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夜惊魂之睁眼见到鬼>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脱胎换骨

夜惊魂之睁眼见到鬼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脱胎换骨

  “话虽如此,但已经半个小时了还不见有苏醒的迹象,我真的担心……”郑大师依旧异常担忧。

  “李英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脸色没有之前难看了,就说明李英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小蝶的声音接踵而至。

  “唉,但愿吧,就算李英兄弟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会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去做的,我会想办法,一定要救他才行。

  对了,我想起来,实在不行,就直接过去洛城,找那边的鬼王想想办法,鬼王法力无边,肯定能够救李英兄弟的。”

  郑大师叹了口气,随即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郑大师竟然会如此做,确实让我无奈之余又有几分感动啊。

  “这件事情,只能依靠李英一个人才行,如果他自己扛不过去了,找谁都没用,甚至,找到谁,就等于给谁带去了灭顶之灾。

  或许你们不了解走火入魔究竟意味着什么,总而言之,若是李英真的抗不下去了,那么,就按照他之前说的那样去做吧。”

  小金的语气倒是不喜不悲,或许她经历了太多,看过的东西也太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并没有太大的心理波动。

  只是,若真是这样的话,刚才忽然出现的小金又是谁呢?

  当然,想要明白,只有等我恢复正常之后,再慢慢询问了。

  此时此刻,周边的环境已经能够影响到我了,我也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感受到他们所在的位置。

  只是一时之间,身体还有些不属于我控制,这感觉,就好像施展了雷公击剥咒之后脱力的感觉了。

  我也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就连我前世的记忆里面也没有相关的记忆。

  所以,到底我现在的状态是好是坏,根本就是两眼一抹黑。

  “诶?怎么回事?那些英魂怎么全都往我们这边涌过来了?小金丫头,你之前不是说过,一旦这些英魂没有了对手,就会去它们该去的地方,这到底怎么回事?

  虽说这些是英魂,但是,数量这么多,若真的出现点什么情况,李英兄弟做的那些就全都白费了。

  小金丫头,我是束手无策了,你倒是赶紧想想办法啊。”

  “这种情况我也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按理来说,在没有了对手之后,它们应该会在第一时间去它们该去的地方才对。

  难道,是因为这里的情况特殊,所以出现了变故?”

  “它们……它们好像是冲着李英去的。郑大师,小金,快拦住它们,现在李英的情况危在旦夕,一旦被它们接近之后,后果不堪设想啊。”

  就在这个时候,小蝶忽然惊呼了起来,歇斯底里的朝着众人吼道。

  “快让开,如果不想死的话。”小金似乎是捂住了小蝶的嘴巴,继而沉声朝着众人说道。

  “可是,如果我们让开了,李英怎么办?”郑大师犹豫道。

  “据我观察,这些英魂应该没有恶意的,所以,大家抓紧时间让开。毕竟,这些虽说是英魂,但身上还是有着为数不少的阴气,一旦聚集起来,可是十分可怕的。”

  小金的话音落下之后,众人稍稍沉默了数秒,接着,我便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我心中诧异不已,那些英魂冲着我来了?目的是什么?难道是因为感受到了我身上那些冤魂厉鬼的气息?

  可是,小金又说了,它们应该对我没有恶意。

  短暂的纠结之后,我便随之坦然了,既然打定主意顺其自然,那么,想的再多也没有用。

  片刻之后,我忽然感觉一阵暖流涌入了我的体内,然后,迅速在我体内来回流窜着。

  暖流源远流长,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一般。

  随着暖流的涌入,我感觉无比的畅快,就好像劳累了一天,美美的泡上了一个热水澡。

  越来越多的暖流涌入我的身体,开始让我由舒爽便的难受起来,我甚至有种错觉,若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的身体说不定能够被这种暖流给撑的爆炸。

  相比之下,这种暖流给我的感觉比雷公击剥咒那种全身充满爆炸性力量还要霸道。

  眼瞅着我已经开始有些撑不住的迹象了,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冒出一股阴怨之气,阴怨之气似乎以为那暖流要跟它们争夺地盘,直接就迎了上去。

  暖流遇到那阴怨之气,顿时消散于无形,而那些阴怨之气,同样也变成了虚无。

  虽然我依旧搞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起码,我觉得,照此继续进行下去的话,阴怨之气与那暖流相抵消,对我来说,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起码,身体暂时不用担心会被那股暖流给撑爆了。

  “天呐,我没有看错吧,那些英魂全都钻到了李英兄弟的体内,小金丫头,实话跟我说,这是不是你做的?”

  “我之前施展阵法的时候你们应该看到了,我需要用招魂幡来引导那些冤魂厉鬼,而眼下,你们有看到我拿出那面招魂幡了吗?”小金反驳道。

  “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些英魂全都钻到了李英兄弟的体内,一般而言,一个人顶多也就三魂七魄,但是今天,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成千上万只冤魂厉鬼,还有那么多的英魂,全都钻到了一个人的肉身当中。

  这种事情,别说我亲眼看到了,就算那些门派里的老祖宗们看到这一幕,也会惊掉下巴的吧。

  唉,这下子,李英兄弟怕是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郑大师,你别一直咒李英了好不好,没看到他的脸色已经开始变的红润起来了吗?我估计,要不了多久,李英一定会没有事的。”

  “小蝶丫头啊,不是我诅咒李英兄弟,是这边的情况……诶,李英兄弟的脸色似乎真的红润起来了,真是奇怪了,刚才还一脸乌青的。”

  “看样子,李英真的福泽深厚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英魂应该是以自己的魂力搭救了李英,经过这么一通,李英的体质怕是就要被改变了。”

  “改变体质?什么意思?李英兄弟的体质本身就不错啊。”

  “不,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本质上的改变,嗯,怎么形容呢,哦,对了,脱胎换骨。”

  “呵呵,小金丫头,要是李英兄弟真的再脱胎换骨的吧,怕是就要脱凡超圣了吧。不过若是真的如你所言的话,那我替李英兄弟说一声借你吉言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同小金所说的那样,我可能会脱胎换骨,但是,根据刚才他们离开的脚步声,我觉得他们起码离开我有四五十米。

  而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正常说话,我却是听的一清二楚,就好像站在他们旁边听他们说话一般。

  当然,身体之中,暖流跟阴怨之气接触之后,我的身体已经开始恢复正常,渐渐没有了不适的感觉。

  不过,皮肤上面,却也出现了另外一种情况,好像一瞬间,出现了万千蚂蚁在上面来回爬动。

  让人痒不可耐,却又没有办法去抓。

  为了减缓这种怪异的感觉,我只好放空了自己的脑海,尝试着打坐入定。

  下一刻,周围的环境逐渐清晰了起来,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周围的情况。

  偌大的工地上面,已经看不到一只冤魂厉鬼,在距离我百十米远的地方,郑大师正一脸焦急的跺着步子。

  小蝶眼巴巴的盯着我,目不转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脸上却是一脸的担忧之色。

  至于小金,则像是个没事儿人似的,时不时的四下张望一下,时不时的又将视线锁定在我的身上。

  “李英身上的气息已经消失,怕是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清醒过来了,我们过去吧。”又过了片刻,小金开口朝着众人说道。

  “要醒了?”郑大师急忙问道。

  还未的小金答复,小蝶已经急不可耐的冲我这边小跑了过来。

  就在他们刚刚抵达我的身边时,我感觉身体的控制权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中,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

  果然,随着我的想法,身体便动了起来,站起身后,美美的伸了个懒腰。

  “李英,你没事吧?”小蝶见我站起来,略显兴奋的冲我询问起来,同时,也是重重的松了口气。

  “我能有什么事情?这不是好端端的吗?我还年轻,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去做,怎么可能会出事呢?”

  我嘿嘿一笑,回了小蝶一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只是李英兄弟,你这一身……是不是该找个地方洗洗啊?”

  郑大师先是感慨了一句,继而一脸嫌弃的在我身上来回扫视了一圈。

  郑大师的话让我有些诧异,随即低头朝着身上瞅了一眼,这一瞅不打紧,发现身上黑乎乎的一大片,似乎还散发着一阵阵恶臭味。

  “这是怎么回事?郑兄,难不成你趁着我打坐的时候往我身上泼粪了?”

  噗嗤……

  小蝶听到我的话顿时笑场,接着配合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我吃饱了撑的,就算我真的想要往你身上泼那玩意儿,我得有地方弄才行啊。行了,不开玩笑了,李英兄弟,既然你没有事情,是不是就代表着,这里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

  郑大师收起了玩笑之心,却也没有嫌弃我身上散发着的气味。

  “理论上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接下来就要看这个庙宇什么时候能够修建起来了,等庙宇有了香火之后,自然会有天兵天将镇守,到时候,才算是彻彻底底解决了。”

  “我估摸着,吴总应该不会再食言了,之后我会经常过来看看的,确保万无一失。嗯,既然这里的事情解决了,那我……

  算了,我记得斜对面那边有个商场,我先去给你买套衣服好了,实在是受不了你身上这股子味道。”

  直到这个时候,郑大师才悄然松了口气,再次开起了玩笑。

  “嘿嘿,那就麻烦郑兄了。”有人给我买衣服,我自然是乐意接受的,索性,也没有矫情,一口应了下来。

  “郑大师,我跟你一块去吧。”小蝶听说郑大师要帮我买衣服,自告奋勇的嚷嚷道,接着,又将视线转移到了一旁的小金身上,“小金,你要不要一块过去?”

  小金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我还有点事情需要跟李英商量一下,你们去吧。”

  “呵呵,小蝶丫头,你是不是也受不了这个味道啊,李英兄弟说的没错,之前我还没有想起来这算是一种什么味道,经他那么一说,确实像是厕所里面的味。

  不过呢,这却不能说是有人往他身上泼粪,要是走到外面,肯定会有人以为他掉进粪坑了。”

  “嘻嘻,郑大师,你就别说李英了,你看他脸色都变黑了呢……呀,我忽然想起来,再晚一点的话商场可能就关门了,咱们还是赶紧过去吧。”

  事情解决,小蝶似乎终于放松了下来,顺着郑大师的话也开始开起了玩笑,但当他看到我的脸色微微一变的时候,赶忙朝着郑大师催促起来。

  接着,两人便乐呵呵的,不紧不慢的朝着地基上方走去。

  待他们稍稍走远了一些之后,小金这才开了口,“恭喜小主,不但扛下了那些阴怨之气,并且因祸得福,脱胎换骨。”

  “小金啊,我刚才就想要问你这件事情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我经历的那些都是幻觉吗?我看到了我的师父,还看到了国栋叔,甚至最后你也出现了。

  嗯,要不是你们的出现,说不定我真的就被骗了,然后估计就是放弃抵抗,直接走火入魔了。”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小金微微一笑,略显神秘的说道。

  “什么意思?”

  “你看到的那些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心魔的一种,好在你福缘深厚,最终没有被心魔蛊惑。”

  “是你帮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