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刘备的日常 > 1.120 黑山飞燕
  顾雍幼时,随同郡凌操等人北上,拜名士蔡邕为师。本只为习琴技、书法。

  其才思敏捷,心静专一,艺业日进,深得蔡邕喜爱。遂以己名赠之。故顾雍与蔡邕同名(“雍”“邕”同音)。后入学坛,常听陈群等人博论,深受激励。于是奋发。兵法奇谋,诸子百家,合纵连横,内政外交,融会贯通。

  虽沉稳内敛,不善博论。然才机却不在陈群等人之下。饶是恩师蔡邕亦不禁称赞,故取字“元叹”。

  由他辅佐黄忠,当万无一失。

  右丞虽远居洛阳,然国中人事,却知之甚详。

  廮陶城下。

  “大哥,大哥!”于毒奋力挥刀,为血流如注的张牛角,拨挡城头乱箭。

  “速退,速退!”左髭丈八手举板楯,为二人遮挡。

  见主帅中箭,攻城贼兵四散而窜。转眼,逃了个一干二净。

  “鼠辈!”城上义勇首领,一声冷笑。

  话说,听闻黑山贼寇大举进犯,钜鹿太守弃城而逃。守军更一哄而散。危难之时,城内豪强孙伉等人,索性集各家部曲,上墙守城。一通乱射,竟侥幸将贼兵击退。

  先前,青州黄巾渠帅张饶覆灭,管亥惨遭百骑劫营的甘宁,一刀两断。郭祖又暗中投奔蓟国。张牛角更被文丑一刀震晕,臂骨尽碎。累及兄弟张黄龙,惨死自己刀下。所幸被贼人奋力救出,一路隐匿太行山中,收拢黄巾残部。苟延残喘至今。无时无刻,不思报仇雪恨。

  《九州春秋》:张角之反也,黑山、白波、黄龙、左校、牛角、五鹿、羝根、苦蝤、刘石、平汉、大洪、司隶、缘城、罗市、雷公、浮云、飞燕、白爵、杨凤、于毒等各起兵,大者二三万,小者不减数千。

  《典略》:黑山、黄巾诸帅,本非冠盖,自相号字,谓骑白马者为张白骑,谓轻捷者为张飞燕,谓声大者为张雷公,其饶须者则自称于羝根,其眼大者自称李大目。

  张璠《后汉纪》补录:又有左校、郭大贤、左髭丈八三部也。

  待麾下兵马众多,张牛角臂伤痊愈,遂在博陵起事,自号将兵从事。兴兵为兄弟同袍报仇雪恨。

  便有褚飞燕,遣人联络,共同举事。大小头目共推牛角为帅,俱攻廮陶。

  褚燕,常山真定人,黄巾起,燕合聚少年为群盗,在山泽间来回窜斗,待返回真定时,已拥众万人。燕,勇猛剽捍,捷速过人,故军中号曰“飞燕”。

  言归真正。

  待抢回大营,张牛角已面如金纸,气若游丝。

  箭上有毒。

  众贼酋大恨。

  “速请……褚飞燕。”张牛角艰难开口。

  “渠帅。”不久,为众人断后的褚飞燕,掀帘而入。

  “褚兄,我命不久矣。”张牛角咧嘴一笑:“平生为贼,累世反汉。总归是功亏一篑。死我一人,不足为惜。然身后还有百万部曲,无有着落。今时亦不同往日。大贤良师先我等羽化升仙。黄巾大旗不举也罢。或可……只取黑山之名。”

  “谨遵渠帅号令。”褚飞燕这便抱拳:“当舍黄巾,只称黑山。”

  “诸将听令。”张牛角仰面嘶吼:“我死,必以飞燕为帅。”

  帐下别帅,这便抱拳:“谨遵渠帅号令!”

  熬过锥心剧痛,张牛角又道:“百万部曲,拖家带口,散布各寨。若能保全,则战。若然不能,则……降。”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闻此言,帐中大小头目,不禁涕泪横流。褚飞燕单膝跪地:“褚燕遵命!”

  再抬头,张牛角已双目怒睁而亡。

  承张牛角衣钵,统领百万之众,褚燕遂改姓张,称张燕。

  为防汉军破棺戮尸。黄巾贼多行火葬。待火葬张牛角,张燕欲兴兵再攻廮陶,报仇雪恨。不料斥候飞马入营:“报——”

  “何事如此惊慌。”斥候狼狈下马,惹张燕不满。

  “启禀渠帅,蓟国,王傅黄忠,亲提大军,挥师南下。水陆并进,正往廮陶而来。”

  “诸位可识得此人?”张燕问道。

  “回渠帅。此人乃刘备义父。少时便辅佐身侧。传言有万夫不当之勇。”便有头目上前答话。

  “传言终不可信。”张燕亦是豪勇之辈。又岂能自甘人后。

  “倒是没见其统兵。”左髭丈八这便言道:“本欲攻下廮陶,开仓取食。如今事不可为,不如暂避山中。”

  “若知我等不战而退,张渠帅必死不瞑目。”张燕初登大位,急于立威:“诸位可愿与汉军一战。”

  “我等……”众头目互相对视,这便咬牙道:“愿战!”

  “好!”张燕拍案而起:“各部整顿兵马,寻机与汉军一战。”

  “喏!”

  将将通航的漳水之上。明轮大舰,一字列队。蓟国横海纛,迎风招展。

  黄忠、黄盖,双壁同出。黄盖此次只做转运接应。黄忠携本部兵马,并荡寇、讨虏、破贼、扬武四校,兵分数路,围剿作乱黑山。

  蓟国六校:荡寇、讨虏,锦帆、楼船,破贼,扬武。只有锦帆甘宁与楼船郭祖,未列其中。甘宁另有要务。郭祖正忙于押运铜钱。

  先前黄巾势大,蓟国将校守备国土,不敢轻出。如今黄巾覆灭,只剩流寇。且恰逢春暖路开,蓟国别无大事。正宜出征。

  “报,贼人弃廮陶而去,正围攻杨氏。”便有斥候登船来报。

  “取图来。”

  “喏。”兵士遂取来冀州山川地形图。

  杨氏县在廮陶东,濒临洨水。“(洨)水出常山石邑井陉,东南入于泜(水)。”

  沿洨水,可抵太行八陉第五陉之井陉。由此陉,可蹿入太行山中。故杨氏县可攻可守。且洨水至今犹未解冻,无法行船。贼人深知蓟国骑兵厉害,不敢野战。故欲据城而守。

  难不成,这群蠢贼还不知蓟国有云梯舫车,专破坚城。

  “转告横海中郎将,在薄落亭登岸。”

  “喏!”

  “廮陶,有薄落亭”。与薄落津一上一下,拱卫大陆泽。此处距杨氏县最近。

  “传令破贼校尉,分兵据石邑,断贼人后路。”

  “喏!”

  “传令荡寇,讨虏、扬武校尉,依令行事。”

  “喏!”

  王傅黄忠虽初统大军,然一举一动,不失大将风范。且国内精兵多出蓟国双壁之手。军心可用,令行禁止。士气如虹,如臂指使。可堪一战。

  张燕初登大位,急于立威。又欺黄忠久疏战阵,恐徒有其名。故想借机成名。

  然为留后路,遂弃廮陶,夺杨氏。如此可进可退,据城而守。当立不败之地。兵法有云:十则围之。料想蓟国远道而来,黄忠麾下不过数千精兵。如何能十面围城。为速战速决,必全力攻城。此举,正中下怀。兵法又云:五则攻之。城内数万黑山精锐,大小头目数十。便有一万精兵,又奈我何。

  必借此战,天下扬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