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八章 时机到了

第九百二十八章 时机到了

  宁静祥和的忘愁天,本来正在一片忙碌,出洞仙老殿诸位长老,前去离恨天帮助查验天外通道之事,对于这件事,忘愁天其实可以不必如此心急,也不必如此上心,但却一反常态,派去了大量的高人,甚至不惜几位坐镇仙老殿的得力心腹,都被他支去了离恨天……

  至于原因……

  离恨天与无忧天之间的天外通道忽然出了异变,对于忘愁天来说着实是一场意外的惊喜,如此一来,离恨天与无忧天便无法洽兵一处,忘愁天与离恨天联手的机率便大了,所以他与其说是谴兵过去支援离恨天,倒不如是过去看看,如何让那天外通道更难修复的!

  也就在他凡事皆安排妥当之后,无忧天主忽然降临了忘愁天,忘愁天主便如此前一样,或说比此前更为热情,满面堆笑,谦和敦厚,亲自前往天外通道尽头处迎接……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迎到的,乃是无忧天主劈面一剑!

  堂堂一方天主亲自出手,力量何其雄浑,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无忧天主不仅出手,更是挟来了无忧天七成神山之力,挟在一剑之中,轰隆作响,震荡天地,狠狠向前涌来。

  “尔欲何为?”

  忘愁天主脸上的笑意,瞬间化作了怒意,急急抵挡。

  但面对着无忧天主早有谋划,又出其不意的一剑,他仍是被这一剑斩伤。

  一瞬间识海里闪过了无尽念头,回身便走。

  “本尊此来,屠灭忘愁天!”

  无忧天主剑指无渊苦海,森然低喝:“杀!”

  在他身后,天外通道之中,无忧天大军如同洪潮,浩荡而来。

  以有意击无意,以有备击无备,无忧天大军辅一冲至,便立时占据了上风。

  整个无忧天上下亿万生灵,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场大战,三天方天外天历来共进共退,从来没有生出过不幕的时候,尤其是平常情况下,三方天外天根本就没有什么战争可言,因此虽然驻有仙军,平时也会操练,但却根本没有血气,若是像无忧天一般,早早做好了准备也罢,但是忘愁天毫无防备之下,甚至连反击的念头都没有第一时间生出来!

  于是,天地色变,无忧天仙军降临忘愁天,铁血横扫,肆虐八方。

  忘愁天各方强大的道统,驻军,阵枢等地,都在无忧天仙老会诸位长老的率领之下,重点围攻,苍惶之下,有好几处重地,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无忧天仙军攻占了。

  “老无忧,你可是疯了,居然轻启战局?”

  “天外天的命运,要被你断送了……”

  而在忘愁天倾刻之间大乱之际,忘愁天主也在急急逃遁。

  他如今已身负重伤,只有逃到无渊苦海之中,才能有希望再与无忧天主一战。

  “你与离恨天的谋划,难道当我不知?”

  “先下手为强的道理,本尊还是懂得的!”

  但无忧天主自然也知道他的打算,一剑偷袭得手,便再不放松,挟着神山之力,急急向着忘愁天主赶了上来,一路之上,诸般神通道法倾泄而出,将忘愁天主一再重创。

  他便是要让这忘愁天主,哪怕逃回了无渊苦海,也无力再与自己一战!

  忘愁天主一招不慎,身负重伤,又见得身后无忧天主杀气凛凛赶将上来,像是心意已决,也是又惊又怒,他听到了无忧天主的话,心里更是惊愕,一时间,自然也不知道无忧天主说的所谓谋划,与自己想象中的并不是一个,何况,就算是知道,这时候也辨驳不了了!

  他只能咬紧牙关,逃回无渊苦海,借仙宝之力狙杀无忧天主。

  同时,也期待着自己派去了离恨天的大批人马与离恨天的援兵一起到来。

  无忧天轻启战端,罪大恶极,离恨天没道理会坐视!

  ……

  ……

  离恨天也确如忘愁天所想的,最短时间之内赶来了。

  赶来的不仅仅是离恨天天主,还有离恨天大军与忘愁天大军,离恨天主赶到了忘愁天,一眼看去,便见忘愁天已是满目苍夷,到处都是厮杀,诸般重要的关窍,居然已损毁大半,可见无忧天下手之快,杀意之浓,而忘愁天主,也已身负重伤,被无忧天主赶到了无渊苦海之中,借了无渊苦海之力对抗,只是他伤势极重,哪怕在苦海之中,力量也大幅下跌了。

  忘愁天仙老会大军,见得此幕,震惊之极,纷纷大喝,要赶上前来冲杀。

  但离恨天主却厉声大喝,止住了众修,大袖一荡,九天之上,冲开了层层华彩,暂时慑住了这一片天地,而后大步向着无渊苦海赶了过去,喝道:“无忧道兄,我离恨、忘愁、无忧三方天地,息息相关,同进共退,而今正是仙会召开在即,你为何做这等疯狂之事?”

  无忧天主见得离恨天主赶来,也稍稍收手,冷冷立于空中,沉喝道:“反正是早晚都有这么一战,又何必在意什么仙会之前或仙会之后,早做了决断,也早些让人安心!”

  “你……”

  离恨天主大怒:“你怎会变得如此不识大局?”

  忘愁天主见得离恨天主到来,则是心间惊喜,大喝道:“离恨道友来的正好,无忧天不顾大局,轻启战端,要毁掉我们三方天地,如今正合该我们联手,将无忧天拿下,此后我忘愁与你离恨共掌天外天,无忧天化作引导魔息之所,我们便再无后顾之忧啦……”

  听到了他的怒喝,无忧天主眉目凝起,心间最后一丝疑虑也没了。

  原来,自己猜的都是真的,他们早就在谋划了。

  “这……”

  离恨天主根本就没有做好要如今便走到那一步的准备,一时哑然,心间急转。

  “我早就知道你们有此谋划,所以替你们把准备做好了!”

  无忧天主在这时候,则是森然厉喝,居然全不担心离恨天与忘愁天合攻自己,而是冷眼看着离恨天主:“三方天地,总要牺牲一方,保全另外两方,你离恨天天生优势,自无此厄,所以要么牺牲无忧天,要么牺牲忘愁天,如今忘愁天已被我损坏大半,你说选哪个好?”

  听得这话,忘愁天主脸色大变,急急的看向了离恨天主。

  离恨天主也是瞳孔急缩,却是在犹豫。

  而无忧天主早有谋划,则于此时冷声喝道:“离恨天若是助我无忧天,那我们如今不费太多代价,便可以将忘愁天拿下,损失最小,如果你离恨天坐视不理,那我无忧天便与忘愁天拼个你死我活,毁了这两大仙宝,独留你离恨天一个,怕也独木难支,而你若是打算帮助忘愁天,本尊也不惧,我已在无忧天做好准备,吾死之时,便是无忧天崩溃之时……”

  他这一番话,有理有据,居然将各方面都想到了。

  便是之前还颇有信心的忘愁天主,在这时也心间大怖,浑然没有了把握。

  离恨天主低下了头去,沉思良久,纵然艰难,也不得不做出决定了。

  无忧天,这是根本没有留下什么后路啊……

  忘愁天主已看出大势已去,忽然掀起万丈苦海,悲声怒喝:“你们当我忘愁天是软子?”

  哗啦!

  随着他这一出手,周围天地间,也立时掀起无尽恶战。

  忘愁天上下,已知不妙,这时候生生逼出了悍血之勇,向着两方天地杀去。

  那一批之前派到了离恨天的忘愁仙军,本来就裹挟在了离恨天大军之中,如今一见不妙,便立时暴起,周围的离恨天仙军自然也顾不得那许多,尽皆出手镇压,加入了战局。

  所有的一切,只在倾刻之间,离恨天主都没来得及下令。

  只是,局势如此,他也只能沉叹一声,急向忘愁天主攻去:“须得护住那片苦海!”

  三方仙军,忽然间就在忘愁天混战了起来,拼个你死我活。

  这一战之惨烈,难以用言语形容。

  忘愁天仙军在无忧与离恨两方仙军夹击之下,左支右拙,已不知殒落了多少人。

  这几乎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碾压!

  先在无忧天突袭之下,折损无数人马,又被两方仙军联手攻来,忘愁天又哪里还有胜算?

  无尽悲鸣之中,倒是没有人注意到,就在这一片混战之中,出现了一个身穿鹅暖裙袍,模样俊美可爱的小女孩,随无忧天大军而来,躲在了这片战场里,然后在无忧天仙老殿大长老的保护之下,慢慢欣赏着周围的混乱与厮杀,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缓步向前走去。

  到得了如今已无人在意的忘愁天仙帝宫内,她背起了两只小手,抬步向里面走去。

  而在如今的三十三天,正盘坐于虚空之中,推衍大道的方原,身边忽有一道妖光浮动,他低头看去,便见吕心瑶留下的镜子之中,正闪烁起了一抹妖异光芒,轻轻浮动。

  正在身边飞转,衍化天地术数的三生竹筹,被他一把攥在了手里。

  一双星目,看向了前方的无尽黑暗之中。

  而在法舟之上,白猫,蛟龙,洛飞灵,也齐齐台头,脸色复杂。

  方原慢慢起身,道:“时机已至,该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