夏天,他现在非常有优越感,他认为夏天已经彻底的怕了他,他现在非常有面子。

  不过他既然已经找好了人,那他自然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夏天,在学校内动手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他要将夏天弄出学校去。

  “你打扰到我吃饭了。”夏天淡淡的说道。

  “吃吃吃!吃tm什么吃!”那个男子直接将夏天的麻辣烫掀翻了,夏天碗里的烫崩的张雅和她那几个舍友浑身都是,看到这样的场面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能善了了。

  夏天抬头看向那个男子。

  “怎么?不服啊。”男子十分不屑的看向夏天。

  “你在挑衅我的忍耐力。”夏天看向男子说道,虽然他很不想在这里动手,但是他也讨厌别人伤害到他的朋友,虽然他和张雅等人刚刚认识,但是他已经将张雅等人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了。

  那个男子掀翻了麻辣烫弄得张雅和她几个姐妹满身都是,虽然没受什么伤,但是看上去非常狼狈。

  这已经到达了夏天的忍耐极限。

  “那又怎么样?有本事就跟我们出去啊。”那个男子看到夏天生气,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是有点高兴,因为他感觉夏天终于要上钩了。

  只要夏天跟他去校外指定的地点,那他就可以好好的修理一顿夏天了。

  “呵呵!”夏天微微一笑。

  “笑什么笑?你刚才不是说我已经挑衅你了吗?怎么样?报复啊,别说你不敢了!”那个男子继续去激怒夏天,他用的正是激将法。

  “已经做完了。”夏天说完直接看向张雅和她的几个姐妹:“走吧,你们去换身衣服,我带你们去校外吃。”

  “恩!”张雅点了点头,她们也不想惹事,更不想让夏天为了她们而惹事,她们看到夏天忍了,认为夏天也不想将事情弄大。

  看到夏天他们想走,那个男子自然是不让了,于是他直接跑向前去。

  撕拉!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面,他们发现那个男子的腰带直接坏掉了,裤子掉到了地上,看到这样的场面,现场哄笑声一片。

  那个男子急忙提起自己的裤子,可是就在他弯腰去提自己裤子的时候。

  撕拉!

  他的短袖上传来了一道声音,整个短袖直接裂开了,随后掉在地上,这就让他非常的尴尬了,他提起裤子就想向外面跑,就在这时。

  撕拉!

  又是一道声音,传来,他的裤子瞬间粉碎。

  “哈哈哈哈!”现场所有的人全都笑翻了。

  “你原来还有这样的癖好啊。”夏天一脸嫌弃的看向那个男子。

  那个男子这才明白过来,一定是夏天搞的鬼:“给我抓住他,一定是他搞的鬼。”

  听到那个男子的话,他带来的那些人直接向夏天跑去。

  撕拉!

  他们刚跑出两步,他们的衣服和裤子就全都粉碎了,下场跟刚才那个男子一模一样。

  “哎,现在的人都怎么了,全都有这种癖好。”夏天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的说道,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如果说一个人的衣服和裤子碎了,那很有可能是巧合。

  可是这十多个人的衣服和裤子全都碎了,这就绝对不是巧合了,而且这十多个人都是来找夏天麻烦的。

  那个人现在终于明白夏天刚才那句‘已经做完了’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夏天是将他们的衣服和裤子全都悄悄的弄碎了。

  “咦,有点意思。”京大的全能校花捡起了地上的碎片说道,就连她都没有看出来夏天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她的眼神可是非常好的,而且她也学过一点武。

  可是她居然都没有发现夏天究竟是什么时候动的手。

  “现在是和谐社会,你们几个穿成这样,小心被警察给抓走。”夏天一脸笑容的看着那几个人说道,张雅她们几个知道这肯定是夏天做的。

  这也算是替她们出气了。

  虽然京大里面不可以动手打人,夏天也完全照办了,但是夏天并没有说要放过这几个家伙,他做事从来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的。

  所以就算大家都知道是他干的,也没有证据啊,再说了,这几个人又没有受伤。

  “你给我等着。”那个人说完直接带头向外面跑去,就在他正好跑到门口的时候,他被一只手推了回来。

  “干什么慌慌张张的!”一道冷酷的声音传来。

  “夏少,您终于来了!”那个差点没激动的哭出来。

  “怎么回事,我不是给你叫人了吗,你怎么还造成这幅磨样。”夏少眉头一皱,十分不解的看向那名男子。

  “是他!夏少,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那个人用手指了指夏天,带着哭腔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