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极品全能学生 > 第1865章 推动棺材

第1865章 推动棺材

  齐王地宫外面。www*xshuotxt/com

  “你到底能不能找到?”金鬼非常愤怒的说道。

  “能,一定能,咱们现在距离他只有半日的路程。”慕容白急忙说道。

  “好,我就再给你半日的时间,如果半日后还找不到,我就剁了你一只手。”金鬼冷冷的说道,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那件宝贝可是他们几个好不容易弄来的,后来他们听到慕容白形容那件东西的威力就更加的心动了。

  一个普通的三鼎高手居然能够利用那东西战胜慕容白这个超级高手。

  就算是他们几个单独拿出来也都不是慕容白的对手的。

  一个普通的三鼎高手居然靠着一件宝物就战胜慕容白,那这件宝贝究竟是什么级别的?至少宝器肯定做不到,就算是高级宝器也不一定能做到吧。

  慕容白也是非常着急,他一直在等待机会逃跑,可是五行鬼把他看的太严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他现在只能希望碰到夏天的时候让夏天逼五行鬼同时出手,这样他就可以逃走了,虽然夏天拥有那件宝物,但他也绝对不相信夏天能够战胜五行鬼,所以他也不会傻到站在那里等待五行鬼和夏天拼个你死我活。

  因为这种状况根本就不会出现。

  当五行鬼和慕容白离开那里的时候,一人从后面走了出来:“这不是慕容白吗?他怎么会被人抓住,他不是号称慕容家最拥有天分的存在吗?对了,慕容家是不管小辈在外面做什么的,也不会为小辈撑腰,所以他就算是自报家门也没用。”

  慕容家有个规矩,小辈在外面惹事可以,无论你惹多大的事都不算事,因为家族不会管你,慕容家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家族的子弟有危险意识,让他们不能只靠着家族的脸面混饭吃。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慕容家没有二世祖,慕容家的弟子在外面也没有自报家门的。

  “不管他了,还是先去找夏天和曹亚茜吧。”女子说完直接走进了齐王地宫之中。

  此时的齐王地宫里面。

  “小子,我听不下去了,你这摆明了就是在说玉师兄不长脑子,你是不是觉得师兄受伤了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胡立立刻抓住了夏天这句话里面的毛病,他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他认为自己只要把这件事情闹大,那就一定能够将夏天踢出队伍里面去。

  “你敢侮辱我们照月宗的弟子。”许皖怒视夏天说道。

  “我没有啊,我只是说有的人,这年头听说有愿意捡宝的,有愿意捡钱的,还有愿意捡女人的,我第一看到有人捡骂的。”夏天一脸笑意的说道。

  听到夏天的话,胡立也不能说什么了,毕竟他如果继续说的话,就代表他是在往玉子青的身上捡骂了,不过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夏天:“你刚才不是表现的很专业吗?很厉害吗?好啊,你来啊,你去推棺材啊。”

  “我?我不行,我啥都不会。”夏天这句话一出,许皖就更加的愤怒了。

  “你什么都不会我们要你干什么,滚,你给我滚出这个队伍,爱去哪去哪!”许皖愤怒的喊道。

  “好啊。”夏天一听许皖这么说,直接抓住了这个机会,同意了。

  “哎!”牛皇听到夏天同意了的时候,叹了一口气,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既然现在夏天已经同意离开这个队伍了,那他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默默答应了,如果夏天不同意的话,那他也许还会去挽留一下:“我知道你留在这个队伍里面也不舒服,小心点吧。”

  “多谢了。”夏天微微一笑。

  “师兄,咱们现在怎么办?”许皖问道。

  “先让他养会伤吧,一会咱们就前进。”牛皇说道。

  “前进?怎么前进啊?这里已经没有前进的道路了,咱们还是换条路吧。”许皖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用换,路就在前面。”牛皇十分认真的说道。

  “前面?师兄,你不会是真的相信他的鬼话了吧,他那明显是在害咱们啊,你也看到玉师兄是什么下场了。”许皖急忙说道。

  “子青他现在都是自找的,跟夏天没有任何关系,明知道这里有危险还那么冲动,就好像我们要跟他分宝物一样,而且你们认为夏天是在骗咱们,那他骗了咱们又能有什么好处?难道就为了要我死?我记得我好像对他还算可以,那他又为什么要我死?如果人心真的有这么险恶,那我认了。”牛皇说完直接向前面走去。

  听到他的话,夏天默默的竖起了大拇指。

  “师兄,不行,你不能出事。”许皖急忙拦住了牛皇。

  胡立的眼睛一转也是上前拦住了牛皇:“牛师兄,你不能去,你救了我一次,那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现在我不能让你过去。”

  胡立拦住牛皇不是因为他真的关心牛皇,而是他担心牛皇去了之后真的发现那里是路,那岂不就是说他们都在冤枉夏天,而且这也一下子就表现了夏天的实力,他是不会给夏天这种机会的。

  “师兄,我去吧。”就在这时,一直话很少的方言开口说道。

  “还是我去吧。”牛皇说完再次向前走去,就在这时,方言已经冲了上去,他跟牛皇说过,牛皇救过他一命,那他就欠牛皇一条命,现在既然大家都怀疑去了那里是死,而牛皇又一定要去,那就由他去代替牛皇吧。

  嗖!

  当他落在棺材前面的时候,他的动作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他没有去动棺材盖,而是直接去推动棺材。

  这一刻,现场静了下来。

  他们都在等待着发生什么事。

  胡立的心里祈祷着,他祈祷接下来一定要发生什么,最好是方言直接被机关杀了,这样他就会去直接找夏天的麻烦,让夏天偿命,到时候牛皇说不定就得被逼出手了,而他也就一下子解决了两个毛病。

  可是如果他什么事都没发生,而且下面真的有通道的话,那就不好了。

  寂静!

  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棺材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