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刘备的日常 > 1.116 我有一计
  “来者何人。”城头兵卒,高声喝问。

  “阳翟郭嘉。”郭嘉推窗答曰。

  “意欲何为。”

  “自为交易。”

  “尊驾稍待。”果然来者不拒。

  待吊桥落下,城门洞开。龚都遂引车驾入城。

  棠城横竖一里余,东西略长,南北稍短。坐落在十里棠亭内,从建制上说,乃是乡邑。棠城居中,与冶炉、合伯二城,各距数里,匠人自成聚落,便是三城民众来源。三城互为犄角,大致呈“品”字形。冶炉城乃为冶铁,合伯城多为铸剑,棠城多为工匠生活起居。

  车驾一路行来,只见沿棠水两岸,排列无数冶炼高炉。围绕棠湖,冶铁炉尤其多。炉顶烟囱耸立,吞云吐雾。烟气汇聚于顶,连成长龙。云蒸霞蔚,顺棠水而下,如雾似幻,热气腾腾。两岸冰雪消融,嫩芽早发。

  除去木炭,石炭及鱼油,亦是常备燃料。炉旁还设橐龠(è)鼓风助火。

  另有许多圆窑,广布于冶炼场周围。圆窑由:窑门、火池、窑膛、烟囱,四部分组成。窑建在炉前。除用于烧瓦、砖、鼓风管等,建炉材料外,还有烘范、铁器热处理及烧制陶器等多种用途。

  高炉炉体,皆用耐火砖垒砌。炉基则由粘土加小鹅卵石、炭末、矿石粉等,夯土版筑而成,异常坚固。“加料口”位于炉顶,匠人将矿石及木炭等混合物料,倾入炉缸,点火冶炼。炼好的铁水则由“出铁水口”流出,注入炉前模具,铸成铁板或铁碇。故炉前还搭建有“工棚”,不仅可遮风挡雨,防止铁水流出后遇水冷却或爆炸;还可利用架设在横梁上的杠杆,向炉顶加入混合物料,搬运新铸铁碇,及清理炉内结瘤积铁。

  高炉炉缸,呈椭圆形。分:炼炉、锻炉、炒钢炉、熔铁炉等,不一而足。时下熔铁,已采用先进的“换热式热风炉”。而椭圆形炼炉及鼓风设施的运用,既增大了炉缸体积,有利于提高冶铁容量;又能缩短风管距高炉中心区的距离,进而提高生产效率。类似高炉,可日产铸铁一吨。

  话说,炉缸由圆形到椭圆,乃是炼铁历史上的一次技术革新。直到一千多年后,西方才有类似炉体出现。

  窥一斑而知全豹。单单一个椭圆炼炉,便可知大汉技艺之强,独步天下。

  时下,性能趋近于钢,被后世称为“球墨铸铁”的高强度铸铁技艺,早已全面普及。铸铁脱碳成钢,亦非难事。淬火、冷锻、炒钢……各地名匠,各有其独到之处。

  冷兵器时代,二项决定性技艺:种田和冶铁,大汉皆无可匹敌。

  言归正传。

  城内街巷纵横,酒垆、商肆,不一而足。还有一座占地颇广的府邸。前汉时为“铁官长”官寺。前汉时,产铁地区置铁官,设铁官长,主鼓铸;不产铁的地区,置小铁官,铸旧铁。今汉除铁官。现为匠人首领,棠典居所。

  府中卫士,皆披铁甲。神情肃穆,虎背熊腰,双臂尤其健硕,皆是打铁力士出身。

  郭嘉还发现,甲胄上铭文,各不相同。有棠,墨曜,合伯,邓师,宛冯,龙泉,太阿,莫邪,干将,不一而足。话说,棠、龙泉、干将、莫邪等九大名剑,皆出于此。换言之,棠亭十里之内,有九大铸派。各以所铸宝剑名为剑炉名。又以剑炉名为门派号。

  果不其然。

  待郭嘉并龚都,登堂入室。只见上首端坐一饶须老者。须发花白,年过百半。各有四人,分列左右。包头冒絮(头巾),居中绣有墨曜,合伯,邓师,宛冯,龙泉,太阿,莫邪,干将,八大铸剑门派。上首老者,自戴棠冒絮。不多不少,共计九派。

  “阳翟郭嘉,拜见棠‘老将军’。”

  “你识得老夫?”如此说来,此人必是前五官中郎将,棠典无疑。

  “在下实不知也。”郭嘉实言相告:“来时,幸有耳闻。”

  “听何人所说。”老者又问。

  “我家公子。”

  “你家公子,又是何人?”

  “扶风宋奇,宋元异。”

  闻此言,老者猛然一愣。须臾,这才言道:“我亦识得。只是,此人早已作古,举家被戮。”

  “侥幸偷生,一言难尽。”郭嘉答曰。

  五官中郎将棠典,乃是大长秋曹腾,向朝廷举荐。熹平元年,宋奇与曹氏联姻,娶侍中、长水校尉沛国曹炽之女为妻。曹炽叔父,便是大长秋曹腾。换言之,五官中郎将棠典与宋氏,及曹氏,必有深交。焉能不识强侯宋奇。

  郭嘉取宋奇随身玉佩奉上。棠典表情,可想而知:“果真是故人。”

  “公子人在上蔡。因悉知一密情,故遣郭嘉来报。”

  “何事如此紧急。”

  “日前,南阳败军,乱入汝南。藏身岈山中,不日便将偷袭此地,补充兵器。”郭嘉答曰。

  坐上众人表情各异。棠典问道:“何来南阳败军。”

  棠匠人,闭门自守,作壁上观。消息闭塞,亦是常情。

  郭嘉遂将赵慈率众袭杀南阳太守秦颉诸事,娓娓道来。

  “竟有此事。”坐上各人,交头接耳。

  见一时难有定论,郭嘉又道:“此乃江夏募兵,先前曾随太守秦颉,大小百战,平黄巾之乱。胡骑铁蹄之下,仍能大半逃亡。其战力与流寇贼众,不可同日而语。不知老将军,守城诸器,是否齐备。”

  “我等醉心铸剑,并不通机关术。”棠典摇头:“所存弓弩,抵御流寇绰绰有余。然若与百战精兵交战,则力有不逮。”

  便有合伯派首领,起身言道:“败军远来,必弃甲丢盔。苦无攻城诸器,又短粮草。我等坚壁清野,据城而守,当立不败之地也。”

  “此言差矣。”郭嘉言道:“败军既来,必有内应。黄巾乱时,听闻有诸多南阳工匠,逃难至此。当中必有败军细作。若趁乱夜开城门,万事休矣。”

  “南阳籍工匠集簿何在?”棠典喝问。

  “回禀大匠,南阳籍工匠有数千之众。一时难以区分。”便有邓师首领,起身答话。

  “悉数拿下便是。”宛冯首领言道。

  “不可。若如此,必生骚乱。许不等败军攻城,我等已亡于自祸。”邓师首领,连连摆手。

  堂内各派,你一言我一语,吵成一团。无非是瞻前顾后,顾后瞻前。

  便在此时。郭嘉轻咳一声,引各方齐齐来看:“在下有一计,可解内忧外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