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劫主 > 第六百一十七章 死的为什么不是你们

第六百一十七章 死的为什么不是你们

  继续做完任务……

  听了方原的话,场间诸修,皆一时默然。

  便是最乐天的宋龙烛这时候也说不出轻快的话来。

  他们自然知道该继续完成任务了,毕竟这一次他们进来,便是为了要做成这件事,更是知道这件事对整个天元的重要性,可关键是,知道是知道,但是如今这个局势,已是如此的绝望,完成任务的难度已小到了难以估算,他怎么还可以如此轻松的说出这话来?

  但方原没有过多解释,他只是说了一句自己心里所想而已,便在这山谷之中盘坐了下来,静静坐着不动,也不说话,也不像是在准备做什么,只是盘坐不动,凝神细思起来。

  周围人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打扰他,一时心间忐忑,默默不语。

  空谷之中,气氛压抑的厉害。

  “咱们,要不要去那边打探一下消息?”

  过了许久,宋龙烛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方原摇了摇头,仍是沉默不语。

  宋龙烛便不说话了。

  又过了半晌,再次忍不住道:“要不要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计划?”

  方原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

  宋龙烛只好再次闭上了嘴。

  又过了一会,宋龙烛叹道:“你们说那黑暗之主……”

  周围诸人皆对他怒目而视。

  宋龙烛无奈的挠了挠头,只好再次闭了嘴不说话,回头揽了候鬼儿摇头晃脑,唉声叹气。

  也就在此时,忽然间方原掌心里的金环再次轻轻一颤,有灵光闪烁。

  众修立时心间一惊,齐齐转头看了过来。

  然后便听见那金环里面,传出了一道神念,在虚空之中颤抖,传出了一个女孩喘着粗气的声音:“方原,秦乱吾师兄拦下了四大使者,让我们逃了出来,他将金环给了我,让我借它去找你,如今我们很多人都受了伤,后面还有黑暗使者在追杀我们,紧追不舍……”

  听得出来,这个声音正是李红枭的。

  众修听了,自然又惊又喜。

  虽然明知玄宗圣女已死,王纣被邪法控制,秦乱吾更无幸理,这一次进入了龙迹的三位队首尽绝,但剩下的人里,自然还是多活下来一个便算一个,多一个便多些力量。

  “我们……要不要去接应他们?”

  宋龙烛听得一阵紧张,急忙跳了起来,低声喝道。

  方原手持金环,一道法力注入,手握金环,便隐隐感觉到一道若有若无的感应探向了方原,他可以通过这道金环,感应到另一个金环的所在位置,也可以感应到对方正急急的移动之中,但迎着周围诸人那焦急的目光,他终究还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他只是放下了金环,继续凝思了起来。

  像是在苦苦的琢磨着什么东西,也像是坐在那里发呆。

  宋龙烛等人立时有些不知说什么好了。

  这时候那些人逃了出来,也不知有多少活着的,更不知还有多少人在追杀他们,正是凶险时候,他们若是去接应,说不定每早一点过去,便可以多救得一个人,但为何方原偏偏只是坐在这里不动,任由时间消耗?难道不担心那些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的人再损失掉吗?

  倒是洛飞灵,在悲伤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抹了抹脸上的泪,从地上站了起来,坐在方原身边,小声的问了句什么,得到了方原的回答之后,脸上便现出了一抹毅然之色。

  然后……她就坐在那里和方原一起发呆!

  宋龙烛急的把候鬼儿脖子都快勒断了,仍是没能阻止他看向许玉人的目光。

  时间如此一分一分的过去,方原仍没有任何动作。

  那金环里面,已传来数次神念,但方原甚至都没有去探查里面的内容。

  一直到大半天时间过去,候鬼儿都快断气了,方原才忽然站了起来,宋龙烛等人以为他终于要有所行动,但方原却只是将金环留在了原地,然后带了他们到了这山谷上方,一片开阔的地方,然后仍是以玄黄一气遮住了这一片山谷,继续坐了下来,继续凝神推衍。

  宋龙烛等人快要绝望了,只能无奈的对视了一眼,耐着性子等候。

  只是心里不明白:“老方这人平时看起来不错啊,怎地这时候表现的心肠如此冷硬?”

  ……

  ……

  如此又几乎过去了一天功夫,龙迹之中,已迎来了另一片深沉的夜色,才忽然间感应到一片灵光急急从北方绕了过来,宋龙烛等人立时打起了精神,凝神向下看去,便看到一片夜幕里,有十几道身影飞快的赶了过来,在这山谷周围停下,急急喝道:“人呢?他人呢?”

  这群人里,有一个红衣的女子走了出来,掠进了山谷之中,寻找半晌,却是看到了方原留在那块大青石之上的金环,脸色立时变得有些黯然,沉默不语的转身向那些人看去。

  “他……他没在这里?”

  那一群赶来的修士声音立时显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们这一群人,气机已是低靡到了极点,可以看得出来,大部分人身上都带伤,甚至还有一些缺胳膊少腿的,伤势重到了庵庵一息的,可见刚才一路逃脱追杀,并不轻松,而且看他们来的方向,是从北方绕了过来,便可见他们也担心有人缀在后面,特意绕了个远。

  但苦苦赶来,只是为了找到方原,如今却只见金环,不见人,心间失落可想而知。

  “那个人……难道他是太过胆小,将金环丢在了这里逃走了……”

  “可恶,秦乱吾道兄还要让我们都听他的……”

  “……”

  “……”

  一时间,有些又急又气的人,已忍不住嚷嚷了起来。

  但李红枭在这时候,却保持了冷静,冷声道:“这片山谷还算隐秘,先疗伤吧!”

  周围众修看了她一眼,便只能愤愤的闭上了嘴,论起修为,他们或许有不少高过了李红枭,但论起身份与地位,即便他们是道子,也须得给李红枭几分尊重,再加上,秦乱吾给他们创造机会逃出来时,将他手中的东西都给了李红枭,某种程度上,就是代表着信任。

  于此乱势之中,他们自也知道该如何说,如何做。

  这时候,虽然心间怒火燃烧,余悸未尽,也只好先坐了下来,吞丹疗伤。

  而在周围其实并不远的山顶之上,宋龙烛等人则一个个看着方原,欲言又止,他们没想到,方原居然真的耐住了性子,完全没有去接应这些人,而是由得他们自己寻了过来,甚至在他们寻了过来之后,也没有现身与他们相见的意思,反而仍是留在了这山顶之上。

  正是心里焦急难奈的时候,便见到方原站了起来。

  他们心神一阵激动,却看到方原对他们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自己青袍一展,直向着东方远空掠去,在玄黄一气包裹之下,他的气机几乎完全消失在了天地之间,速度偏又快到了惊人,犹如闪电也似,消失在了远空,约半个时辰之后,却又从西边绕了回来。

  宋龙烛等人倒是领悟了过来,他定然是去周围探查有无人暗缀于这些人身后了。

  看这探查的时间,说不定他已经将周围数千里范围都查看了一遍。

  “那个人逃走了,不敢现身,我们又是一群残兵败将,又该如何再做那任务?”

  “难道……就这样退走,弃任务于不顾不成?”

  “胡言乱语,我们还喘着气,还有手有脚,岂可弃任务于不顾?”

  “最关键的问题你们还没想到吗?”

  有人苦笑了起来:“三位队首的玉玦,一块被秦乱吾道兄给了红积公主,一块在那六道魁首手里,还有一块遗失在了大殿之中,想必已被那黑暗使者拿到,我们便是想走,也走不掉啊,除非时间过去了太久,外面的人猜到我们出了事,才有可能从外面打开秘境……”

  “天啊,走也走不了,任务又没法做,黑暗使者也必定在找我们,难道我们……”

  “……只能在这里等死?”

  “……”

  “……”

  也就在他们低声议论,心间绝望之时,方原忽然间站了起来,挥手收去了布在这一片山顶之上的玄黄之气,然后腾起一片青云,缓缓的向着下方那片山谷落了下去。

  “是谁?”

  众修已是惊弓之鸟,一见得青云浮来,尽是大惊,纷纷跳起暴喝。

  很快的,他们便看清了方原的脸,一时神情一松,甚至有些露出了激动之色,不过也很快的,便有一些人愤怒了起来,低声喝道:“我们已找你半天了,你怎么现在才现身?”

  “我们一路被人追杀,死伤惨重,你……为何不去接应?”

  “你……你若是稍稍接应,苏道兄、莫道兄他们,便不必为了阻挡追兵甘愿留下了……”

  “……”

  “……”

  迎着这一片或是激愤,或是哀绝的神色,方原的表情不变。

  他只是目光缓缓的从这山谷里的众修脸上看了过去,看到了失去一臂的班飞鸢,也看到了浑身是血的陆少伯,看到了浑身生满血色红斑,此时躺在了一块圆石之上生死未卜的袁宵,更看到了此时一脸阴沉,躲在了人群后面不开口的孟天离,脸色渐渐变得阴冷了起来。

  “我不去接应,是因为你们若没本事从他们的追杀下逃出来,便没有资格再做这任务!”

  过了很久,他才沉沉说了一句,然后眼神有些奇异的扫过了这些人,尤其是那些世家道子,脸上似乎有些杀意浮现,微微启齿:“死了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你们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