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极品全能学生 > 第1619章 五大红衣弟子

第1619章 五大红衣弟子

  所有人都明白,夏天已经惹怒阿宝了。

  那些人全都不明白,夏天一个白衣弟子,究竟是哪来的勇气,居然敢这么跟阿宝说话,而且他居然在跟阿宝比强势。

  阿宝可是红衣榜第一人。

  可以打破规则的存在。

  夏天只是一个普通的白衣弟子而已,没有人认识他,可是他居然敢跟阿宝如此说话。

  “我要杀你,那就没人救得了你,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脑残还是什么,但我的忍耐力显然已经到达极限了,所以我已经想杀你了,你可以选一个死法,但绝对不能是全尸。”阿宝冷冷的看着夏天。

  在天灵山上,是有规矩的。

  弟子之间不可以互相杀人,凡是有敢触犯的,都会被赶出天灵山,严重的甚至会被执法堂处死。

  但红衣弟子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们一般只要不杀太出名的人,那就没有人回去管,执法堂也不愿意得罪红衣弟子。

  山主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普通的红衣弟子绝对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杀人。

  整个天灵山,只有阿宝一个人敢。

  而且此时他实在黄衣弟子的擂台上说杀人。

  这才叫做霸道。

  “是吗?”夏天微微一笑。

  嗖!

  赵雨舒直接挡在了夏天的身前:“我答应你嫁给你,你不能杀他。”

  “凭什么?你拿什么跟我谈判?你已经没有筹码了。”阿宝十分不屑的看着赵雨舒,就算他说他要娶赵雨舒,但赵雨舒在他那里依然是没有任何的面子。

  更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

  嗖!

  又是一道身影落在了夏天的面前,此人也是一身红衣,是一名女子。

  第二个红衣弟子出现。

  今天的第三院还真是热闹,居然出现了两个红衣榜的弟子。

  “你好像是叫萧琴对吧?”阿宝看了一眼萧琴十分随意的说道。

  “师兄好。”萧琴微微敬礼。

  “你也要拦我?”阿宝玩味的看着萧琴。

  “我不可能看着你伤害他。”萧琴点了点头,萧琴此话一出,现场所有的人全都惊呆了,之前他们还认为夏天是不是一个疯子。

  一个普通的白衣弟子居然敢站出来,但是现在红衣弟子居然为他站出来,那就证明夏天肯定不是普通的白衣弟子了。

  此时大家也都开始猜测起夏天的身份了。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猜测,都猜不出夏天的身份。

  “你拦的住我吗?我可是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阿宝不屑的说道,虽然萧琴也是红衣弟子,但是他并不在乎。

  “师兄,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气啊。”就在这是又是三道身影落在了擂台之上,这三个人清一色的红衣弟子,而且他们全都站在了夏天的前面。

  “安杰,丹灵,器玉,你们三个也要拦我?”阿宝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为了一个白衣弟子,今天居然有四个红衣弟子站在他的对立面了。

  这就不得不让他产生兴趣了。

  此时台下的人已经彻底的被镇住了,夏天一个白衣弟子居然引出来了四个红衣弟子为他出头。

  而且这几个人都是红榜上的传说人物,红榜第二的安杰,红榜第三的丹灵,红榜第六的器玉和红榜第十的萧琴。

  再加上红榜第一的阿宝。

  此时出现的五个人居然全都是红榜前十的人物。

  “师兄,好久不见了。”丹灵恭敬的说道。

  “别跟我套近乎,你知道这对我没用,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站出来为这小子出头,但是你们几个应该了解我,我要杀的人那就没人拦的住。”阿宝的强势不是吹出来的。

  就算是一个人面对红榜的四大高手,他也是如此强势,而且脸上充满自信。

  仿佛对于他来说面前的这四个人联手也拦不住他。

  “师兄,不是我们拦你,您好歹也是红榜第一的高手,天灵山所有人心目中的偶像,奋斗的目标,而他只是一鼎二阶的实力,如果您杀他,大家会说闲话的,到时候有损您的名声,而且这里有这么多的师弟师妹们看着呢。”丹灵说道。

  “谁敢说闲话,我就杀了谁。”阿宝就是如此强势。

  “师兄,他们肯定不敢明面上说闲话,但如果他们在背后说闲话呢?”丹灵看着阿宝继续说道:“师兄总不能将天灵山所有弟子都杀了吧。”

  “丹灵,你的嘴还是这么厉害啊,可惜你的算盘算错了,今天我一定要杀他,因为他已经挑衅我了。”阿宝的目的非常明确,并没有中丹灵的激将法。

  “师兄,我一直敬重你,但我绝对不允许你杀他。”安杰冷冷的说道,虽然他叫夏天师傅是因为夏天在帮他追丹灵。

  但经过这几天的接触他发现夏天是一个真正值得他去交的人。

  特别是上次,夏天为了帮丹灵出气,封了阵媛媛府邸的事情,这让他看到了夏天对自己朋友的照顾。

  所以他已经决定了,哪怕是和阿宝对上,他也在所不惜。

  “安杰,你别以为你是红榜第二就可以和我对等了,你能够当这个红榜第二是因为我没杀你,否则红榜第二就换人了。”阿宝十分不屑的看着安杰,虽然安杰是红榜第二。

  但他从未把红榜第二放在眼里过。

  “死?我也怕,但是要分在什么时候,如果是在保护兄弟的时候战死,我觉得是荣耀。”安杰自嘲的笑了笑。

  没错。

  每个人都怕死,但同样的,他们也要看自己死的有没有价值。

  如果是懦弱而死,那没有任何的价值。

  但如果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朋友和爱人而战死,那就算是死也是值得自豪的事情。

  “我真搞不明白,一个白衣弟子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你们肯为他去死的。”安杰摇了摇头。

  “师兄,如果您非要杀他,那我们也只能对您不敬了。”丹灵的说话语气一直都恭敬的。

  “我说过,我要杀的人,谁都拦不住,你们四个一样,看在你们四个也算是讲义气的份上,我不杀你们,但他必须死。”安杰的手指向了众人身后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