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踏天争仙>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我的女人

踏天争仙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我的女人

  方荡回到火凤门的时候,火凤门上下的修士正嘈杂一片。

  方荡一手挑起了天耀宗和火凤门之间的争斗,现在却自己消失了,这使得火凤门上上下下都生出一种自己被人戏耍了的感觉,所以,原本要对天耀宗出手的计划就全都被打乱,反而火凤门上下还得防备着天耀宗的出手。

  好在,最近的时候,他们听到了一点不是很靠谱的消息,方荡之所以消失,是因为被天耀宗的宗主月舞追杀,而更叫人兴奋的是,天耀宗的宗主月舞竟然也一起消失了。

  可惜,这样的消息怎么能叫人确信,如果能确定这个消息,火凤门根本就不会等方荡,直接出手进攻天耀宗,说不定趁着天耀宗人心不稳的时候,一举就将天耀宗给吞并了。

  ??火凤门的三十多位碑主此时汇聚一堂,争吵起来。

  “要我说,咱们现在就应该对天耀宗下手,如果天耀宗的宗主月舞还在,咱们大不了收兵回来,损失不来了什么,如果月舞真的不在了,那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门主,我们已经筹备多日,一众修士们已经将状态调整到了最佳,现在出手是最好的时机,一旦时间拖久了,修士们的心气儿可就没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啊!”云鸠长老此时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天耀宗设下的圈套?方荡忽然很强,但深入天耀宗,还抢掠了天耀宗一件极为重要的法宝,继而大摇大摆的逃走,你觉得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么?”和胜碑主对于云鸠长老的建议显然并不满意。

  “要我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天耀宗抓了方荡,然后设下了一个圈套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呢!”凌光碑主也插话道。

  ??“不管天耀宗现在怎么样,哪怕是圈套陷阱,我们也应该带人去看看,他天耀宗究竟有多大的实力我们还不清楚?就算是陷阱,我们根本不怕!”云鸠长老坚持自己的想法倒。

  ??“不怕陷阱?你就不怕天耀宗和别的门派串联起来?到时候一步踏入陷阱之中,咱们火凤门连翻身都做不到了!”和胜碑主则连连摇头。

  ??“和别的门派联合?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那么简单就能联合?尤其是月舞门主那婆娘,性格弥辣,她会与别人合作?要我说趁他病要他命!赶紧动手才对!”云鸠长老此时大声道。

  ??“嘿嘿,云鸠长老,你怎么知道月舞门主不能和别人合作?说不定月舞门主找了一个男人,强强联合,到时候夫妻同心,咱们火凤门可就成了人家小夫妻的美味佳肴了!”

  ??云鸠长老闻言冷笑一声道:“凌光,你又不是没在月舞门主那娘们手下吃过亏,那女人是能被男人降服得了的么?若真有人能娶了月舞门主做道侣,我一头撞死在这柱子上!”云鸠长老一指殿中的巨柱,一脸大气的喝道。

  ??“好了,都闭嘴!”

  ??凤雏门主冷声喝道。

  ??原本嘈杂的大堂中众人都闭上了嘴巴,不再开口说话。

  ??天地人三位碑主此时也

  ?凤雏门主用力的揉了揉眼角,这帮家伙在他面前已经吵了一个时辰了,声音大得震耳欲聋。

  ??凤雏门主半晌后松开按压眼角的手指,开口道:“召集所有的弟子,进攻天耀宗!”

  ??凤雏门主此时已经下定决心,不管天耀宗此时此刻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他都要去看看,对于火凤门来说,想要吃掉天耀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和天耀宗一战,火凤门肯定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但若是趁着天耀宗的门主不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动手,那么火凤门拿下天耀宗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至少要减少三成甚至更多,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

  ??但这一战是不是能够避免?肯定不能!

  ??天耀宗越来越强势,崛起的速度越来越快,而火凤门则越来越艰难,可以预料到在不久的未来,天耀宗必定凌驾于火凤门之上。

  ??在修仙世界中,一个门派的上位,必定踩着另外一个门派的无数尸体,更何况在过去的数百年终,火凤门一只死死的踩着天耀宗,天耀宗所受到的屈辱简直无法计数,这样的天耀宗一旦崛起,要么火凤门受到百般凌辱报复,选择默默忍受,要么就是火凤门不甘1羞辱奋起反击。

  ??无论是哪种情况,只要天耀宗的实力超越火凤门,火凤门就都没有好果子吃。

  ??这也是方荡提出对天耀宗出手,凤雏门主一口答应下来的原因所在。

  ??两派之间早晚会有一战,火凤门自然要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时候出手。

  ??而现在,就是最有利的时候,至于圈套陷阱一说,也不可不防,玩这个时候若不去天耀宗转一转,错过了最好的吞掉天耀宗的机会,凤雏门主一定会抱憾终生。

  ?整个火凤门其实早就已经准备完毕,一直没有动身去找天耀宗的麻烦,完全是因为在等方荡,作为一位拥有碑主境界的力量的存在,对于战局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并且,最重要的是,火凤门这么快打定主意和天耀宗一决生死的关键就是方荡,谁都可以不在,而方荡必须出现在战场上。

  ??现在,方荡迟迟没有消息,即便是凤雏门主也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随着凤雏门主一口说出计划安排,原本谁都不服谁的火凤门一众修士们都齐齐闭上嘴巴,不再为此事进行争执,他们之前争执,也是为了给火凤门门主提供各方面的想法,帮凤雏门主做出判断,现在门主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那么接下来他们要争吵的就是怎么进攻天耀宗的问题,而不是继续为是否进攻天耀宗争吵。

  ???就在众人商量分成几个队伍进攻,谁试探,谁冲锋,谁暗中待命准备支援的时候,方荡迈步走进大堂之中。

  ?原本热火朝天的大堂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凤雏门主望向方荡道:“我以为你已经逃走了?”

  ??方荡看着大堂众人不善的目光,淡笑道:“我为什么要逃走?”

  ??“你们现在杀气腾腾的想要干嘛去?”

  ??凤雏门主盯着方荡,没有回答方荡,反开口问道:“这段时间你干嘛去了?我听说你天耀宗的月舞门主一直在追杀你。”

  ??方荡点了点头道:“不错!”

  ??凤雏门主双目忽然一亮,略显期待的问道:“月舞门主呢?”

  ??周围的一众修士们也全都睁大了眼睛,等待方荡的回答!

  ??既然月舞门主在追杀方荡,方荡现在活蹦乱跳的回来了,是不是就说明月舞门主已经倒霉了?甚至被杀死了?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此抱有期待。

  ??方荡很遗憾的摇了摇头道:“月舞门主现在安然无恙。”

  ??一众修士们闻言倒也没说什么,毕竟方荡既然被一路追杀,自然是身处下风,能活着回来已经不错了。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正好一起商议一下,我们准备进攻天耀宗。”凤雏门主开口道。

  ??方荡闻言,不由得伸手摸了摸鼻子,随后缓缓言道:“我改变主意了!”

  ??正等待方荡话语的一众天耀宗的修士们齐齐一愣。

  ??方荡吸了口气道:“我打算停止对天耀宗的进攻。”

  ??凤雏门主还有整个大堂之种的三十多位火凤门的碑主,齐齐盯着方荡,方荡立时感到一层涟漪般的压力朝着他袭来。

  ??凤雏门主冷声道:“要求我们火凤门和天耀宗开战的是你,现在一切准备就绪,你却跑来说停止对天耀宗的进攻?你最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实在这火凤门中,方荡依旧属于一个外来者,在这个大殿上的碑主们没有谁真的将方荡当成是自己人。

  ??每一个碑主都对方荡充满敌意和怀疑,毕竟方荡杀了鸿洞碑主,这个仇恨并不是很容易就能化解掉的。

  ??方荡双目一片漠然,开口道:“原因很简单,月舞门主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对我的女人出手!”

  ??方荡的话语使得整座大殿瞬间静寂下来,所有的碑主脸上尽皆露出惊悚至极的表情,方荡的这句话,比一位碑主全力一击轰在身上还叫他们感到恐怖!

  ??随后所有的人的目光齐齐转向云鸠长老,随后又看向云鸠长老身前的那根巨柱,以云鸠长老的修为,撞断了这根柱子估计也死不了吧!这未免有些可惜了!

  ??云鸠长老满脸通红,干咳一声道:“方荡,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方荡皱了皱眉,完全不理解这些人的反应,尤其是云鸠长老这气急败坏的模样。

  ??“难不成这老家伙暗恋月舞门主?”方荡心中做出了猜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