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刘备的日常 > 1.44 非同寻常
  话音未落。旁有一人,这便起身行礼:“多谢君侯,让我等身染兰香,洗尽铜臭。”

  “哦?”刘备抬头一看,正是殖货里之屠家。他家每日宰杀的鸡鸭牛羊,供应了大半城郭所需。这便笑着回礼:“最近生意可好?”

  “生意如常。但价格却渐高。”屠家心忧肉价:“年后百畜皆涨。长此以往,必出大乱。”

  “可因陇西商道?”刘备心中一动。

  “乃是主因。”屠家这便言道:“陇西商道时断时续,南匈奴、百蛮等牛羊出栏价亦跟风上涨。如今豪右又垄断马市,耕马一匹已售两百万钱。更助长牲畜价格只升不降。”

  多重原因。商路不畅、豪强垄断、政策有失。

  一项项来吧。

  蒸干头发,再梳理结冠。先前脱下的袍服亦浆洗蒸干。穿戴一新,浑身上下,香气宜人。刘备与袁绍、曹操、袁术,四人结伴,出金水汤池,前往胡姬酒肆小酌。

  四人正好一张雅座。

  酒保送来十年陈松泉酿,西域葡萄酒,还有数碟爽口的小食及糕饼。

  三杯酒下肚。袁绍这便开口:“朝廷不日将开朝议,商讨陇西商道事宜。听闻陛下亦六百里加急,召回夏育、田晏、臧旻等讨鲜卑诸将。看来,此次兵发陇西,势在必行。”

  曹操放下酒杯:“前有凉州刺史孟陀并西域诸国精锐出兵围城,粮尽撤兵,无功而返。乃至西域诸国人心思乱。如若再败,诸国势必看轻。汉庭恐失西域话语权。”

  刘备轻轻点头:“孟德一语中的。”

  袁绍这便看向刘备:“玄德可想再伐西域?”

  闻此言,众人纷纷放下酒杯。

  刘备想了想道:“且看朝议如何。”

  曹操亦点头:“西域诸国城坚墙厚,兵强马壮。远非鲜卑游牧可比。兵法有云,十则围之。若想平定西域,耗费远超北伐鲜卑。陛下…只怕无力承担。”

  袁术撇嘴道:“孟陀善贾。昔日以菖蒲酒一斛遗张让,即拜凉州刺史。未曾听闻他善于领兵。”

  凉州刺史孟陀。便是千金散尽,只求一跪的孟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曹操看了眼袁术,这便反驳道:“孟陀亦是豪杰,手下多宿将。大军出关,粮道乃生死大事。若非事不可为,岂能无功而返?”

  “孟德所言极是。”刘备亦道:“攻城非比捣巢。轻骑冒进,一旦粮草不济,粮道被断。悔之晚矣。故而,孟陀大军出塞,稳扎稳打。也是常理。”

  袁绍双眼一亮:“莫非玄德有‘非同寻常’之法?”

  刘备轻轻点头:“尚在苦思冥想,上下而求索。”

  曹操闻言猛抬头,眼中似有精光闪过。

  袁术这便倒酒:“喝酒喝酒。说这些朝廷大事作甚?与我等太过遥远。”

  说到酒,刘备这便问道:“先前公路言道,‘孟陀以菖蒲酒一斛遗张让,即拜凉州刺史’。不知这菖蒲酒,究竟有何神奇?”

  原来。时下,菖蒲酒确实珍贵无比。

  《后汉书》有载:“孟陀,字伯良,以菖蒲酒一斛遗张让,即拜凉州刺史。”

  《争类统编》亦有:“美酒菖蒲香两汉,一斛价抵五品官”之说。

  说起这些轶事,袁术知之甚多。

  这便答道:“菖蒲酒之所以珍贵,乃因其采用当地特产‘九节菖蒲’这种名贵药材。九节菖蒲长于历山之巅,素有‘无志者难以求取’之说。采集仅限于小满前后十天。过早,菖蒲浆不足,质差;过迟,菖蒲蒲苗枯萎,难寻。酿造菖蒲酒的水,亦是历山脚下舜帝泉。据说此泉乃是帝舜亲手开凿的。常饮能医诸病,延年益寿。

  菖蒲酒的选料和酿造,亦非同寻常。出酒则是在每日凌晨鸡鸣之前,酿出之酒需及时密封,存入地下,数年之后,方可饮用。”

  “原来如此。”刘备明白了:“菖蒲酒乃是药酒。”

  “然也。”袁术欣然点头:“能益寿延年,岂能不贵?”

  刘备深受启发。药酒其实不难。以华佗的能力,用松泉酿辅以各种珍稀药材,调配出几中延年益寿的药酒,想必不是难事。

  回府后便去信临乡,让医令华佗试调药酒。

  习练击鞠,后院便有场地。

  让人将兵器尽数搬开,清空场地。火把高举,与两位义弟苦练球技不提。

  翌日,何皇后亲随中常侍郭胜,一大早便登门。

  说,乃是受皇后所遣,特来问候。

  刘备岂能不知何后心意。这便商定日期,三日后入宫觐见何后。

  送走郭常侍,贾诩言道:索要献礼是其一,为其兄何进笼络助力是其二。

  想必刘备菟园赴宴,已传入何后之耳。与世家豪门不同。何后出身屠户,且又是改嫁。朝中根基尚浅。刘备乃汉室宗亲,天下知名。且陛下亦多赏识。此时不笼络,以为助力,更待何时?

  诸如火玉华胜、金丝毛毯、狐嗉大氅、毳裘锦褥、鸡鸣华枕,琉璃香露。自不可少。何后出身屠家,必然重利。贾诩又道:或可再奉百枚马蹄金饼。

  刘备摇头道:“先前在马市一掷千金。如今入宫献礼却只出百金,必授人口实。不出则已,若出则不可少于千金。”

  贾诩亦摇头:“若厚此薄彼,两位太后那里,又该如何着想?”

  刘备笑道:“所以,此去与两位太后一般无二,便可。”

  贾诩点头道:“主公明见。”

  安息回马箭术,要比刘备想的简单。

  因为马镫。

  刘备所有的骑兵,皆配有高桥马鞍和双马镫。比起没有马镫的安息弓骑兵,需要保持在马背上的平衡极为困难不同。龙虎骑兵掌握起来,要简单的多。即便双手脱缰,还有马镫可助平衡。

  改良后的二石反曲角端弓,配合破甲箭,三百步内,能穿透两层铁甲。

  实在是太强悍。

  角端弓,本身便是复合弓。再加反曲,威力倍增。

  无需刘备下令。

  以板楯黄弩为首,临乡所有强弩,皆尝试改造成反曲弓臂。刘备又命人在曲臂弩上加装千里镜,用于瞄准。千里镜制作成本极为昂贵。加上曲臂弩乃由百炼精钢,不惜工本锻造而成。造型类似后世军用弩的六石‘追魂弩’,绞盘上弦,棘轮弩机,配合特制飞虻弩箭,百步内能透三层重甲。百发百中,中者必死。专为绣衣吏所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