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刘备的日常 > 1.146 大而化之
  “这……”融漓略显慌乱:“蓟王之思,我岂能知。”

  “俗谓‘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自秦汉以来,百越与汉人毗邻而居,渐成一家。今,竟有人欲趁天下大乱,山川阻断。吞并百越,图谋自立。世人皆知,我主在北。似远隔千山万水。然海市往来,楼船逆进。十万精兵,披星戴月,旦夕至矣。自持山高水险,怀不臣之心。何不见我主,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忤逆强汉者,虽远必诛也。”郭嘉再拜:“那时,兵锋所指,生灵涂炭。更加百万南蛮,已为我主所用。招为前驱,无往不利。西南夷如何能挡。”

  “军国大事,想我一介女流之辈,如何可知。”融漓叹道。

  郭嘉却笑:“漓公子,既能一口道破我之身份。聪慧异于常人。”

  融漓这才醒悟。郭嘉只说“我主”,却并未言明。乃是自己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主簿足智多谋,融漓远不及也。”

  郭嘉正色道:“漓公子既是‘火神后裔、‘大巫之女’。当心系万民,顾全大局。若百万族人,为人所用。成为野心家之手中刀,垫脚石,乃至岭南大地,血流成河,尸骨如山。汉蛮从此形同陌路,再无共处之万一。管子曾曰:‘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

  “敢问主簿,在汉人眼中,我辈究竟是‘豺狼’,还是‘诸夏’。”

  “先贤曾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又曰:‘裔不谋夏,夷不乱华。’古往今来,无不‘内诸夏而外夷狄’。然自我大汉问鼎九州,内迁胡人、东迁羌人,外通西域,蛮夷逆进江淮。四夷各部,化外之民,无不纳入心腹要害之地。何也?”郭嘉言道:“充而化之也。”

  “孟子曰:‘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融漓柔声道:“‘有容乃大,大而化之’。”

  “乃至江河所至,皆为汉土。日月所照,皆我汉民。”郭嘉掷地有声:“再有四百年,无分华夷。四海升平,光融天下。郭嘉窃以为,若我大汉做不到,再无人能做到。”

  “主簿之心,融漓已尽知。”融漓肃容下拜:“为今之计,该当如何?”

  “漓公子何不手书一封,由我主转呈汉廷,上达天听。”郭嘉进言。

  “好。”融漓轻轻颔首。

  临乡城,蓟王宫。

  春宵苦短睡意浓。自侍寝以来,邹氏,杜氏,含苞待放。夫君浅尝辄止,未动分毫。

  开年不过二八之华。蓟王天赋异禀,不忍摧折。

  二人皆授美人位,领千石家俸。年末腊赐时,门下祭酒司马徽上疏,言,王家无秩比。于是蓟王除‘比石’。御姬六百石,美人千石,贵人及侧妃二千石。王妃独领万石,与太妃及义太妃等同。

  四位义弟,领中二千石。

  刘备为辅汉大将军,亦领万石俸。

  帝王外戚,父凭女贵。

  邹氏,杜氏,自领千石高俸。其父,授予民爵十三等之中更,岁俸六百五十石。授田八十顷,授地八十宅。岁俸折钱:十九万五千。八十顷稻田,每季所获新谷,可折大钱七百二十万。稻花鱼再翻倍。粗略算来,邹、杜二家,一年所得,约一千五百万钱。

  深情辅以厚利。可想而知,蓟王后宫,是何等家和万事兴。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当真不如,生得好女儿,嫁入帝王家。

  今日无朝。故蓟王足睡。待洗漱更衣,步入餐厅。一众妃嫔已恭候多时。诸如举案齐眉,齐声娇呼:“恭迎夫君。”大可不必。曾为披香博士的宋贵人,化繁为简,端坐注目即可。

  厅内美妇,皆与蓟王坦诚相待,交颈而眠。彼此熟到髓里。情到浓时似反薄。无需刻意为之。心中所求,便是相处时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整日相敬如宾,谨小慎微,蓟王天下豪杰,如何能受得。

  按蓟王之意,类比太学论坛,餐厅改先前排座,为“阴阳无极”座。类比后世太极图。极,栋也。本指屋之正中至高处。无极,便是无有高差。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负阴抱阳,冲气为和”,便是无极座之真谛。坐席食案,如同心圆排列。先来居内,后来居外。不分座次。

  一言蔽之,阴阳调和。

  便有国中名士大儒,以此事问上庠令郑玄:王上此举,是否有悖礼法。

  郑玄笑道:道曰规,道始于一,一而不生,故分而为阴阳,阴阳合和而万物生。主公以阴阳二分人伦,乃是行大道也。

  众皆拜服。

  换言之,除去君臣上下之分,亦有夫妻阴阳之别。此举,不仅合乎礼法,更上应天道,下承人伦。

  于是北宫餐厅,遂改名为“无极殿”。

  食不语,寝不言。然若心意相通,细嚼慢咽,亦是人间致美之味。更何况,蓟王后宫,群芳竞艳,秀色可餐。

  用餐毕。刘备与王妃、七位小姐姐等,小憩片刻,这便直升“瑞麟阁”。

  宋贵人,士贵人,皆先到。二人联手掌北宫瑞(麟)阁,领阁内女官“瑞麟博士”,梳档案典籍,录百官贺帖,注蓟王闲读所读百家著述等。至于官吏上疏,皆呈于南宫少府。由中书令赵娥,中书仆射荀采,领少府女官,代为打理。去芜存菁,化繁为简。再送北宫瑞阁,转呈蓟王当面。如此家事国事,泾渭分明,事半而功倍,亦避后宫干政之嫌。二全齐美。

  “夫君,洛阳来函。”士贵人将右丞密函,面呈刘备。

  刘备打开一观,不禁摇头苦笑:“好一个鬼才郭奉孝。”

  “莫非郭东掾,又出奇谋。”士贵人笑问。

  刘备将贾诩手书,递给二人:“一看便知。”

  宋贵人掩口笑道:“可喜可贺,东掾为夫君又定一门金玉良缘。”

  “东掾言,‘此女乃出祝融氏,有倾国之貌’。‘又窃以为,嫁资丰厚,可纳尽百越’。”士贵人亦笑:“还说‘父母被挟,穷极来投。必无二心’。”

  “趁人之危,非丈夫所为。”刘备言道:“为救父母,何须委曲求全。”

  “夫君何意?”

  “传我檄文,与那越嶲夷王子。言:胁人父母,逼人就范,宵小之为,罪可当诛。若一意孤行,不知悔改,乃至伤及无辜。”

  “如何?”二人眸生异彩,异口同声。

  “斧钺加身,族灭国除。”

  “遵命。”论天下英雄,当属夫君居首。

  :。: