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极品全能学生 > 第1184 人榜现
  夏天此时才想起了这个重要的信息。

  如果不是陈媛的话,他恐怕很久以后才会想到那里居然是丝纱,这种丝纱之所以被称之为达摩丝就是因为他是达摩祖师发现,而且这种丝纱跟正常的丝纱不同,它软绵绵的,摸上去更像是纸。

  所以夏天才一直无法发现这不是纸。

  此时他简直就是被陈媛一语道破。

  他终于想起来了,当时贪狼所使用的正是少林绝技,而且是那么多的绝技,原来这本无字天书是少林之物,达摩祖师的绝技。

  “发达了,这回发达了,不过达摩祖师那个时期显然是没有贺兰墨水的,所以想要看到这本书的真正内容需要另外一个办法。”夏天内心暗道。

  虽然陈媛说的方法也不行,但是陈媛却给让他知道了这东西究竟是什么,这样夏天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陈媛被夏天的举动给彻底弄愣住了,她刚才只是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知道的多,她知道的东西确实很多,而她的母亲也正好是信佛的,所以她才会知道这些。

  没想到这一下居然真的帮到夏天了。

  看到夏天刚才的举动,许晓之特别的嫉妒,她最讨厌的就是陈媛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可是陈媛却偏偏这样,刚才更是连夏天都那么感谢她。

  与此同时隐门之中。

  “羽鹤,赔我去见一个人。”蒋天舒看到手中的召集信号急忙说道。

  “蒋少,我去恐怕不合适吧!”羽鹤自然知道要去见的人是谁了,所以他才会觉得不合适。

  “没事,你是我最好的兄弟,自然有资格去见那个人。”蒋天舒说道。

  与此同时,世界上各国超级高手之中都得到了一个小本子,小本子上面写着‘人榜’两个字。

  人榜出世了。

  时隔二十年,人榜再次出世了。

  人榜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东西,原本大家都认为这东西已经不会再出现了,但是现在人榜居然再次出现了,人榜是由江湖上最神秘的人百晓生所谱写的。

  上一次的人榜一共有十个人,这十个人都成为了当世最强的一批人,上一次的人榜华夏拿下三个,夏天龙,尹聂,卫广。

  这三人之中夏天龙的排名最高,是第二位。

  卫广第五,尹聂第六。

  现在卫广和尹聂都成为了当世最强的一批人,而夏天龙如果不死的话,现在恐怕已经快要到达那个传说中的境界了。

  由此可见,人榜的恐怖。

  它不会记录当世的强者,而是会记录现在世界上最天才的一批人。

  只要这个人上了人榜,那就代表着他将来一定会成为当世的最强一批人。

  人榜已经消失了二十年。

  原本大家认为人榜已经不会再出现了,可是他们没想到时隔二十年,人榜居然再次出现了,这次人榜上出现那十个人的名字将会得到所有人的注视。

  此时蒋天舒来到了隐门之中最神秘的一个地方,这里是隐门的禁地,除了隐门的各大宗门门主以外,其他任何的人不可以踏足方圆百里。

  因为这是禁忌。

  踏入就会受到隐门所有人的制裁,所以这里常年有隐门各大宗门所有高手的守卫。

  当蒋天舒来的时候,他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宗主令牌。

  “他也要进去吗?”守卫直接拦住了羽鹤。

  “那是自然,他是我的兄弟。”蒋天舒冷冷的看向那个守卫,那个守卫被蒋天舒这么一看浑身上下冒出了冷汗,他感觉自己仿佛掉入万丈深渊一样。

  “可以,可以。”旁边的守卫急忙说道。

  “哼!”蒋天舒冷哼一声,随后直接走了进去,羽鹤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摇了摇自己手中的羽扇,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向里面走去。

  “蒋少,真的可以吗?”羽鹤又问了一遍,他担心给蒋天舒惹麻烦。

  “没事,我是雷大人在隐门的特使。”蒋天舒说道。

  这一路上羽鹤都显得闲庭自若,但实则,他内心也有些紧张,毕竟那位大人可不是普通人,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就是一个禁忌。

  以前他虽然猜测过这位大人的实力,但是还是不敢确认,毕竟那位大人可是从那里来的,那里可是神的国度,他认为华夏的四大高手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蒋天舒走的并不快,这一路,他已经走了两个多时辰,而羽鹤就这样一直慢慢的跟在他的后面。

  很快,两人走到了一个小圆子里面。

  这里四处鸟语花香,就好像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一般人看到这里的时候就会联想到世外高人,因为这种地方正是那些世外高人最喜欢的地方。

  隐居这个词用起来更适合一些。

  “哈哈哈哈,蒋天舒,你来的好慢啊。”一连串大笑的声音传来,这种感觉让人丝毫没有世外高人的感觉,因为一般的世外高人全都是非常老,话非常少的那种。

  “蒋天舒拜见雷前辈。”蒋天舒恭敬的说道。

  “说过多少回了,不要叫我什么前辈,叫我雷锋就行,如果你觉得不顺口,叫我傻雷也行,别人都是这么称呼我的。”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蒋天舒和羽鹤的面前。

  他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吓了羽鹤一跳,蒋天舒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毕竟这位先生突然出现的这一手太震人了。

  蒋天舒可不敢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更不敢叫出傻雷这两个字,虽然他嘴上说别人都是这么称呼自己的,但是蒋天舒可不敢。

  雷锋说的别人一定是那个地方的人。

  那个地方的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神一样的存在,称呼雷锋为傻雷自然没有问题,但是蒋天舒如果这么叫了,那就绝对是大不敬了。

  “雷先生说笑了,不知您叫我来是什么事?”蒋天舒恭敬的问道。

  “他是谁?”雷锋一脸笑容的看着羽鹤。

  “雷前辈,我叫羽鹤,是蒋少的手下。”羽鹤恭敬的说道。

  “只是手下吗?”雷锋的面色突然一冷,羽鹤和蒋天舒一下子仿佛掉入了十八层地狱里面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