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极品全能学生 > 第1913章 我看看谁敢

第1913章 我看看谁敢

  “好威风啊。”曹主教看向那些执法堂的人说道。

  “小子,你信不信我们现在就杀了你。”执法堂的人愤怒的看着曹主教说道,执法长老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可是很高的,可是现在曹主教居然敢去挑衅执法长老,那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不信。”曹主教的目光死死的盯向对方,整个人的其实丝毫没有减弱,即使这些执法堂的高手全都是四鼎高手,他也没有丝毫的软弱。

  即使执法长老是整个巨牛城都排得上名的高手,他还是没有怕。

  “我现在就杀了你。”那名四鼎一阶的高手说完直接就要动手。

  但就在这时,一把利刃出现在他的咽喉之处。

  两米之内,夏天的速度可以到达连普通的四鼎高手也无法察觉的地步。

  “你杀他个试试。”一道仿佛魔鬼一样的声音出现在那个人的耳边,此时一道血痕出现在那个人的脖子上,他脖子上的皮已经被切开了,只要夏天再向前哪怕零点一毫米,那么他的血管就会被直接割断。

  “嗯?”看到这样的情况现场所有人全都是一愣。

  就连执法长老也没想到有人敢在他面前动手。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传进所有人的耳朵里面。

  随后夏天回到了原地,他回到原地之后,刚才那个被打得四鼎高手蒙了,他可是四鼎一阶的高手啊,下三界内最顶尖的战力,可是他居然被人打了一巴掌,这也太恐怖了吧。

  打人了。

  而且被打的还是执法队的高手。

  还是当着执法长老的面打的,这次的事恐怕是小不了了。

  曹主教默默的给夏天点了三十二个赞,他认为自己已经足够霸气了,可是现在一看夏天,他就发现自己还是弱爆了,自己只是口头上和对方发生冲突而已,可是一直在一旁非常低调的夏天居然直接就出手打人。

  这里可是有着这么多四鼎高手的。

  夏天仿佛完全没有去理会周围的环境。

  安静。

  此时现场没有人说话。

  “你们好像是打了我们执法堂的人。”执法长老冷冷的说道,不管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在要发怒的边缘了。

  “以前别人说要杀我,我都是直接杀的,这次是给你们执法堂面子,留了他一条小命。”夏天十分随意的说道,他一个三鼎一阶的小子,居然说留了执法队人的一条性命,这简直就是太牛了。

  什么时候越级挑战已经能够以三鼎一阶的实力越级挑战四鼎一阶了。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

  如果真的让夏天去杀对方,那么恐怕他成功的几率并不高,虽然在几米以内,夏天的速度是超过四鼎一阶的高手的,但只要他带着杀意过去,那么对方肯定能够在潜意识里面躲开。

  “可是你打了他。”执法长老继续说道。

  “那你可以让他有本事打回来,他一个四鼎一阶的人被我一个三鼎一阶的小子打了,还值得炫耀一下吗?还是说他被一个三鼎一阶的小子打完了那就必须来找他的主人做主,帮他出去呢?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夏天的话非常刺耳。

  这简直就是在说执法队没人,只会仗势欺人。

  “小子,你是说我们仗势欺人吗?那咱们两个比划比划。”一名四鼎三阶的执法堂高手直接走了出来。

  “如果你们执法堂还不叫仗势欺人的话,那就没有仗势欺人的地方了,将我们请过来说是配合调查,结果一上来刚问一句话就要动刑,这不叫仗势欺人叫什么?那是不是如果我这里人多,实力强,我说你偷了我的袜子给吃了,那你就必须承认啊?如果你不承认,那我就可以对你动刑了,我说的对不对呢?”夏天一脸笑意的看向周围那些执法堂的人问道。

  这一次就连执法长老也皱眉了。

  因为夏天说的话,太直接了,如果他们还继续动刑的话,那就真的是仗势欺人了。

  “不动刑可以,那你就说说那天你们都在干什么吧。”执法长老良久说道。

  “当然是在生气了,你想想谁被坑了两亿多的下品灵石还能不生气,我们是受害者,你们执法堂应该维护我们受害者的权益,而不是上来就质问我们受害者,如果我刚坑了你两亿多下品灵石然后我在倒打一耙,将你带过来问你,是不是你偷了我东西,你的心情能好?”夏天不卑不亢的看向执法长老问道。

  “额!”执法长老明明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可是现在他居然被夏天说的哑口无言。

  “我觉得吧,他们顺水阁这就是报应。”夏天一脸笑意的看向顺水阁的人说道。

  “臭小子,你说什么。”顺水阁的那些长老愤怒的喊道。

  “我说你们该。”夏天再次说道。

  此时这个执法堂的大殿里面除了夏天他们三个人之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是四鼎以上的高手,可是他们却被夏天和曹主教这两个三鼎小子给气的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

  “执法长老,我看必须用刑,您看看他们的态度,我怀疑这次的事情一定跟他们有关,当初他走的时候可是说了一句话的:我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您听听这句话,这摆明就是在告诉我们他肯定会做出让我们后悔的事。”那个顺水阁跟夏天交过手的长老直接说道。

  “哦?”执法长老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再次看向夏天:“他说的是真的吗?”

  “没错,话是我说的。”夏天直接说道。

  “那就好,执法堂的规矩就是这样,只要确定你确实威胁过对方了,那么就有权利对你用刑,打个比方,刚才我的人不是说要杀你了吗,那么今天晚上回去你要是死了,那明天我也会对他用刑。”执法长老终于找到了对夏天用刑的借口。

  “那我要是不让你对我用刑呢?”夏天看向执法长老问道。

  “这恐怕由不得你。”执法长老目光冰冷的说道。

  “那我就看看谁敢对我用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