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刘备的日常 > 1.145 无人接盘
  谋略与武力,相辅相成。杀人诛心,协同并进。

  是用武力还是用谋略。当因地,因时,因人而异。终归要“以强制弱”。以己之横强,对敌之羸弱。

  羌骑自诩为生于冰山高原,皮糙肉厚,能耐极寒。与强横的体魄而言,半开化的文明,便是最大短板。换言之,羌人虽生性狡诈,却不善谋略。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自省能力,人皆有之。接连中计后,痛定思痛。以羌人之狡诈,很难再相信所谓“同盟”了。

  前有阎忠、韩遂,后有宋建。谁能想到,前后两任“盟主”,皆是蓟王细作。

  此不过冰山一角。究竟还有多少细作,伏于身侧。羌人如何得知。未知所以恐惧。恐惧于是臣服。一旦习惯臣服,便会融入骨血。大到一个民族,小到一个氏族,再难回头。

  时人皆有名、字。为何要取名与字。正因时下,汉字不多。于是一字多义,便成常态。再配组成词,词义更加渊博广泛。

  如“浃”字。

  本意“湿透”:“敞惊惧不知所言,汗出浃背。”

  引申为“浸透”:“休农息役,惠必下浃。”适时休农息役,可惠及来年。再如“悬溜下浃”,又有瀑布下泻之意。细细品来,不仅具有空间的上下,又有时间的延续。

  领会词义,需联系上下文,并具有丰富的现象力。正因如此,为便于理解,“名”才与“字”相辅相成。注解的意义,亦在于此。甚至同一句话,不同门派,皆有各自不同的理解。

  这便是,汉字之美。

  可不仅仅只为寻章断句。

  简言之。越高级的语言,越能精确描述,并加以区分。尤其是对人性的描绘,更是淋漓尽致。

  同样是“四字之喜”:喜上眉梢、喜笑盈腮、喜出望外、喜不自禁、欣喜若狂、喜极而泣。由表及里,再由内而外,丰富的层次,逐级递进。让人感同身受。

  人为什么被称为高级。正因对情感细致的区分。能准确的去“自我表达”。

  正如时下,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浓烈情感,还有一种叫“义”。可不仅仅是断袖分桃。

  异性“结婚”,同性“结义”。这便是汉人对高级情感的精确区分。

  择吉日。都护西域辅汉大将军,蓟王刘备遂开府议。封宋建为金城西部都尉。秩比二千石,银印青绶。另赐黄金千两,铜钱十万,蜀锦百匹,翠玉琼浆十瓮。楼桑兵甲一套,战袍十件,四季朝服及河曲良马十匹。

  命其领兵重筑西海郡。治龙耆,重建修远、监羌、兴武、军虏、顺砾五县。

  西部都尉,掌领兵护疆,防御外侵及维持治安。《后汉书·孝和帝纪》:“缮修故西海郡,徙金城西部都尉以戍之。”

  三十六部杂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流徙五百里,完城旦舂”。先前所占大小榆谷,河湟谷地,皆被焚毁。择址新筑牢城。并逆上赐支河曲,修建牢城马邑。又分迁环湖地,修筑西海郡。

  鲜水海、大允谷、盐池等地,皆归汉治。

  比起“流徙三百里”的东羌三十六部,“流徙五百里”的杂羌三十六部,量刑几乎加重一倍。每月需干满二十日,方能得日薪二百大钱。换言之,壮劳力足月可得二千大钱。

  虽不比东羌,更难比钟羌。然杂羌亦心满意足。尤其是得知宋建乃蓟王早已暗封的金城西部都尉后。三十六部杂羌,各个唏嘘不已。先前往来进出归义城,不啻羊入虎口。能苟活至今,乃蓟王刀下留情。

  只想想,便一身冷汗。

  陇右捷报刚抵洛阳。蓟王又上表重开西海郡。开疆辟土,又是大功一件。

  如何封赏,乃是陛下及三公九卿,文武百官,需好生掂量的难题。

  再增数县?

  蓟国已有十一县。再增,自是难上加难。首当其冲,便是外戚。大将军何进,如何能坐视蓟国强盛。蓟王名震天下,入朝必与其分庭抗礼。以今时今日蓟国之强盛富足,大将军已落下乘。若再增封,当如何匹敌。

  陇右大捷,羌乱皆平。蓟王三次上表,欲归国就藩。

  陛下开朝议。三公九卿,大将军何进,皆进言,陇右遍布牢营,非蓟王不可守。当暂缓归国。

  陛下想想亦明白。流徙不过四年期,蓟王又夸海口,羌氐一视同仁,日薪二百大钱。试想,百万东羌、百万杂羌、百万西羌,百万氐人,百万汉胡。五百余万口,嗷嗷待哺。蓟王撒下的弥天大谎,谁人可补。万一,不出四年,羌人暴乱。稍有不慎,席卷天下,又当如何。

  为大局计。流徙刑期未完前,蓟王皆不可轻动。

  正因如此,陇右一地,无人接盘。何止是烫手山芋,根本就是刀山火海。避恐不及,如何敢只身前来,刮地三尺。活得有多不耐烦!

  事关社稷存亡,蓟王又如何敢假于人手。若所托非人,令前功尽弃,悔之晚矣。上表不过是以退为进。朝廷又岂敢许他轻离。

  陇右梯田,广布于陇西、汉阳、安定、北地、金城诸郡。皆是黄土塬、墚、峁,密集之地。秉持“先下后上,先易后难”的开辟之法,逐次修建。不出十年,屯田大成。

  那时,“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富庶,无出陇右”的盛景,将提前千年出现。

  刘备春秋鼎盛,寿命只长不短。当亲眼得见。

  “是月(三月)上巳,官民皆絜(洁)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病),为大絜。”

  “上巳节”,蓟王刘备携娇妻美妾,文武百官,临分水驿。大宴宾客,与民同乐。行“祓禊”之礼。

  祓禊( fú xì):河边沐浴,兰草洗身,用柳枝蘸花瓣水,以点头身的仪式。源于上古时“除恶之祭”。

  周朝时,“祓除衅浴”之礼,已为一种制度,并有专门女巫掌管此事。

  “三月三,生轩辕”。“上巳节”本是纪念黄帝的节日。也叫春浴日。又叫女儿节,乃华夏最古老的情人节。后演变为水边饮宴、郊游踏春的节日。曹魏以后,固定在三月三日。

  时下上巳节,乃是在上巳日,并不固定。

  每年上巳节,上至天子下至黎民,皆邀约出游。或到江河之滨嬉戏沐浴,或至深山幽谷采摘兰草,又或去郊野陌上宴饮行乐。认为此举,可祓除不祥。

  《诗经·郑风·溱洧》描写了郑国三月上巳,青年男女到溱水、洧水岸边游春之景。借此机会,有情人互诉心曲,赠以勺药,表爱慕之情。

  芍药中的“药”通“约”。故芍药也是男女定情之物。因此“上巳节”,也是华夏最为古老,且是真正意义上的情人节。

  洛阳,永乐宫。

  上巳节这天,永乐董太后设家宴。请陛下、何后及王美人,同聚永乐宫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