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刘备的日常 > 1.140 情理之中
  无须担心技术外流。亦不必担心无法掣肘。

  短锥破甲箭、长柄透甲锥,配合强弩、力士,皆可临阵破甲。火攻、水淹,板楯黄弩,还有硫磺毒雾。刘备有的是办法。

  已改肠衣目镜为白琉璃目镜的呼吸面罩,乃是压箱底的后手,无论如何也不会贩卖。

  君侯岁末要去洛阳的消息,已传遍临乡。市中胡商亦知。这便赶在出发前,三郡乌桓中的余下几部,皆找上门来。

  堂议伊始,便有侍卫来报。有涿县马市胡商,说是君侯旧识,在宫门外求见。

  “确是熟人。”刘备笑道:“请他进来。”

  不久,身穿精致胡袍的马商,脱靴入内。先抚胸行礼,又跪拜在地:“参见君侯。”

  “许久不见,生意可好?”刘备笑着请他起身。

  艳婢送来坐席,胡商称谢后跪坐。乃是正宗的汉礼,并不是胡人习惯的盘腿。

  “生意时好时坏,还算过得去。”胡商躬身答道。

  自苏双和张世平,从右北平乌桓和南匈奴处,贩马邑中售卖。马市胡商的生意减了不少。如今马价日益走高。便是曾作价万钱一匹的耕马,亦卖到数万,甚至十万。马市胡商一本万利,看似成交量减少,利润却不降反升。

  “此来,所为何事?”刘备笑问。

  “乃为我家大王而来。”

  数年前北伐之战,上谷乌桓王难楼亦有参与。战后论功行赏,也已封王。因非刘姓者不得封王的古训,皆号:单于。正如南匈奴王屠特若尸逐单于。汉庭给的封号,便是单于。给归义王、汗鲁王等人的正式呼号亦是单于。北人胡商却多叫大王。刘备先前便尊称归义王为大王。

  刘备笑问:“单于如何说?”

  “大王说,想如南匈奴、右北平乌桓,试种苜蓿。”

  “这有何难?”刘备笑着点头:“上谷郡距此不远。若你家单于愿意,可遣牧人来临乡学艺。至于耕种所需器械,皆可以市价购买。”

  “多谢君侯。”胡商大喜,再拜:“宝石、湩酪等,亦想在临乡贩卖。”

  “可也。”

  “敢问君侯,可否容我在楼桑邑中,开一间商肆?”

  这才是重点。

  “蕃邸坊市若有空闲,但租无妨。”

  “多谢君侯。”胡商呈上礼单,拜谢离去。

  临乡大路通天,广纳四方宾客。上谷乌桓王想来分一杯羹,亦无妨。只需诚实经营,依律纳税。刘备都欢迎。事实上,即便没有上谷乌桓,市中胡商有没有各方势力的代言人,亦是个未知数。

  以刘备如今的能力,向查清市中胡商的来龙去脉,殊为不易。所谓日久见人心。若心怀叵测,久必露马脚。令刺奸贼捕,捉拿拷问。便可能知详情。还是那句话,只要诚实经营,遵纪守法,刘备都欢迎。

  城外水田已青黄相杂。不日便可收割。水陆皆有重兵布防,谨防生变。

  这日,派驻在外的魏袭,急急忙返归临乡。问过方知,其妻又产一子。

  临乡富足安逸。生儿育女,正当其时。魏袭少时任侠,颠沛流离。定居楼桑,数年前中年得子,取名魏疏。小家伙如今长得虎头虎脑,颇有气力。且十分聪慧,机智过人。好好调教,必是良将。今又得一子,自然欣喜万分。

  满月酒要吃,算算时间还来得及。

  母亲和公孙氏已代为探视。送上许多补品给其妻调养身子。魏袭眉开眼笑,连连称谢。

  待公孙氏返回,告知刘备,母子平安。

  刘备连连点头。见她脸上颇多艳羡,这便说道:“可惜为夫要远行,等不到夫人诞下麟儿那一天。”

  公孙氏翩然一笑:“家国天下,自当以国事为重。”

  刘备轻轻点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还有一事,着实令刘备欣喜。前往江南贩运鼍龙皮的宗人,竟将华佗随船带回!

  华佗何许人也?

  外科鼻祖。

  著《青囊书》。上载麻沸散、五禽戏等,诸多神技。

  经数十年行医积累,掌握养生、方药、针灸、手术等治疗手段。精通内、外、妇、儿诸科。临证施治,诊断精确,方法简捷,疗效神速,被誉为“神医”。

  《三国志》、《后汉书》中皆有评述。说他“晓养性之术,时人以为年且百岁而貌有壮容”,“又精方药,其疗疾,合汤不过数种,心解分剂,不复称量,煮熟便饮,语其节度,舍去辄愈”,“若当针,亦不过一、两处,下针言,‘当引某许,若至,语人’,病者言‘已到’,‘应便拔针,病亦行差’”,“刳剖腹背,抽割积聚”、“断肠滴洗”。诸如此类。

  所留医案《三国志》中有十六则,《华佗别传》中五则,其他文献另有五则,计二十六则。

  其治疗范围:内科病有热性病、内脏病、精神病、肥胖病、寄生虫病;外、儿、妇科病有外伤、肠痈、肿瘤、骨折、针误、忌乳、死胎、小儿泻痢等等。所发明的麻沸散更是开创了世界麻醉药物的先河。西方全身麻醉外科手术的记录始于十八世纪初,比华佗晚一千六百余年。

  这段文字,看似不可思议。

  其实,若结合时下科技线来看,大到天文、地理、数学、文艺、医学、农学、律法、水利、冶炼、纺织、瓷器、造纸、机械……小到“水密隔舱”、“记里鼓车”、“齿轮轴承”、“曲轴连杆”,还是现代银行业所需的“编户齐民”……等等。汉朝全方面领先世界。

  若惊奇于华佗的外科手术。便会惊奇于浑天地动仪、九章算术、王充的无神论。等等。数不尽数。

  换句话说,以汉朝的科技线来看,华佗的外科手术,实属正常。和由人文科技等等汇聚而成的整个大汉文明一样,皆领先世界千百年。

  皆在情理之中。实在没什么好奇怪。

  刘备这便罢了堂会,与众家臣亲赴南港相迎。

  见君侯率众家臣亲迎船上。华佗大为惊讶,亦深受感动。

  时下,医术属于“方技”,医者更是被视为贱业。颇不受待见。《汉书·艺文志》:“方技者,旨生生之具……烛论其书、以序方技为四种。”所谓四种方技包括:医经、经方、房中、神仙。

  然而刘备却深知良医的重要性。

  而他最看重的,便是普天之下只有华佗精通的外科手术。上阵难免创伤。止血、缝合、切除、包扎,临乡良医无人精通。刘备让宗人四处打听华佗,便是此因。

  “参见君侯。”华佗和身后两个童子,先行下拜。

  刘备肃容回礼:“华公一路辛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