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刘备的日常 > 1.14 撒豆成兵
  “咕咚!”董重下意识的吞着口涎。

  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平道大贤良师,单人独车,近在咫尺。全无防备。若遣一虎贲上前,一矛刺死……

  董重强压心头贪念,说的颇为动情:“大贤良师广施符水,活人无数。本有功于社稷,奈何一念为贼。乃至生灵涂炭,直令人痛心不已。”

  大贤良师答的风轻云淡:“昔日施符水为救人,今日率部揭竿而起,亦为救人。今日往昔,别无不同。”

  董重叹了口气:“既如此,刀剑无眼,大贤良师且珍重。”

  “广宗城下,神机莫测,将军亦珍重。”说完,大贤良师伸手轻挥。座下机关阵缓缓转向,原路折回。

  “将军!”身旁亲随跃跃欲试:“千载难逢,切莫走了贼酋。”

  亲随乃出京畿游侠。任五官中郎将时,便跟在董重身边。皆心腹党羽。见众人立功心切,董重这便点头:“追!”

  “喏!”众亲随拍马追上。直取单车回城的大贤良师。

  “将军,小心有诈。”左中郎将皇甫嵩阵中示警。

  “诸将勿动。”董重轻轻点头:“且拭目以待。”

  汉军百骑呼啸而出。围追堵截,扑向大贤良师。

  忽听一声轻笑,机关车陡然加速。

  “不好!”便有骑士纵马急追。却冷不丁两眼一花。一座尖刺拒马,凭空升起,正拦在马前。骏马躲闪不及,迎头撞上,崩血而亡。骑士自马背飞出。惨叫落地,脑浆迸裂而亡。

  类似情形,几乎同时在各处上演。骑士接连坠马身亡。不少骑士,见状勒缰,不敢再追。

  又气愤不过。便有一人弓开满月,冲大贤良师后心,一箭射出。

  砰!四面透空的机关车,竟将弓箭崩折。大贤良师伸手轻挥。

  血肉崩射。

  射箭骑士竟连人带马,被从地底升出的长矛阵刺穿。

  根根长矛,密如荆棘,锋利无比。刺穿骑士后,又嗖的一声缩回。

  人马喷血如涌泉,轰然坠地。

  董重满脸惊骇。

  生怕密集的长矛,从立马处破土而出。将自己也刺个对穿!

  密集的长矛擦着马尾,破土而出。背上骑士侥幸逃过一劫,这便冲同伴大喊:“勿停!”

  “嗯!”余下骑士,马不停蹄。迂回前进,两翼包抄。

  眼看便要将大贤良师团团围住。机关车忽然止步。

  且看大贤良师,稳坐钓鱼台。翻掌向上,轻轻一托。

  轰隆隆——

  地下闷声如雷。

  土石崩射,烟柱冲天。左翼一座箭楼竟拔地而起。挡在大贤良师身前。

  楼上黄巾兵卒,弓弩乱射。骑士纷纷中箭落马。

  箭楼守住左翼。大贤良师故技重施,轻翻右掌,向上一托。

  轰隆隆——

  地动山摇。右翼一道垣墙,破土而出,横在身前。

  战马惊惧止步。背上骑士被惯性抛出。迎面撞墙,崩血毙命。

  “这……”董重早已吓尿。

  如此神通,岂是人力能敌。

  乱箭杀尽汉骑。车上大贤良师捋须而笑。声音不大,却字字入耳:“本座通晓八门遁甲,能驱六丁六甲之神。点石成金,聚土为山。可长可短,能有能无。上天遁地,无所不能也。尔等肉眼凡胎,又岂能辨得出真仙。呔!且看本座撒豆成兵——”

  话音未落,金光如雨。

  落地后便有藤蔓破土,结出硕大豆荚。放眼望去,原本空空如也的地面,眨眼间,竟豆荚遍地。

  “神兵破壳!”大贤良师已在车上开坛做法。

  豆荚接连炸开。一个个裹满清液的神兵,竟从荚中滚落。

  一时杀声震天。

  “顶盾!”阵中皇甫嵩一声怒喝,板楯立刻挡在阵前。

  “出矛!”长矛手列队上前。

  “张弓!”弓手缓缓开弓,斜指头顶。

  皇甫嵩果然宿将。临危不惧,应对得当。

  董重稍觉安心,忽听身后战马惊走。回头一看,一株豆荚正开在数尺之间。

  豆荚猛然炸裂。

  不等豆兵滚落。董重重重挥鞭,箭一般逃窜。

  帅旗一动,士气顿时崩盘。

  汉军兵败如山倒。皆追董重奔逃而去。

  “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皇甫嵩一声长叹,勒令麾下兵士,且战且退,为大军断后。

  “哇哈哈哈……”大贤良师的狂笑,犹在风中啪啪打脸。

  直到避入营中,身披狐素大氅。董重犹自抖如筛糠。浑身恶寒,牙关打颤。城下种种,历历在目。实在是太恐怖。如此人物,如何能敌。

  如何能敌!

  倒是曾随卢车骑亲赴沙丘平台的军曲候朱灵,窥破端倪。这便与最后归营的左中郎将皇甫嵩私语道:“广宗城下,或与沙丘平台相同。贼人将地面挖空,上铺活板……如此如此这般。”

  皇甫嵩这才想起卢车骑临行之言:“事不宜迟,且与我同往沙丘平台,去请苏子度。”

  “喏!”

  蓟国,临乡城。

  王宫正殿。

  左国令士异,独立垂帘之下,朗声宣读蓟王命:“封高览为校尉,号:扬武。秩比两千石,‘银印青绶’。另赐黄金千两,兵甲一套、战袍十件、四季朝服及西极神驹‘狮骢’。”

  “臣,拜谢领命!”高览肃容下拜。

  便有女官捧来朝服、印绶,领高览入偏殿更换。入殿拜谢,排座比两千石队中。

  “有劳王傅为扬武校尉,调配兵马。”王太妃自帘后言道。

  “喏!”王傅黄忠起身领命。

  “黄金台上,又有喜讯传来。”王太妃笑道:“兄弟二人,齐登六层楼。”

  “哦?”王傅黄忠大喜:“是何人也。”

  “这便召来与诸位相见。”王太妃笑答。

  须臾,便有儒士二人,联袂上殿。

  “辛评、辛毗(pí),拜见王太妃,王妃。”

  “兄辛评,字仲治。弟辛毗,字佐治。颍川阳翟人氏。”右丞耿雍为众人介绍:“三日前抵达四方馆。直升五层,荣登六层,却憾止黄金阙下。”

  “六层已实属不易。”王傅宽慰道。

  “然也。”王太妃轻轻颔首:“蓟王不在,国事当由诸位决断。辛氏二杰,当封何职?”

  “当食千石俸。”左丞崔钧起身奏报:“可为一城之令。”

  辛评、辛毗闻言,不禁热血沸腾。蓟国一城万户,十万余口。仕途起步于千石俸,必成佳话。

  见百官纷纷附和,蓟都尹娄圭却起身言道:“所谓事急从权。今有冀州六国,吏治荒废,民不聊生。月前,六国主曾问政王太妃。今日何不将辛氏二杰暂行外派,助六国重拾吏治,定国安民?”

  此语一出。王傅、横海中郎将、左右国相等蓟国肱骨重臣,纷纷醒悟。

  百官虽不知所以,却各个屏气凝神。

  王太妃自垂帘后相问:“如此,辛氏二杰当暂归何处?”

  蓟都尹娄圭朗声答道:“可暂领河间、中山二国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